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正能量(忠勇骑士) > 第225章 算你狠

第225章 算你狠

  第225章    算你狠
  在丛林中又玩了个把小时的捉迷藏后,林在山彻底摆脱追兵,返回大路。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洛城近郊出没的变异兽特别多。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林在山不得不放缓速度,隐蔽前进。高大、厚实的机甲有助于隐藏生命气息,但也带来尺寸上的问题,无法进入矮小、狭窄的建筑物内。
  在击毙一群中低级僵尸后,搬运工机甲的能量电池再次耗竭,而远处又有大批尸群被吸引过来。林在山急忙钻入一个大型购物中心,躲到密集的货架后。他刚更换完能量电池,尸群就将涌到外面。他本来期望这股尸群只是过路,很快就能移动到别的地方;但是,此时天气突然剧变,狂发大作、电闪雷鸣,随后就暴雨倾盆。
  天气制造出的巨大动静干扰了尸群对原来目标的定位,它们不再搜寻猎物,而是在狂风暴雨中踯躅。
  “看这样子,今天是回不去了,那就干脆在购物中心搜刮一番吧。”林在山悄悄地从机甲里出来,开始轻手轻脚地翻找。
  末世基本物资缺乏,能遇到一个大型购物中心,简直是老鼠掉入米仓里。林在山虽然不是财迷,但从不排斥简单的物质收获带来的乐趣。他津津有味地挑拣着货物,大脑快速运转思考着它们的用途。
  “吱”,角落里传出一声变异鼠的惊叫,似乎是被某个倒掉的货架砸到了尾巴。这声惊叫引起了连锁反应:购物中心外面的几个高级僵尸第一时间察觉,径直从大门和橱窗等破损位置钻了进来。
  变异鼠逃到了地下的洞穴里,几个高级僵尸在追逐的过程中发现了林在山。后者顾不上进入机甲,手提双刀一阵猛砍,将这几个高级僵尸歼灭。打斗声又惊动了更多僵尸,于是乎本来想消停一夜的林在山不得不孤身一人迎战几百个中低级僵尸。
  正当他陷入重围的时候,萨姆博士又开始添乱,“哈,2222号,你的运气真好,好好享用这顿僵尸大餐吧。等你能量攒够了,我要继续抽税。”
  林在山一边战斗一边吸取僵尸的生命能量,因为不用担心尸毒感染问题,战斗过程倒也有惊无险。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吸食过多的僵尸生命能量会造成类似磕-粉一般的欣快感,等高峰期过后,会伴发头昏、疼痛、反应迟钝等不适症状;但他现在为了保命,根本没时间担心“成瘾”问题。
  终于,最后一个闯入的僵尸被劈倒。在电闪雷鸣之中,林在山傲然屹立,挽着刀花。
  萨姆博士在他脑海里突然骂了一句:“Fuck!天天盯着你这个蠢货,比看世界上最惊爆的动作片还叫人头晕眼花。我实在不明白,你们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为什么脑子里就知道打打杀杀。”
  “嫌烦的话,你可以不看。”林在山立即又翻起了筋斗。
  萨姆博士打个哈欠,“难怪你的同伙会叫你猴子。不行了,我有些乏累了,得美美睡上一觉。”
  林在山又上蹿下跳好几分钟,没有感觉到萨姆博士有任何反应,心想:“这个可恶的家伙看来真得去睡大觉了,他竟然忘记抽取我刚刚吸来的能量。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要抓紧时间冲击体内的可编程粒子控制系统。”
  他当即趁着能量正足的时候用气感冲击体内的光点,却失望地发现:无论自己调动多大能量,那些光点都会像个无底洞般吸收,并且能量场也随之越来越强,对林在山的压制也越来越重。
  “这样不行。我得再动动脑筋。”
  他又变换了好几种办法,包括在层叠止观状态下在意识海里的各种精细操作,均无效果。
  “萨姆博士到底是怎么实现的,为什么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冲击不成,还遭到反噬,刚刚获得的大量能量瞬间被抽取,并造成了剧烈的身体疼痛。
