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五十四章 燕亲王

第五十四章 燕亲王

        回府的路上,燕亲王看了一眼身后宁辰和磨磨蹭蹭地夏念忆,眉头微皱,开口道,“帮忙推着”

        宁辰和夏念忆神色一变,都有些老大不愿意,可是在燕亲王的余威下,谁都不敢反对。

        夏念忆来到轮椅之后,脸色凶的能吓死人,宁辰直感到身后冷飕飕的,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我自己来就行”

        宁辰实在忍不住苦笑一声道,他怕这刁蛮女一会忍不住捅他一刀,这么近的距离,他想躲都来不及。

        “让她推”燕亲王否决,淡淡道。

        “本郡主帮你推着,你还敢嫌弃”

        听到宁辰语气中竟有不愿意的意思,夏念忆火气当时就上来了,她拒绝可以,但这小子不行。

        今日她的火已经够大了,若不是三叔在此,她一定让人把这家伙丢进河里喂鱼。

        宁辰闭嘴,好男不和恶女斗。

        武功再高,也怕挨刀,如今人在屋檐下,他不敢再刺激这刁蛮女,真给他来一刀,他找谁说理去。

        三人一前两后,缓缓前行,城中的百姓看到,皆退后行礼,燕亲王在整个大夏都有很高的威严,才情和武道天赋卓越超凡,若非不争的性格,当今皇位归属恐怕还要另当别论。

        如今夏皇的皇位很大程度上有燕亲王相让的原因在内,据说上一代夏皇对才情和武道都出类拔萃的燕亲王格外喜爱,要立其为太子,却被燕亲王拒绝。

        这也是当今夏皇对自己兄弟格外冷酷的同时,对燕亲王却格外的宽仁。

        宁辰实在难以相信这位连皇位都不想要的亲王竟有兴趣陪着刁蛮女在此胡闹。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他其实还真不知道刚才的擂台是干什么的,所有的这些想法都只是他猜测而已。

        好奇之下,宁辰悄悄地斜过头,看了一眼刁蛮女,小声问道,“郡主,请问个事情”

        “什么事”

        夏念忆狐疑道,两人关系没那么好,请之一字,让她有些不自在,这家伙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宁辰看到了刁蛮女眼中的情绪,也没和她计较,他先问完再说,比起他那熊熊燃烧的八卦心里,个人恩怨可以先放在一边。

        “你们刚才摆擂为的是何事?”

        宁辰措辞了一翻,可惜没有想出来应该如何委婉,干脆直接问道。

        “你不知道吗?”

        夏念忆脸色有些古怪,讽刺道,不知道何事就敢上来打擂,这家伙脑子是什么做的。

        “呵呵”

        听到刁蛮女的鄙视,宁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是穷疯了,见了擂台立刻跳了上去,生怕晚一点擂台就跑了。

        夏念忆没有注意宁辰尴尬的神色,继续说道,“三叔需要一名剑侍,所以,定下规矩,谁能接下十招,便可以跟他走”

        说完,夏念忆面露疑色地看了一眼宁辰,道,“那你以为是什么?”

        “没什么”宁辰赶紧扭过头,不让刁蛮女看到他尴尬的表情,原来脑袋有炮不是泰亲王而是他。

        郡主比武招亲,他怎么想的?他真佩服他自己,连这么扯淡的事情都能想得到。

        “他以为你是在比武招亲”

        就在这时,前方的燕亲王淡淡地补了一刀,让身后两人当时就傻了。

        宁辰怎么也没想到燕亲王一直在听两人的对话,更没想到燕亲王连他想什么都知道,难道,他把答案写脸上了?

        但是,他怎么可以说出来呢?怎么可以说出来!

        然而,比起宁辰的忿忿,夏念忆更是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下一刻,彻底爆发,愤怒之下一把扣住前者的脖子,狠狠用力掐下去。

        “本郡主就这么让人看不上吗!”

        她之前以为宁辰上台后说了两句转身就走,是为了故意闹事,没想到竟是因为看到她。

        “呃”

        宁辰被掐地呼吸艰难,一边掰着夏念忆的手,一边挣扎着说道,“郡主,郡主不要冲动,燕亲王开玩笑的”

        夏念忆不信,掐的更狠了,她掐死这小子,天下之大,都大不过这家伙的胆子,竟敢嫌弃她!

        宁辰面色通红,感觉自己要喘不过气了,费力道,“郡主,您可是郡主,我再傻也不会如此胡思乱想”

        “真的?”

