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传送(魔力流失) > 第六章 争分夺秒

第六章 争分夺秒

        “你tm的不是中午我们才打伤你然后抓走你妹妹的吗?”薛仁义一头雾水,没好气地说道,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跟没事人一样,甚至还比原来厉害许多,就算是真有小宇宙可以爆发,那也不能那么离谱啊。

        可惜他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真相了。

        杨枫抬头看完墙壁上挂钟显示的时间,立即头也不回地转身冲出了房间,薛仁义就在杨枫转身的一瞬间被其一掌震碎了心脉,他怒目圆睁,带着一脸不甘之色彻底地失去了知觉。

        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四分,杨枫是在中午的时候追到这座郊区别墅被打成濒死状态的,也就是说,在五行界过去一个月,回到现实世界只是过去了六小时左右。

        门口处,杨枫的凯越轿车早已经被人开走处理掉,那辆别克商务车也不见了踪影,就只剩下那辆丰田埃尔法面包车了。车钥匙就插在车子上,这伙人的懒惰倒是省去了杨枫不少麻烦。

        发动车子后,杨枫将油门踩到最大,驾驶埃尔法向着西环路的玩偶酒吧风驰电掣而去。

        玩偶酒吧是华阳市三大黑帮之一猛虎帮的产业,猛虎帮的老大魏金彪身手非常了得,不仅刀法精湛绝伦,而且枪法也非常出众,素有“刀枪双绝”和“鬼影枪”之称。虽然猛虎帮走私贩毒、买卖军火,干了不少杀人越货的勾当,但是只要没有证据落入警方手中,华阳市的警察一般不太愿意与猛虎帮针锋相对。以前不是没有不顾个人生死、敢于伸张正义找猛虎帮麻烦的警察,但结果都遭到了残忍杀害。猛虎帮在华阳市可谓是一颗社会的毒瘤,不少民众已经到了谈猛虎帮色变的程度。

        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一路上不断堵车令心急如焚的杨枫几乎要抓狂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在又一次遭遇到堵车之后,杨枫果断跳下了丰田埃尔法,开始迈步向玩偶酒吧的方向飞奔而去。他脚下运足了真气,每一步纵起都能跃出七八米的距离,倒是比汽车还要快上不少,只是消耗的真元也很厉害。若不是他走街串巷,专挑近路而且速度奇快的话,恐怕早就被震惊后晃过神来的路人抓拍到他的神奇身影。

        连续狂奔了半个小时的路,杨枫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已经接近枯竭,每步跨越出去,都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向后拉扯着他,遏制他前进的步伐。如果不是因为他修炼的是元极真诀这样的顶级功法,体内真元远超普通的练气一层修士,此刻的他恐怕早已经耗尽体能和真元瘫倒在地了。

        杨枫一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瓶集气丹,快速倒出了一枚直接送入口中,只是片刻时间,一股巨大的灵力就涌入了他的丹田,滋润起他的经脉,身体里精疲力尽的感觉一下子一扫而空,脚下的步伐又像开始时那样矫健了。

        十多分钟后,杨枫终于看见玩偶酒吧那巨大的霓虹灯招牌了,在夜色中是那么的光彩夺目,非常热情地为他指明了方向。

        不能不说,这玩偶酒吧的内部装修非常的高档豪华,顶部紫色的荧光灯闪烁着梦幻般的光亮,与吧台处吸顶灯的金色光芒交相辉映,洋溢着青春活力的气息。

        杨枫进来的时候,里面的顾客们正在专注地观看舞台上性感火爆的钢管舞女郎的激情表演,他脚步不停,视若无睹地直接向楼梯口冲了过去,他知道,包厢什么的一般都在二楼。

        两名看场的黑衣大汉眼见杨枫来者不善,当即就一左一右拦在了楼梯口前。

        “滚!”不等黑衣大汉们张口问话,杨枫一声厉喝而出,身体如风一般向他们中间撞了过去。“嘭,嘭”之声响起,黑衣大汉们竟被这一撞之力轰飞了起来,而此时的杨枫早已窜上了楼梯。

