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成长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成长

  侯府,寂静的夜,冷风拂过,倒落尘埃的身影嘴中鲜血泊泊溢出,惨败的凄凉,如此刺目。

  挣扎数次,欲要起身,却是重创难持,一次又一次失败。

  恨,恨的血染双目,痛,痛的深入骨髓,白夜不断挣扎,唯有替至亲惨死的一幕在眼前萦绕,三十年来从未忘却,今生唯有一念,至死不休。

  “你的恨,远远不够,不能突破自己,你永远都杀不了我”

  宁辰冷声说了一句,随手扔出一个玉瓶,旋即转身朝着一旁房间走去。

  “这是疗伤的丹药,用不用随你,一个月内,你可以随时对我出手,我不会杀你,一个月后,一旦你再有不轨之举,生死由命”

  话声落,房门怦然关闭,院中,战败的人不断咳血,恨意的眼,看着前方,片刻后,挣扎着朝滚落地上的玉瓶爬去。

  “你要将他留下?”

  房间中,夏馨雨看着眼前之人,面露异色道。

  “这是我欠他的”

  宁辰平静应道。

  夏馨雨沉默,旋即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明月,明天跟我去太理司”

  宁辰目光看向一旁的丫头,开口道。

  “嗯”

  明月闻言,轻声应道。

  “时间已不早,都休息吧,馨雨,我们走吧”

  宁辰看了一眼床上气息渐渐稳定下来的紫晶,放下心来,转身朝房间外走去。

  夏馨雨看着身前明月,轻声道,“早点休息,不用太担心,不会有事的”

  说完,夏馨雨没有再多留,迈步跟了上去。

  院中,浑身是血的身影一步一步朝前爬着,十步外,玉瓶静静躺在地上,尽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涯。

  夏馨雨见状,轻轻一叹,眸中闪过不忍之色。

  前方,宁辰走过,从始至终都未看过一眼。

  冷冽的寒风吹过府院,寒冷彻骨,月下的血衣身影,越发虚弱,然而,恨意撑持,始终不肯放弃。

  远方,烛火跳动的房间中,夏馨雨坐于境前,摘去珠花和发簪,一头青丝倾下,垂落腰间。

  镜中容颜,倾国倾城,即便天下间圣女、明珠如繁星耀眼,也无人压得下大夏九公主的倾城绝艳。

  身后,宁辰走来,拿过桌上的玉梳,面露微笑道,“我来吧”

  “这么多年没有用过,你还会吗?”

  夏馨雨轻声一笑,道,在她的印象中,他似乎只为母后梳过一次头发。

  “不会也要学,为自己的妻子梳发天经地义,怎能不会”

  宁辰笑着应了一句,拿着玉梳一下又一下为前者梳理齐腰的长发。

  夫妻,夫君与妻子,举案齐眉、相濡以沫,既有尊重,又有相护扶持,大夏九公主为此放弃了长生,付出了一切,三十年的等待,换来今日的相伴。

  宁辰梳的仔细,梳的用心,她是他的结发之妻,他就必须照顾她的一生。

  镜中容颜,笑的灿烂,笑的耀眼,惊心动魄的美丽,一如当年初见,她舞象年华,美丽的让人不敢直视。

  过往云烟闪过,宁辰脸上笑容更盛,初时相见,他刚被抓回宫,正在被娘娘一顿怒骂,那时的他还只是个一心想逃离皇宫的小太监,那时的馨雨却已是艳动天下,大夏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命运弄人,谁都不可能预料到后面发生的一件件事情,让本不该有交集的他们走在了一起。

  娘娘赐婚,他和馨雨都选择了拒绝,那时的他,一心排斥,那时的馨雨,想必也是抱着相似的心态。

  今时今日,一切又回到了初始,三十年的轮回,改变了太多太多。

  铜镜前,夫为妻梳发,铜镜映照着两人的身影,如此相配。

  “明日我想进宫一趟”夏馨雨轻声道。

  “有什么事吗?”宁辰随口问道。

  “明月在大夏皇城遇刺,两朝关系肯定会变得紧张,炽儿那孩子估计头疼的不轻,我进宫看一看”夏馨雨微笑道。

  “嗯,去吧”

  宁辰点头,道,“估计你不去,他也会派人过来问我的意见,替我传句话,让他自己拿主意,不论是战是和,三思而后定”

  “真不打算管了吗?”