  林在山正在失望和难受的时候,一个七级僵尸撞破屋顶跳入,并毫不犹豫地向着他猛扑。后者不敢有丝毫大意,竭尽全力迎战。
  “砰”,七级僵尸一爪将林在山扫倒,然后高高跃起,猛踩向他的身体。
  林在山翻身躲过,趁着七级僵尸双足陷入地板还未拔出的空隙,施展手速异能,在它身上缠上好多圈绳子。这些绳子都是末世后加工而成的,加入了特殊材料,非常结实。七级僵尸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挣脱。
  林在山再次服用了一颗晶体,然后深吸一口气,纵身跃起去劈砍七级僵尸的头部要害。后者挨了两刀之后,将绳索挣断,然后左爪一把揪住林在山的衣服,右爪就来拉他的脚,准备将他撕成两半。
  林在山使劲放电,迫使七级僵尸动作变缓。他又接连出刀,斩断了僵尸的两条手臂。
  七级僵尸失去上肢,仍然凶悍,它大吼一声,将林在山震得七荤八素、险些昏厥,然后猛扑上来,把他压在身下,并用血盆大口咬他的脸面。
  在危急时刻,林在山伸臂护住了面门,左臂被结结实实咬下一大口肉,同时强悍的七级尸毒快速侵入。
  七级僵尸咽下嘴里的血肉,再次吼叫一声。这次可是零距离接触,实力折扣得厉害的林在山再也无法承受,昏死过去。七级僵尸看准他的咽喉,那里面都是大血管,里面流淌着对它而言极具诱惑力的美食。张嘴咬了下去。
  //////
  就在七级僵尸将林在山霸王硬上弓压在身下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只健硕的大脚飞踹过来,正中它的头部。七级僵尸当场脖子折断毙命,但是它嘴里的液体却不住地流淌,并有一部分滴入林在山的口鼻里。
  踢死僵尸的那只大脚属于搬运工机甲,机甲内的人熟练地操控着机械手臂将七级僵尸沉重的尸体推开,然后将林在山抱起,细细查看,确信他并无生命危险。机甲放下了林在山,又小心翼翼地靠近七级僵尸,用头部的灯光照射着那狰狞可怕的尸体。
  “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这名机甲人员自言自语道。
  机甲人员快步走到购物中心门口,借着闪电透过倾盆雨帘向外张望,在视线内看到的都是一片破败
  ,地面满是尸骨。
  “我这是在哪?”机甲人员陷入了震惊,“我不是CIB的特工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机甲人员冲出购物中心,冒着大雨在外面奔跑查看。转了一个大圈后,绝望地返回,打开机甲上的通讯器,漫无目的地呼叫道:“我是特工代号X091,呼叫总部!”
  “X091,你在什么位置?”竟然有人回应了。
  “我不知道。这里似乎是一个大型购物中心。”机甲人员捡起地上的一个购物篮,报告道:“洛城东区购物中心。”
  “收到。X091,请在原地耐心等待,我们马上派人前去接应你。”
  “你们几时能到?”
  “鉴于现在的天气和交通状况,至少要多半小时,请你尽量坚持。”
  “明白!”
  机甲人员此时镇静下来,心想:“那边的亚洲男子还活着,他一定知道很多重要信息。”
  //////
  昏迷中的林在山见到了久违的黑白影。
  黑影子道:“我们隔了一段时间没露面,就有人以为我们不在了,实在是太瞧不起我们了。”
  “我们的小宠物最近和99号试炼者走得很近,有些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看来有必要给他一点厉害尝尝。”黑影子抄起了林在山的星魂细细查探,笑道:“哈,竟然有人掌握了这项手艺。”
  白影子提醒道:“这涉及到下层位面力量之间的较量,按照规则我们不能直接干预。”
  “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宠物被他们的宠物欺负和控制吗?”