        吧台的调酒师看傻了眼,连忙掏出了手机。。

        杨枫不知道妹妹被抓在哪个房间,索性挨个包厢踹门进去查看,其间撞见了不少儿童不宜的场面,很是坏了一些人的好事。他房间进得快,退得也快,顷刻间就检查了四五个包厢,但都没有妹妹杨薇的踪影,只留下了身后不绝于耳的各种问候他祖宗十八代的愤怒喝骂声音。

        前面一个包厢这时突然冲出了七八名大汉,恶狠狠地看着杨枫,最后出来的赫然就是打伤过他的那名光头大汉。

        二楼楼梯口这时也冲上来了一批人,他们是这所酒吧进行武力看场的“内保队”,清一色防刺背心、钢盔、警棍,人数目测差不多有二十人的样子。

        光头大汉名叫雷万春,打地下黑拳出身,在黑拳界名气很大,手上葬送过无数条人命,一身功夫比薛仁义还要高出一筹。他不屑参加散打比赛,之前跟杨枫说自己也是散打冠军倒也不算吹嘘。

        “你小子竟然没有死?”雷万春看清楚来人竟然是杨枫的时候,也是跟薛仁义一样震惊无比。

        到现在还是找不到杨薇,心急如焚的杨枫根本没有心思跟对方磨叽,迈步直接就向对面冲了过去。

        两名站在最前面的马仔中午围殴杨枫的时候也在场,知道他已身受重伤,虽然佩服杨枫装死的本事高超,非常有拿奥斯卡影帝的潜质,但都坚信他伤得这么厉害,此时必然已是强弩之末。为了在老大雷万春面前好好秀上一把,两人全都不假思索就迎向了眼中的软柿子。

        只是一个照面,杨枫就把这两个马仔一个打去贴墙,一个踹下二楼,他自己则继续向前方快步走去。

        “行啊,打了封闭还用了什么特效药了吧,没用的,老子现在分分钟就让你再死一次,这回一定让你死得彻彻底底!”雷万春面露狠色,一个冲拳向杨枫面门直接打来,拳势非常刚猛。就是这拳打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他也有信心把它轰成碎块。

        杨枫并没有硬拼这一拳,雷万春非常厉害,他没有把握能够一举秒杀对方,缠斗的话时间他耗不起,何况还有一群全副武装的酒吧打手早已在他身后虎视眈眈。于是他身形向一侧疾速闪开,堪堪避开了这霸道的一击,右脚向地面用力一蹬,身体一下子窜出了八九米远,直接飞跃过众人的头顶,落地后紧接着又是奋力一纵,再次跃出八九米,这样一来直接就将众打手远远甩在了身后。

        还有不少包厢没有查看,但是杨枫已经心中有数了,因为他看到其中一间房间门口站着四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就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几个黑衣人立即不约而同地掏出了手枪。。

        杨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双手已被捆绑在背后。她记得自己再次被抓住的时候,正看到哥哥被打成了一个血人,生死不知,她因此激烈挣扎,结果被人一下打昏了过去。

        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体,杨薇没有发现自己受到侵犯的痕迹。想到哥哥为了救自己惨遭毒手,她的心在滴血。

        从小到大,哥哥都是她最坚实的依靠,她想要什么东西,哥哥都会努力帮她弄到,她遇到再大的困难,哥哥都会努力帮她摆平,在她眼中,哥哥就是上天赐予她最好的礼物。她不敢想象有一天失去了哥哥的世界会是怎样,但今天她真切地感受到了,那是一种骨肉分离的痛苦,一种如坠深渊的绝望。

