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妖高校(郑重骑士)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干瘪的种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 干瘪的种子

        “呶,这是你要的种子。”

        张季信在怀里掏摸半天,终于翻出一个小纸包,丢在了黑猫面前:“量不大,只够你用两三次的,录制的时候用点心。”

        纸包是棕色的,上面还残留着清晰的可见的油渍,应该是张季信早上吃过早餐后,顺手从包油条的纸袋上撕下来用的。

        嗅着纸包上传来的浓郁油香,黑猫厌恶的向后缩了缩,唯恐油渍玷污自己漂亮的黑毛。

        “晓得了,晓得了……我的技术,两次就够了。”黑猫身子向后缩,同时爪子努力向前探去,灵活的翻动着,很快便打开了面前的纸包。

        纸包里,三粒干瘪的青色豆子静静的躺在油花上,看上去没有一丝生气。

        “这是活种子嘛?!”黑猫抬起头,狐疑的看了红脸膛男巫一眼,红彤彤的眼睛里写满了怀疑:“怎么看上去干干瘪瘪的……我记得我们之前在宿舍种的那两粒种子,都很圆润饱满的吧。这个干成这样,还能活吗?”

        几周之前,辛胖子曾经从校报编辑室拿到了两粒据说来自‘内部’的种子,种出了苏施君大美女在维尔茨堡唱歌时的影像——虽然当时苏施君只展示了一个背影,但仍旧给郑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年轻的公费生清晰的记得,当时辛胖子拿到手的那两颗种子,都是青灰色、花生米大小,最重要的是,那两粒种子非常饱满、圆润,毫无干瘪的模样。

        “能一样吗?”张大长老怪眼一翻,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你找的是没有录过音、留过影的种子,是原种……那次我们在宿舍种的种子,已经留影录音了,是成品。就像同样的信纸,一张上面写满了字,一张上面干干净净一片空白,是一个概念吗?”

        “哦,原来还有这个区别啊。”黑猫甩了甩尾巴,爪子按在一粒干瘪的种子上,感受着肉垫上传来的种皮间那些细微的起伏与褶皱,心底纳罕着这粒小小的种子里到底蕴含了多少神奇的魔法。

        “话说,我们又不搞报纸,也没有出版社……你好像也没有这方面的爱好吧。要这玩意儿干嘛?如果想留影留声,有的说是更高效便捷的手段吧。”眼瞅着黑猫乐滋滋的翻出一张干净白纸,重新将种子包起来,收进他脖子上挂着的灰布袋里,张季信终于忍不住,提出了心底的疑惑。

        作为拥有漫长使用历史的信息收集与传播方式,喇叭花与留影草的组合在想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巫师保存信息的重要手段。只不过随着现代魔法技术的不断发展与进步,能够留声留影的玉简、晶石、等更高效、便捷的手段不断被巫师们开发出来,仍旧使用喇叭花与留影草的巫师便渐渐少了。

        时至今日,还在使用这种工具的巫师,就像那些使用纸鹤传递信息、掐手诀或使用魔杖施展咒语的巫师一样,更多的是一种情怀。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喇叭花与留影草在巫师世界的地位,就像二十一世纪的黑胶唱片、留声机、胶片影碟,给人一种老派、迟暮、却又充满了韵味的感觉。

        “唔,打算给伊莲娜唱个歌,当做新年礼物。”黑猫摆了摆爪子,毫不在意的透露出这个大秘密,然后一甩尾巴,便打算离开了:“回见……啊!你干嘛?!”

        黑猫转身还没走一尺远,便感到尾巴一紧,回过头,红脸膛男巫正抓着他的尾巴,一脸贱笑:“唱歌?唱什么歌?需要伴奏吗?我会弹吉他,还会吹口哨……”

        “吹你麻痹,快撒手!”黑猫感受着被拽住的尾巴,顿时炸毛,两颗眼珠子瞪的铜铃大小,怒气从心底一冲,身子骤然涨大。

        一尺、两尺、三尺、一米、两米、三米。

        眨眼间,原本只有尺许高低的萌萌哒小黑猫,便化作了一头肩高三米的狰狞巨兽。然后黑猫巨大的爪子一挥,砰的一下便把红脸膛男巫按在了地上暴揍起来。

        “你伴个蛋的奏啊!你是想挨揍吗?”

        “还弹吉他?信不信我把你吉吉给你弹没了?!”

        “没听过老虎的尾巴摸不得吗?”

        红脸膛男巫抱着脑袋,一阵吱哇乱叫,却也没敢动法书与拳头,唯恐黑猫将趾缝里的利爪探出来,然后冲突升级到不可控的地步。

        说到底,还是他有些理亏,一时大意忘记了郑清曾经反复告诫过他们的话。

        黑猫揍了好一阵子,心底的气儿才消下去。

        相应的,他的体型也跟着恢复了原样。

        “还是我脾气好,没有动粗……否则你现在就该被校医院的治疗师们按在手术台上抢救了!”黑猫揍的有些喘气,呸的一下向旁边的草地上吐了口口水,然后瞪着红脸膛男巫,恶狠狠的宣布:“你,犯罪!种子的钱,没啦!!”

        “没事,没事,就当是随的份子呗。”张季信龇牙咧嘴的揉着肩膀,嘴里却丝毫不肯示弱:“另外,你是猫,不是老虎……而且那句话也不是那么说的。”

        黑猫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一个爪子。

        啪!

        四五根尖锐的利爪从趾缝间弹了出来,在瑟瑟冷风中闪烁着几点寒芒。

        “还有什么遗言,一起说了吧。”黑猫耷拉着眼皮,阴沉沉的说道。

        “噫!咋还急了呢?!”红脸膛男巫一把抓过法书,挡在胸前,忙不迭的向后退了两步,色厉内荏的叫道:“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你还想杀人不成?!我可告诉你啊,这里是猎场,离这儿五百米就有五支满编的猎队正在训练!你可不要被人捉去关笼子……”

        黑猫闻言表情一滞,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猎场边缘。

        正如张季信所言,刚刚那只两三米高的巨大黑猫已经吸引了猎场上许多巫师的注意力。四五个袍子上绣着黑条的高年级巫师正疾步向这边走来。

        黑猫并不想与其他陌生人说话——他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会说话。于是最后再狠狠的瞪了红脸膛男巫一眼,丢下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怒气冲冲的翻过灌木丛,消失在草坪深处。(https://www.shengyan.org/book/132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