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平凡

第七百七十三章 平凡

  大夏皇城,秋去冬来,初冬第一场雪来的毫无征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知命侯府,宁辰站在院中,看着漫天飘落的雪花,脸上带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冬天到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风雪之中,白夜行剑,速度越来越快,剑光腾四野,惊艳人间。

  一个月的时间,顶峰之剑,更趋完美,世间罕见的剑上奇才,进程一日千里。

  一月授武,宁辰遵照约定,毫无保留,白夜能学多少,便教多少。

  数息之后,剑光消散,风雪中,白夜身影停下,看着前方素衣的身影,冰冷的眸子闪过复杂的光芒。

  “时间到了,你走吧”宁辰开口,平静道。

  白夜握紧手中之剑,一身真气涌动,更胜一月之前。

  “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机会只有一次,你若失败,我不会再留手”宁辰淡淡道。

  白夜身子一震,双眸重新恢复理智,最后看了一眼前方之人,旋即转身离去。

  “知命侯,你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了”

  白夜离开不久,虚空之上,龙门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出,强大的气息,已至大圆满顶峰。

  “好久不见,杨鸿”

  宁辰看向来者,开口道。

  “我来带陛下回北蒙”

  杨鸿神色淡漠道。

  “可以”

  宁辰点头,平静应道。

  西厢客房,房门打开,一身华装的明月走出,身后,重伤初愈的紫晶跟随,一同迈步走来。

  “陛下”

  杨鸿半跪一礼,恭敬道。

  “杨侯不必多礼,我们走吧”

  明月说了一句,迈步朝着院外走去。

  紫晶心中一叹,无言跟了上去。

  三人离开,侯府再次变得安静,漫天雪花飘舞,静立的素衣,看着远去的身影,静默无声。

  “其实,明月不想走”

  不知何时,素衣身后,馨雨走来,一身宮装,倾国倾城的容颜,比漫天风雪更美丽。

  “我知道”

  宁辰轻轻应了一声,转身看着身边女子,面带微笑道,“她长大了,不能再和小女孩时一般任性,守护北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的责任”

  “真的不再管了,放心吗?”

  馨雨抬手拂去前者身上的雪花,轻声道。

  “嗯”

  宁辰点头,道,“杨鸿知道该怎么做,他是凡聆月当初为明月留下的人,值得信任”

  馨雨沉默,片刻后,轻声道,“既然这里的事已做完,那我们也走吧”

  “去哪里?”宁辰问道。

  “寻常百姓家”

  馨雨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这些年我也累了,剩下的日子,只想平平淡淡的度过,不想再看到这些权利斗争”

  “好”

  宁辰微微颔首,道,“我们走”

  风雪飘零,青花油纸伞下,两人迈步离开了侯府,就如往日一般,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谁也不知,两人这一离去,便是永远。

  未央宫中,青柠感受到两人远去的气息,眸子微黯,这二十年,希望她能幸福。

  ……

  半年后,大夏西边,一座偏远小城,年久失修的城池充满岁月的气息,城中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清贫,却是与世无争,安乐知足。城中一家私塾,郎朗的读书声传出,书堂中,一位素衣的身影站在前方,一遍又一遍耐心地教导着身前十余位孩子读书识字。

  书堂外,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看着堂中年轻人,欣慰地点了点头,他老了,教不动了,如今有这位年轻人在,他也能放心地将孩子们托付给他了。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堂中,素衣年轻人读一句,前方,十多位孩子便随着读一句,虽然不是特别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能读起书已是很幸福的事情,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知晓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倍加珍惜。

  “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一声一声的诵读,从堂中传出,堂外,老先生佝偻着身子,一步步朝着私塾后走去。

  半日时光很快过去,下学时,堂中孩童纷纷起身,向先生行礼告别,然后,蹦蹦跳跳的朝外面跑去。

  堂中,宁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目送着孩子们离开。

  “先生”

  一位身上打着补丁的小男孩怯怯地上前,小声喊道。

  “小文,怎么了?”

  宁辰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轻声问道。

  “先生,我娘亲病了,我想留在家里照顾娘亲”小男子胆怯道。

  宁辰想了想,道,“你先回家,晚些时候,先生去你家看看好不好?”

