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七十章 后人

第七百七十章 后人

  知命侯府,西院客房,中毒昏迷的紫晶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娇躯不断颤抖,即便在昏迷中,也显得痛苦异常。

  床边,夏馨雨静静地为前者探脉,眉头不时皱起。

  一旁,明月焦急地站在那里,眸中泪水萦绕,相伴三十载,虽是主仆,却更胜姐妹。

  “如何,能解吗?”宁辰凝声问道。

  “能解”

  夏馨雨抬起诊脉的手,起身为紫晶盖好被子,应道,“毒性十分霸道,好在紫晶修为不俗,护住了心脉,不过,解毒之后,紫晶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不可再动武”

  宁辰点头,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夏馨雨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指了一下旁边的明月,轻声道,“不向我解释一下吗?”

  北蒙的帝王竟然是女子之身,着实是一件让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说来话长”

  宁辰轻叹,看着旁边的丫头,道,“当初北蒙政变,北蒙皇室死伤殆尽,凡聆月只来得及护下还在襁褓中的明月,北蒙的皇脉如今只有明月一人,不得不做此选择”

  “惊世骇俗”

  夏馨雨感慨道,难怪当初他说什么也不肯将明月交出,此事一旦暴露,毫无疑问会天下大乱。

  思及至此,夏馨雨看着一旁明月的目光更温柔几分,或许是爱屋及乌,也或许对这样一个丫头的怜惜,以女子之身撑起偌大的一个皇朝,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我去准备解毒的药,你先留在这里照顾她们”夏馨雨叮嘱道。

  “嗯”

  宁辰点头,应道。

  夏馨雨离去,房间中气氛安静下来,明月双眼含泪地看着床上昏迷的紫晶,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紫晶没事的,不用太过担心”

  看着一旁丫头的样子,宁辰心中有几分心疼,安慰道。

  明月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道,“坏人,我要给紫晶报仇”

  方才在迎宾院中,看到紫晶中毒虚弱的模样,她心中第一次如此恐慌,生怕这唯一陪在她身边的知心人离她而去。

  “太理司那里很快就有消息,放心,只要查到幕后主事之人,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宁辰轻声道。

  “我知道是谁?”明月神色闪过冷意,道。

  宁辰闻言,眸子微眯,片刻后,开口道,“你认为是凌家所为?”

  “只有他们,凌家一直是北蒙主战一脉的代表,我已数次敲打过他们,成效却是不大,此次我若在大夏出事,两朝的战争将不可避免,甚至,北蒙也会因此改朝换代”明月冷声道。

  “三成兵力,先发制人,的确足够了”

  宁辰点了点头,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推断利益得失,的确是最有效的办法,不过,凌家在北蒙势力非同寻常,若无证据,想要将其瓦解,也并非容易之事。

  “我没有死,凌家的如意算盘打折不少,但,他们依旧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恐怕这一次回朝后,北蒙的主战之声将会达到顶峰”明月凝声道。

  “麻烦事”

  宁辰轻轻一叹,神州好不容易和平一段时日,为何,总是有不安分的人想要挑起战争,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让两朝百姓再次陷入灾难中,人心,当真已如此污浊了吗。

  房间外,夕阳西落,夏馨雨过来送药之际,宁辰走出房门,看着外面的天,沉默下来。

  冥王创造了界内,本来想创造一片净土,结果毫无疑问失败了,那冥王选择灭世重塑,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不后悔阻止了冥王,但是,看到现在越来越让人失望的人间,着实有些累了。

  夜色降临,繁星点点,侯府后院,一位年轻的侍从快步走来,恭敬一礼,道,“侯爷,府外有人送信前来?”

  “嗯”

  宁辰听过,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开口道,“拿进来吧”

  “是”

  年轻的侍从应下,拿着信迈步走入后院。

  咫尺之间,信封递过的一瞬,一抹寒光刺目,毫无征兆,逼命的冷光直直刺向前方之人心口。

  生死一息,宁辰并指夹住了袭来的冷锋,双眸看着眼前侍从,冷漠道,“你是什么人?”

