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知命大婚

第七百六十七章 知命大婚

  好风如水,夜凉如月,皇宫内外,喜气弥漫,大婚之期至,天下共庆。

  皇宫内,何来仙子谪凡,一身大红嫁衣,眉目如画,倾国倾城。

  皇宫外,素衣褪下,一袭爵弁玄端,心有定向的人,神色平静如水,不见波澜。

  三十年,缘来缘去,从相识到错过,今朝回归起点。

  镜中花颜,完美无瑕,金钗珠饰,烛下交映。

  身后,长姐梳妆,青色裙衫,温柔的目光,看着镜中人,淡有欣慰。

  白色玉梳梳过齐腰的青丝,轻轻落下。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曾经镜花水月,如今成为真实,夏馨雨脸上带着平静中带着微笑,惊艳天下的容颜,更显娇媚。

  大夏史官,素来以严格著称,史官笔下,女子不易入史,得到评价更不易,更勿论于史无用的容貌。

  大夏千年,唯有九公主,得史官垂青,借古律,一语评价,天下闻名。

  未央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今朝,未央宫中,佳人待嫁,天下守望。

  知命侯府,府门打开,晨曦照下,一身爵弁玄端的知命上马,后方,迎亲队伍相随,庄严隆重,喜气逼人。

  马蹄响,车声隆,一路朝着皇宫方向走去。

  街道上,数以百计、千计的百姓纷纷让开,旋即跪下身子,恭敬相迎。

  每位武侯大婚,都可谓是皇朝盛事,更何况,早已成为大夏信仰的知命侯,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在等待。

  不算太长的一程路,行了却两个多时辰,皇室之礼,繁琐复杂,每一段路的尽头,皆有礼仪官员在恭敬等候。

  东华门前,聘礼下车,正午时分,迎亲队伍缓缓赶至皇宫。

  未央宫中,铜镜前,盛装的大夏九公主,艳比花娇,倾国倾城的容颜,让宫中的夜明珠都失去了颜色。

  青柠站在后面,看着镜中娇媚的容颜,脸上笑容越发温柔。

  娘娘,您看到了吗?

  “青姑娘,侯爷入宫了”

  就在这时,一位侍女上前,恭敬道。

  “知道了,下去吧”

  青柠开口道。

  “是”

  侍女领命,起身退下。

  “馨雨,准备好了吗?”

  青柠看着镜中倒映的美丽女子,轻声道。

  “嗯”

  夏馨雨颔首,应道。

  红盖头覆下,遮去倾世容颜,三十年等待,终到今日。

  房门打开,衣着玄端的身影走至,伸出手,轻声道,“我们走吧”

  天谕殿,百官陆续来至,天谕正殿大婚,古往今来第一次。

  百官无异,天下无议,仿佛本该如此,理所当然。

  客座之首,明月及北蒙几位重臣、大夏皇亲、蛮朝国公,三大皇朝贵客之间,最特殊的一位,白衣的女子,静坐座席之间,气质如仙,超凡脱俗。

  长陵女尊,为知命大婚,再临凡尘人世。

  在场众人,有些相熟,有些陌生之极,然而,毫无疑问,在场宾客皆是与知命熟识或者必须到来之人。

  客座之上,唯一的位置,青色衣裙的美丽女子静坐,眸中的温柔浓郁的化不开。

  无人敢有异议,北蒙帝王不行,大夏帝王不行,满朝百官亦不行。

  吉时将至,大殿之外,乐声响起,远远望去,众星拱月中,两道身影缓步走来。

  爵弁玄端,大红嫁衣,盛世华彩的衣束,体现会此次大婚的庄重。

  珠联璧合,郎才女貌,在场宾客心中不自觉闪过感慨,这样的两人,方才是世间最相配的人。

  新人入殿,众宾神色全都认真下来,端坐席间,谁都不敢失了礼仪。

  静立殿中的两人,却是比在场众人都要平静,姻缘红线两端,牵着的是三十年的等待,更是曾经错过的缘。

  钟乐回荡,万民祈福,皇宫内外,天下同庆的盛事气氛,古来首次。

  大夏皇宫深处,镇压一朝气运的重器,紫气磅礴如海,千千万万百姓的祈福不断汇聚,飞向皇宫,加持皇朝气运。

  蛮朝,蛮王看着这从未有过的一幕,心中轻轻一叹。

  知命武侯,麒麟之能,得之平天下。

  天谕正殿,吉时至,赞礼将始。

  就在这一刻,皇朝上空,祥瑞啸天,龙辇奔腾、鸾驾掠至。

  一道又一道耀眼的流光,从各方赶来,强大的气息,震撼整个皇城。

  南陵、北原、西土、中州,来自四大神土的众多车辇上,强者气息如云联袂,遮天蔽日。

  “南陵玉衡圣地,恭喜知命侯大婚”

  “北原天音阁,恭喜知命侯大婚”

