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十一章 古之遗迹

第四十一章 古之遗迹

        来到金色光柱附近时,天地异象已渐渐消失,本也不奇怪,这只是异象,又不是太阳,不可能照上十天半个月。

        宁辰看着地上的大裂缝,眉头皱了又皱,着实没有下去的兴趣。

        他是来寻宝的,又不是来找死的,这么大的裂缝,即便有宝物也有命去无命回。

        宁辰想走,小白马却衔着宁辰的衣袖不松嘴。

        “你一匹马,哪来这么大好奇心”

        宁辰皱着眉头,呵斥道,这家伙越来越人性化了,可是,你是一头马,人性化有毛用。

        可是,不管宁辰怎么训斥,小白马还是不松口,甚至一点点拖着宁辰往裂缝中走。

        见过欺负残疾人的吗?宁辰见过不少,但他还是第一次见欺负残疾人的马!

        “真的想去?”

        宁辰心头一阵火大,不耐烦地道。

        “呼哧”

        小白马喉咙中发出一声呼哧声,表明态度。

        “那便去吧”

        宁辰应道,它一头马都不怕,他还怕什么。

        裂缝很陡,看上去很深,宁辰将抽出墨剑,吭哧一声插入被寒冬冻实的泥土中,旋即将小白马头上的缰绳解开,顺着腰腹绑在轮椅上。

        然后,轮椅上的宁辰连带着小白马淡定地跳下了裂缝。

        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人?

        不是横的,不是愣的,而是不要命的!

        如今的宁辰和小白马明显直接超越了横与楞,直接上升到不要命。

        跳下裂缝后,宁辰拿着墨剑,待到降下一丈左右,猛然将墨剑插入裂缝的冻土中。

        “哗啦啦”

        墨剑划出一道半尺长的扇形,旋即才稳了下来,一时间尘土飞扬,散落的到处都是。

        下方,小马悬在轮椅下面,打着秋千,身上被缰绳都勒出了血痕。

        “你该减肥了”

        宁辰心烦的说了一句,他竟然会跟着这畜生胡闹,真是闲的脑子进水。

        小白马很受罪,被缰绳拴着腰腹,却执拗的没有痛出声,这一点和某个人很像,性子拗起来时,比一头驴还倔。

        宁辰拔出墨剑,身子又猛地掉了下去,接着,一把柴刀插入了冻土中。

        这一次宁辰却失算了,先前被老太监打弯的地方,再度扭曲,旋即,柴刀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跟炸坏的麻花似得。

        然后,一人,一马没能止住坠势,继续掉了下去。

        “真是便宜没好货”

        宁辰将柴刀扔掉,嘴中埋怨书院道,旋即墨剑再度接力而上。

        就这样,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一人一马总算落到了裂缝底部,宁辰折腾的满身都是泥土,小白马身上的马毛也被缰绳勒的掉了不少。

        脱毛的凤凰不如鸡,掉毛的白马不如驴,刚才还英俊潇洒的小白马如今跟刚被人煮了拔完毛似的。

        “你说我们下了干吗”

        乌漆墨黑的裂缝中,宁辰和小白马大眼瞪小眼,心情极度不爽道。

        “呼哧”

        小白马不服地应了一声,转身要走,却一头撞在了石壁上,痛的马嘴直咧。

        “该”

        宁辰从身上拿出一枚火折子,吹着之后,循着火光,也不理小白马,自顾自地朝着前边唯一的道路走去。

        路很长,很长,非常长,没完没了,宁辰走的有些烦了,厌了,对小白马的态度就更不好了。

        小白马不敢大的反抗,偶然吭哧一声代表不服气,却又被更加猛烈的狂风暴雨给镇压下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火折子都快完蛋时,宁辰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丝光亮。

        一人一马兴奋了,加快速度,来到光亮前,宁辰拿着墨剑,一剑劈开了被岩土挡住的洞天。

        嘭的一声,岩土塌陷,入目的景象瞬间震惊了两双大大的眼睛。

        眼前,难以描述,九曲十八弯,就想一个人体内的经脉似得,到处都是回廊,血红的泥土也与之前的岩土大不一样,看上去阴气森森,甚至可怕。

        “我们不会是到地狱了吧”

        宁辰看了一眼前方暗红的世界,转过头,艰难地问道。

        “呼哧”

        小白马回答了一声,听不懂,不过从马脸的表情上也可以看出马如今也很震惊。

        “继续走”

        宁辰一咬牙,都下来还怕个屁啊,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前路很多,宁辰什么也不管,直接选最大的,最宽的,最亮的,反正也不知道前边有什么,选哪一条路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小白马更是什么意见都没有,宁辰走哪条路,它便跟着走哪条路。

        两刻之后,一人一马又走了回来。

        因此前方是死路,什么都没有……

        “选哪一条,你说”

        宁辰看着剩下的一条条路,咬牙切齿道。

        小白马犹豫,在每一条路前都徘徊了一会,最终选了一条最小,最窄,最黑的路。

        “你确定?”

