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三章 冥子

第四十三章 冥子

        宁辰很是纠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纠结,他受了那么大的罪,被人阴的那么狠,甚至差点困死在幻境中,如今好不容易看到宝物在眼前,他却拿不到。

        这种痛苦让他发疯,就好像别人捅了他一刀,最后连刀也要拔走。

        “呼哧”

        小白马喘了一口粗气,浑身红通通的,就如同被煮了一般,宁辰正烦着,没空搭理它。

        “叮”

        铃铛声响起,地府大门外,一尊幽冥鬼轿出现,前方的黑白无常一跳十丈,转眼便已靠近。

        宁辰心中一寒,当机立断,拉着小白马就走,这鬼轿中坐的他不知道是谁,但那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尚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脑中热一次已经够了,他不能再去找罪受。

        幽冥地府的大殿很大,祭台之后,是一座十丈方圆的血池,血池已干,唯有那血腥味经久不散,让人作呕。

        幽冥鬼轿进入大殿后,停在了祭台前,轿中一双冰冷的眼睛看着祭台上的妖刀与神剑,嘴中一阵诡异的音符念出,意欲收复这两把神兵。

        妖刀轻轻一颤,发出刺眼的血色光芒,正要飞出,却见神剑紫色光芒大盛,压下躁动的妖刀,两把神兵不断颤动,仿佛在争执什么。

        最终,妖刀恢复平静,神剑也随之沉默下来。

        “哼”

        鬼轿之中,传出一声清冷的冷哼,显然对此结果甚为不满,然而,刀剑有灵,在这幽冥地府之中,谁都无法勉强两柄神兵认主。

        “鬼女,好久不见”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一道至阴至邪的声音传来,来人神态俊美如妖,一袭紫中有赤的华服,眉目虽笑却有着让人浑身颤栗的寒意。

        “冥子,你竟然也醒了”

        鬼轿中的女子声音中带着一丝惊异与愤怒,对眼前俊美的男子提前出世十分不喜。

        “醒?呵,吾一直都在醒着啊”

        冥子向前走了两步,来到祭台前,一声无所谓的浅笑道。

        轿中的女子没有理会这明显的谎言,他们都沉睡了很久,不可能有人醒着。

        冥子是冥界的异数,强大而又荒诞,让人惊艳的同时亦让人恐惧。

        “你也是为妖刀而来的吗”

        冥子醒来已是事实,鬼女也不再多做思量,而是沉声问道。

        “吾说不是,你信吗?”冥子手指轻抚着妖刀上的纹理,嘴角弯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继续道,“不过,吾知晓很多人对之有兴趣,所以吾便来了”

        “疯子”轿中,鬼女讥讽道。

        “疯子吗?吾认为鬼女是最了解冥子的,可惜啊”

        冥子抚心长叹,妖异的面容上闪过一抹哀伤,愁苦的叹声似乎再为鬼女的不理解而心痛。

        “深渊,你的虚伪让人作呕”

        鬼女道出冥子真实姓名,语带讽刺,在这个地方,只有他们两人,谁都无比了解对方,自然不会被这虚假的表演所动。

        冥子转过身,面露正色,轻叹道,“吾,从来都不说谎啊”

        轿中传来鬼女冷声的一笑,“你这句话才是最大的谎言!”

        “冥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今世不同以往,你的荒谬只会带给你死亡”

        话声落,鬼女不愿在此浪费时间,嘴中轻念,黑白无常开道,牛头马面抬轿,幽冥鬼轿缓缓离去,不多时便消失不见。

        “死亡,吾无比期待啊”

        冥子轻抚妖着刀,眸中闪过一道道光芒,任由锋刃划破手指却犹如不知,一丝丝鲜血顺着刀身留下,让这冰冷的刀更显三分妖异。

        妖刀并不拒绝冥子的鲜血,却也不承认其身份,只是静静地插在祭台上,血光明灭,一动也不动。

        冥子静静地看着妖刀,很久之后,轻轻笑道,“妖刀啊,妖刀,吾便等你出世的那天,看你将整个世间染成最美妙的血色”

        ……

        大殿中发生的事情,宁辰并不知道,他走了后没有再回头,他很清楚那对邪门的刀剑不是他的,他动不了也拿不走,不过他把弱水旁的木船藏了起来,其他人也别想进来。

        宁辰心情十分糟糕,一路念叨个没完。

        宁辰承认,他心眼不大,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

        至于鬼轿中的人能不能拿走那对刀剑,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虽然很不爽,但他确实没有办法。

        如今的他连抬轿的牛头马面都打不过,更不用说鬼轿中的人或鬼了。

        小白马依然周身通红,甚至有些烫手,看起来真的就像是被煮了一样。

        “呼哧”小白马有苦说不出,有怨不敢发。

        叫你乱吃东西,宁辰幸灾乐祸想道。

        他对拿不走刀剑之事依然还有很大怨气,看小白马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最多也就难受几天,便不再管它。

        “忍着点吧,对了,我刚才说到哪了”