  “嗯”

  小男子点头,收拾好东西,小跑着离开学堂。

  看着所有的孩子都离开,宁辰关上学堂门,迈步朝着私塾外走去。

  “苏婶,来一份豆腐”

  沿街的豆腐摊前,宁辰停下脚步,看着前方妇人,开口道。

  “是宁先生啊”

  摊位后,一位粗布衣衫的妇人面露笑意,看向一旁的少女,开口道,“小眉,快给宁先生拿一份豆腐”

  “好”

  被称为小眉的少女将切好的豆腐包好,递给眼前之人,俏脸微红道,“宁先生,您要的豆腐”

  “谢谢”

  宁辰笑了笑,接过豆腐,将铜钱放下,旋即迈步朝西边走去。

  “宁先生这样的读书人还真是客气”

  妇人看着远去的年轻人,感慨道。

  “娘,时间不早了,我们收拾收拾,也回去吧”

  苏眉收回目光,看着身边的母亲,开口道。

  “嗯”

  妇人点头,着手开始收拾豆腐摊位。

  “小眉?”

  “嗯?”

  苏眉目光移过,疑惑道。

  妇人犹豫了一下,片刻后,轻声道,“宁先生是有家室的人,他那位娘子你也见过,生得跟画中的人一般,所以”

  “娘,您别说了”

  苏眉开口打断了前者的话,脸色微红,语气带着一丝委屈道,“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不会痴心妄想的”

  “哎”

  妇人轻声一叹,没有再多说什么。

  城东,相距私塾不远的一个普通小院前,宁辰推门而入,看着院中正在整理药园的美丽倩影,面露笑容道,“我回来了”

  馨雨抬头,轻声一笑,道,“今天怎么晚了一些”

  “去苏婶那里买了点豆腐,多走了一条街,就稍微晚了些”宁辰笑着回答道。

  “累了一天,回屋休息一会吧,我去做饭”

  馨雨起身走上前,接过豆腐,轻声道。

  “嗯”

  宁辰点头,一同朝着屋子走去。

  冬季刚过,天气尚且有些寒冷,不过,房间中烧有炉火,较外面暖和不少。

  没过多久,馨雨将做好的饭菜端来,饭菜很简单,一盘豆腐,一盘青菜,两碗米饭,比起寻常百姓家没有任何区别。

  “馨雨,等一会跟我出门一趟吧”

  宁辰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有什么事吗?”

  馨雨给前者碗中夹了一些青菜,疑惑道。

  “小文的娘生病了,我想让你去帮忙看看”

  宁辰实话实说道。

  “好”

  馨雨点了点头,道,“吃过饭我们就过去吧,这个时节很容易生病,那孩子家里的情况我也听说过,似乎不是很好,想必也请不起大夫”

  外面天色渐渐暗下,两人吃过饭,便一同出门去。

  初春的夜,一弯寒月高挂,九天之上几乎看不到星辰,冷寂的月夜,更显安静。

  两人走在街道上,一路上很少说话,静静相伴,相随。

  半年的时光,让奔波、等待了三十年的两人难得平静下来。

  突然,街道尽头一骑狂奔而来,打破安宁,从两人身旁疾驰而过,片刻后,消失黑夜之中。

  “没碰到吧?”

  宁辰扶着身边女子,轻声道。

  “没有”

  馨雨轻轻摇了摇头,眸子看着前方,道,“有些奇怪,方才那个人十分陌生,应该不是此地之人”

  “或许是过路的人吧”

  宁辰应了一句,没有再理会,继续朝前走去。

  半个时辰后,城东一角,一座破旧的房屋前,两人走至,宁辰上前,敲响了房门。

  “是先生”

  房屋中,正在洗衣服的小男孩面露喜色,三两步跑上前,打开房门。

  “先生”

  看到眼前之人,小文欣喜地唤了一声,然而,在注意到先生身旁宛如仙子一般的女子时,立刻变得胆怯起来。

  “小文,我是你家先生的娘子,过来看看你娘亲的病”

  馨雨蹲下身子,神色温柔道。

  “请……请进”

  小文有些紧张地应了一声,让开了路。

  房屋内,一位样貌秀气的妇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异常,不时咳嗽几声,看上去病的不轻。

  馨雨上前,坐在床边,仔细探查妇人的脉象。

  宁辰站在一旁,余光看到墙上挂着的一把剑,神色微微一怔。

  小文家里,怎么会有剑?

  “先生,您治好娘亲的病好不好”

  小文摇了摇身边之人的手臂,大眼睛中尽是哀求之色,道。

  说完,小文仿佛想到了什么,爬到凳子上,将挂在墙上的剑摘下,递给前者,眸中带泪道,“先生,娘亲说,这把剑是我家的传家宝,有灵性的,我家没有银子了,用这把剑当药费可以吗?”

  “先生,您看,这真是我家的传家宝”小文使劲拔着剑柄和剑鞘,想让先生看看,却是怎么也拔不出来。

  一旁,馨雨见状,轻声一叹,剑虽有灵,但凡间之剑,又怎敢在他面前出鞘。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