  夏馨雨回过头,轻声问道。

  “我们的时代过去了,该做的我都已做,现在该炽儿和明月他们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时代,只要问心无愧,不让自己后悔,便足够了”宁辰平静道。

  夏馨雨微微颔首,道,“那你便专心处理紫晶的事吧,那些刺客实力不俗,明月可能应付不来,在这个地方,她只相信你一人,本来以我的身份说接下来的话有些不合适,但是,现在我成为你的妻子,便没什么顾忌了,夫君,这是你当初舍命护下的孩子,可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了”

  “一定”

  宁辰正色应道。

  不多时,房间中烛火熄灭,一夜无话,平静过去。

  院中,血染的身影,依旧一步一步朝前爬着,满是血污的手抓住玉瓶,艰难地喘息。

  翌日,晨曦从东方照下,馨雨先一步离开侯府,自己入宫去。

  馨雨离开不久,宁辰也带着明月离开,朝着太理司走去。

  不过,这一次却多了一人,一身带血衣衫的白夜,苍白的脸色,看不到一丝血色。

  宁辰仿佛没有看到,任由前者跟着,不阻止,也不理会。

  太理司,三人来到,当代太理司主立刻亲自出来相迎,行礼之后,不禁诧异地看了一眼两人身后浑身是血的年轻人。

  “不用多礼,带我去见那些刺客”宁辰平静道。

  当代太理司主领命,起身带着三人朝着太理司下方的地牢走去。

  地牢内,宁辰看着被铁索绑住的三人,开口道,“都招了吗?”

  “启禀侯爷,都招了”当代太理司主恭敬道。

  “这三人说过什么,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明白吗?”宁辰目光移过,看着眼前太理司主,平静道。

  “可是,陛下那里”太理司主脸上闪过为难之色,道。

  “陛下那里,我会去说,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宁辰淡淡道。

  “是”

  太理司主压下心中犹豫,恭敬应道。

  “明月,问到你想知道的答案后,便出来”

  宁辰叮嘱了一句,旋即看向两人,道,“我们都出去吧”

  说完,宁辰迈步朝着地牢外走去,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同进去的意思。

  白夜、太理司主跟上,即便不解,也不敢相问。

  看着三人离开,明月转身走入了牢房之中,精致的小脸也变得冰冷下来。

  地牢外,宁辰静静等待,目光移过,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夜”

  白夜冷声道。

  “白夜”

  宁辰轻声呢喃了一句,点了点头,平静道,“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你跟我学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只有了解我的招式,才能有希望报仇,不过,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能学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为什么!”

  白夜神色沉下,道,“愧疚了,还是后悔了,告诉你,你这么做,丝毫不能动摇我杀你的决心,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为当日被你牺牲的千千万万无辜百姓报仇”

  “后悔?呵”

  宁辰淡漠一笑,道,“知命此生,从不后悔,从前不会,今后也不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学与不学,你自己决定”

  白夜神色微凝,片刻后,冷声道,“学”

  宁辰点头,没有再多说。

  一旁,太理司主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波澜不断翻涌,这位武侯到底在想些什么,将一个仇人留在身边,还授其武学,难道真的不怕有朝一日会尝到今日之果吗?

  半个时辰后,地牢中,明月走出,眸中有一丝疲惫,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恩”

  宁辰点头,带着两人原路回去。

  太理司主目送三人离开,待回到地牢查看时,身子狠狠一颤。

  但见牢狱之中,三人咽喉处鲜血不断流淌,一剑封喉,下手果断冷酷。

  侯府后院,西厢房中,明月不断清洗着双手,然而,手上的血气却怎么也洗不掉。

  “后悔吗?”

  一旁,宁辰静立,平静道。

  明月神色一怔,旋即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后悔”

  “那便足够了,明月,你长大了,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人,你所在的位置,注定你不可能双手不占血腥,其实,习惯之后,你会发现,这并非那么不可接受”

  话至最后,宁辰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看上去如此温和,却是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温暖。

  明月眸中泪水淌出,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扑到前者怀中,嘤嘤哭泣起来。

  宁辰抬手拍了拍怀中丫头后背,轻声一叹,这便是成长的代价,虽然很痛,但是必须经历。

  他的时间不多了,不知道还能护她们多久,她们必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院中,白夜站在长剑之前,回忆着昨晚那刻骨铭心的剑光,心中一次又一次重复、揣摩、领会。

  宁辰目光移过,看着院中年轻的身影,眸中光芒不断跳动。

  三十年便成长至此,这是练剑的奇才,若是能够突破自我,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没过多久,夏馨雨归来,走上前,轻声道,“夫君,明日早朝,炽儿想要请你前去听政”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