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传送(魔力流失) > 第五章 再回蓝星

第五章 再回蓝星

        储物袋一般只有巴掌大小,按照容量的不同,一共有五种级别,在袋口处以凸显的黄星数量来区别。最低级别的是一星储物袋,只能容纳一立方米左右的空间,最高级别的五星储物袋,根据苗子彤的介绍,杨枫换算了一下,甚至可以容纳下十几座“鸟巢”体育场了。

        池泰的储物袋只是一星级别,打开储物袋之前,需要先滴入一滴指尖的鲜血在袋口处的黄星上进行认主,这样才能建立与储物袋之间的心神联系,以后只要凝神心念一动,就可以瞬间抓取到储物袋中的物品。不过修为达到练气大圆满后的修士都可以给储物袋加持自身的神识,这样即使储物袋落入别人手中,对方如果神识强度弱于储物袋的主人,即使滴血了也是打不开的。

        苗子彤让杨枫来开启这个储物袋,显然对它并没有任何想法,尽管里面的物品很可能价值不菲。杨枫也就不客气了,他用力咬破手指的皮肤,挤出一滴鲜血到那颗黄星上。片刻后,他渐渐感觉到了储物袋里所容纳的物品,竟然是一大堆灵石和灵草!他兴奋地把灵石全部都抓出来放在了地上,一枚一枚地数着,一共是138枚!

        苗子彤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她身为内门弟子,一个月也不过才能领取到二十五枚灵石进行修炼,每个月省着用,存了好几年,到现在也不过才一百多块。这池泰资质一般,修炼又很拼命,灵石不可能会有剩余的,这显然是从他杀害的两个师兄身上抢去还来不及修炼完的。想到一直对自己都很照顾的两个已经陨落的师兄,她不禁有些难过,眼眶红了起来。

        储物袋中还有一些金币和两个闪烁橙色光芒的玉简,杨枫连同灵草都拿出来给苗子彤一一看过。这些灵草多数是一级的,二级的很少,金币在凡人都市很有用处,在一些地方甚至还可以兑换到灵石,只不过兑换比例很低。

        苗子彤教杨枫把玉简抵在眉心处用神识查看,一般要能凝聚出神识,至少要达到练气三层的修为,她觉得杨枫能够成功袭杀池泰,肯定不止练气三层的实力。好在杨枫是个另类,区区练气一层中期的修为就能够调动自己的神识了,这还得归功于他所修炼的超品高阶功法《元极真诀》。这项功法对于修士神识的开拓远胜其他功法,等到杨枫进阶到练气中期时,他的神识将完全碾压练气期的其他修士,达到筑基修士的强度。不过眼下他还没有办法熟练运用自己的神识,一连尝试了好几次,才在苗子彤的耐心指点下看见了玉简里面的信息。

        好家伙!也不知道这池泰曾经获得过怎样逆天的机遇,杨枫神识里看到的竟然是一份炼丹玉简和一份炼器玉简,而且都是极品级别,不仅相当于百科全书,而且其中介绍的炼丹和炼器手法更是顶级的存在,连苗子彤这样心态很好的人知道后也无法淡定了。毕竟就算是中品级别的此类玉简都是修士疯狂抢夺的对象,像千机宗这样的三级宗门,也就只有下品炼器玉简传承,根本就不可能拥有这种放在整个云海大陆里都没听说过的极品炼丹和炼器玉简。

        “这两份玉简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如果泄露出去,整个云海大陆甚至曦和星的各方势力都会为之疯狂的,你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拥有它们,否则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苗子彤强压下心中的一丝占有欲,非常郑重地提醒杨枫道。

        修真世界弱肉强食,为了机缘不择手段,以苗子彤练气后期的修为,若要将这两枚传说中的极品玉简占为己有并杀掉杨枫灭口,显然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但是她却能不起贪念,反而提醒杨枫小心收藏,这让杨枫对她的好感又加深了一步。

