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一章 永夜神子

第三十一章 永夜神子

        夜深的时候,夏妙语已经离开,宁辰坐于帐中开始修炼,突然间,胸口之处,一丝染血的金色纸张飞出,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下一刻,金色纸张化为流光没入丹田气海之内,静止于真气凝结的气旋中,再也一动不动。

        突来的变化,让宁辰为之一惊,努力催动真气却无法逼出金色纸张,无奈之下,探查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无异样后也只能暂时将担忧强压下来。

        正当宁辰运转真气准备继续修炼时,发现一个个银色的字体从金色纸张上飞出,旋即伴随着真气在经脉中运转,一个周天之后,悄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宁辰脑中多了许多虚幻影像,定神去看,竟是金色纸张剩余大半文字的修炼方法。

        “这是?”

        宁辰神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如此功法,太过严苛,甚至没有修行的必要。

        大半纸张,记载的文字仅仅只是一招,用完之后,功体尽废,十死无生。

        “这果然只是一步强身健体的功法”

        宁辰无奈苦笑,前边小半部文字记载的只有真气修炼之法,好不容易看懂剩余的文字,竟然还是无法使用之招。

        想必暮成雪给他这部功法时,也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练还是不练,这是摆在他眼前唯一的问题。

        其实他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因为除此之外,他也不会其他任何招式的修炼方法。

        不论任何功法,心法与招式都是相辅相成的,单单修炼真气,除了能增加真气的质量外,别无它用。

        招式需要真气来辅助,修炼之时,对真气的提升亦是不可忽视的,很多时候,武者都会单修招式,不太注重心法的修炼,因为大多招式的运转之法都会帮助凝炼真气。

        像金色纸张上这样近乎纯粹的心法,世上已经不多。

        “练吧”

        宁辰轻声一叹,旋即闭上双眼,按照脑中虚幻影像,开始修行这纯粹“玩命”的招式。

        他很清楚,若真有一天被逼的使用此招,是生是死可能已经不是首要之事。

        一刻之后,帐篷之内,微弱银色的光芒隐现,宁辰周身,片片寒霜凝结,从空中飘下,待落在地上后,又悄然消失。

        同一时间,剑供奉和夏妙语都心生感应,睁开双眼看向宁辰所在帐篷。

        “看来,我还有什么事情不知道”夏妙语双眸眯起,轻声道。

        如此真气波动,绝不应该是一位武道一品的新人所有,虽然对她还造不成威胁,但已经超出了寻常武道二品甚至三品的承受范围。

        “要突破了”片刻后,剑供奉苍老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芒,沙哑道。

        果然,话声方落,宁辰所在的帐篷外,灵气疯狂汇集,如潮般涌入其中。

        “好大的动静”

        就在这一刻,禁军中不少高手也有了察觉,纷纷望向灵气涌动的方向,观此动静,几乎已相当于三品强者突破时的波动了。

        “罢了,我便助他一次”

        夏妙语神色微凝,纤手一挥,一道浩瀚真元飞出,直直掠向宁辰所在的帐篷。

        几乎同一时刻,剑供奉的方向,一道剑气飞出,同样没入了宁辰的帐篷。

        两位后天巅峰的强者出手,真元浩瀚如海,硬是将狂乱的天地灵气化为清流卷入宁辰体内,片刻后,乱象停止,重归平静。

        宁辰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渐渐淡去,修为终于稳定到后天二品。

        境界稳定,宁辰正欲平复周身气息,就在这时,大地远方,一道不沉不慢的脚步声缓缓而来。

        剑供奉、夏妙语神色都是一凝,一步迈出帐篷,定神望向远方缓步而来的身影。

        在场禁军也感受到那无与伦比的武者气息,神色凝重的看着来者。

        夜色中,一袭紫衣迎风猎猎,淡漠的气息,沉稳的脚步,面虽年少,却有一股宗师风采,让所有人都是感到那强大的压迫。

        “神教之人”

        剑供奉脸色难看,毫无掩饰的神教之人特有的气息,他年轻时曾经遇到过一人,与眼前人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来人止步,周身气息荡开,神色淡然。

        “在下,君少卿!”

        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最让人惊叹的名字,永夜神教神之子,年轻一代第一人,先天之下近乎无敌的存在。

        话声落,剑供奉神色微变,这是最坏的情况,同是后天巅峰,他却毫无把握能拦得下眼前之人。

        “交出生之卷,我放你们离开”

        君少卿扫了一圈,最终定睛在夏妙语身上,他方才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生之卷的气息,若非离得近,他差点就忽略过去。

        “我身上没有你所谓的生之卷,你找错人了”夏妙语眸子一冷,道。

        “那便得罪了”

        君少卿不再辩驳,脚下一动,身子顿时从原地消失,右手探向眼前女子。

        “唰”危机之间,一道剑光横于两人身前,剑供奉古剑出鞘,划出一抹惊人的虹光,力挡神之子脚步。

        君少卿眉头一皱,身子闪过几个残影,避过剑光,左袖随意一挥,掌劲掠向剑供奉,同一刻,脚步未停,右手继续探向夏妙语。

        “哼”夏妙语不惧,纤手划动,破空声嘶鸣,同样一掌,迎向君少卿。

        “嘭”

