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传送(魔力流失) > 第三十六章 战守护兽

第三十六章 战守护兽

        (又是4400字的大章,今天爆发了9500字,求打赏,求推荐票,求动力)

        “有护族大阵了还玩这一套?”杨枫心中顿时升起无数怨念,不过他的动作却不含糊,刹那间就召出了一把追风刀,神识一动间那追风刀在他身体即将与地下的尖刺来一次亲密接触之前将他托了上去,此时刚才突然消失的地板此时正在急速地合拢回去,不过跟追风刀的速度相比,这机关的速度显然还是慢了半拍,杨枫的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地下室里,那机关才终于再次合并完毕。

        那守护兽长着一只青蛙般的头颅,但却是硕大无比,浑身灰褐色的粗糙皮肤上长满尖利的长刺,四肢极为粗壮。它看到入口开启,却没有任何人出现,心中顿时莫名地焦虑起来,身体往那盛放“培基果”的红漆箱子靠了靠,两只巨大的怪眼警觉地盯着四周,想要找出这个令它不安的存在。

        杨枫却是已经悄悄来到了这红漆箱子前,就在他伸手触碰到这箱子的一瞬间,这只巨蛙怪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口中顿时吐出一条长着无数尖利倒刺的长舌,向着箱子周围的空气中卷去。

        它的速度不可谓慢,但杨枫拿到这红漆箱子后暴退的身形比它更快,显然这巨蛙怪的卷舌攻击扑了个空,而它所保护的“培基果”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巨蛙怪暴怒地嘶吼了一声,身体也不见它如何动作,转眼间已经堵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处,而更要命的是,杨枫的元极匿形术就在这时刚好失去了隐形效果,他整个人完全暴露在了巨蛙怪的视线之下。

        “好蛙不挡道,滚!”杨枫全身气势放了出来,虽然只有练气三层,但是丝毫不弱于练气中期的修士。

        巨蛙怪虽然不能说话,眼神之中却是轻蔑无比,即使对方真有练气中期的实力,在它堂堂一级后期巅峰妖兽面前也还是不够看。

        杨枫迎面就是两个火球术向着巨蛙怪轰击而去,他此时以练气三层后期的修为释放火球术,威力比以前大了一倍不止。

        巨蛙怪猛地大口一张,两团绿色的液体喷射而出,凌空与火球撞在一起,一股难闻的味道顿时充斥着整个空旷的地下室。

        杨枫立刻屏住了呼吸,他心中无比郁闷,对上那些练气后期级别的修士也好,异能者也罢,他的法术几乎就是一个笑话,从来就讨不到什么便宜,毕竟双方实力上确实有不小的差距,他勉强还能够接受。如今这家伙明明充其量只是练气六层巅峰实力罢了,居然也这么难缠,他还就不信了!

        心念一动间,杨枫再次祭出了两把追风刀,眼前这守护兽块头这么大,追风刀太短的话恐怕也是破不了防御,所以两把中品法器在被祭出的瞬间就被他变到了6米来长。

        “看你y的再堵路!”杨枫冷冷地看着入口处因为害怕两个巨大眼球撑得几乎要爆出来的敌人。

        巨蛙怪这下纠结了,这路是堵还是不堵呢,6米多长的巨刃无论劈还是刺都不是闹着玩的。

        “他的法器变得这么长消耗的神识和真气必然很恐怖,守护兽大人不必担心,你持续对他攻击,他就歇菜了。”封飞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巨蛙怪的身旁,出言提醒了智商有些捉急的巨蛙怪。

        这巨蛙怪听了封飞虎的话精神一振,立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战意蹭蹭蹭地飙升了起来,它大口再次一张,又是一连串的绿色毒液喷吐了出来,直直射向了手持巨刃的杨枫。

        眼见这下无法像吓唬黑熊王一样不战而屈人之兵了,杨枫心中暗怒这个封飞虎来得不是时候,只好一边努力支撑着两把巨刃,一边分出真元和神识发出了一连串火球拦截这些绿色毒液。他看得出这些液体都带有强烈的腐蚀性,一旦身体被打中,那种酸爽必然是妙不可言。

