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六章 踏仙

第七百七十六章 踏仙

  布店,赵裹儿发难,布店老板娘顿时为难起来,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店内,宁辰看着店外女扮男装的女子,嘴角微弯,将二十两银子放下,旋即拿过布匹,牵着身边之人朝外走去。

  “本公子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赵裹儿看着走出的两人,冷声道。

  宁辰停步,面带笑容道,“这位公子,这匹布您来之前我们就已经买了,布店中还有很多,公子何必为难我们”

  “不知好歹”

  赵裹儿眸子一冷,身影闪过,纤手探出,夺向前者怀中的布匹。

  “砰”

  宁辰身子似是下意识一转,以后背挡下前者的掌劲,踉跄数步,嘴中溢出。

  赵裹儿见状,猛然收回真气,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夫君”

  馨雨上前扶住前者,面露担忧道。

  “我没事”

  宁辰抬手擦掉嘴角鲜血,朝着身前之人拱手一礼,道,“公子,您气也撒了,我们能走了吗?”

  “不要在让我看到你”

  赵裹儿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城主府方向走去。

  “走吧”

  宁辰前者身边女子的手,温和一笑,朝着原路返回。

  “其实,你可以不忍的”馨雨轻声道。

  “争了一辈子,早就累了,现在好不容易能有平凡的生活,我不想亲手破坏”宁辰微笑应道。

  “你的伤势没事吧?”馨雨有些担心道。

  “无碍,方才那位姑娘出手还算有分寸,并没有想要伤人”宁辰应道。

  “看那位姑娘的真气强度,应该已是先天,这么年轻的先天,应非寻常人”馨雨凝声道。

  “她是那位朝廷三品官员的家眷,他们来的时候,我便注意到了”宁辰答道。

  “难怪你知道她是女儿身”馨雨恍然道。

  “还有一个原因”宁辰轻笑道。

  “什么原因?”馨雨疑问道。

  宁辰笑了笑,道,“你看看街上的男子就知道了”

  馨雨面带不解地看了一眼沿街走过的行人,突然间反应过来,抬手打了前者一下,轻啐道,“不正经”

  “呵”

  宁辰轻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子看到美丽的女人多看两眼,是人之常情,刚才那位姑娘非但没有这样的表现,还在看到我们后多加刁难,恐怕是女子的嫉妒心在作怪”

  “就你聪明”

  馨雨白了前者一眼,道,“该买的东西也都买了,回家吧”

  “嗯”

  宁辰点头,应道。

  城主府,装饰精美的房间中,怦地一声巨响,一张桌子被一掌震成碎片,吓得周围几位侍女不断瑟瑟发抖。

  “裹儿,怎么发这么大脾气,谁又惹你了?”

  房门打开,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走入,看着屋中男扮女装的女儿,轻声笑道。

  “没事”

  房间中,赵裹儿伸手拭去衣袖上的木屑,平静道,“父亲今日怎么回来的如此之早”

  “墨银的开采已准备就绪,暂时不需要为父看着,为父便回来了”赵鸿云应道。

  “父亲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可是元武侯亲自交代的事,一定不能有差错”赵裹儿正色道。

  “为父心里有数,好了,不打扰你休息了,为父回去了”

  说完,赵鸿云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恭送父亲”

  赵裹儿欠身一礼,恭敬道。

  赵鸿云离开,房门关闭,赵裹儿起身,走到床榻前,拔出床榻之上挂着的剑,平静道,“来人”

  “小姐”

  一位粉衣女子出现,半跪行礼道。

  “去查查今日那个人是何身份”赵裹儿淡淡道。

  “是”

  粉衣女子恭敬一礼,旋即身影消失,无声离去。

  赵裹儿轻轻扶着手中剑锋,双眸流光闪过,今日的两人,虽然看似平凡,但是,气质这东西,不是想掩饰就能掩饰,尤其那位女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非是寻常百姓。

  城东,平静的小院,宁辰在药园中帮忙整理药草,突然,眸子微眯,看向院外。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院外,一身束衣的俊秀年轻人站在走入,看着药园中的身影,平静道,“宁先生,又见面了”

  宁辰起身,看着走入的女子,双眸闪过流光,来者不善啊。

  屋中,馨雨听到动静,从屋内走出,待看到来人,神色微怔,怎么又是这位姑娘。

  赵裹儿身子一闪,手中剑锋随之出鞘,刺向屋前的女子。

  一瞬之间,素衣闪过,双指并合,铿然一声,挡下剑锋。

  “姑娘,没必要咄咄逼人吧”宁辰神色冷下,道。

  “你们果然不是普通人”

