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水果店的瓶子) > 379、准备【03】这些时日【一更】

379、准备【03】这些时日【一更】

        “我想想。”

        梁之琼似懂非懂的,认真地点点头。

        墨上筠问:“他伤得怎么样?”

        梁之琼说:“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有后遗症,但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嗯。”

        墨上筠应声。

        现在的情况,人没有事就好。

        “听说你们都遇到了实战?”梁之琼询问着,这才注意到墨上筠受伤的左手,有点担忧地问道,“你的手还能继续训练吗?”

        “没什么事,”墨上筠随意晃了晃自己的左手,“看训练强度吧。”

        说到这件事,梁之琼和墨上筠的语调都恢复了正常。

        一直坐在对面的燕归,闻声颇为不瞒地撇了撇嘴。

        他可是第一眼就看到墨上筠手上的绷带了,还有满是血迹的衣服,他当时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可他对墨上筠的热情问候……竟然被忽略得彻底,他家墨墨竟然以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来对他,着实伤到他的心了。

        墨上筠无语地看了一眼因这等小事生气的燕归,随手将手中的传单给扔了过去,“手疼,扇个风。”

        “好嘞。”

        燕归立即跟狗腿子似的抓住传单给墨上筠扇风。

        言今朝有些无法理解地看了眼转变速度如此之快的燕归……刚不是还在画圈圈抱怨小师姐不懂他那颗热情关怀的心吗,怎么忽然就对小师姐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可惜的是,燕归这等神奇的生物,是言今朝无法理解的,稍微一想,想不出答案后,言今朝就选择放弃了。

        对于一些想不通的琐碎事,言今朝很少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

        待到所有学员都聚齐后,车子终于开始发动,前往他们回去的道路。

        自上次离开gs9基地后,他们至今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去了。

        知道要回基地后,很多人的心情都是一言难尽的。

        在外面待了那么久,他们对在基地那些苦难的日子记忆已经模糊了,好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似的,现在想想,当时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熬,随时都在萌发放弃的念头又硬生生地凭借意志力这么扛下去,可现在的他们却只觉得怀念。

        纯粹而忙碌的训练时光。

        不像现在这样。

        出来后的这段时间里,尤其是从接触武警开始,他们受毒品教育,实际参加站岗、巡逻、盯梢等供暖工作,最后还以实战宣告结束……

        好像就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他们从那段忙碌纯碎的时光里脱身出来,也从军人单纯简单的印象里醒悟过来,他们忽然意识到,原来他们要留下来的话,是要承担那么多东西的,一件比一件要难熬,而要命的是,他们现在所见的不过一隅,今后他们将会面对更多复杂的东西。

        在这里的生活,他们体会到身为军人的使命,意识到肩上要扛起的重任,就算是在休息的时候,也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完全透不过起来。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怀念在基地里训练的那段时日。

        最起码那个时候,休息的时候,他们可以彻底放松下来休息,什么都不用想,也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大脑放空,轻轻松松。

        于是,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车上就听不到其它的声音。

        疲惫、沉重、静默。

        他们在这炎热的天气里挤在一起,车内的温度逼近三十七八度,他们大汗淋漓,可不知怎的筋疲力尽的他们,连稍微给自己扇一下风都没了力气。

        他们就跟商量好是的,集体保持着沉默,每个人都在思考、回忆,对这些日子给他们带来的体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回味。

        墨上筠往后靠着,闭眼睡了会儿。

        这次的睡梦里,她梦到几个小时前丧生在她手里的人。

        每一个人,每一张脸孔,活着的状态,死去的模样……她觉得自己没有注意,但是在睡梦里,他们的模样是那么的清晰。

        清晰到她能记得他们是如何在她手里丧生的。

        鲜血喷洒在身上的场景,她在梦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放,永无止境的噩梦,让墨上筠极其难受。

        她睁开眼,猛然惊醒。

        这么热的环境里,她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环顾着周围的人,他们有的穿着军装,有的穿着武警制服,也有穿着便装,都是熟悉的面孔,于是她慢慢地冷静下来。

        她缓缓地将双手收紧,握成了拳头,手指不知为何没有力道,她又以很缓慢的速度,将手指给张开了。

        阎天邢说的没错。

        她只是没有反应过来。

        过去的训练和积累造就她对战斗的反应,有些东西已经融入到她的天性,她甚至可以无意识地战斗,全身心投入,一直等到战斗结束。

        现在,她缓过来了。

        她还需要适应。

        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汗,墨上筠重新往后靠着,头微微往上抬着,看着车厢上方有点愣神。

        丁镜忽然靠近她一些,将手放到她冰凉的手背上,但一声不吭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ttps://www.shengyan.org/book/110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