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入朝

第七百七十二章 入朝

  黎明,东方渐渐泛起一抹白色,外面的天尚且还未完全亮起,房间中,已点起了烛火。

  早起入朝,素衣加身,后边,馨雨用心地为前者整理衣衫,尽一个妻子的本分。

  “我走了”

  时辰将至,宁辰轻声说了一句,旋即迈步朝着房间外走去。

  大夏皇宫,巍峨雄威的天谕殿中,百官齐至,静候天子上朝。

  如平日一般,没有太多分别的早朝,今日却多了一丝异样,北蒙帝王在大夏皇城遇刺,北蒙一方施压,两朝关系再次变得紧张。

  四十年前,两朝那一场震古烁今的大战,如今历历在目,朝中数位老臣都清晰地记得那一场战争的可怕,春秋鼎盛的大夏,数位武侯浴血奋战方才为大夏带来和平,两朝若是再开战,毫无疑问将会再次生灵涂炭。

  百官静候中,大殿右方,一身帝王龙袍的夏炽走出,双眸扫过下方众臣,未言一语。

  “陛下,该上朝了”

  龙椅旁,一位內侍上前,低声提醒道。

  “等”

  夏炽淡淡应了一声,平静道。

  殿下众臣惊讶,然而,谁都不敢多言,只能继续耐心等待。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阶梯尽头,一抹素衣身影出现,年轻的面容,依如四十年前,看不出太多变化。

  “拜见武侯”

  阶梯两端,一位位禁军龙卫齐齐跪下,恭敬行礼。

  殿中,百官听到殿外的动静,纷纷回首,待看到走来的素衣身影,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拜见武侯”

  知命入朝,百官行礼,面对眼前之人,即便官职再高,也无人敢丝毫失礼。

  这是大夏的守护神,没有知命侯,便没有现在的大夏,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事实。

  “看座”

  龙椅前,夏炽压下心中的情绪,开口道。

  一位龙卫进殿领命,在百官之首放下座椅,旋即快步退了下去。

  宁辰朝着龙椅上的身影微微点了点,上前坐下,没有多言。

  “上朝”龙椅上,夏炽淡淡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跪拜,恭敬行礼。

  “平身吧”夏炽平静道。

  “谢陛下”百官起身,立于两边。

  “北蒙之事,诸位可商量出什么结果”夏炽开口道。

  “启禀陛下”

  一位臣子走出,恭敬道,“北蒙皇帝遇刺之事,实在过于蹊跷,明显是早已准备多时,臣怀疑,这是北蒙皇帝为了挑起两朝战场,故意派人为之”

  “臣不赞同”

  又有一位臣子走出,躬身行了一礼,道,“这是刺客行刺,若是北蒙皇帝自己派人所为,岂非太过愚蠢,当日的情况各位想必都已知晓,那些刺客全都是人间罕见的高手,若武侯大人或吾朝供奉去晚一些,北蒙皇帝要怎么去圆这个谎”

  “也许北蒙皇帝还留有后手,只是吾等不知道罢了”

  先前的臣子不肯退让地争辩道。

  “臣附议”

  第三位臣子站出,道,“北蒙王庭狼子野心,吾等不可不防,应提前采取手段,不能让北蒙皇帝一行人这么容易就回去”

  “臣附议”

  “臣附议”

  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大殿中,一位又一位臣子走出,意见不一,由最开始的争议,越演越烈,渐渐剑拔弩张,互相攻击。

  众臣之前,宁辰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面红耳赤的百官,不言亦不语。

  “吵够了吗?”

  龙椅上,夏炽脸色一片阴沉,冷声道。

  每次议事,都有人借题发挥,互相攻击,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

  他大夏的臣子,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啊!

  百官听过,立刻止声,低下了脑袋。

  “东芝侯”

  夏炽目光看向殿下一直沉默不语的武侯,沉声道,“北蒙一行的安危一直由你负责,说说你的意见吧”

  “启禀陛下”

  东芝侯走出,恭敬一礼,道,“臣认为,北蒙可能出现了内乱”

  “哦?”

