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三章 一招之情

第三十三章 一招之情

        单调而又枯燥的三天,宁辰收获的东西却比往日加起来都要多。

        他没有注意到,自从他的修为步入二品,他身上的伤势就比从前恢复的要快许多。

        经过宫中神奇的金疮药调理,他左胸靠近肩膀处透体的箭伤已没有那么痛,老者的那一剑更是已无什么大碍。

        其实,他一直好奇宫中的金疮药究竟是什么做的,只是没有机会去问。

        当然,除了神齐的大夏皇宫出品的金疮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用剑的手是右手,而他的伤口都在左边,否则再好的药也经不住他这么折腾。

        对于宁辰练剑的方法与进度,夏妙语,剑供奉甚至四百禁军都看在眼里,却从未有人去打扰。

        勤奋,愚蠢,这是夏妙语的评价。

        勤奋,勉强,剑供奉的看法稍有不同。

        勤奋,十分勤奋,这是大多数禁军脑中的想法。

        夏妙语是武道天才,自然看不上宁辰练剑的进度,剑供奉算不得天才,一生信奉勤能补拙,对宁辰的进度勉强能接受,而大多数禁军由于眼光不到,基本就是在看热闹。

        但是,不论是谁,都不能否认宁辰的勤奋,很勤奋,非常的勤奋。

        第三天夜晚,剑供奉拿起了古剑,带着宁辰远远离开了队伍营帐。

        回来时,已是午夜过半,宁辰一回来便坐地调息,神色苍白的有些吓人。

        剑供奉第一次回了帐篷休息,苍老的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

        幸好,这一夜无事!

        谁都不知道剑供奉与宁辰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唯一知情的两人当晚回来后就回去调息,脸色难看的可怕。

        到了第四天,绵绵无绝期的赶路终于看到了希望,站在山路上,远远望去,一座城池坐落在苍茫大地之上,众人心神立马受到鼓舞。

        那是山门关,大夏十武侯之一的布衣侯镇守的城池。

        布衣侯,传奇一般的称呼,镇守山门关十六年,从未回过皇城,在其成名之时,如今军中大部分士兵都才刚刚出生,对于这位武侯,了解并不多。

        但是谁都知道布衣侯并非世袭的武侯,而是从一介布衣一步步爬上来的,布衣两字,便是对其来历的鼓舞与褒奖。

        大夏十武侯皆是传说的人物,不论兵法还是武力都极为强大,大夏侯爷极多,但武侯千百年来却从未超过十位。

        这是大夏最高的武力,镇压国运的人物,每一位的存在都让周围国度感到沉重的压力。

        长孙一脉为何能出一位皇后,最大的原因,长孙一脉有两位武侯。

        十武侯中,清河侯是前任夏皇在位就已经封的武侯,坐在西北,北武侯镇守北疆,抵御北蒙王庭,布衣侯坐镇东北,威慑真极国。

        而在最难的西方,血衣侯独挡一方,让永夜神教不敢轻易来犯。

        西南方,由于度厄寺及那位恐怖的度厄寺住持的存在,大夏亦有一位武侯坐镇。

        南方,蛮夷横行,不时来犯,大夏七年前,派了季玉侯前去镇压,让南方蛮夷一时销声匿迹。

        东南方,大夏的一位武侯同样坐镇于此,想要威慑的是一个比真极国还不要脸的国度。

        至于,在相对平静的东方,为何大夏同样派了一位武侯坐镇,就少有人知晓了。

        大夏十位武侯八位都长年坐镇在外,唯有两位不在此列,一位是封侯时日稍短的太平侯,另外一位,便是位列十武侯之首的大夏军神,凯旋侯。

        凯旋二字,代表的唯有那最简单的四个字,战无不胜!

        十位武侯,是大夏无敌的象征,是大夏臣民心中的寄托,所以,当送亲队伍看到远处山门关时,一路上压抑的心情顿时松了下来。

        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还在山路上。

        山门关看似很近,其实还很遥远。

        初升的太阳总是很明媚,很轻柔,让人不自觉放松心情,连带着警惕也放了下来。

        他们忘了,他们没日没夜的赶路,其实是为了躲避一个人。

        就在初升的阳光下,众人回首相时,却发现,他们眼中的恶魔,那位神之子披着晨曦缓缓走来。

        不得不说,君少卿很配得上神之子这个名字,尤其是这个时候,身后的晨曦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一步步走来,如同神王降临,压得在场众人直感闯不过气来。

        绝望是什么,绝望就是马上要看到希望时,却发现希望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送亲的队伍经过十余日的奔波,本来已经要到达最安全的地方,却在离得最近的地方,遇到了无法迈过去的阻拦。

        真极国使者笑的很灿烂,灿烂中有一丝变态的残酷,他希望神之子将所有人都杀光,哪怕连他也杀了也无所谓。

        这个世上对神之子了解其实并不多,只知道这是一个强大到不合理的年轻人,事实证明,传言丝毫未有夸大,前些天前的那一场战斗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个未到先天的之人,竟已能引起天地之变,而且还将天地之力用到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步。

