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二章 武道

第三十二章 武道

        队伍趁夜赶路,车轮吱吱作响,禁军暂时由副首领代职,五百禁军如今剩余仅仅四百人,送亲的队伍宫女太监更是损失大半,谁都没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竟会发生如此多事。

        最难众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至今还不知道暗中出手的究竟是何人。

        甚至,为何永夜神教的神之子会出现在这里,都是让人难以明白之事。

        马车之中,剑供奉闭目疗伤,旁边,宁辰靠在车厢上,静静地消化着今日发生的一切。

        比起白天的行刺,今晚神之子的出现带给他的冲击才是最让他震撼的,让他近距离体会到了武道强者的可怕。

        人力逆天,看上去并非只是传说。

        “怎么样”

        剑供奉睁开眼,看着一直沉默的宁辰,道。

        “匪夷所思”宁辰诚实道。

        他往日太小看武道了,是他孤陋寡闻也好,还是坐井观天也好,他从未想到武道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冲击力。

        君少卿,神之子,无愧神子之名。

        剑供奉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宁辰表现的已经足够好了,他第一次接触真正的武道时,表现的远不如后者这么平静。

        “他是神之子,值得任何称赞”

        剑供奉说了一句,旋即闭上眼睛,继续运转真气疗伤。

        武道之路,需要自己去走,他可以提点一句,却没必要说的太明。

        宁辰细细品味老者的话,剑供奉意思并不难懂,神之子一名,最大的荣耀并非身份,而是这背后让人惊叹的实力。

        换句话说,君少卿的名声是战出来的,是踏着无数强者的尸骨站上来的。

        如今,他用仰望的目光看向君少卿是再正常不过的,因为,神之子已站的太高。

        想到这里,宁辰闭上眼睛,亦开始默默修炼,他要想不再抬头仰望,从今日起就必须加倍苦修,否则,他就必须一生仰着头看向那个人。

        心境的变化,让宁辰收起了平日随意的态度,专心修炼生之卷上的心法。

        君少卿既然感知到生之卷的存在,就不会就此罢休,虽然这一次,他突破之后及时收敛了气息,但下一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好运了。

        在君少卿这样的强者面前,千军万马都不可能阻挡其脚步,他若想真正保住生之卷的秘密,就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感受到眼前年轻人身上的变化,剑供奉眸子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之色,若说之前宁辰还是一块璞玉外,这一刻,璞玉已经开始露出美丽的光华。

        武道一途最关键的因素是天资确实没错,但走上这条路后真正重要还是决心和毅力,他年轻时天资说不上好,却也靠着坚持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世间那五位高高在上的先天的确有着远超凡人的不世之资,不过,话又说回来,世间已知的也只有五名先天而已。

        大多数武者,天资还是平庸居多。

        宁辰不知道,他先前遇到的不论青柠,还是暮成雪,甚至夏妙语都是少有的武道天才,年仅二十,就已修至其他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九品巅峰之境,相比较而言,他那不出众的资质自然算不得什么。

        不过,比起天才他虽然差距太大,但在“正常人”的范畴,他就显得很起眼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幸运的接受到不止一位九品巅峰的强者指点的。

        武道二品,若在军中,也是一位百夫长的高手了。

        唯一有些不足的是,他确实太不善武。

        当然,这也和青柠与暮成雪有意无意不愿教他招式有关。

        若除去这些原因,宁辰如今勉勉强强也算得上一位武者。

        夜空下,送亲队伍缓缓前行,谁能想到,近千余人趁夜赶路竟然只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队伍中,有两位站在武道顶点的九品巅峰强者坐镇,却依然挡不住那神之子的锋芒,寒风吹过,几多凄冷刺骨。

        行路一直到了第二日的正午,队伍走出了荒原,到了一处山岭之地,暂代的禁军副首领才下令停下休息。

        夏妙语一直马车中调息,没有人敢去打扰,经过昨夜的战斗,众人已经知晓这看似柔弱的公主其实是多么的强大。

        队伍休息了约么半个时辰,一身重甲的副首领不得已上来请示,因为前方之路崎岖,如果现在赶路,晚上很有可能要在山岭中扎营。

        “继续赶路”

        华美的马车中,传出好听的声音,平静,却不容置疑。

        副首领抱拳领命,旋即走到队伍前,下令赶路。

        半日后,天色渐暗,路途劳顿的队伍终于得到了一晚的休息的时间,即便是在荒郊野岭也没人再计较什么。

        夏妙语一早便回了自己的帐篷,下令没有她的允许不得任何人进入,宁辰自然不会吃饱撑的去招惹前者,他没有当奴才伺候人的贱毛病,只要夏妙语不召见他,他巴不得一路都乐得清闲。

        搭帐的时候,宁辰特意将自己的帐篷与剑供奉离得近些,篝火升起,简单的吃过干粮后,累了一天的禁军与太监宫女大都回帐休息,只留下部分守夜的禁军来回巡视,以防刺客和野兽来袭。