  “我们的这个小宠物最近一直不太争气。或许我们是时候放弃他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那就让他发挥一下最后的利用价值吧,下面给他在虚空竞技场的生死决斗全部排满。输了就当消除麻烦,赢了就是赚。”
  “好主意。马上开始吧”
  林在山瞬间被带到了虚空竞技场。他试图呼唤空色,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悦耳但冰冷的声音提示道:“比赛即将开始,你的对手是六级形体、五级星魂的异形生物三头噬魂犬。”
  一只体型像末世前正常成年马匹一般的怪物出现在眼前,这只怪物长着三个犬状的头颅,每个头颅都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林在山狂吠。
  比赛开始,三头噬魂犬一个箭步冲到林在山跟前,三只大嘴分别来咬他的面门和左右肩。
  林在山双刀挥砍,连攻带守。刀锋砍中对方的脖子,却没有留下一丝伤痕,反而被震得手臂发麻。他当即改换弩箭,用异能加速,仍是没能伤到对方。
  “我去!这只狗狗是刀枪不入。看来简单的物理攻击无效。”
  狗尾巴甩中林在山,将他抽出十几米远。还未等他起身,三头噬魂犬就跳着扑击过来。
  林在山赶忙启动层叠止观,勉强躲过。然后使出电击异能,电流击中三头噬魂犬的头部,对方却连一点迟滞都没有。
  “不是我现在的电流过弱,就是这只狗狗对电击有很强的免疫力。”
  林在山现在不仅感到虚弱,而且还能察觉体内七级尸毒的蔓延。他就想施展植物能力来吸收尸毒,但三头噬魂犬显然不打算给他自我治疗的机会,不停地追着他的屁股狂咬。
  “空色,快来帮我!”林在山连连呼叫,空色就是没有回应。
  “萨姆博士,你在不在?”既然萨姆能够实时监控他,说不定他能看到自己现在的危险处境,然而萨姆同样没有回音。
  林在山又尝试着用人们哄宠物犬的办法来对付三头噬魂犬,又是“啧啧”叫,又是伸手要抚摸它的某个脑袋,结果是自己的左手被咬断。
  三头噬魂犬三两下就将他的左臂嚼碎,吞入肚中。
  林在山强忍着剧痛、震惊和慌乱连连后退,缩到了角落里。“看来我今天真得是要死了。我一生最好的时光都用在了拯救别人上,我救了没有1万,起码几千人是有了。一个以救人为天职的人,最终却连自己的小命都救不了。这也算是很有讽刺意义了;不过,我不应该感到伤心和后悔,我早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一代末世英雄,最终葬身狗腹,传出去实在是有失体面。我既然还能动,还有一只手,那就应该自我了断,总不能死在恶狗的手中吧?”
  想到这里,林在山使出全力,暂时逼退三头噬魂犬,然后挥刀砍向自己的脖子。
  //////
  “咔嚓”一声,林在山倔强的头颅掉落在地。扑到跟前的三头噬魂犬被一股强大的能量阻滞,然后比赛结束。
  一个悦耳但冰冷的声音对着躁动不安的三头噬魂犬宣告:“由于你的对手选择了自我了断,他的星魂归自己所有,你未能吞噬他的星魂。依据竞赛规则,当噬魂族与星魂等级低于自己的对手决斗时,比赛结束自身尚存但未能吞噬对方灵魂,则本场比赛判平局。双方都没有获得奖励。请双方主人做出抉择,是否加赛一局?”
  黑白影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赛。
  比赛再次开始后,只剩一只手的林在山3秒不到就落在下风,他为了避免受辱,又坚决果断地选择了自杀。比赛结果又是平局,于是继续加赛;林在山接着再自杀。
  如此这般N多轮次后,当新一局决斗开启,林在山惊讶地发现三头噬魂犬竟然没有扑上来攻击自己,而是用凶恶的眼神狠狠地盯了自己5秒钟,然后三只头互相咬断脖子,自杀而死。
  “我去!”林在山目瞪口呆,“兄弟,你怎么也学我呀?这局算你狠!”
  比赛结束。那个悦耳但冰冷的声音宣告:“这场比赛对手自我了断,依据竞赛规则,战败的噬魂族的星魂为获胜者所有。恭喜你获得本场比赛的胜利。另外,由于你越级挑战,所以获得丰厚的经验值奖励,你的虚空角斗场用户等级提升到新的等级。”
  一道炫目的光芒在林在山身上升起,他失去的手臂又恢复如新;不仅如此,似乎生命能量也有了很大的改观。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你的用户等级已经提高,获得更多权限,是否现在查看购物界面?”
  “好呀。”林在山真得很想弄一些强大的武器装备回到现实中大杀四方。
  在购物界面,他发现可选的商品种类增多,其中有一把刀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噬魂刀,不仅可以攻击躯体,而且能够无视星魂等级低于自己的对手的躯体防御力而对星魂造成伤害。”
  “这把刀看上去倒听适合我,这个价钱也在积分承受范围内。”林在山问道:“这把刀我能带回现实吗?”
  那个声音答道:“只有3种途径可以将虚幻竞技场采购的商品带回你的位面:第一,使用空间石来运载;第二,在虚幻竞技场购买药品等当场服用后,药效可以带回;第三,购买那些可以与星魂结合的商品,最终将会作为星魂的构成部分对待。”
  林在山仔细查看,果然发现了一个用空间石制成的戒指,采购界面显示:这枚戒指可以容纳体积在1立方以内的物体,而且自动屏蔽放入其中的物体的重量。
  他忍不住一阵兴奋,但看到价钱吓了一跳:30000积分。这得攒到猴年马月去?
  “姑娘,能不能打折?”
