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五十二章 天书

第五十二章 天书

        前方,是一条巨大的沟壑,仿佛被人一剑劈出,横断东西之间,让寸步难行。

        宁辰下了马车,坐在轮椅朝前方沟壑走去,但感到一股强大到极致的意志扑面而来,让他体内的气血顿时有了翻腾迹象。

        宁辰骇然,世上能如此恐怖的强者,能将自己的意志印在天地之间,经久不散。

        九品巅峰的强者他已经见过不少,青柠,夏妙语,甚至神之子都在境界,而是还是其中最强大的几个人。

        但是,他知道,他们之中绝对没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

        唯有先天,才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实力。

        这道剑痕已有些岁月,尘土皆已经变黑,普天之下,能一剑将天地劈开者,毫无疑问唯有剑城那把至高无上的剑。

        宁辰心中的压力更加沉重,谁都知道剑城中那把剑并未到先天之境,如今看来,恐怕并非天赋不到,而是并不在意。

        这一剑很大程度上已经显示,剑城的那把剑已经超脱了凡人的范畴,即便肉身束缚,也不能阻挡那无敌的剑意。

        来自他乡的宁辰很难理解,一个人手中的剑竟能达到如此骇然的境界。

        这已不再是人,而真正的剑,一把可与天地争锋的剑。

        难怪天下剑者看荒城,都只看到了一把剑。

        轮椅之后的墨剑在颤抖,要匍匐在这无上的剑意中,宁辰握住墨剑,一丝真气贯入,压制剑身的颤抖。

        “墨剑,你既然跟了我就不能再朝拜任何人和剑”

        铿锵一声,墨剑止住颤抖,似乎再回应主人的命令。

        宁辰重新上了马车,绕路而行,如今的他还没有资格跨过这一道剑痕,但是,这一天绝不会遥远。

        他发誓!

        十日后,宁辰的马车离剑城已经很近,与此同时一件让整个大夏都为之震惊的消息渐渐传开。

        八皇子,死了!

        大夏十九位皇子和公主,真正有希望争夺夏皇之位的人其实只有四人,大皇子自然是其一,剩余三人便是三皇子,八皇子和十皇子。

        四位皇子皆已经封王,八皇子更是有贤王之称,是大皇子之外最有可能继承大统之人。

        谁能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会被人刺杀,强悍无比的一掌,彻底震碎了心脉,回宫不久便重伤不治。

        有心人察觉到了阴谋的气息,四王夺嫡,大皇子最有希望,然而,大皇子一生浩气坦荡,正直清远,对皇主一位并无太多留恋。

        如此,真正关心皇位的争夺者,其实只有三人。

        三人之间,各自忌惮,互有猜忌,一直以来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谁都担心,一旦势头过盛会遭到另外两人的联合打压,所以说,三角之间,永远是最稳固的关系。

        但,如今,八皇子一死,互相忌惮的三角关系瞬间崩塌,夺嫡一事必然会很快白热化。

        剩下两人,已不存在谁联合谁,只是东风压倒西风或者西风压倒东风,谁强,谁便能压下对方。

        至于胜利者与大皇子的争斗,那已是日后之事。

        大夏发生天大震动的同时,遥远的西方,神之子穿过永夜第一神殿,直接来到一片广阔无垠的虚无之海,银色的光芒在天地间回荡,自成一片世界。

        “永夜神典”

        神之子手一伸,虚空之中,一步闪耀着黑色光华的典籍缓缓落下,漆黑如墨,如同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光芒。

        “你在查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威武高大的身影走来,雄霸天下的气息让整个虚空都扭曲起来。

        “武君”

        神之子恭敬的行晚辈礼,开口道,“我再找有关天书的信息”

        “哦?此次出去看来有所收获”

        武君眉目间闪过一抹异色,缓缓道,永夜神教中年轻的战将不少,但他最满意的还是君少卿,不骄不躁,做事执着,有着其父昔日的风范。

        “我感受到了生之卷的气息”神之子开口道。

        “嗯?竟然是它”

        听到这个消息,武君也不能平静,天书之中,生之卷虽然不是最强的一卷,却是最特殊的一卷。

        天书十卷,生为始,神为尊,乱为变,无为终,其余六卷各有其能,是天地至理的精华所在。

        神之子打开永夜神典,这记载着永夜创世以来无数岁月的古籍爆发出耀眼的黑色光芒,吞天灭地,骇人之极。

        永夜神典便是十卷天书中的明之卷,明天地一切,万象皆再其中。

        耀眼的光芒中,十个大字依次排开,其中生、明、月、行、地、乱六个字已经被点亮,至于剩余的四个字依然黯淡一片,看不清楚。

        武君看着天空中的六个明亮的大字,眼睛微眯,讶异道“没想到天书竟已出世六卷”

        神之子颔首,道“六卷天书中,明之卷与月之卷在神教,行之卷在剑城,乱之卷被北蒙王庭那个女人所得,剩下两卷下落不明,不过当日我在大夏的送亲队伍中感受到了生之卷的气息,虽然很短暂,却不会有错”