  赵裹儿看着眼前人,冷声道,“一位先天高手却甘愿屈身此等荒凉之地这么多年,阁下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们夫妻厌倦了江湖恩仇,只是想要过些平静的日子,姑娘,你身份不凡,何必一再刁难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宁辰正色道。

  赵裹儿听过,眸中光华跳动,片刻后,收起手中剑,开口道,“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离开此城,否则,下次再来拜访你们的就不再是本姑娘,而是大夏平叛的将士”

  说完,赵裹儿没有再多言,转身离去。

  看着前者离开的背影,宁辰轻轻一叹,树欲静而风不止,为何一定要咄咄逼人。

  “刚才她那一剑,只是为了试你”馨雨轻声道。

  “我知道”

  宁辰点头,转身看着身前女子,道,“但,我不喜欢有人拿剑指着你”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傻”

  馨雨抬手抚着眼前人的脸庞,温柔道,“待过了这个冬天,我们便走吧”

  “嗯”

  宁辰轻轻点头,道,“只要你在,我们去哪里都一样”

  半个月后,漫天大雪再次降临,城东一角,破旧的小屋中,弥留之状的妇人口中不断呼唤着亲子的名字,漫长的寒冬,妇人终于再也熬不过去,走到生命的尽头。

  床边,馨雨眸中泪水萦绕,静静地陪着妇人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一旁,宁辰轻轻一叹,将身前女子揽入怀中,不言不语。

  “小文”

  最后一声,充满思念的呢喃,妇人手臂无声垂下,魂归天地。

  馨雨身子一颤,再也压制不住悲伤,眸中泪水无声淌落。

  屋外,雪势越来越大,满城银装素裹,尽成白色的世界。

  三日后,两人将小文的母亲下葬,清苦一生的妇人,至死,心心念念的人,唯有离家的亲子,从未为自己考虑一刻。

  北原,终年白雪皑皑的极地,天音阁中,大道之音回荡,震动整个北原。

  “嗯?”

  天音阁主有感,身影一闪,来到禁天时空,看着音磨前的白衣女子,神色露出一抹惊讶。

  这才不到三十年,她便步入踏仙了吗,当真天纵之资。

  “暮成雪,还有七十年,继续吧”

  天音阁主说了一句,旋即身影散去,消失不见。

  音磨前,一袭雪白衣裙的女子双肩琵琶骨被从天而降的锁链穿过,鲜血早已不再流,荒城天骄女,一言未语,继续默默地推动音磨。

  落日城,城主府,主堂中,赵鸿云静立,前方,一位粉衣女子半跪下身,恭敬复命。

  “小姐让你查的人,可查清身份”赵鸿云平静道。

  “启禀大人,那对夫妇是五年前来到此城,一直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不过,这两人来自哪里,身份如何,无人知晓”粉衣女子恭敬应道。

  “哦?”

  赵鸿云眸中冷意闪过,能接下裹儿一剑的人,修为至少也在先天之上,这样的人,不该默默无名。

  “大人,需不需要动用其他的力量去查”粉衣女子请示道。

  “没必要了”

  赵鸿云淡淡道,“他们已准备离开,该怎么解决你应该知道,另外,此事不要让小姐知晓”

  “是”

  粉衣女子领命道。

  四日后,落日城外,大雪已停,两人出城,朝着西南方走去。

  甘愿平凡的两人,不想再有争斗,看着平静的小城成为是非之地,终究选择了离开。

  荒凉的西北疆域,人烟稀少,两人相伴同行,出城三十里后,一片白雪覆盖的竹林中,两人停下了步子。

  宁辰注视着前方竹林,面露感慨,逼杀至此,他也只能奉陪。

  “馨雨,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宁辰轻声叮嘱了一句,旋即迈步走向竹林。

  馨雨看着前者的背影,也猜到了一二,静静站在原地等待,她清楚,有些东西,他不想让她看到。

  城主府,装饰精美的房间中,赵裹儿看着床榻上挂着的剑,想了想,开口道,“红菱”

  片刻的寂静,没有人回应,赵裹儿眉头一皱,再次道,“红菱”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位侍女快步走入,跪了下来,慌忙应道,“启禀小姐,红菱姑娘今日不在府中”

  “她去哪了”赵裹儿神色沉下,道。

  “奴婢不知”侍女惶恐道。

  赵裹儿眉头再次一皱,片刻后,脸色突然一变,拿过床榻上挂着的剑,迅速朝府外离去。

  落日城外三十里,竹林,风雪飘荡,素衣身影走入,抬手拿过一根青竹,剑意转过,青竹上雪花融化,竹叶、分枝一一消散。

  下一刻,竹林中,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出现,冷光夺目,刺向前方年轻人。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