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属性之眼(野狂人) > 第240章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第240章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当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牧歌睡醒了,他起身擦了擦眼睛,叹气。

        这个世界的确是很有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本身的道则力量太弱小了,戒指竟然收集了一天时间都没有收集满能量。而且看样子,在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戒指也都不可能收集满。

        也就是说,牧歌这段时间,都只能在这个世界呆着了。

        “身上要没钱了,还要出门去干老本行?”嘀咕了几声,牧歌起身,随便洗漱了一下,出门去吃饭。

        这客栈应该算是城里比较好的几个客栈之一了,又大,又豪华,饭店里的厨子做饭还很好吃,只是价格昂贵,这一点叫牧歌觉得是硬伤。

        不过也还算是值得的,反正牧歌的钱来的轻松。这个世界的坏人可是比好人多多了,随便出去溜达一圈,都能看见什么有权有势的人,或者是狗腿子,仗势欺人,穷苦人家,没有背景的百姓,就要被人欺负。

        这些人都是牧歌的下手目标。

        吃过饭之后,牧歌出门去,准备找点事情做,顺便看一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不知道好不好看。

        他此刻已经确认,这绝对不是黑色裂缝之后的世界,因为这两个世界的能量一点都不一样,等级也不同。

        黑色裂缝之中流露出的能量,论起等级,几乎已经和修仙世界的能量可以相比较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差点意思。

        但是绝对要比这个武侠世界的能量高级很多就是了。

        他在街上随意的走动,忽然耳朵动了动,脚步就放慢下来。街边两个摆摊的道士正在低声说话,声音很低,行人听不到,但是他却是可以听的清清楚楚的。

        一个道士神神秘秘的说道:“听说了么?刘家庄让人给平了,一家老小,一个都没活下来,全都死在了刘家庄里,最后就连那庄子都让人给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另一个道士小声回道:“听说了,这得是什么样的凶人啊,听说都是一刀致命,就连刘家庄的家主,江湖上有名气的无常鬼婆,都死了。”

        “我有朋友在镇国府当值,听说,那无常鬼婆,也是被人给杀了,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太可怕了,真是吓人啊。”另一个道士幽幽的说。

        “不过有点可惜了,那无常鬼婆的身材还是很好的,就这么死了,到死都没便宜个男人。”一个道士咂咂嘴,脸上的表情很是意味难明。

        “你就别想了,那家伙凶得很,不是男人能够降服的了的。”

        “有人放出风声,说这一次刘家庄的灭门,和三十年前的一桩恩怨有关系,听说是刘家老祖惹下的麻烦,到现在,人家来报仇来了。”

        “有人放出风声?什么人?镇国府的人怎么都不抓人,放任这样的杀人凶手在外面闲逛,镇国府也太失职了吧?”

        “说什么呢?镇国府是朝廷的爪牙,朝廷对于江湖的态度,一向都是恨不得死绝了才好,这镇国府的人,当然是恨不得死的人越来越多才好。反正都是江湖上的人,死一百个两百个,七百个八百个都是一样的。”

        牧歌若有所思。

        刘家庄?三十年前?惨案?恩怨?听着貌似很有意思啊。

        他忽然转身朝着镇国府走去,那地方,昨天已经去过一次了,路线倒是很熟悉,这次去,牧歌打算加入镇国府,看一看这所谓的三十年前的恩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啥?你要加入我们镇国府?”方明言有些懵逼。

        他看着一脸认真地牧歌,忽然觉得这世界真是不一样了,江湖人士难道不应该是对镇国府这样的朝廷鹰犬很是唾弃和嫌弃么?为啥还有江湖人士想要加入镇国府?难道是在外面惹到了惹不起的人,需要朝廷的背景避难不成?

        这个想法只是在方明言的心里打了个转就消失不见,开玩笑,自己的宝刀都不能砍开这家伙的脖子,这绝对是传说中的铁布衫金钟罩巅峰修炼者啊。

        几乎是那种传说中的开山鼻祖一样的人物,甚至是对这门功夫有了很深的研究,并且对这门功夫做出了新的突破。

        否则,就江湖上传承的那些铁布衫,根本修炼不到这种程度。

        炼体功夫再厉害,那也是功夫,功夫再硬,也怕菜刀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人体怎么能和刀子相比较呢?

        对于牧歌的加入,方明言虽然很不理解,但是却表示很欢迎,这样的厉害的肉盾和打手,简直就是最好的部下啊!带着他出去,就算是遇上人围攻都不怕,这家伙一个人就能把对方一群人杀的鬼哭狼嚎。

        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方明言却从牧歌的身体里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那是一种十死无生的感觉,也就是说,完全不是对手。

        然而,他低估了牧歌的无耻。

        “我是为了刘家庄的案子来的,这案子结束了,我也就差不多该离开了,当然了,虽然加入了镇国府,待遇我应该享受的是一定要享受的,要是没事的话你们也别烦我,我相信你们这什么镇国府应该没人能拦得住我。我不杀人,但是别逼我,狗急了跳墙,我急眼了就喜欢大打断别人的四肢。”牧歌如此说道。

        方明言愣了。

        这是招工么?

        这特么的是找了个祖宗啊!

        不过他还是咬着牙收下了牧歌,毕竟这样厉害的高手平时可不多见,此刻见到了,当然是要好好笼络的。

        于是乎,牧歌就在镇国府安家了。这地方好,伙食不错,还有地方住,最关键的是不花钱,牧歌也不需要每天都上街做贼了。

        这里是天子脚下,帝国都城,皇都。

        刘家庄就在大城之外不远的地方,也算是皇帝的脚下,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帝很是生气,觉得江湖人士实在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这些江湖中的草莽,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敢在朕的眼皮子下分做这样的事情,当真以为我朝中无人是么?”皇帝砸了一个白玉的砚台。

        大臣们在御书房里,低着头,瑟瑟发抖,那是皇帝最喜欢的砚台,如今砸了,可见其愤怒。

        “给朕找个办法,朕要,平了江湖!”

        一个大臣颤颤巍巍的说:“陛下,这江湖,无处不在,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何能平啊。”(https://www.shengyan.org/book/141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