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八章 武君

第二十八章 武君

        两刻钟的时间,宁辰已到极限,后背塌湿,不得已,开始尝试着运转丹田气海中的真气,一点点往左腿上汇聚,很微薄,但左腿上火辣地疼痛感与空虚感都减轻了不少。

        看到宁辰重新站的稳了,青柠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真气的运用需要自己体会,别人说的再多也是别人的。

        她不愿教他招式,主要还是不愿他走上武道这条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踏上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她要教给他的身法,是最容易的学的一种,不同于轻功之法,此身法注重是小范围内的挪移和闪避,说白一点就是保命用的。

        宁辰多少猜到青柠的一些苦心,所以没有抱怨苦与痛,只是努力地坚持着。

        半个时辰后,气海中的真气已经消耗地七七八八,宁辰再次从左腿上感受到那刺骨的疼痛,而且愈发浓烈。

        一旁,青柠始终沉默,即便知道宁辰已到极限,也不开口半句。

        然而,宁辰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人的潜力都是无穷的,尤其是涉及生命时,因为他知道,他今日流下的每一滴汗都会让日后活下来的机会大一点。

        他怕死,所以,他只能不怕苦。

        与此同时,天谕殿中,夏皇坐在龙椅之上,静默沉思,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殿下,悄无声息,仿佛是从虚空走出。

        夏皇并不惊奇,而是淡淡问道:“怎么样”

        “毫无进展”殿下的暗龙卫恭敬应道。

        夏皇眉头一皱,怎么如此。

        “禀陛下,天工司与工部坊已再三确认,那十七种药石不论怎么配比,都不可能产生当日的爆炸效果”暗龙卫沉声道。

        当日的情况,震惊朝野,整个正奇宫内部都被炸了个通透,生生轰出了一条一眼可望穿东西的通道。

        此天赐之物,大夏若能掌握,当世再无一合之敌。

        夏皇双目微微眯起,仔细权衡利弊。

        本来,他是趁着这次机会,尽快除掉这个小太监。

        有才并不是错,但拥有了不该拥有的才能,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宫中眼睛太多,而且有皇后护着,不论明着还是暗着,想要动手都不方便,正好这一次馨雨过来请旨,他也顺水将这个小太监遣到宫外。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天赐之物竟然如此难以试出。

        想了片刻,夏皇心中定下,平静说道,“让天工司与工部坊继续尝试,另一方面,此次和亲路上,你暗中跟着,莫要让这个宁辰出事”

        “是”

        暗龙卫一礼,正要离开,身子又顿了下来,开口问道“陛下,若是有变,应当如何?

        夏皇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杀!”

        如此神物,大夏可以得不到,但绝对不能让别人得到,逼不得已,便让此天赐之物彻底消失,任何人都不需要得到。

        暗龙卫意领神会,旋即无声离去。

        ------

        遥远的西方,空间晃动,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一座荒芜的神殿明灭不定,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突然,一阵霸道绝伦的气息降临,从神殿中铺散开来,恐怖的压力简直要化为实质,大地不断开裂,一道道绵延百丈之外。

        “恭迎武君”

        “恭迎武君”

        ……

        天摇地动的恭迎声中,神殿轰然铸落大地之上,虚空静止,沉重古朴的神殿大门徐徐打开,一眼望去,神殿之中,两排将士整齐地跪在地上,头颅低低垂下,下一刻,一道如神魔般的威武身影一步步走上王座,转身坐下刹那,天地为之色变。

        “武君万岁”

        “武君万岁”

        武君出关,众将归位,第一神殿正式开启,睥睨天下之威,千年之后,又一次重现人间。

        “天荒”

        王座之上,夜武君开口,顿时,虚空之中,一柄血气冲天,凶威逼人的战戟出现,铿然一声,插落大地之上。

        神戟天荒,再临人间。

        同一时间,四方有感,天苍书院一座平凡的屋中,院长身子一顿,停下了手中的笔,苍老的双眼看向西方,露出了一丝忧愁。

        北方,北蒙王庭的皇宫中,国师从入定中醒来,平静开口道,“通知军师,夜武君出关了!”

        “是”

        南方,度厄寺中,一个正在诵经的干枯老僧手中念珠略停了一下,只是一瞬后,便又继续拨动下去。

        东方,离大夏不远的荒城中,一柄剑轻动,再无下文。

        不久之后,一道清丽的身影走来,静静拿走了城中的剑,倾城的容颜,让荒城如添色彩。

        “此剑承影,今后归你所有”荒城风动,带出一道平静的声音。

        “多谢叔叔”暮成雪恭敬道。

        天下之变,起的惊天而又平静,唯有世间最顶端的几名先天感知到这一刻的到来,永夜批示,初现罪兆。

        永夜神教第一殿出,至强武君,以睥睨神州、举世无敌之态再临世间,传说的强者,不死的魔躯,终将又一次在人间烧起战火。

        占据神州大半疆土的大夏首当其冲,不可避免地面临起最强的挑战,西方第一神殿,北方北蒙王庭,虎狼齐噬,强如大夏,也难以承受。

        然而,身在未央宫的宁辰对此一无所知,也无需知晓,不管是武君,还是永夜神教,此时都高出他的能力与认知太多,他不够高,所以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他来顶。

