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九章 衣尾寒风

第四十九章 衣尾寒风

        月光透过窗纸,将刺客的影子印在其上,剑入身体的感觉,绝妙的难以形容,就仿佛打碎一件易碎的瓷器般,满足人类的破坏心里。

        宁辰不认为自己的变态,但,为了保命,他不介意体会一次这变态的感觉。

        “嗯”

        门外响起了一声闷哼,是女子的声音,很清楚,掩饰不住。

        宁辰不喜欢打女人,更不要说对女人动杀手,不过,想要他命的女人除外。

        嘭地一声,房门被轮椅撞穿,宁辰掠出房间,手中墨剑前行,带着女人的身体,一连进了三步距离。

        突然,远方一道可怕的箭光瞬间而至,绝妙到极点,让人避无可避。

        “又是你!”

        宁辰眸子一缩,心中大怒,这已第三次,当真没完没了了。

        墨剑一转,带着女子的身体挡在了轮椅前,旋即呲地一声,箭光透体而入,洞穿女子之身。

        瞬间的延滞,让宁辰有了反应的机会,左手抓向透体而出的箭身,但感一股巨力传来,整个身子顿时被震退三步,哐当一下撞到已半毁的门上。

        “呃”

        宁辰嘴中闷哼,一抹鲜血自左胸处印开,染红衣衫。

        箭头入体小半,最终无力止住,不能再寸进。

        宁辰浑身尽是冷汗,这一箭太过凶险,他不是夏妙语,无法彻底接下此人的箭。

        女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双眸失神,无力地倒了下去。

        宁辰拔出胸口的箭,心中后怕,方才若是没有女人阻挡,现在躺下已经是他了。

        “此人不能留”

        宁辰身后的冷汗还没消,只有正面接过才知道此人的箭术可怕到什么程度。

        但,他发现了一点,此人的箭最多的一次也就是射出了三箭。

        而且,此人从来没有露过面。

        在长孙遇刺的那一次他就怀疑过,当时,若此人出来拦截,他和长孙断然没有活命的机会,甚至在他拉着长孙当机立断混入人群后,也没有再出现逼命的第二箭。

        种种迹象推断,这射箭之人,很有可能行动不便,一旦第一时间离开他的视线,那么便无危险。

        巧的很,他的行动也很不便。

        但他有个好轮椅。

        下一刻,轮椅九转,宁辰身影很快朝前掠去,他并不担心这个时候会有箭射来,箭这种东西,射移动的目标总是很困难的。

        那个女人没有白死,最起码他通过女人被射了个透心凉的身体看出了箭来时的准确方向,这人的箭太快,若非如此,他就要根据自己的尸体去阴间判断了。

        皇城中能俯视凌烟阁的地方不多,通过箭来时的方向,做出定位不算难,他唯一有些顾忌的是,此人身边,护道的角色到底有多强。

        清冷的月光之下,一道黑光在夜色中划过,书院的陆先生是天工奇才,黑色轮椅经过真气催动后,要比想象的快了许多。

        宁辰看着前方的佛塔,眸中划过一抹极冷的光芒。

        大夏信佛者极少,他亦不信。

        佛讲来世,但,他更在乎今生。

        若再有来世,他希望天下太平。

        佛塔很高,有光,不是烛光,而是舍利反射的月光。

        据说很久以前,在这片大地上,佛教曾经盛行,那时的高僧圆寂后,有可能会留下舍利。

        这座佛塔的存在,比大夏建朝的历史还要久远,大夏虽不信佛,但也会对这座岁月悠久的佛塔历年整修。

        很快,宁辰来到佛塔下,望着上面,想是上去,还是等着。

        最终,他还是决定上去,若是这个死人在上面呆一晚上,那他岂不是也要像傻瓜一样等一晚上。

        他是傻瓜吗,显然不是……

        楼梯是宁辰最讨厌的东西,轮子这种玩意总归不适合爬上爬下。

        佛塔很高,楼梯自然很多,让他着实废了不小的力气。

        佛塔顶端的风很大,宁辰双眼微微眯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养成了这个习惯。

        前方有两个人等在那里,一个男人,一个残疾。

        男人手中拿着一根萧,看到来到的少年,眉头一皱。

        残疾艰难地转过身子,咧嘴一笑,丑陋的面容看起来让人一阵恶心。

        长的奇葩,组合也奇葩。

        宁辰心中就说,残疾成这样,怎么可能还追的上他与长孙。

        他是双腿不能动,而眼前的人似乎只有两只手能动。

        这样的人能练出如此箭法,当真也是可怕之极。

        至于旁边拿萧的男子,宁辰开始并未太在意,在这里,对他威胁最大的是残疾手中的弓,而持萧的男子身上并没有让人感到压迫的气息。

        强大的武者除非到了先天境界,否则很难彻底掩饰气息,越是强大之人,带给人的压迫就越强。

        残疾手中的青弓太过危险,他不知道,他的猜测是否为真,若是残疾能无限射出那种威力恐怖的箭,今天就不用打了。

        宁辰全身备注,从轮椅之后缓缓抽出墨剑,今日,他必须除掉这个可怕的敌人,他可不想哪天在大街上会被一支悄无声息的箭射死。

        男子面色也很凝重,他从少年的剑中感觉出了危险,这里不是荒原,他的实力要大打折扣。

        在场,唯有丑陋的残疾一直在笑,笑的扭曲,笑的变态。

        突然,弯弓,搭箭,箭如流星划过,瞬息已至身前。

        宁辰横剑抵挡,当地一声,箭头划出一片火星,被墨剑震飞出去。

        残疾笑的更灿烂,丑陋的脸扭曲起来,看起来有些吓人。

        宁辰神色不变,这样的箭对他产生不了威胁。

        塔顶上的北风越来越冷,高挂的寒月照在三人身上,给这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更添三分冷意。