  “西佛故土天佛山,恭喜知命侯大婚”

  “中州赵家,恭喜知命侯大婚”

  “……”

  一声又一声恭喜声在天际响起,四大神土的顶级势力,一一来至,祥瑞之气在天际沉浮,震撼之景,人间首见。

  八方来朝,天下共庆,难以言语的一幕,让整个天谕殿的宾客都震惊不已。

  “看座”

  殿中,宁辰开口,平静道。

  “是”

  殿前近侍领命,在殿中新加上一张又一张坐席,迎接八方来客。

  虚空之上,龙辇鸾驾中,一道道身影掠过,出现大殿之内,一一入席。

  宾客到齐,吉时亦至,赞礼开始,乐声奏起。

  一拜天地,新人齐齐躬身,拜而不跪,礼毕而起。

  一路走来,知命从来不信天地,这一礼,已是太多。

  殿中,百官、两朝帝王,各方巨擘,全都选择了沉默,没有人能够说什么。

  天不佑知命,世人皆知,不止一次降下天罚,在这个世间,上天能承得起任何人的跪拜,唯独承不起知命侯的大礼。

  第二拜,高堂之礼,不跪天地的知命,双膝终落地,恭恭敬敬地一礼,拜向今生最后的亲人。

  夏馨雨同样跪下了身子,嫁夫随夫,今世,生命中再无他人。

  主座上,青柠眸中泪水萦绕,代长孙,亦代自己,承下这一礼。

  从入宫,到今日,四十载春秋,过眼烟云,刻骨铭心,一生难忘。

  两人起身,最后一拜,夫妻共礼,今生今世,白首相随。

  三拜礼毕,送入洞房,行礼在皇宫,除却帝王之外,古今首次,从未央宫走出的少年郎,在人生最重要的日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回来。

  诸方宾客在天谕殿等候,此间礼已结束,交杯酒后,他们等待的人,还会再出现。

  他们此来,一是为祝贺,第二,便是会见知命侯。

  未央宫,昔日宁辰初入宫时的房间中,两人一同走入,桌上,早已备好的酒,散发着淡淡的酒香。

  两人入座,宁辰斟下两杯酒,递给了眼前之人。

  红盖头下,夏馨雨接过酒杯,交杯之酒,一生白首见证。

  酒入口,苦中有甜,宛如这一生的写照,苦酒百味,是苦还是甜,唯有饮下苦酒者,方才能够体会。

  “多谢你”

  近在咫尺,如兰似麝的香气在耳鼻间缭绕,红颜薄命,以平凡换来数十年相守。

  “我们之间,再也无需说谢”

  宁辰轻声应了一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在这等我,我招待过客人就回来”

  “嗯”

  夏馨雨点头,应下。

  宁辰笑了笑,起身走出房间,朝着天谕殿走去。

  房间内,夏馨雨静坐,头上红盖头遮去了容颜,早已习惯了等待,三十年如一日,一日如三十年。

  天谕殿,知命回归,玄端加身,神色少了一分冷漠,多了一分平和。

  看到前者出现,殿中百官、诸方来客神色都微凝,旋即面露恭敬的笑容,一一祝贺。

  杯酒相敬,是一份又一份祝福,宁辰一一回应,一杯又一杯饮下。

  明月起身,手中拿着一杯酒,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举起杯,什么都没说,一饮而尽。

  “长大了,就不能像小孩子时那般任性,你现在是北蒙王庭的帝王,一言一行代表的便是一个皇朝,谨之慎之”

  宁辰轻轻一笑,嘱咐了一句,旋即将杯中酒饮尽。

  明月撇了撇嘴,坐了下来,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对于这闹脾气的丫头,宁辰无奈一笑,一时也没有时间劝,只能先应对其他客人。

  “知命侯,本宫敬你”

  明月身边,素非烟起身,拿着酒杯,轻声道。

  “皇后娘娘,多年不见,风采不减当年”

  昔日恩怨,再提已没有必要,宁辰轻声应了一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素非烟也饮尽了杯中之酒,往日恩仇,随着这一杯酒,烟消云散。

  相识、相争、相杀,到头来,只是一场空,皇朝复兴,如今想来,不过镜中花,水中月,虚幻的难以触及。

  恨吗,或许,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恨,争来争去,恨来恨去,却只是自己给自己加上枷锁,如此沉重。

  “恭喜”

  赵流苏起身,举起酒杯,正色道。

  “多谢”

  宁辰颔首应道。

  “师兄,恭喜”

  惋红竹亦起身,秀美的容颜上升起一抹温婉的微笑,轻声道。

  宁辰笑了笑,举杯相碰,收下这来自玉衡圣地同门小师妹的祝福。

  酒过三巡,回礼一一结束,宁辰放下酒杯,目光看向来自各域的一方巨擘们,平静道,“我知道各位此来都有事要问,尽管直言吧”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