  夏炽闻言,眸中闪过异色,问道,“说下去”

  “是”

  东芝侯再次一礼,继续道,“此次的刺客,身手全都在先天之上,更有数位三灾级别的强者,这些人实力不俗不说,对于鸿胪寺里面的构造也十分熟悉,明显早有准备,另外,北蒙皇帝在迎宾院遇刺,不论成败,吾朝都难逃嫌疑,最大的可能其实就是两个,第一,此事确实是吾朝之人所为,目的很明确,借此机会除掉北蒙帝王,让北蒙大乱,然后北伐”

  “一派胡言”

  东芝侯话还未说完,一位老臣难掩心中愤怒,打断前者,沉声道,“吾朝行事历来光明磊落,怎会做出如此小人之举”

  “言大人不必动怒,本侯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毕竟人心隔肚皮,谁都不知道别人心中到底想什么,言大人想必也不能否认,吾朝并非没有能够做到此事的人,也并非没有不想做此事的人”东芝侯淡淡道。

  “言卿先退下,让东芝侯说完”龙椅上,夏炽凝声道。

  “是”

  年老的臣子躬身一礼,退了下去。

  “第二个可能”

  东芝侯神色微微凝下,道,“此事的确是北蒙方面自己策划,但,若真是这个可能,那么北蒙之中,很有可能有人要置北蒙皇帝于死地,各位应该知晓,这些年来,吾朝与北蒙难得的暂时和平,不满于现状的人,不论在吾朝和北蒙,都不在少数,此次北蒙皇帝前来大夏,是最好的机会,北蒙皇帝一死,北蒙王庭必然会改朝换代,届时,北蒙和大夏之间,能否继续保持和平,无人可知”

  众臣闻言,全都沉默下来,东芝侯所言,确实不无道理。

  “各位大人,千年来不论北蒙是强是弱,吾朝从来都无法将其打下,究其原因,吾朝百姓和将士很难适应北蒙王庭草原与沙漠的生活,所以,北蒙不会太担心此次大乱造成的后果,但是,大夏不同,一旦北蒙恢复元气,吾朝北境的安危,无人能够保证”东芝侯正色道。

  “东芝侯,你是大夏的武侯,怎能说出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一位文臣走出,厉声斥道。

  “简大人,战场之上的胜负,不是一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能改变,事实便是如此,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个事实,无人可以改变”东芝侯冷声道。

  “东芝侯的意思是?”夏炽平静道。

  “和”

  东芝侯认真道,“北蒙如今的皇帝无意挑起战争,而且,经此一事,北蒙王庭也不会太安宁,北蒙更无暇他顾,吾朝只需继续休养生息,至少,在吾朝有办法彻底打下北蒙前,这场战争,不应挑起”

  “安陵侯,你的意见?”夏炽目光看向另一位武侯,开口问道。

  “臣赞同东芝侯的看法”

  安陵侯走出,恭敬道。

  “血羽侯,你呢?”夏炽再次问道。

  “臣也赞同东芝侯的看法”

  孔羽走出,行礼道。

  殿中,百官心中波澜难掩,为何各位武侯都不赞同两朝战争,武将不是应该在战场中建功立业吗!

  百官之前,宁辰脸上露出淡淡微笑,大夏托付给他们,他可以放心了。

  大夏武侯四个字,这些人,没有辱没。

  武侯的存在,不是为了战争,更不是为了建功立业,而是为了和平,守万民太平。

  若是和平一直能持续下去,武侯即便从此再无战功,又有何不可。

  “我也赞同”

  宁辰起身,首次开口道。

  一语落,满殿臣子神色皆是一震,目光看向前方,差点忘记了,这位知命侯也在此。

  “东芝侯吗?”

  宁辰看向殿中的紫青色武侯服男子,开口道。

  “武侯”

  东芝侯恭敬一礼,应道。

  “你刚才推断的不错”

  宁辰面露微笑,道,“此次之事,北蒙和大夏的确都有嫌疑,两朝积怨已久,此事是谁所为都不稀奇,不过,还有一方,虽然我已确定不是他们,但是,你们在推断之时,也不能忽略”

  东芝侯身子一怔,片刻后,面露震惊,道,“侯爷的意思是?蛮朝”

  “嗯”

  宁辰点头,道,“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也勿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不论事实如何,蛮朝都是受利的一方,即便蛮朝这些年一直与吾朝交好,再论事时,也不能忽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不用我再说,考虑每件事情,都不能只看眼前,现在虽然是大夏和北蒙的事,但是,谁又能保证,蛮朝不是在坐山观虎斗”

  “多谢武侯提点,东芝受教”

  东芝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应道。

  宁辰笑了笑,道,“你做的已很好,只是暂时缺少经验,这些东西可以学,没有人是天生知之,我当年同样是经过血衣侯和凯旋侯几位大人的指点,才慢慢知晓这些”

  说到这里,宁辰目光看向龙椅之上的身影,神色温和道,“炽儿,大夏还有这些武侯,我便可以放心了,记住,明君不一定非要开疆扩土,能让自己的百姓安居乐业,才是一位帝王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也是最难的事情,我会在庙堂外一直看着,等待见证大夏的百代盛世”

  说完,宁辰没有再多留,摆了摆手,迈步朝着天谕殿外走去。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