        男子拿起了手中的萧,放在嘴边,宁辰心中一震,下意识感觉到不对,墨剑一动,欺身而上。

        “嗖”

        一支箭又至,挡住了去路,让他不得不回剑抵挡。

        “呜……”

        下一刻,一阵低沉而又阴郁的萧声在佛塔之上响起,靡靡之音,让人心神一瞬沉沦。

        魔音摄魂,直达内心,宁辰右手一转,墨剑毫不留情刺入腿部,但感一股剧痛传来,强行驱散了脑中的昏沉之感。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比明月还要耀眼的箭光瞬息已至,箭尾的寒风呲呲嘶鸣,刺人心神。

        “等的就是你”

        宁辰眼一冷,不闪不避,身体前方,一道大黑伞嘭地一声张开,瞬间遮盖了刺目的箭光。

        “轰”

        一声骇人的巨响,箭光射在大黑伞上,撞出最恐怖的声波,在场三人只感双耳剧痛,体内血气不断翻腾。

        轮椅被巨力震出足有三丈远,方才堪堪停下,大黑伞彻底废了,被炸出一个大洞,但,这可怕的一箭也威势散尽,无力地掉落下来。

        宁辰一点也不心疼,左手将固定大黑伞的机关从轮椅两侧硬生生拽了下来,然后随意扔在一边。

        这东西,回书院再让陆老头装一个就是,没什么好心疼的。

        可以挡下一箭就是他赚到了。

        轮椅的机关构造是他提出的,设计方法和材料是陆老准备的,两人都和正人君子挂不上边,所以,轮椅最大的作用就是阴人和保命。

        “好了,机关算计用完,谁都不欠谁,下面我们重新开始,公平一战”

        宁辰转动着轮椅上前三丈,淡淡开口道。

        男子走上前,收起手中的萧,然后从身后抽出一把弯刀,冷冷地看着眼前少年,接下这战帖。

        “汉子”

        宁辰赞赏地说了一句,手中墨剑一颤,霜华凝结,带起一抹淡淡的寒意。

        他就喜欢这种正人君子的行为。

        男人先动了,一抹弯刀如月,划过最凌厉的杀光,他知道他的长处,本来应算不上长处的长处。

        在场三人中,他最快。

        男人很擅长用自己的刀,他们草原上的人,打小就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弯刀,长年相随,已成最亲密的伙伴。

        面对弯刀逼命,宁辰举剑,落剑,简单而又纯粹,没有任何招式。

        然而,就是这简单的一剑,或者一刀,却让男人神色剧变,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避不开。

        他不知道,这是少年最擅长的一剑,胸前一线,便是禁区。

        宁辰在书院中劈了两个多月柴,这一刀,已落下千千万万遍,熟悉的几乎已刻在骨子里。

        男人避不开,只能横刀来挡,刀剑相接,嘭地一声,两人身下皆是入地三分。

        “嗖”

        一枚墨色的光芒划破两人之间,男人双眼一缩,旋即闪过一抹难以置信。

        “你…你……”

        男人倒下了,胸前一根暗矢还在颤抖,他不明白,方才不是说,重新开始,公平一战吗。

        “傻瓜,我骗你的”

        宁辰嘴角弯起一抹冷漠的弧度,开口道。

        何为公平,你死,我活,这就是公平。

        人世间,最不能相信的就是敌人,明知是敌人,还会相信,不是傻瓜,是什么?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人,你说,我们怎么解决?”

        宁辰转动轮椅上前几步,看着眼前的残疾,冷声道。

        剩下的战斗已丝毫没有悬念,弓箭终究还是远程攻击的武器,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不会再给其弯弓的机会。

        “呵呵”

        残疾古怪一笑,没有求饶,也没有再射出手中的箭,右手抓着塔顶的护栏,用力震断护栏,旋即,身子向后倾倒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掉落下去。

        “赵家的人,早晚会来找你”

        掉落的人,没有任何对世间的留恋,唯有如同诅咒般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久久不衰。

        宁辰眼睛一眯,他不知道什么赵家的人,但他知道,今天他活了下来。

        佛塔上的舍利依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却何曾想过,他若放下屠刀,能成的只能是鬼。

        还是那句话,若再有来世,他希望天下太平。

        (PS:书友群号102176072,喜欢热闹的可以进来,男人认证左,女人认证右,人妖暂时不收!)(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