        终于整理完池泰的储物袋,苗子彤什么东西都没要,她觉得这本就该是属于杨枫的,如果没有杨枫,她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接下来她又跟杨枫讲了一些云海大陆的禁忌,就在这时,她脸色突然一变,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传讯玉简读取了起来。

        “我收到师门急召,要即刻赶回千机宗。”

        突然就要分别了,不知怎么的,苗子彤心中很有些不舍,她从储物袋里取出两个药瓶和一枚玉简递给杨枫说道:“这是一瓶练气期使用的集气丹、一瓶疗伤用的药物固元丹以及去千机宗的地图玉简,你可以用集气丹来冲击修炼时遇到的瓶颈和补充损耗的真气,固元丹就是我刚才服用的那种丹药,治伤效果很好的。你办好自己的事情,如果有兴趣去千机宗看看,可以用到这枚地图玉简。”

        “我一定会去的,到时候你就是我的苗师姐了。”杨枫这句话一说完,马上感觉有些不太妥当,苗子彤的脸却一下子红了。

        练气中期只要炼成飞剑,就可以御剑飞行了,没飞剑的话也可以一次纵跃起七八米然后凌空滑行出几十米。望着苗子彤踏剑飞逝的身影,杨枫脑海中依然浮现着她临走前羞涩留下的那句话:“我等你。”

        英雄救美虽然俗套,但却最容易给女生留下深刻的印象。苗子彤情窦初开,心性善良,自然对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救了自己的杨枫难以忘怀,她自己也分不清这究竟是感恩还是动心,但她心中还是很期待与他再次相见的。

        再次变成了孤家寡人,杨枫虽然心中对苗子彤印象很好,但是他知道此时根本不是自己去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接下来几天里,他一边运行元极真诀修炼,一边不断发动返回蓝星的传送。可惜这传送间隔时间实在太长了,一次次毫无效果的尝试令他心中越来越焦急难耐。

        粗略算了一下时间,杨枫感觉自己来到五行界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这一天他在连续修炼了几个小时的元极真诀入门篇功法后,照常做着已经失败千百次的“无用功”,哪知返回现实世界的念头刚刚兴起,那股令人晕眩的传送感觉终于再次出现了,他浑身再被华光所笼罩,他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等到华光再次散去,杨枫已经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沙石地面上,那一滩鲜血仍然清晰可见,只是颜色已变成了暗红。

        循着血迹,杨枫很快就找到了之前到过的那栋郊区别墅,此时别墅外已空无一人。杨枫心中一紧,要是一个人都找不到,自己要上哪儿去问出妹妹的下落?

        郊区别墅里,此时一堆人正聚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堆着牌九,之前将杨枫腿骨弄碎的魁梧大汉赫然就在其中,看完自己手中的牌,他兴奋地将牌往桌上一拍,大喝一声:“一对猴,至尊宝--通杀,老子赢了,给钱,给钱!”

        “薛哥不愧是咱们兄弟们的偶像啊,牌技跟功夫一样无敌。”一个长着一对金鱼眼的马仔满脸堆笑地向着光头大汉谄媚道。

        光头大汉名叫薛仁义,确实拿过全国散打比赛的冠军,身手相当了得。只是他为人心狠手辣,经常把对手打残,所以早已被散打界除名和禁赛。薛仁义今天其实前面手气一般,已经输了好几把,这副牌一扫前面颓势通杀全场,再加上金鱼眼马屁拍得让他很舒服,他咧开一张大嘴,笑得都合不拢了。

        “嘭--嘭”两声巨响,大厅的两扇大门轰然飞起,向厅内撞击而去,其中一扇门直接扫向了聚赌中的人群。站在外围的一名马仔躲闪不及,被一下扇飞了出去,一股血箭喷出,痛快地昏死了过去。

        一把抓住势头已减的那扇大门,薛仁义愤怒地向门口看了过去,只一眼,他那张大脸瞬间就狰狞扭曲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无比的震惊,门口站着的年轻人不是那个早已被他虐杀而死的杨枫吗?

