笔趣阁 > 花开半世(婷在书里) > 《妃锁君心》番外

《妃锁君心》番外

        那壮严的皇宫,也有那么一个角落,僻静的一角,几间普通的房屋,一个简陋的小花园里,种植着各种蔬果,正是入夏的季节,这里的蔬果都盛开着茂盛的枝叶,花草也含苞待放着娇嫩的羞涩,虽不及一个世外桃源那么奢侈,但是也别有一番农家小院的风范。&1t;/p>

        这里住着一位年轻气盛的男子,他就是高元康,时隔数年,他依如曾经那般俊朗,只是被少许可见的胡须,妆饰的更贴近沉稳,经过数年的沉淀,他已经将自己净化为一个与世无争的俗子,守着一份平淡宁静的日子,此生足矣。&1t;/p>

        但是那些院苑里的蔬果,并非出自他手,而是这里唯一一位和他朝夕相处的人,那个人就是盏菊,在岁月的沉淀中,盏菊不再是那个咋咋呼呼,粗心大意的丫头,虽然还是会出现无知行为,但是她那风华韵味,已经将她包装的别有一番女人的风韵。&1t;/p>

        “元康公子,快来尝尝我刚摘的水果,可新鲜了。”盏菊说她已经迈入成熟稳重的一面,但每当在高元康面前,她还是天真的宛如一个孩子。&1t;/p>

        盏菊提着一篮各种水果,一蹦一跳的来到高元康面前,但是换来的还是高元康冷漠的表情,虽然如此,盏菊依旧是自顾自的说道:“我新种的水果。”&1t;/p>

        盏菊随手从篮子里拿了一个,看似桔子般的水果递在高元康面前,而高元康却看都没有去看一眼,便自己转身朝屋里走去。&1t;/p>

        “喂!高元康。”盏菊赶紧忙放下手中的水果和篮子,快的冲在高元康面前,她又气呼呼的说道:“我好歹也陪了你五年,以前是我不对,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你用得着这么小气嘛?”&1t;/p>

        高元康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有点厌烦的感觉,但他并不是真的对盏菊有不满,也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意,但是对于如今的自己,或者以后的自己,他根本没有任何幻想,经过看着亲人被流放,他绝不会再去牵累任何人。&1t;/p>

        高元康又避开盏菊,从她身边走过,盏菊心里不甘,整整五年的时间,高元康就像个石头般坚硬,无论她是用击打,还是软化,他都丝毫不为所动,可是她屈服他的冷漠。&1t;/p>

        盏菊有认真的扬声说道:“高元康,我就是喜欢你,不管你讨厌我还是不理我,我都不会离开你。”&1t;/p>

        高元康下意识的停顿下脚步,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盏菊这么直白的表白,但这是他唯一一次有感触的反应。&1t;/p>

        盏菊终于看到属于高元康的反应,所以她激动的冲在他面前,虽然高元康还是一脸冷漠,但是她仿佛能感受到他悸动的内心,所以她主动的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又说道:“我不想离开你,请你给我一次相守的机会。”&1t;/p>

        五年的时间,也许不能改变很多,但一定可以淡化很多,高元康已经不再念想曾经的那份情怀,但是沉痛的往事,始终驻守在他心底,他不知道该以怎样身份去接受盏菊,对于未来,他没有任何希望,又拿什么去接受盏菊的深情。&1t;/p>

        高元康深锁着眉眼,一脸凝重的看着盏菊,他想去解释或拒绝,因为他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看着盏菊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眸,他又不忍心开口。&1t;/p>

        盏菊鼓起勇气,她知道高元康并非真的冷血无情,所以她主动踮起脚尖,深情的吻在他唇瓣上,因为是初次,盏菊显得有些紧张,但为了打动高元康,她还是生涩的吻着他。&1t;/p>

        任由任何一个男人,都经不起一个痴情的女人这样打动,高元康本是想回抱着她,但是停在半空中的手,却迟迟没有抱紧她,但在盏菊的主动下,他还是情不自禁的拥她在怀,彼此深情的缠绵,好像都在释放积压已久的热情。&1t;/p>

        热情的缠绵后,高元康又开始暗自后悔,或者说,他还是不能全身心的走出自己的枷锁,所以他闭着星眸,静静的躺在床榻上。&1t;/p>

        盏菊从他怀里挪了出来,看着他安逸的睡脸,她偷偷流露出一脸笑颜,玩心大起的她,拿起自己一缕丝,轻轻的用梢骚动在高元康脸上。&1t;/p>

        高元康别开脸,本明显是避开她的顽皮,但是盏菊却俏皮的偷笑,还是没有放过他,高元康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1t;/p>

        盏菊不服的用力挣脱,而且是上下齐动的暗斗,高元康健壮的身体,起码也有盏菊一个半大,所以他一个翻身,将盏菊欺压在床榻上,且是一脸冷意的看着她。&1t;/p>

        “我错了。”盏菊撅着小嘴,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1t;/p>

        高元康原本就是吓唬她,所以他松开盏菊的手,准备离开她的身体时,盏菊却及时又抱住他,且露出一脸羞涩小女人的笑颜。&1t;/p>

        有些人,注定是彼此生命中的光线,她们会在时间中,无形的心心相惜,也会在岁月中,现属于彼此一致光明,然后照耀出,属于彼此相同的光亮&1t;/p>

        在世人眼里,世间已经没有高元毅这位皇子,事实,他已经在五年前的遇刺中不幸被打下山崖,也正是那次的意外,让他重拾一条全新的生命。&1t;/p>

        沈小雅在苦苦的等待中,终于在两年后,等来了高元毅的苏醒,那次坠落悬崖时,伤到了脑部,所以高元毅一直是处于昏迷状态。&1t;/p>

        沈小雅用自己家传的医术,以及她多年来的苦学,终于将高元毅医治苏醒,只是再醒来后的高元毅,以及是一个曾经空白的人,他没有从前的记忆,但是脑海中总是浮现一抹熟悉的身影。&1t;/p>

        最后的最后,沈小雅和孩子取代了他脑海中的影子,常年在一座山中隐居,已经成了她们毕生的心愿。&1t;/p>

        白画情在长达五年的失子之痛中,仍旧是没有走出伤痛,所以高元尚决定放她出宫,并带着宋城和宋小静的那个孩子,最终由宋琦照顾她们,在起起伏伏的人生中,各自终于都有了最终的归宿。(未完待续)&1t;/p>(https://www.shengyan.org/book/66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