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二章 幽冥地府

第四十二章 幽冥地府

        大门缓缓开启,入眼的不是任何奇珍异宝,而是一片灰蒙蒙地混沌,空无一物,连墙壁都没有,只是混沌。

        宁辰转动着轮椅进入其中,还未任何反应,但见一队队无头阴兵踏来,阴兵身旁,盘横着幽灵鬼怪,很是骇人。

        阴兵借道,鬼怪附体,宁辰试着避开,却发现无论怎么躲避,阴兵离他还是越来越近。

        “幻觉么?”

        宁辰眉头一皱,不明白怎么回事,回头之时,却发现大门已消失,整个混沌中也只剩下他与千百阴兵。

        “杀”

        阴兵举戈,杀声震天,转眼间已到身前。

        诡异之象,却又不似完全的虚幻,宁辰挥手拔出身后墨剑,一剑荡开数柄战戈,身子随之退出十步远。

        幸好,他身下的轮椅是书院的一位先生亲手做的,否则,早就经不住这连番的征战从而彻底毁掉。

        此战来的莫名,宁辰不敢大意,挥剑凝气,战入阴兵之中。

        阴兵不强,较之普通兵士都要弱一些,不过有鬼怪伴生,应付起来要麻烦许多。

        阴兵的数量太多,宁辰身上渐渐开始有了伤痕,战戈划破身体,血花四溅中都会带入一股至阴至冷的气息。

        幽灵刀剑难伤,唯有真气才能强行压制,然而,每一次鬼怪穿体而过,宁辰都会感到体内真气一滞,精神也差了许多。

        “进不得,也退不了,尽是妖魔挡道”

        宁辰心怒,气海真元汹涌,墨剑凝霜,一剑挥洒,七名阴兵随之残肢纷飞。

        无穷无尽的阴兵,杀之不绝的幽灵,宁辰身上伤痕越来越多,鲜血也越流越多,混沌的世界中,残肢尸体断遍地,越积越多,尸骨成山。

        没有任何的休息,亦没有任何的喘息,宁辰手中的墨剑已被暗红的血水染红,身下的尸体更是多的数也数不清。

        不知杀了多久,宁辰只感觉自己握剑的手已经没了知觉,唯有本能的驱使,依然再不断地收割着挡在身前的阴兵和幽灵。

        “咳咳”

        真气的严重耗损,导致先前压下的伤势再度爆发,宁辰嘴中呕红,抬头望去,却发现不知何时,他的眼前已再无可以站起的阴兵。

        混沌的世界到处都是一样,没有黑夜和白天之分,仿佛万象初开之时的混乱,一切都毫无规则。

        在这里,宁辰发现自己的真气较平日恢复的快了许多,甚至连近来一直没有任何进展的修为都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可惜,这里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好地方,更谈不上修炼的宝地。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阴兵会再次出现,这不知疼痛的死物,虽然缺少灵智,战力也不足,但庞大的数量加上半生的幽灵鬼怪,着实难以应付。

        “踏踏”

        就在宁辰好不容易压下伤势,恢复些许力量时,远方战马奔腾,转眼间,四名无头黑甲阴骑已挥戟斩来。

        砰地一声,剑戟相碰,无头阴骑携战马余威而来,宁辰右手一麻,被战戟的冲击力震出五丈远。

        “没完没了了”

        宁辰轻咳一声,看着包围而上的四名无头阴骑,手中墨剑颤鸣,鲜血顺势流淌,一滴滴落在身下的尸首之上。

        “嘭”

        战局再开,四戟连环,攻守轮替,宁辰即便功体稍胜一筹,面对四人密不可分的配合,一时无法破局,身上再度染血。

        “烦人啊”

        久攻不下,宁辰心中厌烦,面对攻来的战戟不挡不避,硬受一戟。

        战戟入体,批发染红,却见一只淌血的手攥住戟身,在古铜色的战戟再难寸动半分。

        “当”

        就在这时,另外三道战戟从三方而来,宁辰手中墨剑挥过,荡开两戟,旋即身子一退,顺势避开第三戟。

        四戟缺一,配合短暂出现破绽,宁辰左手借力向后一拽,欺身而上,一剑划过,立断身前无头阴骑一臂。

        “咳咳”

        短暂的一瞬,战局几变,宁辰身体难承剧烈负荷,开始猛地咳嗽起来。

        阴骑臂力无穷,每一戟都有开山裂石之威,非人力可挡,宁辰仗着后天四品的功体,连挡数招,身体开始渐渐不支。

        “这战戈”

        宁辰握着从阴骑手中夺来的战戟,只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不断从手心窜入经脉,不得已,只能用真气强行压下,方才好受一些。

        假如他没有猜错,这战戟久远前定然是极不错的神兵,只是,在阴骑手中时间太久,沾染了过分的阴气,变成了一件阴兵。

        若是能驱除战戟中的阴气,说不定还会恢复原来的神兵特性,不过,这个可能很小,最大的可能,阴气驱除了,这柄阴兵也会随之变成一快废铁。

        四名阴骑,一人已废,攻守皆出现很大破绽,已对他构不成太大威胁,阴骑除了力量奇大外,本身战力并不怎么可怕,剩下三名,宁辰最终有惊无险地一一击破,再怎么说,他也战败过六品高手的四品武者,虽然赢得不光彩,但毕竟还是赢了。

        宁辰收起了一柄战戟,准备日后好好研究研究,这战戟对他的威胁太大,结实耐砍不说,其中的阴气对他体内的真元有相互克制之用,每一次招式对碰,都会无形中消耗他很多真气。

        混沌之地阴气越来越重,阴兵,阴骑本是冥界将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方才推开的是幽冥地府的大门,为何会来到这个诡异的混沌世界?