        剑供奉坐在篝火旁,并没有回帐休息,昨天发生的刺杀与神之子一事让他不得不倍加注意,谁都清楚此行不会容易,却没想到来的人一个比一个难缠。

        过了这座山岭,便离布衣侯驻扎的城池不远了,在这之前,他不希望再有任何意外发生。

        剑供奉不休息,宁辰也没有回帐篷,而是陪在老者身旁,默默修炼心法,一直到了午夜,方才睁开了眼睛。

        “前辈,你能不能教我修行”

        宁辰开口,很突兀,他口中的修行自然是指招式,心法他自己就有,而且不比任何人差。

        剑供奉沉默,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公主比我更适合”

        许久之后,剑供奉沙哑着开口道。

        宁辰明白老者的意思,青柠说过他体内真气属寒,而夏妙语先前的招式中同样让人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寒意,若指点修行的话,夏妙语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她是公主”

        宁辰平静地说了一句,便没有再说其它的。

        老者再度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宁辰也不着急,静静地在一旁等待,他虽然修行时间尚短,但也知道武道一途,门派观念是多么守旧。

        这个请求有些无礼,若非他身旁没有人可求,他也不会求到老者身上。

        “一招机会,你不倒,我教你一招”

        约么十息之后,剑供奉平静开口道。

        “多谢”

        宁辰眼中并无欣喜,郑重谢过之后,旋即起身。

        他清楚老者有多么强,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欣喜的。

        老者给他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教他的机会,也是一个可以拒绝他的机会。

        宁辰起身后,老者也起身了,然后,宁辰的神色更加凝重了。

        老者的行为说明他并不会放水。

        一招换一招,公平公正,却也一点也不公平。

        夜风很冷,即便两人身下便是篝火,枯枝燃烧时,响起噼啪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如此清晰,不远处守夜的禁军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将目光望了过来。

        就在这守望的一刹,剑供奉的剑动了,怎么出鞘的没有人能够看到,待众人回过神时,剑分明已经出鞘了。

        无争无欲的一剑,来得毫无征兆,不带一丝真气,也用不着任何真气。

        这是他给宁辰唯一的机会,九品巅峰强者的真气若动,方圆十丈都会被斩开,这便不再是机会。

        所以,这不公平的一战,又显得十分公平。

        剑之真意,不过快,准,集中。

        剑供奉的剑够快,够准,又够集中,本来,宁辰没有避开的机会。

        然而,宁辰来到这个世间后,养成了怕死和谨慎的性格,尤其是面对长孙,每一次都会下意识避让半步。

        今日面对剑供奉,他同样也下意识退了半步。

        但是他不是剑供奉,他的半步退的不够准,因此剑供奉的剑不再够准。

        一剑入体,数步连退,宁辰强忍痛楚,施展青柠教他的身法,再避三步。

        剑依然刺入了身体,宁辰还是没有避开,不过,也不需要避开了,他没昏,每倒,便是胜利。

        “从今晚起,我教你用剑”

        剑供奉拔出了剑,一指封住了宁辰的伤处,旋即淡淡道。

        “多谢前辈”

        宁辰捂住胸口,轻咳道。

        “不用谢我,这是你自己赢来的”

        说话间,剑供奉盘坐在篝火旁,重新将剑放在双膝上,闭目养神。

        宁辰也坐在了一旁,开始调息,老者的剑没有杀意,伤口并不算深,比起这剑伤,还是昨天那一箭来的更重一些。

        又过了一个时辰,老者睁开眼,宁辰也同时醒来。

        “你去挥剑,练到我说停为止”

        剑供奉手一动,不远处的马车上,一柄黑色的铁剑飞来,铿然一声插在宁辰身前。

        “是”

        宁辰拿起剑,走到一旁,一下又一下的挥了起来。

        剑供奉眼神不变,旋即再度闭了起来。

        宁辰也没开口问,用心地挥着手中的剑,一下,两下……

        简单的挥剑,简单到任何人都能做到,然而,宁辰挥的多了,挥的久了,却发现,原来挥剑真的很难。

        任何两剑都无法挥到同一到轨迹,任何两剑也无法挥到相同的力量,宁辰挥了一夜,胳膊都快没了知觉,却依然执拗地坚持着。

        天亮后,队伍赶路,宁辰一边走路,一边练习挥剑,体内的真气这个时候倒是起了作用,最起码可以及时减缓胳膊的酸痛感。

        “今晚,练习刺剑”

        夜幕降临时,剑供奉再度开口了,依然没有教宁辰招式,而是将练习的方式改挥为刺。

        宁辰点头,然后默默地练了起来,不问缘由,不问结果。

        山岭的路比众人想象的要难走的多,送亲的队伍载了太多东西,马车难行,可没有马车又不行,所以,赶路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本来一天的路程三天还没能走出去。

        宁辰在三天中,没有学到招式,却学会了挥与刺……(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