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九章 一只荒狼

第二十九章 一只荒狼

        宁辰身子僵住了,衣袖刺啦一声,化为漫天碎片,瞬间少了大半个袖子。

        “#¥%&”

        宁辰一下就跳了起来,指着老人差点就要骂街,然而又生生咽了下去。

        他不敢啊!

        宁辰不忿地坐了下来,咕咚咚灌了半壶茶水,才压下任督二脉翻腾的火气,做人要尊老爱幼,这老头不知道爱幼,他不跟他计较。

        忍,一定要忍!

        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收获,最起码,他得到证明,他真的打不过这老头……

        跑路遥遥无期,修行还需努力。

        所以,之后的数日中,宁辰不和老头扯皮了,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马车内修炼金色纸张上的心法,一遍又一遍运转起气海中的真气。

        车厢中好不容易恢复清静,老者自然不会去管宁辰干些什么,而且,一品的武道菜鸟着实不值得注意。

        第十日,送亲的队伍已经走出了七百多里,远离了大夏皇城,进入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原中。

        如今已近深秋,寂静的荒原中更显荒凉,寒夜到来,让人感到一股难明的冷意。

        “嗷”

        “嗷”

        荒原上的狼对月长啸,引得宿营的队伍一阵紧张,世人皆知,荒原上最可怕的并不是虎豹,而是狼群。

        荒狼生性狡猾阴狠,最善夜间捕食,是荒原上的恶魔,只要遇到,极难活命。

        这个世间有许多东西不能招惹,其中之一便是荒原上的群狼,这种记仇而又阴狠的动物,一旦招惹便会如蛆附骨的跟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好在送亲队伍足够庞大,浩浩荡荡千余多人,加上五百禁军,一般狼群也不敢随意招惹。

        事实证明,当天晚上一夜平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大夏禁军不是一般的军队,相隔数里都能感受到那不同一般的压迫气息,即便武道强者也不愿轻易触其锋芒。

        送亲一行有禁军相护,这在往日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也说明夏皇是多么重视此次大夏与真极国的和亲之事,大夏需要东北边界的稳定,如此以来才能将精力集中到北边的北蒙王庭和西边的永夜神教身上。

        大夏有世间最强大的武力,面对任何一方都有足够的优势,但并不代表大夏无惧任何人,大夏无敌了千年,然而,却始终无法将天下人心归于己身,因为大夏不信神明。

        大夏不信神,千年以来以武力征伐,以儒家治国,建立了盛极的皇朝。

        千年已过,大夏境内的百姓都有些忘了,千年以前,神州大地最强的势力不是群雄割据的王侯,也不是被大夏推翻的大胤皇朝,而是信众遍天下的永夜神教。

        大夏的先祖如彗星一般崛起,强势至极的锋芒生生将永夜神教逼到绝境,不得不隐于暗处千年,等待重出的一日。

        大夏统治的千年,永夜神教在大夏境内的影响已降低到最低点,但在大夏境外,永夜神教的影响依然根深蒂固。

        还是那句话,大夏无惧任何人,但是却不能坐视天下伐夏。

        真极国是最好的突破口,相比北蒙王庭和永夜神教,真极国虽然叫嚣的最厉害,但国力和胆魄却是最弱,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更何况是一条拔了牙的狗。

        两万战马,真极国送的如此及时,不仅解了大夏的燃眉之急,而是还断掉了自己一半战力。

        大夏牺牲一位宗亲公主,换来两万战马,终是值得。

        宁辰没有见过妙语公主,但在听说后者是亲自要求作为和亲的棋子时,难免会生出一丝好奇。

        若非心系天下的大圣大贤,这位公主的心思就值得思考了。

        仔细想来,此事也并非无迹可寻,众生碌碌,无非利益二字,自此推敲,可见蛛丝马迹。

        大夏共有十九位皇子公主,真正有权势的却只有五位。

        四王,加上九公主。

        然而,四位封王的皇子身后,却都有皇室宗亲的影子。

        如今想来,这位妙语公主与华亲王并不像看上去那么与世无争。

        夏妙语远赴真极国和亲,影响重大,夏皇定然会对华亲王做出不小的补偿,这个时候,得到华亲王的支持,对于四王都是一大助力。

        一位闲散王爷突然变成炙手可热的人物,若说只是巧合,估计连傻子都不会相信。

        更有意思的是,皇城的权贵都知道,九公主与夏妙语交情很是不错,相较宫中许多所谓的嫡亲手足,两人的关系已算是亲密。

        而九公主的胞兄便是大皇子,是已逝的皇贵妃所出,身份尊贵,背后更有长孙支持,可谓最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者。

        所以,不论怎么看,和亲一事都和大皇子脱不了干系。

        但,这才是最不合理的地方。

        天下皆知,大皇子夏子衣是儒门传人,一身浩然正气,最不喜欢的便是勾心斗角,若非生于帝王家,甚至是最有可能继承太识公天下儒门之首的人选。

        这件事,不仅宁辰想不通,整个天下人都想不通。

        而最清楚事实的人,正坐在华美的马车中,从未露面。

        也正因此,宁辰成为整个队伍中最闲的人。

        荒原很大,送亲队伍走了整整一天还未见尽头,宁辰大多时候都会在老者的马车中修炼,人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下意识中会选择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很明显,在宁辰心中,老者便是队伍中最强之人,而老者身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宁辰从不认为这次送亲之行会一帆风顺,天下不想大夏和真极国和亲的人太多了,多到他的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

