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七章 北行

第三十七章 北行

        风雪中,轮椅上的少年踽踽独行,孤单的身影在满目银装素裹中如此不起眼,却又如此清晰。

        轮椅碾在雪地,响起咯呀咯呀地声音,宁辰曾服过天霜草,体内的真气也属寒,所以比大部分人都不怕冷,只是,腿上不断传来的痛楚让其脸色有些苍白。

        不知不觉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半年了,不长,却历尽坎坷。

        北行的路没有目的,宁辰走到哪里算哪里,他身上有书院发的银子,劈柴得来的。

        有的时候在荒野过夜,饿了,他就吃些干粮或者打一只野兔什么的,渴了,随便吃一口雪,雪天,最不缺的便是水。

        大雪下的时间太长了,行人已很少出行,商队也在等待晴天,整个世界显得如此清静,静的有些可怕。

        孤独是唯一而且不变的景色,渐渐地,宁辰习惯了孤独,习惯了腿上了痛苦,便不觉得孤独,也不觉得痛苦。

        习惯有的时候确实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它可以让一切都渐渐地变得理所当然。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宁辰走的不是蜀道,但对他来说,身下的雪途丝毫不下于蜀道之难。

        人只有到失去时,才知道珍惜,曾经的年少轻狂,如今已成回望,每日宁辰能做的,只是一直走,坐在轮椅上,一直走。

        武道进境比往日快了许多,寒雪之天,似乎对他修为帮助很大,翻手之间,霜华凝结,如同下了一场小小的雪。

        后天四品的修为,在这个世上已算不错,更何况,他修炼的日子还不到半年。

        他算是幸运的,修行以来,在他身边指点的都是世间少有的强者,甚至,他还接触过院长,虽然那时他还昏迷着。

        宁辰走了五天后,眼前终于不再是一望无际的荒原,他来到了一座古城中,落月城。

        古城的名字很特别,听说城外还有一座落月涧,很是险峻,却也是南北的最近之路,过往的商队多数选择从山涧之间经过,少了不少绕行的麻烦。

        雪渐渐停了,天空还没有放晴,然而,憋了一个多月的人们还是出了屋门,扫雪的扫雪,上街的上街。

        古城渐渐地热闹起来,东西的叫卖声,路人的讨价还价声,夫妻的吵架声,还有小孩子挨揍时的哭声。

        宁辰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世间百态,心情平静,如同过客,其实,他真的只是过客。

        “驾”

        突然,一声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份平静,远处街角,一人一骑飞快在大街上奔驰,刹那间,路人惊慌,鸡飞狗跳。

        宁辰在街道的中间,本来也能来得及躲开,不过,正待转动轮椅躲开时,双手又停了下来。

        他为什么要躲?

        他这一生,躲的还不够吗?

        大街上,人已散开,唯有奔驰而来的马,还是坐在路中间的宁辰。

        有人惊呼,有人担忧,还有人幸灾乐祸。

        人群前,有一位身着淡蓝色衣衫的女子,眉目秀美,淡有愁容,也好奇地静下心神看着路中间的少年郎。

        黑马奔来,上面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一抹嘲讽。

        “嘭”

        一声恐怖的巨响,黑马悲鸣,漫天飞起的雪花中,轮椅上的少年稳稳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少年的手按在了黑马脸上,所以,黑马寸步不能行。

        黑马上的年轻人嘭地一声摔了下来,摔的很惨,一脸血痕。

        “找死”

        年轻人立马爬了起来,满脸狰狞,拔出腰上的剑便朝宁辰砍来。

        “唉”

        宁辰轻叹一声,不知在叹些什么。

        下一刻,一把普通的柴刀挥下了最完美的锋芒。

        为何说完美,因为,这一刀宁辰已经挥了两个多月,不知道多少万次。

        “叮”

        一声脆响,年轻人手中的剑应声而断,毫无悬念。

        年轻人愣了,路边的行人也愣了,只有少年静静转动着轮椅,缓缓离去。

        秀美的女子眸中的好奇更浓了,奇怪的少年郎。

        宁辰感受到了人群中女子好奇的目光,看了一眼后,便继续离开了,很秀美的女子,只是看上去有些病弱,虽然掩饰的很好,但那淡淡的疲惫却掩饰不住。

        行路间,人与人的相遇,是缘分,也是天意,宁辰转动着轮椅与女子擦肩而过,不再相望,不再回头,渐渐远去。

        “小姐”女子身旁,一位老妪轻声唤道。

        “他和我很像”女子眸子闪过一抹疲意,轻声道。

        “小姐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人,不可能有人比得上小姐”老妪肯定道。

        “他和我很像”

        女子再次说了一遍,语气平淡,却有一种不容置疑地威严。

        闻言,老妪沉默,不敢再反驳。

        “走吧”

        女人开口,旋即朝着与少年相反的方向走去。

        短暂的插曲,并不能改变什么,一个要向北行,一个要往南走,彼此擦肩而过,已是前世的缘分。

        北国的风光最是美丽,宁辰在落月城中呆了一日,夜晚,看着这古城与皇城不同的繁华,平静的心竟有了一丝留恋之意。

        “有鬼啊”

        城外,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不久,满城惊惧,自落月涧一道鬼轿出现,黑白无常开道,牛头马面开道,阴森之气,震惊整个落月城。