        “有没有地之卷的消息”武君问道。

        “没有”

        神之子摇了摇头,地之卷出世之时,距离永夜神教太远,而且地点还在大夏境内,神教强者很难及时赶到。

        两卷天书下落不明,对于神教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永夜创世后,十卷天书分散天地间,神教得其五,威势一时无二,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除了永夜神典之外,其余四卷天书皆已经遗失,就连摆放第一神殿中月之卷也是在百年前才重新收回。

        神教千年前的没落与天书的遗失不无关系,收回剩余的天书,对神教来说至关重要。

        “神典之中,可否看到地之卷的下落”武君问道。

        神之子一挥手,真气涌出,没入永夜神典,许久之后,摇了摇头,“看不到”

        武君眉头一皱,自从乱之卷出世后,神典的作用就越来越受影响,可惜,北蒙王庭的那个女子还有利用价值,未到翻脸的时候。

        就在这时,神之子眼睛一眯,放佛又想到了什么,“武君,差点忘了说了,冥子也醒了”

        “哦?那个幽冥地狱传言中的变数么”

        武君脸色升起一抹冷漠,看来真的是乱世之兆,连这个疯子都已苏醒。

        冥子与鬼女是幽冥地狱的一对变数,实力强大,联手之下可以抗衡先天强者,只不过,这一代的冥子是个疯子,不论荒诞程度还是天资都远远超越以往任何冥子。

        普天之下,能够制衡冥子的人只有鬼女,除此之外,就算是先天,也很难杀得死地狱走出来的冥子。

        这个世界总有些特殊之人,不是简单的武力强弱就能决定生死的。

        冥子和鬼女来自幽冥地狱,互相制衡,也相辅相成,除了武力之外,最难缠的还是那几乎杀不死的幽冥鬼体。

        “明日,你去一趟东边的剑城,本君已经应下了那人的证剑之战,不过在这之前,你去与剑城那位新晋的先天交一次手,这对你领悟先天之境会有帮助”

        话声中,武君毫不掩饰自己对战斗的期待之情,武者本来就是为战而生,永夜神教已经沉默太久,锋芒再掩藏下去就会被世人彻底遗忘。

        神之子点头,他停步后天巅峰已经很久,隐约间跨出的步伐却始终不能真正迈出,的确需要一场战斗来刺激自己。

        ……

        荒原之上,奔驰的马车已经渐渐缓了下来,半日之后,一座古城已隐约可以见到,但这并不是剑城。

        而是大夏东方最后的一座城,无双城!

        无双城,座落贯穿东西的必经之路上,繁华至极,整座古城的城墙都是奇异的古木与金属浇筑而成,刀叉剑戟在其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痕迹,依稀间可以看到昔日惨烈的战斗,自古以来便是中原一大雄关,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时至今日依然铁骨铮铮地屹立神州大地上。

        宁辰进了城,然后随意找了一间客栈住下。

        银子已快见底,成了不得不解决的事情。

        劈柴太慢,去抢不太合适,唯有出门碰碰运气,他还会点功夫,打个擂不成问题。

        本来不算问题的问题如今却成为阻碍他前行的阻碍,说起来有些无奈。

        武者也是人,也需要吃饭。

        而擂台这东西,自古都不少见,无双城自然也不会缺。

        宁辰像看到肥肉的恶狼一般,大老远看到后,就玩命地往那里赶。

        前方飘扬的大旗上大大地写了两个字,“擂台!”,在他看来,这就是银子,就是面包。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到了擂台前,宁辰二话没说,一拍轮椅就要上。

        擂台对面,是一位青衣中年人,蓄有胡须,面如冠玉,可以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男子,如今即便岁月大了,依然能迷倒不少花痴少女。

        宁辰最讨厌的就是帅哥,尤其是比他帅的。

        中年人看着上来的少年,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怎么会是一个残疾。

        “规则都看了?”中年人不放心地问道。

        “规则?”宁辰有些傻,什么规则,不就是打个擂么,还有规则?

        等等,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眼神四处瞟了瞟,待他看到擂台纱帘之后隐约坐着的一位妙灵少女,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他大意了,忘了这个世上还有一种擂台叫比武招亲。

        宁辰咧嘴,傻呵呵地笑了一声,赔礼道“呵呵,走错地方,不好意思”

        不管是与不是,他都不能再留了,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话声落,轮椅一转,灰溜溜地就要下去。

        这银子没法赚,不然连他自己都要赔进去。

        “慢着”

        就在这时,纱帘之后的少女站了起来,容颜俊俏,却带着一股让人不喜的蛮横之意。

        宁辰就当没听到,轮椅转动,就要沿着阶梯下去。

        “本小姐喊你,没听到吗”

        少女大怒,一挥手中长鞭,啪地一声朝着宁辰甩来。

        突来的横祸,让宁辰有些不喜,他只是走错了地方,又道了歉,凭什么还要挨鞭子。

        就算长孙都没有让他挨过鞭子,这个女人凭什么!

        (PS:一章送上,还有两章,继续码字去,看在烟雨这么敬业的份上,拿打赏和票票砸死我吧!)(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