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国之军师崛起(晨风天堂) > 第四七三节 恶搞一把

第四七三节 恶搞一把

        白晖事先魏无忌先别说,让张平自己讲。

        张平说道:“我有一个远房族弟,曾经在稷下学宫求学,又游历天下。但却是贫寒出身,而且也一直没有引荐之人,才学没有大才,但也不算差太多,比起寻常的人要强一些。”

        “继续讲。”

        “去年的时候,他在赵国无意结识一个女子,但门第之差。”张平说到这里,话已经是讲的非常清楚了。

        白晖笑问:“是谁?”

        “廉颇之女。”

        张平说了这话之后,和魏无忌一起笑了。

        白晖轻轻一击掌:“好,这事你们去办了,倒是成全了一桩美事。将来若是燕国有不满或是廉颇有什么不高兴,我保了。”

        “谢大河君。”

        这天下间,敢这么自信的说保了这种话的人,一只手数不清,两只手肯定可以。

        大秦的白氏兄弟,肯定有资格说可以保下谁。

        “那么,我们研究一下计划。”白晖笑呵呵的拉着两人入座。

        张平与魏无忌离开了新港,走陆路往赵国而去。

        白晖则带着宣太后等人,从新港出海。

        第一站,便是耽罗岛。

        数日后,耽罗岛。

        “白晖,这么一个小岛,有什么价值。看看光是运输大量的木料,还有珍贵的水泥以及铁器过来建港、建屋。你在浪费秦国的资源。”

        指责白晖的不是宣太后,而是韩王咎。

        “你就这智慧,你也能当上王。”魏王遬跳了出来,大声的嘲笑着韩王咎:“算了,以韩国那一个接一个的草包,你也算有点才能了。”

        韩王咎大怒:“你这货色,你说这里有何重要?”

        “不告诉你。”

        “你根本就不知道。”

        两位王开始撕,倒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要比魏、韩两国,楚国拥有更复杂,更详细,更宽广的大海图。黄歇来到白晖身旁:“大河君,这里怕是海上一处咽喉之地。”

        “黄大夫,好眼光。”白晖称赞了一句。

        黄歇摇了摇头:“非是我眼光好,这里北控三海两湾一峡,西指扶桑、东临天下,南领淮、江出海口,得此岛,便得三千里海疆。我也是明白,我楚国项大将军为何选择退离辰国半岛。”

        “你是人才,我也不瞒你,你猜的不错。”

        耽罗岛,绝对是东海的一颗最耀眼的明珠,距离大江出海口的新港,只有千里。对于大船来说,千里的距离也仅仅就是一天一夜的急行,最长不超过两天,拥有这里可以控制整个东海。

        但,黄歇所说的三海,指的是这个时代的内海湾的三海,也就是后世的渤海、黄海、辰国西海这一片。

        两湾则是指辰国半岛海湾、辽宁半岛海湾。

        一峡则是指辰国半岛海峡。

        白晖称赞了黄歇,若是换个人被白晖称赞,一定会很开心。

        但黄歇不会。

        黄歇带着一丝敬畏的目光看着白晖。

        黄歇知道,白晖有志一统天一,这一统天下必要灭掉列国,楚国也必会是目标之一,所以在白晖眼中优秀的人,要么是秦国的一员,要么……

        死!

        黄歇从楚国出发的时候就有过预感,这一次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挑战。

        自己有一半的可能无法活着回来。

        但楚王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所以拼死也要跟着白晖出海,找机会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海外真正的利益。

        就楚国的情报所打探,秦国这几年国力猛增,其中有差不多三成是来自秦国以外的收益,眼下最大的收益是西域。

        秦国距离海边太远,但秦国却一心想要出海。

        为什么?

        只能有一个解释,海外有巨大的利益在吸引着白晖,吸引着整个秦国。

        黄歇愿意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打破这层迷雾。

        黄歇又看了白晖一眼,白晖此时只是往一片石滩处走去,然后望着远方,既没有给舰队下达任何的命令,也没有让船上的人下来。

        仅仅就是将许多粮食命人抬下来,然后将一些水桶搬上船去。

        黄歇很想四处走走,却发现秦军守在港口四处,可以下船地,却不可以离开这个岛。

        这时,秦国的旗舰旁架上了木梯。

        宣太后带着秦公子芷从船上下来,然后走到了白晖处。

        “太后。”白晖施礼之后说道:“太后,这里风大,而且咱们只是停留半日。”

        宣太后没有急着开口,等公子芷依礼向白晖施礼之后这才开口说话:“这岛想必不普通,正好下船来看看,若有什么可教导的,也让芷儿长一长见识。”

        公子芷再次对白晖施礼。

        刚才是晚辈见长辈的礼节,此时是弟子见老师的礼节。

        白晖受下了这一礼后问道:“可曾看过此处的海图。”

        “看过,依兵法来讲,控制这时等同于控制大江了海口以北,辰国半岛以西的所有海路。”

        公子芷也不算差,身边也有有专人教导。

        而且作为秦国的嫡长子,屈原、荀况、李昙、邹衍等当今名士都多少对他有过指点与教导。

        就是白起,也抽空讲过几次兵法与天下大势的分析。

        唯有白晖,从来没有对公子芷有半句指点。

        没指点过,不代表白晖的实力弱。

        天下人对白晖的评价已经是极高,自成一家,尊称白子。

        听完公子芷的回答,白晖问道:“这里可驻军多少人,驻民多少,过往多少人?”

        公子芷毕竟还年轻,白晖的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宣太后也说道:“突然问他这些军国大事,怕芷儿吃不消。”

        “太后,这不是军国大事。这是一个岛,既然他身为王嫡长子,自然是有资格去读到这个读的相关资料的。驻军多少,并非仅仅是军国大事,这岛上的物产量、淡水量、每年的气候,以及贸易船只的经过量,加上可从中原送来的补给量,这些就可以计划出这里驻军的规模。”

        公子芷赶紧一礼:“芷儿明白,这是叔父所著后勤论中有过提及的。只是芷儿常识浅薄,还不足以理解后勤论。”

        白晖那里著过书,他一没那个时间,二也没那个能力。(https://www.shengyan.org/book/138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