        世间甚至已有传言,这一代的神之子有可能拥有着传说中的永夜神体。

        这是一个可怕的可能,但不论是否为真,这一代的神之子强大到变态毋庸置疑。

        九品巅峰的强者,只有九品巅峰才能应付,夏妙语和剑供奉是送亲队伍中唯一有资格与其抗衡之人。

        然而,最不幸是经过昨夜,剑供奉手中的剑并不在巅峰状态。

        山路崎岖,队伍南北而来,西边不远处便是悬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若掉落下去,或许夏妙语和剑供奉能够活命,但其余人必死无疑。

        不算宽的山路上,迎来了最强大的敌人。

        君少卿平静而又冷漠的目光凝在夏妙语身上,他只为生之卷而来,对其他人毫无兴趣。

        夏妙语目光毫不退让地迎了上去,不管是作为大夏的郡主还是公主,她都没有退让的理由。

        大夏无敌了千年,因此大夏之人是骄傲的,从平民到君臣都是如此。

        三人无言,对峙了片刻,谁都没有开口半句。

        话不投机半句多,或许便是如此。

        最终,剑供奉的剑首先动了,三人中,如今他是最弱,所以,他必须为公主创造机会。

        一剑无咎,快到极致,连空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这极快的一剑划出了一道黑色的口子。

        宁辰眸子一缩,他曾经接过老者一剑,两相比较,他接下的那一剑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然而,就是这看似无解的一剑,却被两根手指夹住,接触刹那,两人脚下大地顿时一裂,尘沙飞扬,气劲震荡十丈远。

        剑势被阻,剑供奉神色未见变化,握剑的手一转,剑锋转动,再进三寸。

        君少卿手指一松,身子微侧,双指一弹,荡开剑锋,旋即右手凝指,破向前者气海。

        就在这一刻,夏妙语身影已至,漫天寒霜中,一只纤细的手无情地印向君少卿心口。

        “哦?”

        一声赞赏的轻叹,君少卿眸子闪过一抹异色,身子一退,避开夏妙语攻势,并未选择硬碰。

        下一刻,剑锋再至,剑供奉每招之间,毫无守势,招招不留后路,尽全力为夏妙语留下机会。

        夏妙语冷漠无情地领会,招式之间,从未有解围,每一招都看准剑供奉拼命争取的机会,欲要一击重创神之子。

        两人联手,一者对自己无情,一者对别人无情,一时竟逼得神之子一退再退。

        “不差”

        君少卿一手抓住刺来的剑,一手与夏妙语硬碰一击。

        “大夏的强者,你们让我刮目相看了”

        手一转,君少卿周身狂岚澎湃,浩荡真气轰然荡开,一下震退两人。

        “啪嗒”

        一滴鲜血自君少卿手中淌下,战至此,首见流红。

        “暗之雷”

        君少卿右手平举,周围天地突变,雷鸣瞬降临,道道黑色雷霆如同千鸟颤鸣,威势惊天动地。

        眼见神之子极招再出,剑供奉身影瞬间消失,一剑破向前者胸口。

        君少卿眉头一皱,左手两指夹住剑锋,然而,却不曾想到,剑供奉身后,夏妙语瞬至,一掌印在剑供奉背后,两人合力,古剑瞬间突破双指,刺入前者胸口。

        “呃”

        一声闷哼,君少卿强忍剧痛,强硬回招,右手~雷霆轰然压下,两人口中顿时染红,倒飞十数丈远。

        “噗”

        剑身拄地,剑供奉半跪地上,一口鲜血呕出,显然已受重创。

        另一边,夏妙语同样呕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但情况比剑供奉要好上一些。

        强,毫无意外的强,强到可怕,强到让人看不到一丝希望。

        下一刻,君少卿身影已到剑供奉身前,单掌落下,杀机毕现。

        夏妙语欲救,却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掌落下。

        就在这一刻,一柄黑色铁剑出现,如此孱弱,如此稚嫩,却毫无犹豫,义无反顾地刺向了神之子。

        青柠曾说过,不达先天,肉身就无法蜕变,再强的人也不能无视刀剑。

        君少卿是很强,但毕竟没有达到先天,所以,这一剑再弱,他也不能视而不见。

        “不知死活”

        君少卿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落下的掌一转,轰然印向铁剑的主人。

        “嘭”地一声,漫天鲜血中,铁剑尽碎,铁剑的主人飞出,一直飞出数十丈远。

        然而,十丈之外已是悬崖。

        就在这一瞬间,夏妙语已来到剑供奉身边,身影一闪,退出十步远。

        还在空中的宁辰看到了这一幕,满足地一笑,笑容灿烂,染着血,像牡丹花开一般。

        这老头的恩情,他还了。

        被夏妙语救走的剑供奉看到空中飞落的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朝悬崖落下,一双苍老的眸子狠狠一缩,心中如同被什么揪住般,沉闷的闯不过气。

        “不可”

        剑供奉伸手去抓,心神震动下,再度一口鲜血呕出,却已无力阻止……(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