        宁辰想不明白,只能抓紧一切时间调息疗伤,幸好这个地方灵气相当浓厚,真气恢复要比外边快了不止一筹。

        他身上的伤势已很严重,新伤旧伤,内伤外伤,全都急需静心调养,可惜,如今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阴兵阴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现,长久呆在这里,就算不被耗死也会被饿死。

        这个时候,他有点想念小白马,若这家伙也跟来,饿得急了怎么也是肉啊。

        想着想着,阴兵再次出现,宁辰头一阵大,轻叹一声,不得不强再度拔出了墨剑。

        战局很没有意思,依然一面倒的屠杀,资质再普通的人,在不断的战斗中也会越来越善战,宁辰的资质再那些天才眼中很不入眼,但在正常人范畴已是不错。

        阴兵之后依然是阴骑,同样四人,战斗更加激烈,换来的伤势也更加严重,但他没有选择。

        到了最后,宁辰自己都已不知道杀了多少阴兵和阴骑,每一次千篇一律的战斗,受伤,疗伤,然后再战斗,再受伤,再疗伤。

        杀人杀到吐,或许就是他如今的感觉。

        他不想死,所以只能一直坚持下去。

        而且,在这个地方,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死。

        他身上的伤并没有恶化的样子,时间在此仿佛已经不再起作用,只不过一次又一次伤势累加,也足以让他喝上一壶。

        他甚至在想,若是能够出去,如此严重的伤势他会不会立刻就死掉。

        日后的事情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最起码现在他不想死。

        没有时间,他就用阴骑的战戟来计数,杀一波收集四柄,杀两波收集八柄,杀到最后,一波接一波接连出现,数都数不清楚。

        战戟堆成了小山,宁辰看的头疼,也懒得再去重新数。

        再到后来,战戟就论堆来数,一堆,两堆……

        阴兵阴骑不断出现,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宁辰应付的也越来越轻松,再遇到阴骑时,已不是旗鼓相当的战斗,而是单方面的杀戮,砍瓜切菜一般,毫无战斗的悬念。

        墨剑上的血水从来就没有干过,腥味扑鼻,有些恶心。

        没有时间的日子,过的如此单调、枯燥,宁辰感到他已经快要发疯,若不是还有不断出现的阴兵和阴骑作伴,他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很可能早已疯掉。

        杀的厌了,烦了,甚至恶心地要吐了,可是,他还是要一直杀下去。

        精神的折磨已远远超出了身体上的痛楚,若不是那一分要活下去的执拗,他或许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墨剑,任由阴骑的战戟将他四分五裂。

        就在宁辰终于坚持不住,将要达到崩溃的边缘时,周围的混沌世界突然咔咔地出现裂缝,旋即砰然一声碎裂开来。

        眼前景象瞬变,阴森威严的大殿中,一匹小白马一口吃掉了祭台上一颗珠子,破快了整个幻境之源。

        宁辰得救了,救他的是一匹他惦记吃肉很久的小白马。

        或许再晚上一秒钟,宁辰就疯了,但小白马吃的很及时,再最关键的一刻,吃掉了最关键的东西。

        宁辰只看到了小白马吞掉了什么,似乎是一颗珠子,至于究竟是什么,他并不知道。

        祭台上,还有一页金色纸张,一把诡异的血色妖刀,还有一把尊贵的紫金神剑。

        宁辰转动轮椅来到祭台前,拍了拍小白马的马匹,态度良好,表示感谢。

        “呼哧”

        小白马不懂,没有反应过来这一直对它十分恶劣的主人为何会变化如此之大。

        祭台前,宁辰盯着金色纸张,想了许久,旋即咬破手指,将血水滴了上去,只见金光大盛,金色纸张缓缓升起,然后化为一抹流光没入他丹田气海之内。

        同样的招术,宁辰又用在血色妖刀和紫金神剑上,然而,刀剑光芒一荡,硬是将血滴震开,不肯接受。

        斯文的不行,那便来野蛮的,宁辰眼睛一眯,真气运转一把抓向妖刀,但见一股磅礴的巨力袭来,猛然震开了刀柄上的不速之手。

        宁辰收回右手转而试向长剑,结果却是一样。

        如今的宁辰也不再是武道上的小白,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妖刀和神剑并不承认他,或许从一开始,他和绝大多数人就想错了,这幽冥遗迹,并非是无主之物,而是在等待某人的到来,而这个人明显不是他。

        刚才若不是小白马吞了珠子,救了他,他恐怕就要永远陷入幻境之中。

        至于为何小白马为何没有被幻境所困,这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只是,他也实在无法想象一匹马会被幻境困住。

        如今的现实就是,小白马吞了别人的珠子,他拿了别人的金色纸张,而这里看上去最珍贵的妖刀和神剑他却又带不走。(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