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十章 有女妙语

第三十章 有女妙语

        荒狼死的很冤屈,在场高手众多,哪怕死在一位普通禁军刀下,它也不枉此生,然而,它却死在了最弱的宁辰手中。

        荒狼死的也不算冤屈,再怎么说宁辰也是武道一品的“高手”,虽然他不懂招式,不会打架,战力极渣,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荒狼之前已经中了一刀身受重伤。

        青柠教的身法,算是白教了。

        因为关键时候,宁辰压根没想起来用。

        事实证明,人在危机之时,选择的还是最擅长的办法,学艺不精跟没学差不了哪去。

        荒狼死后,宁辰脸色煞白的愣在那里,满嘴满脸都是狼血,腥咸的味道不断钻入鼻中,口中,胃中。

        “呕”

        宁辰还是没忍住,弯腰干呕起来,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短短的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宁辰感觉自己像过了半年那么久。

        五百禁军手中的刀始终没有停过,群狼的尸骨也堆满了荒野,鲜血染的大地都变得赤红,血腥扑鼻,难闻之极。

        “呜”

        低沉的萧声奏响着死亡的序曲,源源不断的狼群变得更加疯狂,似乎整个荒原的狼这一刻都来了,不断冲击着五百禁军的防线。

        “刺啦”

        突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像是利刃刮过生铁的响声,紧接着,鲜血扬洒,一声痛苦的长哼中,一位禁军怦然倒地。

        “吼”

        泊泊鲜血下,撕裂的战甲刺人心神,旁边,一头如小山般大小的荒狼低声嘶吼,强壮的身躯,锋利的利爪无一不显示着这头荒狼的不同寻常。

        “嘭嘭嘭”

        几乎在同一时刻,禁军中又有数道身影倒了下来,隐藏着群狼的死神初现锋芒,一头头走出,踏着地上的尸首,阴狠贪婪的目光闪耀,让人不寒而栗。

        “荒狼王”

        数十头荒狼王出现,禁军将士神色大变,手中的刀也钝了下来。

        大夏的冶铁技术很是发达,相应的大夏将士身上的战甲几乎坚不可摧,这也是千年来大夏不可战胜的关键原因之一,然而,荒狼王的利爪却打破了这个定律。

        随着荒狼王参战,禁军的伤亡越发多了起来,就在这时,马车上老者双腿上横放的剑终于动了。

        一剑!

        轻描淡写的一剑,剑光划破空间,三头荒狼王与数十头荒狼瞬间鲜血长洒,头颅飞起。

        无法言语的剑威,震惊了无数荒狼的同时也震惊了离老者最近的宁辰。

        他想不到人力竟然能达到如此地步,这已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范畴。

        “噌”

        就在这时,破空声响,一道划破天宇的流星箭光射来,直直冲向刚出剑的老者。

        似曾相识的一箭,宁辰双眸一缩,当日长孙遇刺,就是因为这一箭致使青柠重伤。

        神箭之威,老者神色也凝重下来,古剑横于身前,力挡惊世之箭。

        “嘭”

        剑与箭对碰,惊起狂风怒岚,老者身下,马车砰然四分五裂,落地之时,又是一道箭光迎面而来。

        老者不得不退,避开箭光锋芒,然而,这一退,却入了射箭之人的安排。

        老者的剑是保护妙语公主最后的屏障,二十步之内,无人可破。

        但是,老者退了,超出了二十步,代表着老者的剑已无法第一时间挡在妙语公主身前。

        下一刻,破天之箭冲破空间束缚,瞬间已至妙语公主马车之前。

        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眼看妙语公主就要香消玉殒,一道身影挡在了箭与马车间。

        “呲”

        箭身入体,带出大片血花,宁辰身子嘭地撞在马车上,却依然无法抵挡狂驰的箭势。

        “呃”

        宁辰口中呕红,无力地跪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双纤细的手出现,一手握住了箭身,一手扶住宁辰。

        谁都没有看清妙语公主是何时出来的,只是看到那只纤细美丽的手中静静地握着那让所有人都无力的箭。

        “退!”

        远方,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旋即,萧声急转,荒狼嘶吼咆哮,潮涌般四散退走。

        “公主”众将士和老者都跪了下来,恭敬道。

        “平身吧,继续赶路”

        夏妙语轻道,平静的神色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是”

        众人起身,为首的重甲将军上马,手一挥,带着队伍缓缓继续前行。

        老者也换了马车继续跟在妙语公主的马车后,只是,这一次心境再难如先前那么平静。

        谁能想到,前方马车中的妙语公主竟然是一位武道九品巅峰的强者。

        他没有想到,刺客没有想到,所以让这次看似完美的刺杀显得如此可笑。

        老者前方的马车中,宁辰被妙语公主带了进去。

        方才的一箭,对夏妙语来说或没什么,但对宁辰来说却是要命的。

        青柠临行前教他的身法,本来是为了让他保命用的,却没想到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赶的及时,挡住了那一箭,虽然完全的无用功。

        宁辰晕了过去,所以不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有多么蠢,他只是知道,如夏妙语死了,他们一行人就真的没有一个能够活命。

        夏妙语封住了宁辰伤口周围的穴道,止住流血,好在箭伤靠近左肩,离心脏毕竟远,否则,这一箭就真的替他送行了。

        那位射箭之人太不寻常,数次出手都无法察觉其真身,即便在场有两位九品以上的存在还是无法留下这位强者。

        “嗯?”