  那个悦耳但冰冷的声音压根不理会他。
  林在山知道行不通,只好再翻看其他商品,发现了一个星魂解码器,价位刚好是他目前的积分能够承受的。商品信息是:星魂解码器可以为低级星魂提供读写自己的星魂存储空间的接口,从而使他们更好地挖掘、发挥星魂的潜力。
  “这个星魂解码器我能带出去吗?”
  “你无法直接带出去,但是可以在这里安装。完成安装后,星魂解码器会与你的星魂融为一体,就可以带出了。”
  “那我该怎么安装呢?”
  “你只要购买后就会获得一个咒语,念诵这个咒语,星魂解码器就会自动完成安装。”
  “哈,听起来很贴心嘛。”
  “友情提示:星魂解码器会极大地促进低级星魂的进化,但同时也为高等级星魂的黑客行为提供了通道。”
  “我现在小命都难保,哪里有心思反黑。就这样定了,倾囊买下这个星魂解码器。”
  林在山念诵咒语,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从顶至下开始入侵自己的精神,同时伴随着一种怪异的、难以言传的体验,那样子好像是人在帮自己刮痧,痛并快乐。
  他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星魂解码器的效果,场景急剧切换回购物中心。
  黑白影子对视一眼,忍不住开始吐槽:“我们放牧这么多年,还头一次遭遇四级加宠物在虚空角斗场选择自杀的。”
  “这家伙真是走狗屎运,要是遭遇别的对手,他早就魂飞魄散了;偏偏对手是星魂高他一个等级的噬魂族。”
  “我看这个以凶残著称的噬魂族是被他折磨得生无可恋才选择自我了断的,我真是有点同情对方了。”
  “不管怎么样,这次我们是赚了。一个五级星魂足以顶得上在牧场上许久的辛劳所得了。”
  “嗯,小宠物用自我了断的极端形式给自己争得了最后的一线生机,算他狠。那就让他再蹦跶几天吧,等我们忙完这段再送他去死。”
  //////
  黑白影消失,林在山倏然回到现实状态,他“嚯”地一下坐起,额头差点碰到搬运工机甲。
  “是谁?”林在山喝问道。
  “先告诉我你是谁?”机甲里传出一个悦耳的年轻女性的声音。
  “我是华夏野外救险队员、无畏战队队长林在山,在米国则是约翰城堡维修部主任渣林。”
  “没听说过。”机甲里的女人毫不客气地道,“我是米国CIB的特工米拉,你能告诉我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尸骨和怪物?”
  林在山此时已经猜出机甲里的人多半就是自己从弗兰兵工厂救出的克隆体,当即说道:“你能从机甲里出来让我看一看吗?”
  “下流!”机甲里的女人立即用右手的枪口瞄准林在山的面门。
  “我没有别的意思。”林在山温和地解释道:“你是我从弗兰兵工厂救出来的,现在已经是世界末日,我们正处在僵尸遍地的洛城。Blabla……,你听懂了吗?”
  如果换个人可能已经崩溃了,但是机甲里的女人要比普通人的神经坚强得多,实际上她的身体和个性本来就是被设置成来应对最为极端和危险的处境的。“你说的我都明白了,但为什么米国政府没有派出救援?”
  “这我就不知道了。按照众多末世幸存者的所见所闻,可以认为陨石大爆炸的当时地球上人类所有最强大的组织和武装力量都已经被摧毁。”
  米拉沉吟不语,显然是不太相信。她突然反驳道:“你说得不对,我不久前还与总部通过话,他们说多半个小时内就会前来这里接应我。这个总部除了米国政府及其下属机构外,还能有谁?”
  “什么?”林在山大吃一惊,“你是用搬运工机甲上的通讯器与所谓的总部联系的吗?”
  “不错。”
  “糟了。”林在山从地上一跃而起,“弗兰兵工厂已经被一股来历不明的武装分子占领,今天下午我就是携带着你历尽危险才勉强从他们手里逃脱的。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主动向他们透露我们的位置。”
  “我又没有提及你,我只报告了自己的特工代号。”
  “弗兰兵工厂的控制中心,拥有所有像你这样所谓的特工的资料信息,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一个移动的不安定因素,而我可能就是一个破坏分子。我敢打赌,他们会派遣精锐力量过来剿杀我们。”林在山并没有提及米拉的克隆体身份。
  “如果真得是这样,我就会和你并肩战斗,将他们打退。”米拉挥动机械臂,傲然说道。她对机甲的使用技巧显然是固化在她的记忆里的。
  “哐当”一声,一个重物穿过购物中心的破洞被投掷到二人所在位置附近,然后冒出刺鼻的浓烟。
  “催-泪-弹!准备战斗!”米拉大叫道。(https://www.shengyan.org/book/1428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