        夏念忆狐疑地松开手,想想也对,怎么可能有人会白痴的这么想。

        她怎么说也是大夏的郡主,婚事都是要由夏皇来指,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比武招亲的地步。

        可惜,她还是低估了宁辰那强大到极点的想象力,对于一个世界观正在渐渐崩塌的穿越者,就算认为母猪能飞上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在上台之时,鬼才知道她郡主的身份。

        “咳咳,真的”

        宁辰一边揉着喉咙,一边赶紧点头,同时心中还不停地埋怨燕亲王,你自己猜到就行,干嘛还要说出来,这纯粹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他要忍不住揍这刁蛮女一顿怎么办!

        对于夏念忆,他虽然意见很大,但也没打算得罪的太狠,这可是长孙的侄女,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燕亲王淡淡一笑,没有再开口。

        短暂的小插曲后,三人依然继续前行,燕亲王走在前面,神色淡然,一步一步,不急不缓,一袭素净的青衣随风猎猎,宁和又不失尊贵。

        “真有型”

        宁辰心中感叹,这燕亲王不是凡人,仅仅这绝代风采就让人望尘莫及,怪不得当年连长孙都差点被指婚给这位才情武道双绝的三爷。

        可惜燕亲王一生不曾娶妻,让无数待字闺中的朝臣之女痴痴的等,一直等到肝肠寸断。

        这是大夏的一位传奇,活在这个时代的传奇。

        相比来说,最终登上皇位的夏皇在人品魅力上倒是逊色许多。

        他不知道上一代的大夏皇子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如今的夏皇虽然登上了皇位,却失去了所有的兄弟,而燕亲王虽然拒绝了皇位,却得到了所有皇子的尊敬。

        泰亲王府,三人走来时泰亲王正坐在主座上等待,看到燕亲王走回,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

        夏念忆一走回堂中,看到父亲,立刻撒手不管宁辰,一脸甜美笑容地凑了过去。

        “父亲,我回来了”

        泰亲王呵呵一笑,面露溺爱道,“没给你三叔惹麻烦吧?”

        “哪能,女儿最听话了”夏念忆十分乖巧道。

        “……”

        宁辰无语,这谎话说的连脸都不带红一下的,你要是没惹麻烦,那他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路上捡的吗?

        他真想大喊一句,我就是你惹麻烦惹来的。

        泰亲王最了解自己的女儿,知晓这话最多也就能信三分,旋即看着燕亲王,问道,“三弟,念忆没给你惹麻烦吧?”

        夏念忆立刻眼巴巴地看着三叔,那意思是说,你要不点头我就哭给你看。

        燕亲王没有被前者威胁,却还是摇了摇头,道,“没有”

        在他眼中,刚才那些事情根本算不上麻烦,最多是两个小孩子赌气打架罢了。

        闻言,泰亲王微微颔首,旋即这才将目光移到眼前的少年身上,问道,“这位是?”

        “宁辰,无忧身边之人”燕亲王正色介绍道。

        “见过泰亲王”宁辰一拱手,客气道。

        “免礼”泰亲王眸中露出一抹诧异,此人怎么跑到无双城来了。

        宁辰的事情他并不陌生,可以说大夏与真极国的三局对决几乎就是这小太监的个人表演,只不过后来在送亲的路上,被永夜神教的神之子打下了悬崖,从此下落不明。

        无双城离皇城距离有些远,探子的消息不可能如皇城那几座宫灵便,所以对宁辰进入书院一事,泰亲王并不知情。

        不过泰亲王对此也并不关心,皇城的事情,现在的他已不愿去管。

        “三弟,怎么样,可寻到令你满意的剑侍?”

        “他”

        燕亲王一指宁辰,平静道。

        “哦?”

        泰亲王眼睛微眯,旋即身子一动,抽出剑架上的剑,一剑斩向眼前少年。

        剑光瞬至,宁辰眸子一缩,不避不退,墨剑出鞘,剑起剑落,竟毫不思考,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两败俱伤的一招。

        “嘭”

        泰亲王剑势一转,回剑挡在身前,只闻嘭地一声,两人身上衣衫猎猎,被余威震的摇荡起来。

        “不错”

        泰亲王收剑,赞赏地评价道。

        够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两人之间的实力有差距,刚才若是真正的战斗,选择两败俱伤是唯一且正确的方法。

        强弱之战,对弱者来说本来就胜算渺茫,一旦心生顾忌,败的会更快。

        宁辰有些不高兴,十分不高兴,他不是一件东西,不喜欢随意被人试探,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他很讨厌。

        泰亲王或许自己并不觉得,但他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如此。

        “泰亲王,燕亲王,多谢你们的抬爱,不过我对剑侍没有兴趣,而且我还有事要做,再会”

        话声落,宁辰转过轮椅便要走,他来,是看在长孙的面子上,否则谁都别想强迫他。

        他虽然惜命,但并不是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舍弃。

        身为华夏子孙,生命可失,但尊严无价!(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