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八章 那一剑的风情

第四十八章 那一剑的风情

        宁辰都已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无奈应了一句,“摔残了”

        掌柜眉头一皱,快步上前抓起前者的手臂,把脉之后,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有救吗?”

        宁辰轻笑一声,问道。

        “莫要说疯话”

        掌柜皱着眉斥责了一句,脏腑受创,甚至伤及了心脉,有救,但确实很麻烦。

        宁辰不甚在意,笑道,“我这伤不着急,已经很久了,你先为灵姑娘诊脉吧”

        掌柜这才注意到宁辰身后的女子,脸色不禁变得有些古怪,这小子每次来都带着不同的女子,而且,一个比一个长的漂亮。

        宁辰不知道掌柜脑中在想什么,不过看到这怪异的笑容,也能猜个大概。

        “碰巧遇上”

        宁辰开口解释了一句,这掌柜有些为老不尊,都这么大把岁数,思想还这么奔放。

        “呵呵”

        掌柜知会地笑了一声,就差说他不信了。

        宁辰没有再解释,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不信拉倒。

        “姑娘,这边请”

        掌柜客气地一伸手,不再理会宁辰,而是看着身前秀美的女子道。

        月灵听从掌柜的安排走到堂中的诊案前坐下,掩嘴轻咳了几声,旋即将左手伸了出来。

        掌柜将手放在女子的手腕处,许久,眉头又再次皱了起来。

        “怎样”

        宁辰转动着轮椅上前,正色问道。

        月灵身体不好他能看出来,否则也不用千里迢迢来到皇城寻医。

        “姑娘要有准备”

        掌柜轻声一叹,委婉道。

        听到掌柜的话,月灵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她已习惯了,没有什么可失望的。

        “我还有多久时间”月灵轻声问道。

        “最多一年”掌柜诚实回答道。

        月灵眉头皱了皱,却也没有说什么,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掌柜口中的一年已是最长时间。

        这些年来她看过的大夫已经不胜枚举,服用的灵丹妙药亦数不胜数,可惜收效甚微。

        “最近药房中收了一株千年血参王,可是”

        说到这里,掌柜看了一眼宁辰,有些为难,刚才他本来是打算将这人参给这小子的。

        “给她,我没钱”宁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

        千年血参王一听就很贵,给他吃了也是浪费。

        “多少银子”月灵并没有推辞,开口问道。

        “十万两”

        “噗”宁辰一口将喝进嘴中的茶喷了出来,难以置信地问道,“多少?”

        “十万两”掌柜再次正色道。

        “咳咳”宁辰被茶水呛到了,咳嗽不止,怪不得当初这老不正经的这么大方,给了他一个五两的小元宝,他还乐的屁颠屁颠的,原来人家一出手,就是万两万两的生意。

        掌柜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继续开口,他要价并不贵,这株参王他收来时就是这个价钱,如今原价卖出已是看在宁辰的面子上。

        当然,若宁辰要买的话,银子多少就无所谓了。

        药房是长孙家的,药材自然也是长孙家的,他相信,宁辰与十万两银子比起来,皇后娘娘一定不会选择后者。

        月灵听到价钱后,倒是没有什么太明显反应,点头道,“明日,我会命人将银子送来,希望掌柜能将此参王留一天”

        “有钱人”

        宁辰心中一叹,人比人气死人,他身上的银子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两,而且还是抢了许多人之后。

        掌柜想了想,起身走进后堂,不久后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木盒子出来。

        “既然你与宁兄弟是旧识,这参王你先拿去,银子明日送来就行”

        说话间,掌柜将手中木盒递了过去,宁辰在一旁看的眼皮直跳,十万两啊……要是月灵拿着东西跑了,掌柜会不会砍死他。

        月灵诧异地看了一眼宁辰,她倒是没有想到后者有这么大的脸面,十万两并非是一个小数目,就算她也要派人准备一天才能送来。

        宁辰微羞一笑,人品好。

        掌柜给月灵又开了一个方子,配合着血参王一起服用,至于这些药材,并不值什么钱,就全当送了。

        宁辰在一旁等着,不急不躁,一杯又一杯喝着免费的茶水。

        在他眼中,月灵是个妙人,对于生死不强求却也不放弃,着实让他刮目相看。

        掌柜给月灵开完方子后,提笔又给宁辰开了一方,药材不多,却都很珍贵。

        “八百两”掌柜将方子递给宁辰,淡淡道。

        “咳咳”宁辰拿过药方,看了半天,指着最上边的一味药材,底气不足道“这雪菱花应该没什么用吧,要不去掉?”

        掌柜鄙视地看着前者,道,“这是主药”

        “……”

        宁辰无语,头皮发麻地继续找着,然后又指了一味药材,试探道“要不去掉这个?”

