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画像

第七百七十五章 画像

  落日古城,安宁的小城因为一位朝廷三品官员的到来变得不再平静,官兵驻扎城中,每日都按时巡逻。

  一些日子后,城中百姓由开始的紧张,变得渐渐习惯,不管时候,百姓的适应力都超出寻常的强,只要不被逼的活不下去,便能逆来顺受。

  城东一角,破旧的房屋前,一位长相秀气的妇人将家中所剩不多的银子塞到眼前少年郎手中,稍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严厉之色,道,“小文,出外求学要懂得上进,在取得功名之前,不许回来,否则,娘就不认你了”

  “娘”

  小文眸中泪水盈~满,五年过去,已从当初的小男孩长成少年,只是,眉目间依旧有些青涩之色。

  一旁,宁辰走上前,将准备好的盘缠放入少年手中,神色温和道,“听你娘亲的话,好好努力,这些银子是先生送你的,等你金榜题名,回来让你娘亲过上好日子”

  “先生”

  小文拿着银子,脸上闪过犹豫,不知该接还是不该接。

  馨雨上前,轻声道,“小文,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多带点银子以备不时之需,你只要认真求学,日后金榜题名,你先生脸上也有光”

  “谢师娘,谢先生”

  小文含泪收下银子,分别朝着两人行了一礼,道。

  “时间不早,快点上路吧”妇人狠下心,催促道。

  小文目光看向身前娘亲,眸中尽是不舍。

  “走吧,记得努力上进,不要让娘失望”妇人眸中萦出泪光,道。

  小文擦掉眸中泪水,使劲点了点头,跪地磕了几个头,旋即压下心中悲伤,转身离去。

  看着远去的身影,妇人眸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压抑不住,一滴滴淌落下来。

  “谢谢宁先生,谢谢宁夫人”妇人转身,朝着两人行大礼,道。

  馨雨上前扶住妇人,轻声道,“不用谢我们,只是,这么做,你不后悔吗?”

  “只要小文能好好地活着,便够了”

  妇人艰难地应了一句,旋即脸上涌上病态潮红,剧烈地咳嗽起来。

  刺目的红溢出指缝,一滴一滴落下,药性压制的病体,终究再难撑持,爆发开来。

  “我扶你进屋服药”

  馨雨轻叹一声,扶着妇人,朝屋中走去。

  宁辰站在屋外,看着破旧的古城,眸中升起感慨之色,生离死别,总是颇多伤感。

  平凡,有平凡的幸福,却也有平凡的无奈。

  不多时,馨雨从屋中走出,牵过身前之人的手,朝家的方向走去。

  “夫君,小文的母亲没有多少日子了”馨雨神色闪过伤感,道。

  “你已尽力了”

  宁辰握着前者的手,道。

  “我的医术若是再高明一些,或许便能让小文的母亲多活一些日子”馨雨神色间颇多自责道。

  “生老病死,只要是自然而为,便无需太过遗憾,你已是世间最好的大夫,否则,小文的母亲也撑不到今日”宁辰轻声安慰道。

  “夫君”馨雨轻声唤道。

  “嗯?”宁辰应道。

  “你娶我,后悔吗?”馨雨抬起头,问道。“不悔”

  宁辰伸出手,抚着眼前女子的脸庞,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一刻也不曾后悔”

  馨雨眸中溢出泪光,旋即灿烂一笑,道,“我也不后悔”

  她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荒城那位女子或者那位蛮朝的小公主,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有二十年。

  她不会拖累他太久,二十年便足够了,二十年后,她便将他还给她们。

  “傻丫头”

  宁辰轻轻将前者揽入怀中,轻声道,“你是我的妻子,现在是,日后是,永远都是,我娶你,只是因为我想娶你,没有任何其他的原因”

  “嗯”馨雨轻轻点头道。

  宁辰抬手擦掉身前之人眼角的泪水,轻笑道,“咱们九公主可是天下最美丽的女子,求亲的权贵子弟数都不数不清,我可是好不容易娶回家的,你想后悔也晚了”

  听到前者的调笑,馨雨破涕为笑,伸手轻轻打了一下眼前人,道,“要你要好好对我,你若是对我不好,我就回公主府,不和你过了”

  宁辰轻声一笑,道,“那是,我怎么敢对我们的九公主不好”

  回到家中,馨雨去东厨准备晚饭,宁辰走到书桌前,拿出宣纸,添水研磨,一点一点画着画中人。

  没过多久,馨雨端着饭菜走来,看到书桌前的身影,不解道,“你在写什么?”

