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明大丈夫(话凄凉) > 第723章血战镇远关

第723章血战镇远关

        清晨,天色渐明,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将高成虎惊醒。

        他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坐直了身子,只觉的浑身一阵酸痛和麻木。

        在他身边,一名满脸血污的掌旅,眼中泛着泪光,注视关外的情况。

        这时他察觉到高成虎醒来,忙抹了把泪,调整情绪,扭头说道:“都尉,鞑子又集结了!”

        高成虎见此,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怕呢?”

        “不是怕,就是舍不得老娘!”掌旅坦然道。

        高成虎知道,他是意识自己可能要战死在镇远关,不舍得亲人了。

        昨日鞑子抵达关下后,就开始发动攻击,鳌拜仗着人多,上来就是一轮一轮的车轮战,各部清军一直打到昨夜三更天,守军精疲力尽,器械也消耗了多半。

        高成虎也不晓得,能不能坚持到赵大宪的人马赶来增援,但是脸上还是微笑道:“别担心,俺们再撑一撑,援兵就到了。”

        说话时,高成虎伸出一支手,掌旅立刻将他拉了起来。

        昨日大战到半夜,守军将士精疲力竭,加上担心清军偷城,所以高成虎和守军将士都在城上过夜。

        高成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扭头看见清军营地里,升起炊烟,便对掌旅道:“让火头军,将早食送上来。”

        掌旅忙跑下城去,高成虎则拍拍熟睡的士卒,对守军道:“弟兄们都醒来,清军快要攻城了,大伙儿抓紧时间活动一下胫骨,准备吃饭!”

        倚靠在城头的士卒们纷纷睁开眼睛,军校将沉睡中的士卒一个个踢醒,昨天的战斗太疲惫了,以至于清军的号角都无法将他们惊醒。

        高成虎弯腰去拍一名士卒的脸颊,轻声道:“醒醒~”

        士卒却没有反应,反而脸颊冰冷,身体僵硬。

        这让高成虎心中一堵,沉默一阵,才挥手对亲卫道:“抬下去吧!”

        昨天的大战后,守军战死五百多人,受伤的更多,不少伤兵早上已经身体僵硬,睡着后就没再起来了。

        这时十多个火头军,挑上来成筐的馒头,还有一桶桶的肉汤,高成虎才调整好心情,大声喊道,“起来!都别睡了,快点吃饭!”

        鳌拜仗着人多,等会打起来,肯定又是车轮战,所以守军必须吃饱饭,不然战事一打一天,士卒哪有力气舞动刀枪,拉动弓箭。

        就在守军吃饭时,一队队的清军士卒,开始涌出大营,迅速在关前集结。

        清军营中号角连营,正吃着食物的守军士卒,却心头一凛,嘴上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关城一破,鞑子冲入关内,百姓必遭屠戮,而面对清军的进攻,守军也不知道能不能顶住,赵都督的援兵何时能来?

        士卒们吃着食物,城头的警钟声突然响成一片,声音异常尖锐刺耳,‘当!当!当!’的让人心头一紧。

        高成虎朝关城外看了一眼,地上散布着清军的尸体鞑子还未收走,城群的鞑子便又开始在关前汇集。

        “准备防御!”高成虎走到墙躲边,眼睛注视城下,忽然扭头急呼。

        城上的守军,立刻放下食物,各持兵器站在城头,身伤裹着纱布的轻伤人员,也操起了火铳,抖擞精神,准备进行血战。

        高成虎按着刀柄,从城墙上走过,目视着手下将士,声音沙哑的鼓励道:“大魏的军规,大家都知道,临阵脱逃,叛国投敌,立斩不赦,藩府收回军田,眷属除去军籍。这一战,要是战死沙场,子孙赠荫,眷属由藩府赡养。大王已使得大家没有后顾之忧,弟兄们今日就随本将与鞑子死战,誓死守卫关城,避免百姓遭受鞑子的祸害!”

        城上守军听了高成虎的话,情绪并未特别激动,只是纷纷握紧了兵器,目光注视着城下的清军集结。

        关下,第一波进攻的五千清军,已经集结完毕。

        鳌拜估计魏军援兵,也就是这两天会赶到镇远关,而清军昨日的攻城中已经伤亡两千余人,他便不能放弃,必须尽快拿下镇远关,以免前功尽弃。

        只要关城被拿下,魏军援军来了,他也不怕,甚至可以乘势击败赶来的援军。

        这时骑在马上的鳌拜一挥手,身后士卒立刻仰头吹响号角。

        此时城上守军,刚准备完毕,清军第一波攻城队,约三千人,分成两个方阵,便开始向关城杀去。

        三千清军,一半是扛着登城梯举着盾牌的刀盾手,另一半则是扛着木板,手持弓箭的步弓手。

        清军分成前后两个步分,列阵向关城逼近,士卒战刀击盾,徐徐前进,给守军不小的威压。

        这时城头的火炮首先开火,炮弹砸在清军阵中,溅起一道道的泥柱,却不能阻止清军继续前进。

        进入关墙五十步内时,城上的鸟铳手,还有弓箭手开始陆续射击,列队而行的清军,顿时齐刷刷的举起盾牌,盾牌覆盖士卒的头顶,仿佛铺上了一层地板,弹丸打在上面火星四溅,箭矢射在盾牌上,发出一连串‘哚哚~’的响声。

        就在这时,清军前部一千五百人,忽然一声怒吼,开始疾步向前冲锋,涌到关城之下,搭上壕桥,竖起梯子开始进行攀爬。

        后面一千五百名清军弓手,举着木板,前进至关城三十步外,将一人高三寸厚的木板,插在地上,弓手站在木板组成的木墙后,开始弯弓搭箭,抛射城头。

        本来清军攻城是用盾车连城木墙,然后让弓手躲在盾车后,向城上射击,吊射城头来压制守军,但是因为时间紧急,清军便没有造盾车,只是赶制了一些木板和木牌,来当做盾墙。

        两个清军方阵,进抵关城下,铺天盖地的箭矢射向城头,将城头魏军火铳压制住,手持刀盾的清军,顶盾而上。

        城上魏军对此已有经验,士卒蹲在城墙边上,从射击孔内还击,一名士卒取出震天雷点燃,丢下城头,“轰隆”一声巨响,就将聚集在登城梯下的清军,炸得四面抛飞~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https://www.shengyan.org/book/1320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