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七章 重回皇城

第四十七章 重回皇城

        小白马的悲鸣还在耳边,宁辰的心却如石头一般,冷的不会有任何动摇。

        说到底,宁辰才是这个世上最狠的人,不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黑色轮椅滚滚前行,碾在石板上,碾在积雪中,留下两道长不见尾的轮印。

        两日后,宁辰回到了皇城,阔别三个多月,再次归来。

        这里有他信任的人,也有他害怕的人,有他不喜欢的人,更有想要杀的人。

        皇城依然还有着他的传说,街头巷尾,传了不知道几百遍。

        大夏和真极国的和亲很成功,宁辰想起了那个叫夏妙语的女子,妙心慧语,藏得很深,天纵之资,不输任何人。

        他还记得那一双纤细的手接住逼命一箭时的惊艳,这样的女子不可能会一直沉默下去,真极国太小,困不住已展翅的凤凰太久。

        大夏的皇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宁辰始终这么认为,不然何以压得大夏昔日几位惊艳的亲王抬不起头来。

        在前方的皇宫中,真正让他忌惮的人便是这位夏皇,他不止一次的认为,夏皇已经想杀他很久了。

        原因很简单,他掌握着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并两次将它展现在了夏皇面前。

        第一次或许还没人太在意,但是第二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整个正奇殿几乎被炸废,夏皇不可能还没注意到。

        当初,为了能出宫,他已顾不得那么多,埋下了祸根,也成为他这次回宫最忌惮的原因。

        回宫如今对他来说并非简单的事情,他若敢大摇大摆地进宫,估计这一辈子就别想再见到长孙了。

        暂无办法的情况下,宁辰准备先去凌烟阁等两天,皇城中有资格进宫的人不少,他要想办法将消息带进去。

        若是青柠能出宫一趟,那么他进不进宫便无所谓。

        宁辰来到凌烟阁时,依然还是正午,梨儿正坐在堂中的凳子上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煞是可爱。

        多日不见,小丫头一点也没变,秀气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少女的娇憨,有些傻气。

        阁中还有一名女子在,在看到轮椅上的少年时,顿时就吓了一跳,刚打了一半的哈欠生生的咽了下去。

        宁辰咧嘴一笑,他认出这是当日他揍长孙云轩时那个给他拿笔墨的女子,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只是胆子有些小。

        女子吓愣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旋即脸色一红,转身朝楼上走去。

        宁辰无奈,他有这么可怕吗?

        这一会的工夫,梨儿也迷迷糊糊醒来,看了一眼眼前,没有反应的站起身,走了两步,突然身子一怔“呀”地惊叫起来。

        “梨儿”

        宁辰轻笑,柔声唤道。

        梨儿小嘴一扁,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极了。

        “梨儿乖,不哭”

        宁辰转动轮椅上前,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旋即将其小脸上的泪水擦净。

        梨儿抽抽噎噎地止住泪水,这才注意到宁辰竟然是坐在轮椅上,眼泪不由自主地又流了下来,急道,“你的腿怎么了?”

        “不碍事,摔了一下”

        宁辰微微一笑,轻声道。

        梨儿稍微放下心,抹了一把眼泪,梨花带雨地问道,“看大夫了吗?”

        “看过了”

        宁辰耐心回答道,不仅大夫看过了,就连先天也看过了。

        “大夫说什么时候好”梨儿关心地问道。

        “快了”

        宁辰随意答道,若是夏皇肯给他一颗先天丹的话,应该是快了。

        不过,这和他只身北上干掉北蒙王庭的那位先天一样,纯属白日做梦。

        “宁公子,别来无恙”

        就在这时,一位月白衣衫的妙龄女子走来,面若凝脂,眸如皎月,眉目间带有一丝魅意却又很好的掩饰过去,来人正是凌烟阁的主人,月涵衣。

        时隔多日,宁辰也不愿再纠结往事,客气地赞了一句,道“别来无恙,涵衣姑娘是越来越漂亮了”

        “多谢公子夸奖”月涵衣上前,嫣然笑道,“不知宁公子在书院过得可好?”

        “嗯?”

        宁辰双眼一眯,这话透露的意思就非同一般了,天下知晓他在书院的人加起来也没有几个,这月涵衣如何知道的。

        他当然没有指望着这时能够瞒过所有的人,只是,却也不该人所共知。

        当日剑供奉带他回宫定然惊动了宫中的一些人,各宫都会有自己的眼线,但是,能有本事将眼线埋入未央宫的绝对不多。

        难道说,凌烟阁还与皇宫中的哪座宫有关系不成?这月涵衣倒是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涵衣姑娘,在下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宁辰淡淡地回了一句,月涵衣方才的话无疑是表明了身份,这占据皇城最繁华地段的凌烟阁果然不只是简单的烟花场所而已。

        “公子过誉”月涵衣笑道。

        “涵衣姑娘,在下有些累了,不知能否帮忙安排一个房间”

        宁辰打住了这个话题,不想再继续谈论下去,他如今还不想参与各宫的争斗,没兴趣,也没时间。

        月涵衣一怔,没有想到宁辰会如此干脆的拒绝再谈下去,心中微有不舒服却没有表露在脸上,适时一笑,道“后院有早为公子准备好的房间,涵衣这就待公子过去”

        “不用了,梨儿带我过去就行”

        话声落,宁辰转动着轮椅朝后院走去,他在这里住过十多日,对后院一点也不陌生。

        梨儿看了一眼小姐,旋即一溜小跑跟了上去,小脑袋瓜一阵不理解,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又闹别扭了。

