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死士

第七百六十九章 死士

  清晨,晨曦照下,透过窗纸洒落房间之中,淡有暖意。

  镜前,夏馨雨将长发盘起,一枚玉簪轻束,简单而又雅致。

  宁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正在梳妆的女子,脸上的微笑越发温和。

  从未想过,有一日,他会这样站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妻子梳妆,仿佛是命运的捉弄,错过了三十年,最终又回到了原点。

  梳妆完毕,夏馨雨起身,上前拿过早已准备好的素衣,为前者换上,温婉贤淑的一面,尽显眼前。

  “今日要去祭奠母后吗?”

  尽在咫尺,夏馨雨一边为眼前夫君整理衣衫,一边轻声问道。

  “嗯”宁辰点头,应道。

  “我去准备点心”夏馨雨道。

  宁辰温和一笑,再次点了点头。

  房门打开,朝阳的温暖萦身,新的一天,特殊的开始。

  夏馨雨走出房间,亲自去准备祭奠所用的糕点。

  宁辰站在房间,看着前者离去的背影,平静的双眸,宛如汪洋一般,深不见底。

  “她还有不到二十年的寿命,你既然答应娶她,便一定不能负她”

  不知何时,房间之前,青柠走来,正色提醒道。

  “我知道”

  宁辰轻声道。

  “这二十年,不要再管任何事,好好陪她吧”青柠叹道。

  “我会的”

  宁辰点头应道。

  未时之刻,大夏皇陵,两人的身影出现,素色长衣的知命、浅紫色衣裙的大夏九公主,并肩走来。

  红枫飘过,深秋的风,淡有寒意,推动着冬日的到来。

  皇陵内,知命跪地,一盘一盘放下糕点,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娘娘,我和馨雨来看您了”

  宁辰伸手拂去墓碑上的细沙,轻声道,“从前您总是希望我和馨雨能走到一起,现在,您的愿望实现了,馨雨如今是侯府的媳妇,谁都抢不走了”

  一旁,夏馨雨默默地跪在旁边,嫁夫随夫,她的人,她的心,今后都不再属于自己。

  “以前不觉得,现在想想,娘娘您才是这个世间最聪明的人,您给我安排的路,我偏离了三十年,最后还是回来了”

  “今后,您可以放心休息了,大夏很好,子衣很好,我与馨雨也很好”

  皇陵中回荡的轻语,久久不绝,名震天下的大夏知命侯,奔波一生,征战一生,唯有在这曾经护佑、关心、责骂他的长辈前,才能尽卸伪装,抱怨、诉苦、分享喜悦。

  天下何来第二个知命侯,甘愿牺牲所有守护心中珍惜之人,天下又何来第二个长孙娘娘,对一个有些聪明却又有些莽撞的少年郎,视如己出,不惜名节和安危屡次相护。

  付出与回报,总是很难对等,情感更是如此,然而,不论何事总有例外。

  长孙付出了恩与情,知命回报了恩与情,还有大夏的千秋盛世。

  皇陵之外,时间一点点过去,日正午时,不远处的枫林,枫叶沙沙作响,飘散漫天。

  皇陵内,跪地的宁辰,眉头不自觉轻皱,目光看向身边女子,轻声道,“我出去了一趟,去去便回”

  “嗯”

  夏馨雨没有多问,轻声应道。

  宁辰起身,迈步走出皇陵,朝着不远处的枫林走去。

  枫林中,一道又一道身影疾速穿行,朝着皇陵方向赶来。

  素衣出现,立身枫林间,双眸冷下,平静道,“各位,是来找我的吗?”

  “杀”

  一语未言,杀机已现,三十余位强者身影掠过,寒刀映日,杀气逼人。

  “你们不该来到这里,你们的主子没有告诉你们,动手之前要先为自己选好埋骨之地吗?”

  话声方落,星魂出鞘,朱红的剑,一瞬过隙,素衣随之而动,杀光照目,生死无定。

  未及反应的剑,在漫天红枫中倾芒而过,血花随之绽放,生命最后的辉煌,如此美丽。

  红枫落,素衣身影停下,身后,三十余道身影怦然倒地,从始至终连招式都未来得及出。

  不甘而震惊的双眸,至死,难以闭合,最后的一刻,方才知晓,何谓天外之天。

  “拜见武侯”

  枫林外,一位守护皇陵的将军快步赶来,恭敬行礼道。

  “收拾了吧,不要声张”

  宁辰平静道。

  “是”

  将军领命,应道。

  宁辰收剑,迈步朝着枫林外走去。

  皇陵内,夏馨雨静静等候前者归来,半刻之后,素衣走进,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

  “我们回去吧”

  看到前者回来,夏馨雨轻声道。

  “好”

  宁辰点头,再度向陵前石碑行了一礼,告别了一声,与身边之人一同离去。

  同一时间,鸿胪寺,迎宾院,皇城重地,十数位陌生的身影出现,一言不发,直接杀入迎宾院。

  正值午时,毫无征兆的杀戮,迎宾院内,镇守的禁军将士预料不及,待反应过来时,已是死伤惨重。

  十三道身影,每一人皆是先天之上的高手,甚至有数位三灾强者隐藏,一路杀向北蒙帝王所在的院落。

  “陛下,有刺客”

  相隔不远的院落中,紫晶有感,神色顿时一凝,提醒道。

  明月闻言,眉头轻皱,刺客?怎么回事。

  在这个时候,怎会有刺客出现?