        突然,夏妙语神色一变,美丽的容颜闪过一抹难以置信之色,纤手速动,一把抓住宁辰的手臂,浩瀚真气涌入后者体内。

        “假太监!”

        夏妙语咯咯笑了起来,当真是大发现啊,一手毁掉真极国阴谋,惹的满城风雨的小太监竟然是一个假太监,她本以为自己隐藏已经够深了,没想到还有比她还能忍的。

        实难相信,堂堂大夏皇宫怎么会让一个假太监在宫中呆了这么久,而且这家伙还是在当朝皇后身边。

        她甚至可以想象的到,若是此事暴露,将会在皇朝惊起多么大的风暴。

        可惜,她看不到了。

        待到入夜时刻,队伍在荒原上扎营露宿,宁辰也幽幽醒了过来,入眼便看到烛火下妙语公主那张明媚妖娆的脸。

        “醒了?”夏妙语莞尔一笑,轻声道。

        “妙语公主”宁辰心思一转,便猜到眼前人的身份,他虽未见过夏妙语,但在这个队伍中,能有如此气质和容颜的人身份一点也不难猜。

        左胸靠近肩膀的位置依然很疼,不过还算能够忍受,当日青柠替长孙挡了一箭,今天他又替夏妙语挡了一箭,此刻想想,真是无聊之极。

        宁辰走神的一刻,夏妙语嘴角划过一抹奇异的笑容,道,“你能不能和我解释一下,你是怎么混进宫的?”

        闻言,宁辰回神一颤,心中大惊,旋即抬头看了一眼夏妙语,强行压下慌乱,故作迷茫道,“公主何意,小的不甚明白”

        “青柠莫非没有告诉你,我们师出同门吗?”夏妙语淡淡笑道。

        宁辰再次一惊,此事他真的不知道,而且,他从来没有听青柠提起过夏妙语。

        若夏妙语此言为真,他是假太监的身份定然已经暴露,他体内阳气未失,很容易就能探出来。

        看到宁辰变化的神色,夏妙语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冷漠道,“你当真是天大的胆子,竟敢以污浊的身子蒙混进宫”

        若非查看道这小子身上的气息不过刚刚武道一品,她甚至要怀疑之前夏皇遇刺之事便是他做的。

        听到夏妙语揭破自己最大的秘密,宁辰双眼眯起,道“公主,入宫一事着实情非得已,还望公主能够高抬贵手”

        他知道,夏妙语应该不会拆除他的秘密,因为这对其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因此得罪长孙。

        他的身份不能揭破,除非是想用此扳倒长孙,但,长孙一脉位高权重,两位武侯更是手握重兵,战功赫赫,仅仅凭借一个可以随时被暗中抹去的污点绝对不足以对长孙的地位造成威胁。

        得罪长孙的下场会怎样他不清楚,不过,想来也不会好到哪去。

        而且,他在宫中这些日子对几位皇子和朝中众臣的关系也了解不少,知道华亲王很可能会选择大皇子一系,这样一来,夏妙语就更没有理由揭穿他的身份了。

        “你不害怕”夏妙语看着宁辰,许久,开口道。

        “怕”宁辰回答道。

        “可我在你眼中并没有看到一丝害怕的情绪”夏妙语淡淡道。

        “公主认为小的应该害怕,小的便真的害怕”宁辰示弱道。

        “你倒聪明”

        夏妙语知晓宁辰话中的意思,很简单,宁辰在说,他的性命如今全在她的掌握中,若死,他便应该害怕,若生,他又何需害怕。

        烛火下,夏妙语静静想了片刻,出发前些日子,长孙和青柠都曾找到她,话中有意无意地提起过宁辰,意思她听的明白,要她暗中照顾这个小子。

        青柠也便罢了,长孙竟然也亲自开口,就真值得注意了,区区一个小太监,竟能获得如此天大的恩典,太过匪夷所思。

        所以,一路之上,她都没有召见过宁辰,想要看看这小子究竟会如何应对,或者,她想看看这家伙究竟有何不同寻常之处。

        即便心中有准备,但结果还是让她惊讶了,这小子从头至尾都没有主动找她的意思,甚至还和宫中最难相处的剑供奉混在了一起。

        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后,她多少有些明白宁辰为何会让长孙和青柠如此重视。

        虽非大圣大贤,但诚是至情至善之人。

        可惜,若是宁辰知晓夏妙语在想什么,一定会吐她一脸口水,他只不过想要在跑路前保住命罢了,至于他跑路后,她是死是活关他屁事。

        若在平时,他保证就算夏妙语被捅个透心凉他都不会眨下眼,她不是长孙和青柠,在他眼中还没长孙抢走他的那一文钱重要。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在帐中想着什么,烛火跳动,映照出美丽的,清秀的,娇媚的,微羞的,实际上却同样冷漠无情的脸……(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