  “没什么”

  宁辰笑了笑,覆上画卷,上前道,“好久没见你去街上买过胭脂水粉什么的了,明天不用去学堂,趁着这个日子,我陪你去买吧”

  “嫌弃我这个黄脸婆了?不涂胭脂水粉,就看不下去了?”馨雨白了前者一眼,道。

  “呵”

  宁辰轻笑,道,“你若是黄脸婆,那天下女子不都无法入目了,我就是觉得很久没有陪你一起出去,想要弥补一下”

  “看在你说的还算有诚意,我便答应了”馨雨微笑道。

  翌日,晨曦照亮之时,屋中铜镜前,馨雨对镜梳妆,倾国倾城的容颜,即便不经雕饰,亦是完美的如画中人一般。

  宁辰早就准备好等着,耐心地等着,女子爱美是天性,不论是女人还是小女孩,所以女子梳妆,从来都不会太快,他已充分领教。

  不知多久后,馨雨起身,看着门前无聊等待的身影,嘴角微微弯起,道,“等得不耐烦了?”

  宁辰闻言,赶忙打起精神,摇头道,“怎么会,丈夫等妻子,天经地义,我怎么会不耐烦”

  “那就好”

  馨雨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走吧”

  两人并肩朝着外面走去,城中主街上,行人来来往往,不算太热闹,却也不算冷清。

  一个胭脂摊前,馨雨停步,打开后闻了闻,看着摊位后的妇人,开口道,“这胭脂怎么卖?”

  “二十文”

  看着眼前画一般的女子,妇人急忙应道。

  “这是二十文,您拿好”

  馨雨拿出二十文钱,放到眼前妇人手中,旋即将胭脂塞给身边人,开口道,“拿好,别丢了”

  宁辰点头,拿好胭脂。

  一家水粉店前,馨雨驻足,挑了一会,要了两盒水粉,便继续向前走去。

  宁辰从掌柜手中拿过包好的水粉,颠颠跟了上去。

  布庄店,馨雨看着店中一匹匹布,挑了许久,拿出一匹布,看着身边人,问道,“好看吗?”

  “好看”宁辰赶忙点头道。

  馨雨怀疑地放下手中的布,又拿起另外一匹布,问道,“这个呢?”

  “也好看”宁辰诚实道。

  馨雨又将布放下,拿起一匹质地最差的布,再次问道,“这个?”

  宁辰看了看,也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同,点头道,“好看”

  一旁,布店的老板娘看的只想笑,却是硬是忍住。

  馨雨没好气地白了身边之人一眼,道,“让你挑,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所有的布都好看”

  宁辰目光扫过店中的布匹,着实没看出太多区别,不过,他平定天下的聪明才智告诉他,现在说是,肯定是找抽。

  “当然不是”

  宁辰摇了摇头,随意拎起一匹布,很是认真道,“这个我觉得就不好看”

  “咯咯”

  布店老板娘见状,再也忍不住,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

  馨雨也被气的不轻,恨不得一巴掌将其拍出去。

  “公子,您拿的这匹布,是岳阳绸,用的是最好的丝,染的是最好的料,我这小店一次也只进不起几匹,您若觉得它不好看,那天下就真的没有好看的绸缎了”布店老板娘娇笑道。

  宁辰脸上表情一僵,打脸了,阴沟翻船了,他哪懂这些,以前是若惜帮忙打理,现在有馨雨,他压根就没有自己买过这东西。

  “老板娘,您不用理他,他就是个大爷,平时家里的事什么都不管”

  馨雨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继续道,“这匹岳阳绸要多少银子?”

  “二十两”布店老板娘忍住笑,道。

  馨雨点了点头,老板娘没有多要,的确是这个价格。

  “您帮我包起来吧,这匹布我们要了”馨雨应道。

  “好,我马上给姑娘包起来”

  布店老板娘脸上露出喜色,这布虽然珍贵,但是的确不怎么好卖,今日算是遇到大主顾了。

  “老板娘”

  就在这时,布店外,一位手持纸扇的年轻人走入,开口道,“你家的布我都要了,收拾一下,送到城主府”

  布店老板娘神色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店外的年轻人,真的还是假的?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要货的人,看也不看,直接全要?

  片刻后,布店老板娘反应过来,赶忙应道,“这位公子您稍等一下,我帮这位姑娘将布包好,就为公子送货”

  “我的意思,你没有听懂吗,我说的是,你家的布我全要了”年轻人神色冷下,道。

  布店中,宁辰看着店外年轻人,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小声道,“馨雨,我们打个赌,此人一定是个女子”

  馨雨微微诧异,目光扫过,这怎么看出来的?

  “你怎么这么确定?”馨雨不解道。

  “猜的”

  宁辰嘴角弯起,应道。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