        杨枫有些后悔没有先学习了“困神术”再来封家抢夺培基果了,对上修炼等级比自己高出不少的敌人,他每次就只有追风刀这一种攻击手段,实在是捉襟见肘。

        “去!”杨枫一声大喝,终于操纵两把追风刀对巨蛙怪展开了第一次合击,以他此时的修为,操控追风刀进行五六次合击不成问题,就看看这巨蛙怪能够扛得住几轮了。

        两把六米长的巨刃一左一右向着巨蛙怪交叉刺来,巨大的刀身刮开周围的气流产生的破空之声十分骇人,巨蛙怪终于不淡定了,它猛然回头看了封飞虎一眼,神情之中竟然有些埋怨,不过却没有闪开。它全身灰褐色的粗糙皮肤紧绷了起来,竟是要硬抗这威力巨大的一击,不过它同时口中再次喷出了无数的绿色毒液,粘在了追风刀的刀身上,发出了“嘶嘶”的声音,竟然开始腐蚀起了刀面。好在追风刀已经是中品法器,不是区区的一级妖兽的毒液可以腐蚀得掉的,看着声势不小,实际上半点事都没有,只是惊出杨枫一身冷汗。

        “噗呲、噗呲”两声,两把追风刀先后斩在巨蛙怪蜷起的背部,给它留下了两道又长又深的交叉血痕。巨蛙怪暴怒地突然向前一个纵跃,竟然趁着杨枫收刀之际向他猛扑了过来,这一下时间拿捏得相当好,正是杨枫来不及操控追风刀进行防御的时刻,巨蛙怪长而尖的舌头突然电射而出,眼看着就要直接穿过杨枫的胸膛。

        杨枫立即身形向后暴退并从储物袋里丢出一物让巨蛙怪舌头缠绕住,那巨蛙怪顺势一收,已然将那东西卷了回来,杨枫却是抓住这个空隙,快速从储物袋里拿出久违的“沙漠之鹰”甩手就是两枪,然后他整个人快速向旁边一侧角落卧倒,原来他丢出来给巨蛙怪卷去的正是储物袋里的一个煤气瓶!

        巨蛙怪正愕然间就看见杨枫手中拿着一物闪烁出了耀眼的火光并发出了“砰砰”的响声,紧接着它就悲剧了。巨大的爆炸把它的一张巨口炸得几乎是支离破碎,连一旁没有防备的封飞虎也被震得倒飞出了很远。

        又是一阵呼啸之声,杨枫已经操纵两把追风刀再次袭向了那变成香肠嘴的巨蛙怪,这次合击相当凶狠,巨蛙怪已经离开了狭小的入口,整个身躯都暴露在两把中品法器的攻击面前,神识强大的杨枫又非常精准地让双刀同时斩在这巨蛙之前的伤口处,在这样的猛攻下它的防御终于崩溃了,身体被两把中品法器同时穿过并交叉一绞,巨大的痛苦让其毙命前发出了一声悲鸣,大量的血水跟着喷了出来。

        这回不用那巨蛋提醒杨枫,他很自觉地第一时间就从储物袋里将它取了出来。只见那巨蛋一接触到这巨蛙的血液就再次疯狂地吸收了起来,结实无比的蛋壳上竟然开始出现了裂纹。

        “不会是要破壳而出了吧?”杨枫心中一直期待的就是这一时刻的到来,立即仔细地在一旁关注了起来,他的神识习惯性地放出来监视着四周的动静,这下又让他发现了状况,这封飞虎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准备开溜。

        杨枫身影一闪,一下子就挡住了封飞虎的去路,“这就跑路啦,不准备要你的培基果了吗?不打算为你家守护兽报仇了?”杨枫冷冷地说道。

        封飞虎面色铁青,心中虽然把杨枫恨得牙痒痒,嘴上却不敢再逞强,他长叹了一声道:“成王败寇,我死不足惜,只求仙长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饶我族其他人一条性命。”

        “据我所知,你封家与谢家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不惜代价收买出尘子要屠灭谢家全族?”杨枫此时掌控着封家一族的生杀大权,当即顺便把心中一直无法理解的问题问了出来。

        封飞虎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的表情,随即又是一声长叹说道:“我们家族在谢家有一名卧底,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谢家先祖们的墓穴地下竟然有一条灵脉,你要知道,任何一个家族,即使是超级家族也无法拒绝灵脉的诱惑。但是我封家跟谢家实力相当,单靠我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抢夺到谢家的灵脉,因为谢家同样也有家族守护兽和护族大阵,我们封家即使家族守护兽能离开族地出去进攻也是占不了什么便宜。所以我不惜以培基果为代价请动出尘子帮忙灭了谢家,只要灵脉到手,我们一定可以培养出一批强大的修士出来,跻身一流家族就指日可待了。”说完,封飞虎把眼睛一闭,悲切地说道:“仙长现在可以动手了,请念在我没有半句隐瞒的份上,饶了我封家其他老小,我封飞虎感激不尽......”