        “不可能!你中午不是已经被杀死了吗?你究竟是人是鬼?”薛仁义感到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受到那么重致命伤的杨枫,才过没几个小时竟然又能够活蹦乱跳地站在他的面前。

        杨枫却是从薛仁义的话中捕捉到了让他非常激动的信息,才过去几个小时?五行界和蓝星的时间竟然不是同步的,那就是说,妹妹也许还没出事!

        “你看我像是死人吗?不过你倒是马上就要成为死人了!”杨枫冷冷地说了句,身形开始动了起来。

        薛仁义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杨枫的拳头已经猛轰而至,他只能仓促地举起右臂进行格挡,两下碰撞的一刹那,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随即就是薛仁义的一声惨叫和暴退的身形。

        骇然地盯着杨枫,薛仁义心中有了深深的忌惮和恨意,他只是随手格挡了杨枫拳头一下,整条右臂的骨头竟然一下子寸寸碎裂,这是什么恐怖的力量,尼玛完全不科学啊。

        “接下来是你另一条手臂了!”杨枫再次一拳击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若不是为了让对方也尝尝自己之前所受的痛苦,刚才那一拳,他就会要了薛仁义的命。

        薛仁义知道自己挡不住这一击,他已彻底丧胆了,强忍着右臂的剧痛立即向后飞退,同时猛地用左手抓住身边的马仔,奋力掷向了杨枫。

        “不--啊!”那马仔已经看到杨枫的厉害,还没来得及讨饶,身体就不受控制地迎向了急速而来的雷霆之拳,他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叫,就被直接震碎了心脉而亡。

        接下来,薛仁义不断地将周围的马仔抓起砸向杨枫,连之前向他谄媚的金鱼眼也不放过,他想借此寻找逃跑的机会。然而杨枫在伸手打飞砸来的马仔同时,总能将他的任何出路都封得死死的。

        “老子跟你拼了!”绝望的薛仁义终于不顾一切地发动了困兽之斗,一组凶悍的连环飞腿狠狠踢向了步步紧逼而来的恐怖杀神。

        杨枫没有躲闪,他也飞起一组连环腿迎了上去,只是两三下,薛仁义就已经无法再踢腿了,他两只小腿骨被踢得粉碎,壮硕的身躯失去了支撑,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

        一把抓住薛仁义衣服的领口,将正在地上哀嚎的他揪了起来,杨枫声音冰冷地问道:“说,我妹妹在哪?”

        薛仁义自知无法幸免,闻言却一下子忘记了疼痛,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他得意地说道:“你的妹妹已经被送到荣少那了,此刻估计正被他肆意调教着,可笑你功夫再高又如何,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妹妹被人糟蹋,做便宜大舅子!”薛仁义感觉临死前能狠狠刺激下杨枫,总算是能收回点本钱,布满血污的大脸上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

        令薛仁义意外的是,杨枫并没有立即恼羞成怒地对他痛下杀手,而是继续冷冷地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报仇,你说出荣少的下落,你的主子身边一定高手如云吧,我去找他应该跟送死没有什么分别,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去救我妹妹,这样他们就能杀死我替你报仇雪恨了。”

        本来薛仁义已经下定决心无论杨枫怎么拷打逼问都不会告诉他荣少的下落的,但是经杨枫这么一说,他心思又动了起来,荣少那有光头他们那些高手,更重要的是他身边的几个保镖个个都是神枪手,这杨枫再快能快得过子弹?为了让杨枫早点死,薛仁义一咬牙说道:“他在西环路的玩偶酒吧,有种你就去找他吧!”

        “今天几月几号?”杨枫突然问出一个令人莫名其妙的问题。(http://www.shengyan.org/book/99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