  “知命侯,你不认识我,那可认识三十年前被你牺牲的千千万万无辜百姓”

  白夜眸中杀机丝毫不掩饰,手中短刃一转,再次刺向前者。

  宁辰双指一用力,铿然一声折断短刃,目光看向眼前带恨的年轻人,心中一叹,他们的后人,终于还是来了。

  因果轮回,终究谁都躲不过。

  短刃断,白夜左手一握,一柄银色剑锋出现,刹那间,寒光四溢,杀机逼人。

  三十年的恨,三十年的苦修,三十年的生死磨砺,一口剑,狠辣无情,初次相见,已至顶峰。

  第三灾巅峰,还差一步便入圆满,人间绝顶的高手,学成归来,为当年之仇,不死不休。

  冷剑无情,惊才绝艳,招招杀机,步步逼命。

  压不住的杀气,恨意满心,白夜剑行狠厉,只攻不守,誓要为至亲报仇。

  宁辰步伐踏转,避开一道又一道剑光,眸中感叹越来越深,一世杀伐的剑,第一次难以提起。

  房间内,馨雨和明月听到外面声响,纷纷走来。

  “你们不要出来”

  宁辰挥手,漫天剑光呼啸,怦然关闭房门。

  “不出剑吗,还是你的剑,只能朝那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挥起”

  交手十数招,白夜脸上杀机越来越浓,压在心中三十年的恨,今朝终于不用再掩饰,爆发开来,猛烈而又疯狂。

  剑光中,宁辰身影不断移动,避过十招百招,看着这三十年的恨,催化出的顶峰之剑。

  轰隆一声,恨火穿云越霄,九天风云卷动,雷霆大作,声声闷雷电闪,让整个皇城都变得压抑起来。

  指锋锁剑,怦然剧震,漫天沙尘飞扬,宁辰看着眼前之人,冷漠道,“这便是你的恨吗,还不够,远远不够,你想报仇,便拿出更多的本事”

  双指松开,剑意澎湃,怦然震飞前者,宁辰静立原地,双眸平静无波,等待着更多的惊艳。

  十丈外,白夜停下脚步,抬手擦掉嘴角鲜血,左手划过剑锋,泊泊鲜血染红银色冷锋,一瞬间,漫天血光闪耀,强大的压迫力疯狂激荡开来。

  未央宫中,青柠看着侯府方向,静静沉默,没有任何动作。

  在这个世间,唯一能让他不还手的人,就只有那些人的后人了。

  虽是迫不得已,但是,数百万无辜百姓的牺牲,是不争的事实,谁都不能否认。

  皇宫天谕殿,夏炽也感受到了来自侯府的大战波动,快步走到大殿前,目光尽是震惊。

  旁边,一位容颜苍老的皇室供奉现身,看着远方,沉默不言。

  “还不过去帮忙”夏炽沉声道。

  “陛下”

  皇室供奉轻叹一叹,道,“非是吾等不前去相助,只是武侯大人不会让吾等出手,侯爷的实力超过那位年轻人不知多少倍,若是真想还手,那位年轻人早就已经死了”

  夏炽闻言,双手攥地咔咔直响,师父到底在顾虑什么呢?

  知命侯府,压不住的杀声,穿透阴云,纵横交错的雷霆下,白夜手中剑锋越来越快,如雷如风,黄泉现路。

  “不够”

  宁辰抬手震退前者,冷声道。

  “喝”

  一声凄厉愤怒的长喝,白夜周身血光绽放,有眼眸中,一滴血泪淌下,禁忌之法,功体瞬间攀升数倍。

  一步入圆满,九天风云啸,狂雷奔腾,照亮黑夜。

  照眼的血芒,再回神已至身前,不可动摇的恨,不可动摇的剑,穿透万千阻碍,刺向前方素衣。

  素衣身影依旧无动于衷,不动如山,周身剑意升腾,瞬息后,血色的恨剑至,轰然一声,撞上剑意阻隔。

  隆隆震动,素衣周身剑意不断蔓延,白夜嘴角,鲜血也不断淌落,强弱分明的剑上修为,非是三十年能够弥补。

  “喝”

  恨至极致,忘却一切痛楚,白夜不顾体内伤势,强摧一身功体灌入剑中,血光盛极,破天越限。

  “刺啦”

  一声微不可查的衣帛撕裂声响起,血色剑锋刺破重重剑意阻挡,没入素衣之中。

  一滴鲜血淌落,剑入半分,再难前行,下一刻,剑意澎湃,再次震飞前者。

  宁辰看着左肩滴落的鲜血,神色间的冷漠渐渐消失,变为平静,淡淡道,“这滴血,万分珍贵,是对你,也是对我”

  话声落,宁辰左手一握,远处书房中,一口红艳的剑飞出,刹那之间,漫天星光照下,驱散阴云。

  星魂剑出,九天星辰摇动,无与伦比的剑,不可撼动的高峰,首现真正的能为。

  一剑挥斩,天地苍茫,一片片虚空应声崩塌,剑光终末,鲜血喷涌如泉。

  怦然一声,白夜身影飞出,重重砸落大地之上,周身鲜血泊泊溢出,染红一身衣衫。

  宁辰看着前方不断挣扎欲起的身影,没有再出手,平静的双眸,越发深邃。

  “我是知命侯,记住我的模样,我将是你今生最重要的人”

  一语落,宁辰右手挥过,星魂剑飞出,没入远方书房,铿然归鞘。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