        不少人都见证了这恐怖的一幕,一个个像发疯了一般跑回。

        宁辰本来是最不信鬼神的,然而,如今他却是有了迷茫。

        若世间没有鬼神,那么他的经历又是怎么回事。

        否定了鬼神,很大程度上就等于否定了他的存在。

        宁辰推动着轮椅朝着落月涧的方向走去,他真的想看看这个世间究竟有没有鬼神。

        城中显然有和他差不多想法之人,在普通人逃之不及的时候却好奇的赶了过去。

        淡蓝衣衫的女子就是其中之一,本已要出城,又折返了回去。

        “小姐,你身体虚弱,不应该靠近这些鬼气之物”老妪面露担忧,轻声劝说道。

        “这个世上,不应有鬼”女子秀美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变化,平静回答道。

        老妪知道劝说不过,也只能跟着走了上去,她不怕鬼,只是小姐的身子太弱了。

        寒风吹过,女子脸色微白,轻轻地咳了几声,脚下的步伐却依然没有停下。

        夜晚,城外的山涧很是阴寒,尤其是断断续续一个多月的大雪后,积雪封山,山涧的路也被堵上,最浅处的积雪也厚逾膝部,难以前行。

        众人来到山涧之时,幽冥鬼轿已经消失,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也不见了踪影,唯有那至冷至邪的气息在山涧徘徊,久久不散。

        “鬼女”女子看了许久,旋即淡淡说了两个字。

        “这个世上,不应有鬼”

        就在这时,一道迷茫的声音传来,回应道。

        女子秀美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道,“这个世上连先天这样的怪物都有,为何不能有鬼”

        宁辰沉默,片刻后回道,“先天从前也是人”

        女子冷声一哼,道“你怎么知道鬼从前不是人”

        宁辰再次沉默,不知如何回答。

        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山涧前,大部分人扫兴而归,宁辰也回转轮椅,朝城中走去。

        女子走上前,站在宁辰身后,一双纤细美丽的手推动着轮椅,不多言,就这样静静地推着。

        老妪目光掠过惊讶之色,并非因为小姐的身份,她惊讶的是,这一幕显得太过自然,仿佛就应该是这样。

        “多谢”宁辰轻声道。

        “嗯”女子平静地接受。

        两人一前一后,宁辰坐在轮椅上,女子推着轮椅,并没有太多的话,而是静静地走着,夜色中,被乌云遮盖的月偶然露出一丝月光,转眼又很害羞地缩了回去。

        “请问姑娘芳名”

        “月灵”

        “公子你呢”

        “宁凡”

        两人道了姓名,宁凡是宁辰随意说的,月灵也是女子随意起的。

        姓名对两人而言,不过称呼而已,真假又有何分别。

        “宁公子,是要望哪里走”月灵问道。

        “北边,灵姑娘呢”宁辰随意问道。

        “南边”月灵回答道。

        “还真不巧”

        “是啊”

        两人随意在城中走着,老妪跟在后边,没有靠的太近。

        落月城的夜晚很美丽,城中的河畔前,灯火通明,寒冷的天也阻止不了才子佳人在河畔弹词作赋,好不风流。

        烟花之地,总是要热闹一些。

        “公子似乎很喜欢这种地方”

        月灵看着宁辰,开口道,话语平静,并没有讽刺之意,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想起了一些故人而已”宁辰回道。

        这一次,月灵眼中倒是闪过一抹差异,宁辰并不像是一个留恋烟花之人,怎么会有故人在此种地方。

        宁辰也没有解释,今日,他在城中看到一些地方竟有肥皂在卖,价格不贵,平常百姓也能够用得起,看起来月涵衣那个女人并不是坏到不可救药。

        不知为何,他对月涵衣就是没什么好感,即便他知道凌烟阁对其中的女子已算是不错。

        “许久没来,却没想到中原已多了一样叫肥皂的东西”似乎是心有灵犀,月灵看着眼前繁华的景象,不禁叹道。

        “姑娘不是中原人?”宁辰问道。

        “呵”月灵摇了摇头,并不想再问题上再多说下去。

        “宁公子,可否让月灵替你把一下脉”

        “姑娘还懂医术?”

        宁辰奇怪地问道,不过还是听话地将胳膊伸了出来。

        “久病成医罢了”

        月灵平静回道,旋即将手指搭在了前者手腕处。

        片刻后,月灵收回右手,道,“公子似乎受过极重的伤,而且还从高处摔下,导致双腿经脉和骨头都受创严重”

        “姑娘真乃神医”宁辰轻声赞赏道。

        “神医不敢当,不过月灵有些好奇,以公子受的伤能够活下来实在是个奇迹,不知哪位神医有如此高明的医术?”

        月灵十分好奇地问道,普天之下,她还没有听说过有谁能有这样的医术。

        宁辰沉默,没有回答。

        月灵也没有再问,而是缓缓道,“其实,公子的伤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据月灵所知,天下至少有三样东西能治公子的腿伤”

        “什么东西?”宁辰双眼微眯,问道。

        “永夜神教的天书,北蒙王庭的天池,还有大夏皇宫的先天丹”月灵正色道。

        “呵”宁辰轻笑一声,道,“姑娘说笑了”

        (PS:求票票!)(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