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小僵尸(轻摇羽扇) > 第106章 我是一名医生

第106章 我是一名医生

        姜至早就为他俩编排好了理由,自顾自地笑道:“到时候你们就以‘打抱不平’为由,趁势过去踹他两脚,要是这也不敢那也不敢,那铁锤帮还要你们干什么?”

        说到最后,姜至的脸色渐渐地冷了下来。

        刚才那三头狼怪的爆力,宋小二和赵老三全部都看在了眼里,更是记在了心里,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过去找死。

        可是此时姜至不管是话里的意思还是神色的微怒,都让两兄弟没办法再推辞。

        只能稍微安慰安慰自己,姜至找的这个由头能合理一点,就算被一巴掌扇回来那也起码满足了姜至的要求。

        除了安慰,还可以祈祷,祈祷韩豫章老爷子能一举破敌!这样自己兄弟二人也就不会受到任何威胁了。

        “那个是不是韩豫章的孙子?”姜至突然指着地上的韩彪问道。

        “应该是,我刚听见旁边几个人一直在说,好像叫韩彪。”赵老三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姜至咧嘴一笑:“我先去慰问一下他,一会你们出手就名正言顺了。”

        还没等赵老三兄弟俩劝阻,姜至就已经朝韩彪走了过去。只不过还没搭上一句话,就被周围十来名正手足无措的保安给挡住了。

        其中一名冷着脸警告道:“这位客人,要是想方便的话卫生间在那边,要是就餐那么其他空着的桌子都可以坐!”

        姜至也理解他的态度,毕竟老大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叫来救护车也没办法把他抬上担架,简直跟等死没有什么区别!

        避免闲杂人等靠近很有必要,可自己又哪里是闲杂人等?

        姜至双手抱在腰前,显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笑道:“我是一名医生,来看看他的伤势。”

        这下不光是那名保安了,就连其他保安,还有周围坐的比较近的几桌子的人,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他,转而多了一丝讥讽。

        “就你?回家先读点书吧!”先前那名保安斥了一声。

        “孩子回家吧,这时候就别来套近乎了,人家也不缺你一两句的慰问。”

        “是啊,你看你才多大,就算是学医的,顶多也是大一新生吧?”

        “就讨厌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没点本事就想着钻空子,有时间还不如先回家多看看本草纲目和伤寒杂病论吧!”

        听着周围那几个人对自己指手画脚,姜至微微一笑,老子先不理你们,你们继续‘跳’,看等会脸肿了用什么眼神看我?

        然后对先前那名保安勾了勾手指,在他耳边说道:“他现在胸骨断裂,上不了担架进不了医院,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是你担这个责任吗?”

        那名保安正想打断他的话,就听到姜至继续说道:“我是道门的道医,还有问题吗?”

        那名保安虽然只是天南市醉仙居的保安,但曾经也跟着韩彪闯荡在非洲战场,国内的一些事情他也一直在关注。

        所以见识还是有的,现在他不管用自己的判断去断定姜至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道门的道医,但如果真的是,那么自己的老大就有了得救的希望。

        那名保安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姜至,然后蹲下身子在韩彪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本来疼得一直在挤眼睛强忍着泪水的韩彪,在听到‘道门’两个字的时候,眼睛瞪得贼圆。

        思量了片刻,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自己现在的伤势顶多成为一个残废,可如果那人真的是道医,那……

        没有再想下去,韩彪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那名保安就回过身来对姜至微微躬了下身子,面色凝重道:“那就拜托先生了。”

        道门中能称得上‘先生’二字的,那都是有大本事的人。

        那名保安在不知根知底的情况下,对姜至称先生的这种态度,也足以证明他对韩彪的兄弟情的看重。

        只要能治好,别说是一句先生了,就连跪下都行。

        姜至在刚才那几个指手画脚的人再次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走进了那些保安让出的一条道儿来,半蹲在韩彪的身前。

        那几个指手画脚的人站了起来,急着问那些保安怎么能相信姜至呢万一出点意外怎么办,但没想到完全被无视了。

        只好悻悻地坐回原位,其中一个人嘀咕道:“我今天就看看这小子等会怎么被扔出去!”

        “拿把剪子来,他现在不方便脱衣服,得先把他衣服剪开,看看他的伤势。”姜至吩咐着,其他人也只能照做。

        要是看都不看,就用那三道温热之力瞬间治好断裂的胸骨,自己不被当成妖怪才怪呢!

        所以得走走程序,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行。

        姜至接过剪子,刺啦两声就把韩彪的上衣剪成左右两半,用手一拨,就看到他整个胸膛全部露了出来。

        可是这一露,让跟前围着的其他保安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有只看到韩彪挨了那头狼怪重重一脚,根本不会想到,他的整个胸口已经凹陷成了一个碗大的坑!

        看得直教人心生惊悚!

        甚至周围凑过来的两个女顾客,吓得叫出了声,随后眼泪也是跟着飚了出来。

        毕竟姜至这些天见过太多的奇异,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只是心里难免有些膈应,强忍着解释道:“我师傅曾经说过,人体靠阳气存活,你这胸骨被刚才那一脚踹断,所以胸腔处的阳气被打散,只要我借给你足够的阳气,那么你的胸骨也会自然而然的愈合。”

        韩彪点头,恳求道:“请先生救我。”

        姜至倒不至于这时候敲诈勒索一番,只要救了他自然就能达成目的。

        所以他点头示意并没有过多言语,准备将右手上的三道温热之力度入韩彪的胸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出声阻止姜至的中年男人,正是刚才对自己指手画脚中的其中一个,是个名叫朱自贵的小型企业老板。

        朱自贵刚才就一直在想怎么在醉仙居危难时候,拉拢一下关系,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刚才自己‘拼命’维护韩彪的安危,对姜至大加怀疑。

        没想到姜至却意外地被韩彪请到了身边,再听他简述了什么道门阳气之说,自己从来就不信这些东西,所以现在正是拆穿他的好机会!

        (本章完)(https://www.shengyan.org/book/129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