  思绪未落,三道身影出现,强大的气息,让人震惊。

  不言一语的杀戮,刀光起杀,狠辣无情,斩向前方帝王。

  紫晶眸子一冷,身影闪过,纤手撼刀光。

  铿然一声,寒光四溢,一刀逼命,一刀又至,刁钻诡异的刀路,见所未见。

  恐伤及身后明月,紫晶行招多有顾虑,一时间,受制三人联手。

  后方,明月看着三人,精致的小脸冷意尽显,这些人明显都是死士,看来,又有不安分的人出手了。

  鸿胪寺外,皇城禁军一队又一对赶来,皇宫中,两位供奉掠出,朝着迎宾院赶去。

  北蒙帝王在大夏遇刺,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若是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再起两朝的战争。

  天谕殿,夏炽在听过暗龙卫统领的汇报后,俊朗的面容立刻变得阴沉异常,这是何人在背后策划,之前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

  知命侯府前,两人归来,夏馨雨停步,看着眼前之人,美丽的容颜上升起温柔的笑容,道,“一路上走这么快,肯定还是担心,你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我很快就回来”

  宁辰歉意地说了一句,不再耽搁,脚步踏过,疾速朝着大战之声传来的方向赶去。

  侯府前,夏馨雨看着前者远去的身影,脸上笑容越发温柔,她知道他放不下,也不需放下,今后,她与他一起担。

  迎宾院内,大战之声越发激烈,紫晶力挡三位最强的死士,以单薄的身躯为身后之人撑起一片天。

  迎宾院外,数以千百记的禁军将士赶至,围住整个鸿胪寺,堵住所有去路。

  两位皇室供奉出现,刚要出手,身子却是一震,恭敬行礼。

  “参见武侯”

  不远处,素衣的身影迈步走来,左手持剑,剑未出鞘,却已让人感受无边压力。

  “参见武侯”

  迎宾院外,众多禁军将士让开一条道,恭敬行礼道。

  “你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这里交我”

  宁辰平静地应了一声,持剑走入了迎宾院中。

  迎宾院内,大战余波震荡,卷石扬沙,大战中心,紫晶以一敌三,渐露不支。

  怦然一声,掌剑再次碰撞,战局分开,朱红滴落。

  明月前方,紫晶抬手拭去嘴角血迹,刚要再出手,身子却是微微一顿。

  但见战局中,迈步走来的素衣身影,步伐虽是不急不缓,一身恐怖的压力却是弥漫整个迎宾院。

  “退下吧”

  宁辰看了一眼受伤的紫晶,开口道。

  “是”

  紫晶恭敬领命,带着身后明月,退出十数步。

  “如此明目张胆的在大夏皇城生事,你们的主子所图之事,还真是不小,我知道你们是死士,不会怕死,不过,死,有时候不是那么容易”

  话声落,素衣瞬动,剑出,剑归,大战止戈。

  怦然倒地的三人,鲜血染红身下大地,一身武脉尽废,连自尽的气力都已不剩。

  “去唤太理司主前来”

  宁辰看向院外的禁军将士,平静道。

  “是”

  禁军将士领命,迅速离去。

  不多时,一位面容颇为年轻的官员赶至,看到院内景象后,强压心中悸动,朝着前方素衣身影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参见武侯大人”

  “这三人交给你”

  宁辰看着眼前的太理司主,冷漠道,道,“你应该知道太理司的职责是什么,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们吐出背后指示之人”

  “是”

  年轻的官员恭敬领命道。

  三位死士被带走,当代太理司主也随之离去,院落中,明月扶着身边伤势越发沉重的紫晶,眸中尽是焦急和担心。

  宁辰上去探过前者静脉,眸子微微眯起,有毒?

  “跟我去侯府”

  心知这里已不安全,宁辰没有再犹豫,带着两人朝着迎宾院外走去。

  两位皇室供奉见状,神色一惊,赶忙上前,道,“侯爷,这不合规矩,还请三思”

  “等你们抓到幕后主使之人,再来和我谈规矩”

  宁辰冷声应了一句,带着身后两人离去。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