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九章 雪夜

第三十九章 雪夜

        山匪劫走的财位还拴在马上,宁辰放走了所有的马,只留下了一匹小小的白马,白马尚幼,放走之后,很难活下来。

        小白马显然受了惊吓,战战兢兢地站在宁辰身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宁辰将小白马的缰绳拴在了轮椅背上,他走一步,小白马也跟着走一步。

        小白马的口粮有它自己背着,宁辰自己的干粮也自己带着,谁都不影响谁,他们只是同行的伙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关系。

        他从山贼身上和马上搜出了不少东西,除了金银,布匹,毒药,迷药外还有一封信,一封尚未打开的信。

        宁辰看了封信用的火漆,眉头就皱了起来,等待看过信的内容后,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这样重要的消息,放在普通人身上,是写信人太自信,还是太愚蠢。

        宁辰相信是后者,因为这封信最终落到了他的手中。

        北行的路不会因为一封信而改变,宁辰依然继续向北走,有了小白马,他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

        小白马的口粮不多,看来山匪就没打算在外作案多久,他身上的干粮倒是还有些,不过,小白马会不会吃他就不清楚了。

        走了大半天后,小白马明显对他的警惕小了许多,有的时候还会主动用嘴巴碰一碰他的脸。

        这个时候,宁辰总是一把扒拉开小白马,这家伙太不讲卫生了。

        有人相伴的路途总是少了一些孤独,虽然小白马并不是人,但却比很多人都要聪明。

        它知道日后很可能就要跟着眼前的人类混,所以对后者的态度越来越亲昵。

        宁辰很困扰,气的极了,干脆就把缰绳解开,让小白马自生自灭。

        然而,聪明的小白马总是自己跟上去,宁辰走一步,它便跟一步。

        谁说世间脸皮最厚的动物是人类,宁辰就觉得小白马的脸皮已超越绝大数人类。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让小白马跟着,缰绳也不栓,爱咋咋地。

        小白马也感到宁辰心情不爽,轻易不敢再凑上去。

        于是,整个荒野上便出现了这一人一马,谁都不理谁的奇特景象。

        雪又开始下了,漫天白色的飘羽,很是美丽,宁辰不知道,在他刚走后,三道身影出现在被荒林之外,一男,一女,一太监,看到满地的山匪尸体,不禁眉头一皱。

        三种人的男子仔细搜了十三具山匪的尸体,旋即摇了摇头,道,“信已被人带走”

        女人查过山匪身上的伤口,平静道,“剑伤相同,是一个人”

        “速追”

        老太监看了一眼地上的轮椅印和马蹄印,沉声道。

        可惜,追了不久,轮椅痕迹与马蹄印已被刚下的雪重新掩盖,再也找不到方向。

        “分头追”

        老太监看了一眼除了身后的三个方向,当机立断道。

        男人和女人点头,分别选了一个方向,老太监则继续朝北方追去。

        不过,茫茫雪天,想要一个人谈何容易,况且宁辰本来就没有目标,只是随意的走。

        北方很大,不是一般的大,宁辰走的累了,就近看到一个村庄后,便暂借了一晚。

        其实,主要是小白马不想走了,又咬着宁辰的衣袖,不让他走。

        虽说万物皆有灵,但一匹马聪明成这样,的确让人很是头疼。

        老太监追的快了,也追偏了,他没有想到宁辰的脚步被一匹绊住,停下不走了。

        宁辰借宿的村落再平凡不过,朴实,热情是村中人家的本色。

        招呼宁辰的人家是一个三口之家,家中有年事已高的母亲,还有一对尚未成家的兄妹。

        兄长是一位憨直的汉子,妹妹是一位贤惠的少女,不漂亮却十分秀气。

        汉子的好客与少女的羞涩形成鲜明的比较,宁辰进屋后,汉子唤了妹妹却做饭,自己则帮助打理家中的杂事。

        宁辰做为客人,被汉子安置到屋中最暖和的火炉旁,什么事也不让插手。

        两人的父亲早已卧床多年,连话都已说不出来,家中全靠汉子一直撑着,这些年不但耽搁了汉子娶妻,连少女出嫁也成了问题。

        穷人孩子早当家,用来形容汉子与少女最合适不过。

        宁辰没有说什么,静静地来到老人身旁,右手轻轻按在老人后心,旋即微弱的银光亮起,丝丝真气顺着右手注入老人体内。

        片刻后,宁辰收回右手,转动轮椅重新回到火炉旁。

        能做的他都做了,老人早已油尽灯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想要好起来是不可能的,他做的,只是能让老人好受一些,不那么痛苦。

        至于,能不能稍微恢复一些,比如开口说一两句话,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人的生老病死,是这个世上这难违背之事,他不行,皇帝不行,先天也不行。

        若是有人能做到,那只能是神明,可惜,他只见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还未见过神明。

        “谢……”