        宁辰从幻境中出来以后,话就多了很多,变得念念叨叨,其实也不难理解,任谁在幻境中被困了不知道几天,几月还是几年,身边没一个活人,甚至连只蟑螂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群又一群的阴兵,阴骑,就算不疯,也会变态。

        小白马很痛苦,基本不理会宁辰在说什么,偶尔呼哧一声,也是被念叨的烦了,表示一下抗议。

        可惜,宁辰根本就不在乎它的抗议。

        在此刻的他看来,小白马的抗议也是可爱的。

        或者说,只要是活的,就是可爱的。

        幽冥地狱的大殿之后,是一片荒芜,坑坑洼洼,还有随意竖起的巨石,奇异古怪的地形一眼望不见头,让人感觉心头冷飕飕的。

        宁辰眉头皱了皱,这地方他不喜欢,阴气过重不说还难走。

        他是残疾人,走平地就比一般人费劲,如今让他走这诡异的地形,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么。

        宁辰看了看小白马,丈量了一下后者的体系,最终还是放弃,这家伙看上去没几两肉,驮不驮动他还是两说,别再把他摔了。

        昔日跳崖摔了腿,今天再磕着脸就太不值得。

        想一想,他的命其实也够大了,跳崖没摔死,落下不久后不知道砸到什么东西身上,今日幻境又没死,被小白马救了出来,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但是不论怎么看他也不像坏人吧?

        古人云,古人曰,古人说了那么多话,看来总是有出错的。

        “小白,你说我是好人吗?”

        宁辰转着轮椅,一边努力地爬着小坑,一边问道。

        “呼哧”

        小白马即便浑身难受,也忍不住表示了一下不屑。

        “我就知道你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

        宁辰乐的眉开眼笑,道。

        “呼哧”

        小白马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会这个无耻的人类。

        “等等”

        宁辰突然手上一僵,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形,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该不是传说说的十八地狱吧?

        宁辰皱着眉头,想了又想,前世他对神话传说涉猎的并不多,所以记得不是很清楚,幽冥大殿后,是不是十八层地狱来着?

        宁辰心中一叹,书到用时方恨少,真是一点没错,早知道从前他就多看些有关神话传说的书。

        走了不知道多久,一人一马吃光了自己带的干粮,喉咙也干得直冒烟,却发现这诡异的地方似乎永远走不到头。

        “小白,我们不会饿死渴死在这吧?”

        宁辰缓慢地转动着轮椅,有气无力道。

        “呼哧”

        小白马转过头呼哧了一声,示意他们可以原路返回。

        宁辰沉默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他总感觉后面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守在那里,让他始终不敢有回头的念头。

        “呼哧”

        小白马继续往前走,意思是不回就不回,要死一起死。

        “仗义”

        宁辰对小白马的态度很满意,艰难地咧嘴一笑,他决定若是他能活下去,一定对这家伙稍微好点。

        “呃”

        又走了半天后,就在一人一马都已到油尽灯枯,气力将尽时,轮椅之上,宁辰突然身子一颤,嘴中一声痛苦的长哼,气海之内,两页金色的纸张在没有真气温养后,竟开始互相吞噬起来。

        “都给我老实点”

        宁辰震怒,一声暴喝,都已什么时候了,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搞内斗。

        小白马吓了一跳,看着宁辰,不明所以。

        两页金纸仿佛是天生的对头,在气海中真气还充足时,勉强还能共存,然而,如今丹田气海中的真气已散离的差不多,两页金纸就再也无法保持和平。

        宁辰脸色异常难看,沉声道,“我要死在这里,你们两个也得一起陪葬,最好都给我安分一点”

        “嗡”

        两页金纸颤鸣,似乎是听懂了一般,不再争斗,渐渐平息下来。

        “什么该死的世界,连一张破纸也能成精”

        宁辰心情糟糕地咒骂了一声,随之,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念头。

        不过再荒唐的事情他都见过了,也不差试这一次。

        强催最后一丝真气没入祭台上收取的金色纸张之中,宁辰沉下心神,道,“听好了,现在我们是绑在一根绳的蚂蚱,你既然来自这幽冥地狱,自然知道如何出去,若是不想和我一起永远地埋在这里,就出来指条路”

        金色纸张先是一阵沉默,旋即竟真的从宁辰的气海飞了出来,纸张之上,金光大亮,耀眼的光芒照向远方,隐约间,一道黑色的大裂缝依稀可见。

        “我操”

        这一次,宁辰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那里他们已经走过,只是当时根本就没有这道裂缝。

        “希律律”

        小白马兴奋地一抬前蹄,叫出了人生中第一次正确叫声,不再呼哧呼哧地装哑巴。

        小白马跑的飞快,毫无义气地抛弃了宁辰。

        “白眼狼”

        宁辰愤怒地骂了一声,两手转动起轮椅,缓慢而又晃晃悠悠地朝着大裂缝走去。

        这破地方,真是坑洼的烦人……

        (PS:新书期,收藏,红票,打赏都至关重要,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烟雨会努力更新!)(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