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百六十六章 无悔无憾(新年加更)

第七百六十六章 无悔无憾(新年加更)

  侯府后院,女常现身,美丽而又出尘的气质,让人不敢亵渎。

  “知命侯,你又把自己整的如此狼狈啊”

  女常目光扫过眼前男子,无奈道。

  “情非得已”宁辰微笑道。

  女常明白眼前之人并不在乎这些,也没有多劝,目光看向一旁的紫衣女子,询问道,“这位姑娘是何人,你新收的弟子吗?”

  宁辰摇头,道,“紫晶是明月的贴身侍女,虽身份是侍女,却与长姐无异,现在北蒙朝堂颇多隐患,我担心明月的安危,所以让紫晶来学一些东西”

  女常神色古怪第看来一眼前者,道,“让一位双手干干净净的姑娘学习你那些杀人的手段,你真是想得出来”

  “……”

  宁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片刻后,苦涩一笑,道,“女尊见笑,我会的也只有这些,女尊应该知晓,我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杀戮中学得,除此之外,我也教不了什么”

  “你教不了,不代表吾也教不了,让本尊来吧”女常开口道。

  宁辰闻言,面露诧异,旋即回过神,目光看向紫晶,轻声道,“紫晶,还不快谢过女尊”

  “多谢女尊”

  紫晶压下心中的不解和疑惑,行礼谢道。

  “女尊是长陵古地之主,早已步入踏仙之境很多年,由她教你,会事半功倍”宁辰解释道。

  紫晶听过,先是一惊,旋即脸上闪过恭敬之色,再度行了一礼。

  “这姑娘资质其实还不错,就是没有受过真正强者的指点,知命侯,吾一直好奇,你身边的人武学资质一个比一个出众,为何就你,如此寻常”女常嘴角微微一弯,道。

  “女尊就莫要打趣在下了,此事非是我能决定,总是揭人伤疤非是君子行为”宁辰脸上尽是无奈道。

  “和女子谈君子行为,知命侯,你是不是练武练傻了”女常微笑道。

  “……”

  宁辰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一直以来的巧言善辩,此时也派不上用场。

  一旁,紫晶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偷偷笑了笑,她眼中的知命侯总是无所不能,没想到,也有人能让其吃瘪。

  “想笑就笑,小心忍出内伤”宁辰没好气道。

  紫晶掩嘴轻笑,肩膀一颤一颤,忍得更加辛苦。

  “女尊,你教训她吧,我不管了”

  宁辰挥挥手,走到一旁,将空间留给两人。

  该做正事,女常和紫晶神色也认真下来,不再说笑。

  “紫晶,不要留手”女常正色道。

  “嗯”

  紫晶点头,真元运化,身影瞬间掠出。

  普交手,浩元现,两人脚下轻动,纤细双手却有千钧之力,交手刹那,威势震天动地。

  早有准备,宁辰开启黄泉神禁,护下侯府。

  “百花霜葬”

  不欲留手,紫晶抬手便是极限之招,周身紫色冰晶汇聚,无声飘零,八方虚空,瞬间冻结。

  “极寒功体?”

  女常眸子一眯,莲步踏转,化掌为指,汇天地锐芒,一步上前,破开万千晶芒。

  招式对碰,紫晶退半步,身子一侧,避开锐芒。

  一式失势,招招受制,不出十招,一掌印在胸口,紫晶身影飞出,十数步后,勉强稳住身形。

  女常挥手散去掌上气息,没有再出手。

  战局外,宁辰看过两人之战,眸中闪过感慨,即便忽略修为的问题,紫晶和女尊之间的差距依旧不小。

  “紫晶,若知命侯在你这个修为,百招之内,吾即便能重伤他,也要付出相当不菲的代价,你明白吗?”女常看着眼前女子,正色道。

  紫晶沉默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她和真正的强者有差距,今日一较,方才知晓,这个差距究竟有多大。

  “经验差距,对自己所学招式的熟悉程度,还有对武学本身的透彻程度,都会影响你的实力,修为高低的确重要,但是,修为之外的因素,同样不可忽略”女常认真指导道。

  紫晶静静听着,将前者所说一一用心记下,一个字都不敢漏掉。

  宁辰也在一旁听着,每个人对于武学都有自己的见解,这样的经验甚至比任何功法都要珍贵,除非至亲或者嫡传弟子,少有人肯传授。

  “经验暂且不谈,这需要大量战斗的积累,非是一时之间能够提升,这点知命侯最有体会,不过,像他这样的怪物也不多,若是遇上,什么都不用想,立刻就逃”

  “至于第二点,对于所学招式的熟悉程度,这样需要勤学苦练,将每一招都化为本能,方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当你面对生死之战时,最有用的永远都是你最熟悉的招式,而不是最强的招式”

  “最后一点,对武学的透彻程度,这是最难,却也是让实力提升最快的途径”

  说到这里,女常语气稍顿,神色郑重下来,道,“言出法随,天相从临,甚至刀、剑等武学极道都属于此,武学修炼一定程度,便不止真元运用,还有法则、极道,法则吾不用多说,想必你也能听过一二,极道,是等同法则,甚至高于法则的武学境界,当武学修至极致,自成一道,吾等便成之为极!”