        夏皇派了五百禁军,又暗中增加了一位武道高手,显然也是为了防范有心之人。

        在大夏境内,想要明目张胆地调动大批兵马袭击迎亲队伍是绝对不可能之事,唯一的途径便是武道强者的埋伏与刺杀。

        宁辰如今还无法理解一位武道强者所能达到的程度,但之前曾见过重伤的青柠出手,举手投足间所展现的能力绝非普通人能够抵挡。

        他不知道眼前的老者有多强,不过直觉告诉他,这老头的实力绝对不弱于青柠。

        前些天,他清楚的感觉到那把剑有多么快,若非老者没有杀机,如今他已经埋骨他乡了。

        “嗷”

        “嗷”

        “嗷”

        突然之间,此起彼伏的狼啸声响彻荒野,送亲队伍顿时慌乱起来,前方,重甲将军勒住马绳,五百禁军止步,静神观察。

        队伍中,十数日来一直沉默的真极国使者双眼精芒大盛,神色极为诡异。

        妙语公主若死在大夏境内,责任就要归在大夏,两朝和亲便再生变数,更甚至,真极国还能借口周旋两万战马一事。

        “戒备”

        重甲将军沉声喝道,情况不正常,荒狼是有灵性之物,绝不会无故送死,有五百禁军的威慑在此,狼群还敢出现,定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操控。

        “沙沙”

        寂静的气氛中,狼群踏过枯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渐渐地,越来越明显,一头,两头,十头,一百头……

        短短的几个呼吸间,成百上千的荒狼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数量之多,让人数都数不过来。

        “呜”

        低沉的萧声传来,狼群阵型顿变,全部注意都集中到队伍中间的华美马车上。

        “呜”

        又是一阵低沉的萧声,群狼仰天咆哮,阴狠的眸子尽失嗜血的魔怔,旋即疯了一般朝着马车奔来。

        “保护公主”

        队伍之前,重甲将军厉声喝道,挥手间,五百禁军迅速动作,刀光联结,力阻狼群奔袭。

        大夏的禁军是兵士中精英中的精英,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刀光之间,狼血如雨。

        然而,群狼的数量太多了,黑压压地,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人力终归有穷时,开始出现了缺口。

        宁辰下了马车,守在妙语公主的马车旁,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人便是车上的女子,她若出事,在场所有人都活不了。

        老者依然平静,放于膝上的剑更是寂静冰冷,无动于衷。

        宁辰知晓这把剑究竟有多么可怕,他是队伍中唯一近距离接触过这把剑的人,所以,能不能渡过这一难关,最关键的还是在于这把剑。

        “嗷”

        狼群的疯狂出乎众人想象,在禁军近乎屠杀的局面下依旧不畏一切的冲来,终于,第一匹荒狼突破了封锁,带伤来到了马车前。

        禁军被拖住,老者又没有出手的意思,面对唯一突围的荒狼,竟一时无人能上前阻止,诡异的局面,让在场气氛顿时一紧。

        宁辰是离得最近的人,站在马车旁,直面荒狼,成为最后的屏障。

        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宁辰并不是什么武道高手,甚至连一名普通的禁军都不如。

        然而,受伤的荒狼与马车间之剩下宁辰一人,荒狼要想袭击马车的妙语公主就必须干掉这挡路的人类。

        宁辰傻了,他没想到老头真的不帮忙,看着凶芒毕露的荒狼,浑身直冒冷汗。

        这么近的距离,想跑都已来不及,况且他身后便是妙语公主的马车,只要他敢跑,估计明天的太阳他就看不到了。

        “咕”

        荒狼一双幽绿的眼睛盯着宁辰,喉咙中不断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前爪微弯,旋即猛然扑了上去。

        宁辰头皮一麻,脑袋反应不及,下意识倒地一滚,避开扑来的荒狼,但闻刺啦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大半肩膀被掠过的狼爪抓开。

        生死之刻,宁辰起身、猛扑,一把抱住狼头,盯着狼颈,然后……

        一口咬了下去……

        “嗷”

        荒狼痛吼,身子剧烈挣扎,奈何宁辰死死抱住狼头,死都不可松手。

        人力有穷,人力无穷,在这生死受到威胁的关头,人类求生的潜力是难以估量的,宁辰比谁都怕死,所以,他咬着狼颈,骑着狼身,抱着狼头,不论如何,始终没有放开。

        荒狼挣扎,因为疼痛,因为愤怒,更因为恐惧。

        任何野兽颈部都有大动脉,血流的多了,想不死都难。

        宁辰当然也知道,所以,他咬的更狠了。

        然后,狼死了……

        (PS:最近码字状态不错,就是烟雨的身体有些扛不住了,一天码字七八个小时真的很累,烟雨的背有些问题,做的时间长了就像针扎一样的疼,不知道是不是学生时代留下的老毛病,希望各位大大都能注意身体,不要像烟雨一样时常往医院跑,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童鞋们要注意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