        青柠教的身法实际上一点也不简单,因为他要在十五天内学会,更让他不得不接受的是,他真的不是天才。

        青柠很耐心,虽然有时会很凶,很暴力,但总归还是算很耐心。

        十几天确实很短,十五天后,宁辰果然没有能脱胎换骨,他还是武道一品的菜鸟,身法也练得磕磕巴巴,不过,万事开头难,作为刚刚接触武道的小菜鸟,已不能要求太多。

        大夏的送亲队伍整装待发,浩浩荡荡地禁军足有五百骑,雄姿英发,威势逼人。

        宁辰跪在长孙寝殿门口,默默磕了三个响头,旋即起身离开。

        他被夏皇指命为妙语公主的近侍,必须提前半日前去报道。

        “娘娘,他走了”寝殿之内,青柠轻叹一声道。

        她与宁辰认识这些日子,才算见识到什么叫做桀骜不驯、胆大包天,在这个皇宫中,宁辰是唯一没有跪过夏皇的人,甚至连最初见到皇后娘娘,他也不曾跪过。

        长孙静静地看着殿门,一语不发,沉默许久之后,平静起身,道,“走吧,跟本宫一起去为妙语送行”

        “是”青柠颔首,随之跟上。

        天谕殿,汉白玉铺筑的石阶前,夏皇大殿之前,俯视着下方浩荡的送亲队伍,双眸深邃平静,周身压迫的气势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大夏千年来最平庸的一位帝皇。

        夏皇身后两侧,长孙和万贵妃端坐华盖之下,一位尊贵无双,一位艳丽逼人,让下方所有臣子都不敢抬头直视。

        大夏最尊贵的三人相送,石阶下方,五百禁军齐齐跪地,铠甲铿锵,连成黑压压一片。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的呼声惊破天宇,夏皇伸手,呼声顿止,整个天谕殿下一片恐怖的宁静。

        夏皇开口,淡淡道“启程吧”

        “启程”

        送亲队伍前方,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色战甲中的将军大喝,旋即战马嘶鸣,五百禁军带着护着送亲队伍浩浩荡荡地朝前方赶去。

        队伍之中,一驾极尽华美的马车旁边,宁辰回首望了一眼天谕殿前的长孙和青柠,心中闪过一抹伤感,这一次,或许真的是永别了。

        他是幸运的,进宫之后遇到了长孙,可惜,他不得不走。

        送亲队伍一路东行,五百禁军之后,宫女太监,大车小车,整个队伍从头到尾不下五里,让人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宁辰的位置在队伍的最中央,身侧便是妙语公主的马车,对于这个女子,天下人都是陌生的,当今夏皇对亲兄弟还算宽厚,当然,前提是诸位亲王有足够的自知之明。

        华亲王在当今夏皇继位之时便卸去了身上的大小官务,安心地当自己的安乐王爷,极少出现在众人眼前,因此对于华亲王有这么一个女儿,天下人了解的也是甚少。

        宁辰压根不关心这些,他在乎只是怎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跑路,至于送亲,都这么多人送了,也不差他一个。

        只是,在看到身后黑色马车中的一道若隐若现的苍老身影时,他又不得不暂时把跑路的想法压了压。

        车中的身影很安静,一路上从未说过一句话,透过风吹起的布帘,宁辰看到一位年纪一大把的老者,一身青衣,盘坐在马车中,腿上横着一把剑,剑未出鞘,看起来并不出奇。

        宁辰心叹,但凡这么能装的不是剑者,就是贱人,很明显,这一个属于前者。

        看起来,夏皇对于这一次和亲还是很在意的,不仅派了五百禁军护送,还特意在公主身边安排了这么一个高高手。

        跑路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宁辰心思动了又动,决定先打入敌人内部,然后再寻找可趁的机会。

        “前辈,你渴吗?”

        “前辈,你饿吗?”

        “前辈,吃个水果吧”

        “前辈,……”

        ……

        之后的三天中,宁辰腆着脸隔三差五便到老人面前献殷勤。

        老人开始一直沉默,然后,继续沉默,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直接气息一荡,将宁辰震出马车外。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宁辰的耐心,他没想到一个人的脸皮居然真的可以厚到这样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地步。

        所以,五日后,老人妥协了,任凭宁辰在马车上唠唠叨叨,没完没了地说着废话。

        宁辰也不在乎老人不理他,有马车坐就不错了,总比在下面走着强。

        至于公主那里,他压根就没有被召见过。

        “前辈,你这把剑不错诶,能借我看看吗?”

        说的累了,宁辰把目光放在老者身前的剑上,好奇之下,看老人没有反对便伸手想要瞧一瞧。

        “唰”

        就在这一刻,剑光闪过,瞬间照亮整个车厢……(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