        床上,老人颤抖着动了动嘴,说的很轻,除了宁辰没有人能够听得清。

        宁辰咧嘴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说吧,好人总是会有好报。

        不多时,少女已把饭做好,端上桌子,宁辰转动轮椅来到桌旁,胃口大动,他早就饿了,这些日子天天吃干粮,嘴皮都快磨破了。

        饭菜很简单,都是自家准备过冬的干菜,少女手艺很好,将这简单的食材也做的香气扑鼻。

        宁辰吃的很饱,饱的已经吃不下,汉子的热情有些过了,他不好意思拒绝,最终实在是撑得不行,才不得不开口拒绝汉子这吓人的热情。

        少女吃的很少,可能是有生人在,少女的脸一直是红的,让一旁的宁辰很是不自然,他还没见过这么害羞的姑娘。

        他从前遇到的女人都是比较彪悍的,比如,暮成雪、青柠、九公主、夏妙语,算了,还是吃饭吧。

        饭后的洗碗工作,宁辰自然也插不上手,少女的贤惠足以让前边那几位羞愧而死,他甚至怀疑过,像暮成雪或者青柠到底知不知道禾苗长什么样。

        小白马的晚饭还是它自己背的口粮,宁辰没有帮它改善伙食的意思,再说,这大雪天去哪找东西帮它改善伙食。

        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件麻烦事。

        家中只有两张床,一大一小,平日,老人和少女挤在较大的床上,也方便少女照顾母亲。

        其实,宁辰根本就不需要上床休息,他大多时候都只是坐在轮椅上闭目调息,修炼的同时也当做休息了,奈何,汉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执意让宁辰上床去睡。

        宁辰无奈,只能听从安排,汉子这才憨厚地笑了,自己随意找了几块木板搭在两个凳子上,做了一张简易的床。

        夜晚的风声很大,宁辰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屋外的风声,心中却没有丝毫睡意。

        不是他不想睡,而是外边又下雪了。

        腿上传来的剧痛一阵猛烈过一阵,宁辰已习惯,但并不代表他感觉不到。

        突然,村外传来了狗吠声,下一刻,狗吠声止,销声匿迹。

        屋外不远处的草棚下,小白马呼哧呼哧地打着粗气,似乎再提醒屋内的某人。

        宁辰起身,坐上轮椅后,轻轻地走了出去。

        有人来了,而且还是武者。

        宁辰不笨,相反,他要比很多人都要聪明,他知道,来人为的是他手中的信。

        老太监看到轮椅上的宁辰后,明显一愣,显然,他认出了宁辰的样子。

        其实,宫中很多人都见过宁辰,那个时候,他是才子,是英雄,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

        今天,他却成为一个被人追杀的残废。

        老太监不解,在他印象中,眼前的宁辰应该还在真极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宁辰不认识老太监,宫中太监那么多,他哪能谁都认识,但这死太监的衣服,他很熟悉。

        这是西宫的衣服,夏宫中各宫的衣服大体相同,却有细微差别,他在宫中日子不算少,自然了解一些。

        老太监追过之后,没有找到宁辰的身影,不得已返回,路过村子后,打听到有一位少年傍晚进村,他便知道他找对了地方。

        老太监是武道六品的高手,比宁辰要强上不少,更不要说一个是正常人,一个是残疾。

        哦,不对,两人都是残疾,只不过残的地方不一样。

        但是不管怎么说,两人实力相差的着实不小。

        老太监有心要杀掉一切看过信的人,所以,二话不说,一掌便朝宁辰拍来。

        宁辰举刀格挡,顿时感到一股巨力传来,身子连同轮椅嘭地倒飞三丈远,撞翻了小白马的草棚。

        小白马惊怒,这是它躲雪的地方,弄坏了它晚上睡哪。

        小白马嘴蹄并用,把宁辰从草堆中刨了出来,却见后者一口鲜血呕出,染红了身前大片白雪。

        “一边去,别碍事”

        宁辰一把扒拉开小白马,残疾人打架,你一匹马参和什么。

        就算帮助残疾人,也不该由你一匹马来。

        宁辰扶起轮椅,旋即坐了上去,还好他双手没有残,不然连轮椅都上不去了。

        手中的柴刀已经变形,凹下好大一块,老太监的右手不是一般有劲,让宁辰恶心了半天。

        这怎么打,根本没法打。

        双手掰了掰弯曲的柴刀,他发现这刀基本已经废了,再掰也掰不直了。

        老太监本来还担心宁辰有什么后招,然而,一招之后,便对后者实力了然于心。

        四个字,不堪一击。

        修为不行,招式不行,经验更是差劲,除了反应快点,其他一无是处。

        宁辰不知道老太监心中所想,否则一定会气到爆炸。

        他的感觉,老太监很强,比他要强。

        其实,两人给对方的评价已说明双方实力的差距,一个是武道菜鸟,一个是江湖老手,着实没有什么能相提并论之处。

        外边的风雪越来越大,宁辰的双眼也越眯越紧,这一战,麻烦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