        “房间不错”

        宁辰被梨儿带进屋后,左右看了看,客观地评价道。

        “不错吧,我打扫的”

        梨儿扬着小脑袋,邀功道。

        宁辰轻笑,转动轮椅来到床前,看了看床上琳琅满目的各种少女头饰挂件,指着道,“不要告诉我,这也是你为我准备的”

        梨儿小脸红了红,赶紧上前把头饰都收了起来,她怎么把这些东西给忘了。

        “这些东西都不便宜啊,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宁辰好奇地问道,她一个端茶递水的小丫头,月钱少的可怜,怎么买得起这些东西。

        听到宁辰的询问,梨儿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有些扭捏道,“那日你被那个凶女人带走后,衣姐姐就做主把你的那四成红利暂时分给了我”

        宁辰哑然失笑,事情很明了,小丫头手中有钱了,看到漂亮的头饰肯定心痒痒,一时没忍住就全买了回来。

        见宁辰没有怪他的意思,梨儿更加不好意思了,扭捏道,“等我钱存够了,就还你”

        “呵呵,你慢慢存,我不急”

        宁辰笑道,他要那么多银子也没有用,在他眼中,小丫头能快快乐乐的比什么都重要。

        月涵衣既然做主将红利给了梨儿,他便不会再说什么,有了这些银子,日后梨儿若要想走,最起码不会为银子之事发愁。

        想到这里,宁辰心头的一块石头暂时放了下来,看向梨儿,不禁古怪一笑,不知不觉中,这小丫头竟然成了一个小富婆。

        一旁,梨儿被宁辰盯着的有些浑身不舒坦,拿起自己的头饰就要跑,“你先休息,晚饭我过来叫你”

        小丫头走后,宁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阴沉的可怕,他低估了皇宫中各宫眼线的实力,看来他回皇城的事情十有八~九也已经暴露。

        这样也好,未央宫估计不久之后也会知道他回来的消息,他只要把他想要表达的一些话通过这些眼线带回宫就行。

        长孙那么聪明,一定能猜出来他的意思。

        宁辰对长孙有种盲目的信任,在他看来,长孙是无所不能的。

        用前世的话来说,他就是长孙的脑残粉。

        ……

        未央宫,正殿外,青柠接过一位宫女递来的纸条,展开一眼后,美丽的容颜闪过一抹诧异,旋即快步走入正殿,看着主座上的长孙,轻声道,“娘娘,宁辰回皇城了”

        主座之上,长孙闻言眉头微微皱起,道,“这个时候他回来做什么,活的腻歪了吗”

        青柠眸子中有些一丝担忧,道,“娘娘,陛下那边”

        “闭嘴”长孙沉声喝道,阻止青柠继续说下去。

        “派人继续盯着,一有动静立刻回报”

        “是”

        青柠应了一声,紧接着快步走出正殿,前去安排。

        大夏天谕殿,夏皇高坐龙椅上,专心批改奏章,每一字每一句都没有错过,对每一件事情都要审阅一遍。

        下一刻,大殿之中,一道身影无声出现,恭敬地跪在殿下,道“禀陛下,宁辰回了皇城”

        夏皇抬起头,面色平静,淡淡道,“派人盯着,不允许其出城半步,若有反抗,便杀了”

        “是”

        暗影卫领命,旋即消失不见。

        西宫,这个世间最美丽的女子坐在纱帘之内,前方,一位宫女恭敬地跪在地上,脸上带着一抹不可察觉的惧意。

        “你确定如今回到皇城的宁辰就是拿走那封信的人?”纱帘中传出质问之声。

        “当日山贼被杀的地方出现过轮椅和马蹄印记,而十日前肖侍卫战死的地方也出现了杂乱的轮椅印记,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宁辰”宫女回答道。

        纱帘之后,万霓裳娇艳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轻道“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按日子推断,廖总管很有可能也已经死了”

        宫女低头,不敢答话。

        她确实也往廖总管离开的方向寻过,可惜前些日子风雪太大,早已找不到半点痕迹……

        就在这短短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内,大夏皇宫中,最有权势的三宫皆对宁辰的回归作出了反应,命令不同,目的更是不同。

        宁辰也猜到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所以也没必要刻意掩饰,稍作休息后,便光明正大地出门了。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他要去一趟渡安药房。

        他身上的伤一直压制着也不是长久之事,掌柜是神医,曾经几根针就把重伤的暮成雪救醒的厉害人物,应该会有办法。

        然而,在宁辰到达渡安药房时,迎面碰到了一个让最他意想不到的人物。

        月灵,那位赠他墨剑的病弱女子。

        眼前的月灵依旧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衫,尊贵却又不华丽,秀美却微显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浅地笑容,看上去异常的美丽。

        宁辰看到月灵的同时,月灵也看到了宁辰,两人见面,轻轻相视一笑,没有尴尬,也没有故作熟悉。

        “看病?”月灵开口问道,声音清软,很是好听。

        “看伤”宁辰回答道。

        “真巧”月灵轻叹,很自然地来到宁辰身后,轻轻推着轮椅。

        “确实很巧”宁辰点了点头,他也没有想到两人能这么快就再一次相见。

        药房中,掌柜看着走来的两人,本来也没在意,但下一刻却突然抬起头,看着轮椅上的宁辰,脸上露出一抹震惊。

        “宁兄弟,你的腿怎么了?”

        (PS:有纵横币的娃甩点打赏吧,也让烟雨在责~编面前长长脸!!)(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