        掌柜眼中的鄙视之色越来越浓了,语气不咸不淡道,“这是药引,你看着办”

        宁辰头疼,索性心一横,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说道,“我钱不够”

        掌柜回到柜台后,啪嗒了一声甩了一下算盘,头也不抬道,“你有多少?”

        宁辰心疼地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包,然后哗哗啦啦地倒了出来,数了数,声弱道,“七十五两”

        掌柜啪啪地打了几下算珠,道“给你留五两,交七十两,其他记账”

        宁辰不舍得,却也没办法,一脸肉疼地拿出一个五两的小元宝,然后将剩下银子推了过去。

        “宁辰,欠七百三十两”

        掌柜从柜台右上角拿来账本,工工整整地写下八个大字,单独一页,如此醒目。

        宁辰眼皮跟着掌柜手中的笔,一字一跳,短短这一会的工夫,他竟已欠下了如此巨款。

        他不是有钱人,除了劈柴什么都不会,这钱要还到什么时候。

        宁辰习惯性地跑神了,连月灵何时将他推出药房都不知道,心中发愁怎样想办法赚点钱。

        至于梨儿手中的红利,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回来,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你很缺钱吗?”

        轮椅身后,月灵轻声开口,带着一丝好奇道,如今她是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少年,后者的思想与绝大数人似乎永远不在一条线上。

        “呵呵”

        宁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是缺钱缺怕了,自从来到这个世间,他最发愁的事情就是没钱。

        昔日在宫中时,长孙断了他所有的银钱来源,一文钱都没给他留,跑路的钱还是掌柜友情赞助的,最终又被月涵衣拿走抵债。

        “宁公子在住哪?”

        时间已不早,月灵要回去休息,若不顺路就准备就此分别。

        “凌烟阁”宁辰回答道。

        “青楼?”月灵秀美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问道。

        “恩”宁辰尴尬地点点头,他和月灵两次见面,似乎都和青楼脱不了干系。

        “走吧”

        月灵继续着推动轮椅,无巧不巧,他们住的地方相隔并不远。

        两人来到凌烟阁前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尹水河畔的这片土地是整个皇城最繁华的地段,寸土寸金,一到晚上,人就多了起来。

        梨儿站在凌烟阁门前,东望西望,小脸上有些焦急,都这么晚了,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

        他不会又被那天的凶女人抓走了吧?

        不多时,月灵推着宁辰走来,梨儿一看,立刻凶巴巴地走了上去,一叉腰,娇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呵呵”宁辰更尴尬了,还嘴吧,对方是一个小丫头,不还嘴吧,让一个小丫头训得一声不敢吭,简直太影响他在身后月灵心中的形象了。

        最终,宁辰决定还是让形象去死吧。

        小丫头炮火很猛烈,从毛毛细雨直接过渡到倾盆大雨,还带打雷闪电那种,一下就将宁辰刚燃起的反抗火苗浇灭了,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敌军太强大。

        梨儿训了半天,有些口渴,这才注意到宁辰身后的月灵,小脸刹那间变得古怪之极。

        这家伙才出去一趟就带回一个这么美丽的女人,这也太快了。

        趁着小丫头休息的工夫,月灵终于插上了嘴,神色很精彩,开口道,“我回去了”

        “后会有期”宁辰点了点头,告别道。

        月灵走了,梨儿低下头,小声问道,“太监也喜欢漂亮的女人吗?”

        “……”

        宁辰瞬间内伤,说不出话来。

        他是太监吗?不是!不是!不是!

        “你自己猜吧”

        宁辰郁闷地甩下一句话,旋即转动着轮椅朝前走去,他都跑出宫了,还不能摆脱小太监的身份,何其悲催,何其郁闷。

        什么时候他才能站在皇城之上,仰天大喊一句,“我不是太监!”

        由于心情不爽,宁辰晚上默默地多吃了两碗饭,然后便回房休息了。

        凌烟阁的热闹繁华一直持续到子时方才渐渐安静下来,过了子时之后,不论客人还是阁中的女子都已回房休息,缠绵悱恻。

        寒夜凄冷,皓月高照,无声无息间洒下一地瀑寒,冷冬的月,总是格外美丽,或许是那一份清冷,不可触及,才会让人心动不已。

        后院之中,宁辰睁开了眼,转动着身下的轮椅来到门前,眸子比月光还冷。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剑光破空而来,比月还明,比风还快。

        宁辰退了,退回了房间中,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刺啦”

        剑刺穿了门,却已刺不到退了的宁辰。

        同一时间,一柄墨剑透门而出,没入一具温暖的身体。

        她看不到宁辰,宁辰却看到了她,因为门外的月光真的很亮……(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