        双掌交锋,狂岚怒卷,两人脚下,大地开裂,砂石狂飞,骇人之威,震骇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另一边,剑供奉举剑接过另一道掌劲,身子退后半步,体内气血翻腾,眼中凝重之色更浓。

        远处,宁辰早已收敛了真气,在场只有他一人知晓君少卿口中所说的生之卷是何物,不过,他的身份太不显眼,没有人会怀疑到他身上。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暮成雪给他的功法竟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更没想到,能有人可以感应到这部功法的气息。

        “永夜神教”

        宁辰神色凝重,他听过君少卿的名字,此人在整个大夏并不算陌生,永夜神之子,千年来最强的神子,年仅二十有余,却已触碰到先天的壁垒,被誉为天下最有可能步入先天之人。

        为了此行,他向青柠了解过不少天下强者的消息,这君少卿便是其中之一。

        青柠当时特意向他叮嘱,若遇到君少卿,只有一个字,逃,即便明知逃不掉也要逃。

        先天下最强之人,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神之子很少出神殿,但每一次出现,皆留下让世人震惊的战绩。

        从未战败过的强者,总是令人尊敬,即便是永夜神教之人,亦让大夏不少年轻人视为一生追逐的目标。

        战场之中,眨眼已过十数招,掠出数百丈远,君少卿以一敌二,依然不落下风,招起招落,浩瀚的真气压制一切。

        夏妙语与剑供奉亦非凡人,尤以夏妙语,一双纤纤细手,出招狠辣无情,招招逼命,不离要害。

        三人周围,大地残破,面目疮痍,强大的破坏力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眼见公主出手,禁军首领担心有失,与七位强者欺身上前,欲要插手三人的战斗。

        “不可”

        剑供奉神色一变,出声喝止,然而,已经晚了。

        “愚蠢”

        君少卿一声冷哼,怒上眉色,手一举,招起天地变,惊雷掩四面,狂风怒岚中,七位强者连同禁军首领数声闷哼,嘭嘭飞了出去。

        “暗之雷”

        惊世之招,沟动天象变化,撼世之威打破人类认知极限,但见神之子手上,雷鸣滚滚,撼动天地,威势恐怖的要将空间都撕裂。

        “一羽飞鸿,天地一剑”

        面对毁灭之招,剑供奉全神以对,剑动飞鸿,千百剑影化为一招,一羽无情,掠向神之子。

        “雪浪沉殇”

        另一边,夏妙语凝神,周身功体提上巅峰,真气涌动,空气温度顿时为之一降,雪花飘散,如同寒冬降临。

        “轰”

        但见三人极招相碰,万象如同炸开,空间疯狂扭曲,狂沙怒卷,狂浪震天,百丈目不能视,骇人的景象如同天地末日。

        远处,宁辰被这无与伦比的骇然之象震惊,心中认知瞬间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人力,竟能达到如此地步!”

        难以言明的震撼,让他彻底改变了对修炼的看法,原来,他一直认为无所谓的武道如此强悍,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呃”

        狂沙散去,战场三人,分立一边,片刻后,剑供奉一口朱红呕出,血染荒土。

        夏妙语体内真气震动,嘴角亦溢出一抹鲜血,显然已受了不轻的伤。

        两人前方,君少卿衣衫稍乱,周身的气息却依然强大到让人绝望,神子之名,骇人心神。

        “交出生之卷”

        君少卿上前半步,淡淡道。

        平静的话语依然不带半分威胁,然而,那强大的压迫却如同重锤砸在众人心头,不远处,禁军首领与七位强者倒落血泊中,渐渐散去最后一丝气息。

        “办不到”夏妙语也被激起了火气,冷声道。

        “可惜”

        君少卿一声轻叹,不知在感慨什么,旋即催动真力,欲要结束这一场无谓的战斗。

        就在这一刻,极远之处,一抹至邪至冷的气息闪过,君少卿神色一变,真气收敛,身子化为流光,眨眼掠向远方。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夏妙语和剑供奉都是一怔,下一刻,夏妙语回过神,沉声道,“拔营,立刻出发”

        “是”

        众人反应过来,立刻动手收拾行装,行帐之间,真极国使者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却也不敢表现在脸上,低头收拾东西。

        太可惜了,若是妙语公主死在永夜神教的神之子手中,对真极国而言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如此以来,不仅可以彻底激化大夏和永夜神教的矛盾,还可以给真极国一个反悔的理由。

        那一位算到了永夜神教的神之子会来,却没想到到了最后的关头,神之子会无故离去。

        天下皆知,大夏的运势好的让人妒忌,却没想到连非嫡亲的公主也能沾染如此大的气运。

        天下各朝各人皆有运,大夏最盛,永夜神教次之,北蒙王庭居于第三,然而望运之法,除了北蒙王庭那一位智慧如妖的军师外,天下几乎已无人能够做到。

        大夏的气运,始终是横在天下势力之前最大的难题……(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