        宁辰不情不愿地问道。

        “呼哧”

        小白马回应。

        “听你一次”

        宁辰心一横,转动轮椅朝着斜前方的小回廊走去。

        一刻钟后,一人一马又走了回来……

        宁辰黑着脸,直想原地把小白马给烤了。

        还剩下七条路,宁辰不知道怎么选,看了一眼手中墨剑,往地上一立,然后墨剑倒了。

        “就这条”

        宁辰指着墨剑剑柄指着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决定道。

        一旁,小白马轻轻地吭哧了一声,对宁辰这随意之极的态度表示不满。

        “有本事你别跟着”

        宁辰侧身瞥了一眼小白马,语带蔑视道。

        小白马不吭了,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事实证明,宁辰这随意的选择是正确的,大约又走了小半个时辰后,眼前的景象再度有了变化。

        一条河,一条很宽的河,暗黄色的河水,冒着点点气泡,甚至还有淡淡的腥气传出。

        宁辰眼睛微眯,他想起了前世一个传说,其中提起过的一条河与此很像。

        传言在冥界之中,有一条横在冥府之前的河流,起名弱水。

        弱水三千,非死难度。

        “我们遇到麻烦了”

        宁辰随意揪下一根头发扔入水中,只见头发飘零,缓缓沉入水中,一丝波澜也没有泛起。

        看到此景,小白马明显一惊,马蹄不自觉地退后两步,离弱水远远的。

        宁辰对此嗤之以鼻,他相信,这河肯定能渡过去,只是他还没有想到办法。

        传言,弱水之中有一条无底的木船,是唯一能渡弱水的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传言是真是假。

        前世很多传说在这个世间都已成为现实,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甚至连弱水这种东西都出现了,宁辰相信,就算再有无底的船,也不是稀奇的事。

        宁辰转动着轮椅在河畔行走,突然,身子一顿,他又看到了传说中的东西。

        黄泉花。

        传说中长在弱水之底的奇花,服下之后,可以永生不死,但服下此花后,身体会逐渐腐烂,化为不死不活的状态,所以说黄泉花也是一种毒花。

        宁辰看了半天,却不敢去摘,在这弱水中,没有人能够保证活命,他不怕死,却也不想找死。

        “呼哧”

        就在这时,小白马走到宁辰身边,马嘴呼哧了一声,然后咬着后者的衣服让他朝前方不远处离河岸约么十丈远的一堆垃圾中望去。

        宁辰眼睛一眯,改变轮椅的方向,朝着垃圾堆走去。

        称其为垃圾堆,因为这里既有白骨,也有断木,腐烂的衣衫等等,在这之中,还有一条破破烂烂的船。

        更重要的是,船是无底的。

        宁辰沉默着将船拽了出来,接着一点点将船拖到了弱水中。

        下一刻,宁辰更加沉默了。

        船果然浮了起来!

        这已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作为一个来自无神论世界的他,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宁辰默默地拿了几块垃圾堆中的断木,在破船搭了几处落脚的地方,然后,牵着小白马一起走了上去。

        既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便继续走下去,看一看在这弱水之后,究竟还有什么。

        宁辰用一条断木当做船桨,缓缓地朝河对岸划去,小白马站在床上,身子战战栗栗,看起来害怕极了。

        宁辰眉头一皱,呵斥道,“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让你跳下去”

        小白马低声呜咽了一声,好了一些,身子不抖了,四蹄却依然打颤,显然还是害怕。

        宁辰不再理它,一边划着船,一边静静地注意着对岸有没有什么危险。

        到了这个时候,一些牛鬼~蛇神,幽灵鬼怪也差不多该出来了。

        他不相信,这么诡异的地方会什么危险都没有。

        小白马是指望不上了,它能不吓到自己跳下去就算表现良好。

        结果证明,是宁辰想多了,没有牛鬼~蛇神,也没有幽灵鬼怪,甚至连个骷髅架都没有出现。

        不过弱水倒是比他想象的要宽许多,在破船上耽搁了足有一刻钟,才缓缓飘到了对岸。

        破船说不定还有用,宁辰上岸后也将破船拖上岸,防止被弱水冲走。

        小白马站在岸边,身子不再哆嗦了,一双马~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宁辰也感觉到前方气氛不对,似乎有什么东西再盯着他们似得。

        “走”

        宁辰沉了沉心神,旋即朝着前方走去。

        不管是不是地府,他们都已经走到这里,是死是活都要进去看看。

        小白马也了上去,马蹄迈动间明显沉重了许多。

        半刻钟后,宁辰转动轮椅的手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大门,和大门上门刻着的四个大字,一双眼睛眯的更紧了。

        “幽冥地府”

        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并不难认,字体透骨,很是有力,甚至有一种难言的魔性,让人一眼便再难挪开。

        宁辰心中感觉难以言语,换做任何人是他这种情况恐怕也是一样的感觉,若这不是永夜神教的恶作剧,就真的让人震惊了。

        地府若是存在,那阎王呢,地藏王呢。

        若是冥界为真,那冥王又在哪里!

        宁辰缓缓推开了身前的大门,他要看看,这幽冥地府之后的世界到底是什么!(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