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罡三十六法(清道夫l) > 第二章 观想法

第二章 观想法

        烈山睁着一双大眼睛,脸上还挂着泪躺在床上,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过一顿揍。

        夜渐渐深了,部落里篝火不灭,反而衬出一种幽远的宁静来。

        烈山侧耳听了听,阿姆的呼噜声已经很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他侧身从石床下翻出一个小小的木盒子,木盒没有配锁,采用的是榫卯结构,在他的大手中,这盒子显得小巧而精致。

        烈山小心翼翼地按了下盒身上的某个机关,揭开盒盖,借着透窗而过的星光,能够看到那里面放着一块硝制过的兽皮。

        烈山将这块兽皮拿出来,兽皮上是一个个象形的文字,还有一些勾勒出的符文,图画,甚至还有着稀稀散散的汉字。

        这块兽皮是他的父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上面记载着他父亲自走出大山之后的琐碎见闻,还有一些修行的经验。

        星光下他将目光凝聚在那几个汉字上。

        这几年来他每日里都会缠着部落里的木相老头学认字,木相是巫身边的老人了,听部落里的人说,木相也已经活了两百多岁了,甚至说不定他早就已经成为巫了。

        烈山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他想到了刚刚碰到的那位老人,原来那就是我们连山氏的巫吗?

        还有神洲,神洲到底是一处什么所在?

        神洲上还有那么多的巫!不对,他们自称为神或者仙。

        神仙?那究竟是什么?谁能够打败那么多的巫?

        凶兽异种?山精野怪?还是传说中的妖?

        烈山眼中有着无限的好奇和向往,他看着兽皮上的那几个汉字,伸出手指轻轻摸了摸,“这就是神洲的文字吗?”

        高大粗犷的石屋里,阿姆的呼噜声越来越响,但烈山丝毫不觉得烦,反而感到心安。

        他将兽皮收了起来,轻轻地放进盒子里,又将盒子仔细收好。

        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夜空,虽然繁星漫天,但是他却还是一眼就能认出那颗多出来的星星。

        那颗星并没有多璀璨,又与此间相隔亿万里,与旁边的星辰比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但是哪怕他闭上眼睛,也还是能够感觉到那颗星星的存在,甚至当星辉落在身上的时候,他会有一种泡在温水里的感觉,不热、不寒,很舒服。

        烈山在床上翻了个身,惬意地睡了过去,“观想法……”

        ……

        “木老头!我昨天见到巫了。”

        木相身高八丈,比巫要高大的多,他脸上的皱纹几乎要跟巫一样多,不过他是一个大光头,没有白眉毛,反而留着一把长长的胡子。

        此时木相躺在一棵参天大树粗壮的枝丫上,懒懒地打着盹儿,听到烈山的话,眼皮子都没抬起来一下。

        烈山站在树底下,也不管木相听没听见,自顾自地道,“木老头,你知道神洲吗?”

        木相的耳朵动了动,还是没有理会他。

        “据说神洲经历过一场大战,整个神洲都被打得崩碎了!”烈山兴奋地说着,脸上充满了向往,“那该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将整个神洲都打碎了!”

        “木老头,你说,我将来能够成为巫吗?”烈山不等木老头回答,也可能是已经习惯了木相的冷淡,马上就自己接口道,“能的,一定能!”

        “我马上就八岁了!”

        “要是我成了巫,我一定要去外面看看!说不定我还能找到传说中的神洲呢!”

        “木老头,你听说过观想法吗?”

        烈山说着自己摇了摇头,“你一定也没听过,那是神洲的……”

        “嘭!”

        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打断了烈山的絮叨,他抬眼看过去,只见木老头居然从树上掉了下来。

        “你从哪里知道观想法的?”木相站起身来,轻轻弹了弹身上的衣裳。

        “木老头,你这衣裳还是件宝贝哎,人砸地上都不带沾灰的啊!”烈山啧啧称奇。

        木相摆手道,“你先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观想法的?”

        烈山的眼珠子转了转,呃呃啊啊半天没答。

        木相伸出大手狠狠揉了揉烈山的脑袋,没好气道,“行了!小鬼头,让你说,你就说。我还能占你的便宜吗?”

        烈山嘿嘿笑起来,“我听人说过,除了巫,咱们部落里就数你的本事最大,你手里边一定有不少的好东西。”

        木相嘴角微微翘起来,捋了捋胡须,明显是被这马屁拍得很舒服,嘴里还是骂道,“好你个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惦记我那些宝贝,待会儿我送你一件,行了吧!”

        “我要自己挑!”

        “行行行……”

        烈山小跑回家,从屋子里拿出那个小盒子,又风一般跑了回去。

        “木老头,这可是我阿爹留给我的!”

        木相眼神动了动,“原来是巫阳留下来的东西。”

        “巫阳?木老头,你的意思是?”

        木相捧着兽皮,目光看着上面留下的东西,口中应着,“没错,你阿爹曾经也是一位巫,是我们连山氏的第三位巫。”

        烈山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既惊又喜,却又有些酸涩和难过,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神来,愣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木相,猛然发出一声惊呼,“第三位!木老头,第二位巫是你吗?你也是巫?!”

        木相将兽皮放下,看向烈山,“小鬼头,这个东西我要再看一段时间,你看上了我的哪件宝贝,你待会儿跟我一块去取。”

        “我不要宝贝。”烈山摇头道,“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观想法究竟是什么?”

        木相愣了愣,笑起来,“好你个臭小子!鬼机灵!”

        ……

        木老头带着兽皮回了他的石屋,烈山一个人独自坐在大树底下。

        透过枝叶,隐隐约约能看到天空,尽管现在还是白日,太阳正烈,但烈山还是能遥遥感受到那颗星星的存在。

        “观想法门,是一种炼神之法,世间万物,无不有道理。当你能做到心如明镜映天地,能把一件物事映照在你的心里的时候,这观想法便算是入门了……”

        烈山忽然想到了那颗星星,昨日夜间,好像曾有一颗星星入得梦来。

        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只能看到背影,青衣佩剑。(https://www.shengyan.org/book/1326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