        从封家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杨枫心中仍然处于对封飞虎爆料的震惊之中,这谢家族地下面竟然是一片灵脉,难怪自己平时修炼时灵气如此浓郁。

        因为是祖先的埋骨之地,谢家不愿意惊扰祖先去开采这片灵脉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区区一个二流垫底的家族守着一座灵脉就如一个三岁小孩在华阳市大街上怀抱好几捆红彤彤一样危险至极。消息难免有走漏的时候,这次只是同为二流家族的封家动了心思,谢家就差点遭遇灭族之祸,要是下次改为某个一流家族知道了这个秘密,谢家还是一样灭族的节奏。

        按道理杨枫应该将封家一门老小斩杀干净全部灭口才能最大程度地保住谢家灵脉的秘密,但这样残酷的杀戮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即使受到威胁的是杨薇她们也是一样。他甚至连封飞虎也放过了,因为封飞虎的一对才七八岁的孙儿孙女突然冲出来挡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放过他们的爷爷,封飞虎也是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封家一定不会泄露出这个秘密半个字,否则一定全族灭亡。到这份上杨枫也不想多造杀孽,毕竟他拿了封家的培基果已经占了很大便宜了,他心中只希望尽快说服谢东鹏做出决断,要么就尽快把灵脉开启采光里面的灵石,这样就不用再因为身怀重宝遭人惦记了,要么就立刻搬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灵脉留给那些势力强大的大族去争夺火并。

        这次封家之行除了取得培基果之外,杨枫还有一件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天池水怪的那个巨蛋在吸食了巨蛙怪的精血之后终于从蛋壳中孵化了出来。令他感到惊异的是,这小宝宝既没有长着长长的尖嘴,也没有流水型有利游泳的身躯,可以说除了通体蓝色之外几乎完全没有继承到天池水怪的外貌基因。

        它倒是有些返祖现象,隐隐有远古暴龙的风采,只不过它的头部看起来一点都不狰狞,相反的是它的一双清澈的眼睛出奇的大,灵动非常,精致的五官和光滑漂亮的蓝色皮肤绝对能萌翻无数少男少女,让人忍不住想要抱上一抱。

        破壳而出的小龙看到的第一眼就是杨枫,依恋之情溢于言表,杨枫把它哄了好一阵,这个肚子鼓胀的吃货才懒洋洋地沉沉睡去。

        不出杨枫所料,谢东鹏的确知道谢家祖先的墓地下有灵脉,他虽然非常感激杨枫,但是对于他提出的立即开采灵脉或者举家搬迁的建议都表示无法接受,因为这两种办法都会亵渎谢家的先祖,这是他和谢家上下万万无法接受的,即使是谢家浩,也一脸歉意地看着杨枫,支持爷爷的做法。

        杨枫心中叹息了一下,换做他是谢家的人,做的选择可能也是相同的。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自己的大哥守护着谢家,当然了,那个潜伏在谢家的内奸在第一时间就被揪出来解决掉了。

        距离家族大比只剩几天了,杨枫十分爽快地答应代表谢家出战,他抓紧最后的时间努力修炼着。令他郁闷的是,小蓝(他给巨蛋孵化的妖宠取的名字)这小家伙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而且还是特别败家的那种。每次他修炼的时候,小蓝就在灵兽袋里不断地用神念给他传送信息要出来,等到被放出来了,它的眼睛就死死盯着杨枫手里的灵石不放,口中还直流哈喇子,一副惨兮兮的表情,杨枫把灵石往它手(短小的前肢)一放,它立即一把塞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了起来,这简直是老鼠吃大麦啊,看得杨枫一阵的心疼。偏偏这吃货嘴里还没嚼完,手已经又伸出来讨要了,不给它的话又怪可怜的,刚出生的小宝宝不让它吃饱也说不过去啊,杨枫只好又掏出了灵石出来给它,一连七八枚灵石下肚,小家伙才打了个饱嗝再次回到灵兽袋沉沉地睡去。

        这下杨枫怕到了,干脆先不修炼,仔细研究起了“困神术”。这门功法品阶很高,已经达到了中品中阶,即使是放在羲和星的大宗门,也是属于核心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到的珍贵秘籍的存在。它同时又是一门对神识要求极高的功法,这正对他的胃口,若单论神识强度的话。杨枫现在已经堪比练气大圆满修士了,学习起“困神术”自然是得心应手,进展十分神速,在日夜不停地练习下,他终于在家族大比的前一天晚上,将这门非常实用的神奇法术顺利修炼到了小成的境界。(http://www.shengyan.org/book/99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