  “知命侯,听了这些久,也该出些力气了吧”女常看向一旁男子,微笑道。

  “自然”

  宁辰闻言,点了点头,手中星魂挥转,平凡无奇的一剑挥斩而下,没有真元加持,风云受命,随之而动,一剑开天。

  剑光过,神禁有感,一道都复杂的纹络显化,抵抗剑势。

  然而,承下两人大战的神禁,在剑光下迅速崩解,隆隆震动,响彻侯府。

  紫晶震惊,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便是极,剑上之极”

  女常看着前者,平静道,“极道难成,走上这一条路,便是走上永无止境的证道之路,此路艰难无比,越是强大的道,便越是难以得证,甚至,一生难证己道”

  “紫晶,女尊告诉你的这些东西,并非让你全部掌握,增加实力的办法贵精不贵多,其实能将其中一种修到极致便已足够,就看你如何选择了”

  说完,宁辰右手一挥,星魂剑离手,飞入书房,铿然归鞘。

  紫晶沉默下来,脸上闪过犹豫之色,一时间难以决定。

  “回去认真想想吧,不要轻易选择,不过,一旦选择就不能后悔”宁辰平静道。

  “嗯”

  紫晶轻轻点了点头,给两人行了一礼,旋即离去。

  “如何,女尊认为紫晶短时间内是否能够步入至尊境?”

  看着前者离去,宁辰目光移过,看向一旁的女常,开口问道。

  “很难”

  女常摇了摇头,道,“虽然冥王结界破开之后,界内法则不再受到压制,但是,紫晶修炼时日毕竟尚短,即便资质不俗,也只是不俗而已,和你那些妖孽一般的好友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想步入至尊境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

  宁辰双眸流光升起,道,“除了提升修为,女尊所说三种方法,其实,每一种对紫晶来说都非是易事”

  “实力提升,本来就不是容易之事,知命侯,此点你应该最有体会”女常正色道。

  “就是知晓,才不想她们这般辛苦”宁辰轻叹道。

  女常静默,片刻后,轻声道,“吾尽力吧”

  “多谢女尊”

  宁辰恭敬一礼,谢道。

  “谢字,就不必再说了,知命侯,坐下一谈吧”女常正色道。

  “请”

  宁辰点头道。

  书房,烛火再起,对视而坐的两人,相识三十年,三十年前初识时,是公平交易的陌生人,三十年后对坐时,是不用多言的朋友。

  “发生了什么?”女常轻声道。

  “说来话长”宁辰应道。

  “那便慢慢道来”女常平静道。

  宁辰轻叹,一点一滴将这些年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烛火跳动,映照两人倒影,平静无波的讲述,缓缓道出一生风波,皎月如水,透过窗纸照下,洒落点点轻寒。

  “岁月禁”

  女常双眸微微眯起,道,“可否让吾一观”

  宁辰颔首,手一翻,玉简出现,递给了眼前女子。

  女常接过神禁,灵识扫过,眸中异彩闪过,果然不愧是三大神禁之一,当真精深玄妙。

  “女尊若有兴致,便赠与女尊了”宁辰开口道。

  “嗯?”

  女尊闻言,面露异色,摇头道,“不用,吾研习一些时日便可,此禁复杂之极,非是短时间内能够掌握,想必你还需要此物”

  宁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看到前者神色,女尊一怔,旋即仿佛想起了什么,不禁自嘲一笑,道,“忘了名震天下的知命侯才是这个世间最聪明的人,区区岁月禁,怎在话下”

  “女尊过誉,三大神禁人间留存皆已不全,否则,我也无法将其中变化一一记下”宁辰诚实道。

  “过分谦虚就是骄傲”

  女常淡淡应了一句,双眸看着手中的玉简,心中一叹,神色复杂道,“知命侯,吾不止一次提醒过你,这百年不要再理会其他事,专心修行,你就是不听,如今你双身消散,根基几乎尽毁,再想踏仙,何止难如登天”

  “已经够了”

  宁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知命此生,无悔无憾,若有来世,甘愿平凡!”

  (PS:新年第一天,加更回报各位朋友,从今天起每增加三个全书,便加更一章,上不封顶!)
(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