        她恨这帮坏人,也恨自己没用,如果可以选择,她会毫不犹豫地替哥哥去死。但她心中又还有一丝微小的希望,毕竟哥哥从没有让她失望过,这次说不定也不会吧。

        “咔哒”一阵钥匙开动门锁的声音响起,将杨薇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了过来,一个一身名牌、满是酒气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正是薛仁义口中的荣少。看见杨薇的一瞬间,他的眼中立即淫光大盛,吞了口唾液说道:“果然是极品,早知道就不跟那帮混蛋喝酒浪费时间了”。他身后保镖模样的四名戴墨镜的黑衣男子此时很识相地退了出去,悄悄把门再次关了起来。

        看着对方把外套随便一丢就开始脱衣服,杨薇的心脏疯狂地跳动了起来,她知道对方接下来就是要过来侵犯自己了。她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淡淡说道:“用强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先玩点有情调的游戏吧。”

        “玩什么游戏?”荣少诧异地问道,手上动作停了下来。

        “来猜拳吧,你赢了,我脱一件衣服,我赢了,你就喝三杯酒,我脱到没有衣服可以脱,身体就是你的了。”杨薇这是在拖延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种感觉,只要再拖延一会,哥哥就会来救自己了,真到最后没有办法,她就自尽。

        荣少虽然急色,但是对于杨薇这样的极品女生,这个提议无疑让他很有兴致,一向狂妄至极惯了的他绝不会认为多等一会就是夜长梦多。

        接下来,杨薇极尽拖延时间之能,首先是跟对方确定用什么样的猜拳规则,荣少表示只会剪刀、石头、布或者棒子棒子鸡,杨薇装傻充愣让荣少把两种规则都介绍一遍,然后又要跟荣少先模拟试几把,这样就必然要把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先解开。这绳子绑得那个叫难解啊,荣少差点没把当初绑绳子的马仔的十八代祖宗都骂遍了。好不容易解开了,接下来试玩的几把,荣少输多赢少,正不爽的时候,杨薇却“善解人意”地提出了一个新的猜拳规则,就是猜数字,每个人出两只手,出拳头表示数字0,出手掌表示5,猜的人要猜测双方四只手上的数字之和(0-5-10-15-20),连续猜对两次就赢,猜错就换人猜。

        荣少听得有点迷糊,但是试玩的时候却大发神威,几乎把把都赢,这酸爽,他都已经在脑补自己赌神光环绽放万丈光辉,眼前那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在他面前一脸无奈、楚楚可怜地把衣服一件件脱得精光的激情画面了。

        这猜拳规则还是过年时一家人在一起吃年夜饭时杨薇看见哥哥跟老爸在赌酒时学来的,反应能力越好,思维越敏捷玩起来越容易获胜。跟在哥哥身边这么久,耍起欲擒故纵、扮猪吃老虎的把戏来,荣少这样一个只会吃喝嫖赌的黑二代哪里是她这个科技大学高材生的对手。

        于是猜拳正式开始后,荣少就悲剧了..

        不知已经是第几杯酒下肚了,反正桌子上空的红酒瓶子已经横七竖八摆放了五、六瓶。荣少眼睛开始有点模糊了,到目前为止他只赢了一次,还只是让杨薇脱掉了外套,试玩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差劲的啊。

        又输了一次之后,荣少习惯性地伸手又去倒酒,这才发现所有酒都已经被他喝光了,他瞬时醒悟了过来,最后一点耐心终于彻底耗尽,霍然站了起来。

        杨薇心中暗叫不好,强自镇定地说道:“你已经醉了,晚上好好休息下,明天我一定好好陪你,你可别毁了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啊。”

        “去tm的形象,被你整成这样,老子早没形象了!”气急败坏的荣少看着杨薇因为猜拳紧张而红扑扑分外诱人的清丽脸庞,还有那白色衬衫笼罩不住的绝美身材,彻底精虫上脑了,一把就向杨薇抓了过来。

        杨薇迅速抓起早前有意拿到身边的一个空酒瓶,用力往桌子上一敲,持着碎酒瓶快步退后。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吗?也好,哥哥,我这就去陪你了,千万要等我啊!”杨薇绝然地将碎酒瓶快速刺向自己的咽喉,晶莹的泪光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http://www.shengyan.org/book/99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