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七章 长孙震怒

第二十七章 长孙震怒

        真极国输了,输掉的不止是两万匹战马,而且还是十年内再大举兴兵的能力。

        白纸黑字的协议,加上真极国主的印信,真极国不可能反悔。

        最重要的是,大夏才是这个世间最强的国度,占尽道理,若是还有人敢反悔,布衣侯那二十万黑羽军就不再是镇守那么简单。

        剩下的事就是大夏各部臣子的工作,大夏的武侯大都镇守在外,皇城内剩下的基本只是一些文职将军和儒臣,不过应付这些事情足够了。

        宁辰完成了自己的事情,除了修炼之外,就是等待夏皇的旨意。

        终于,在第三日,夏皇的旨意下来了,特封华亲王之女夏妙语为妙语公主,入真极国和亲,送亲一行的名单上赫赫写着宁辰的名字。

        长孙和青柠听到圣旨后都是一怔,尤其是长孙,震怒的同时更震惊!

        在宫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她岂能猜不到其中究竟是何原因,宁辰的名字明显是临时加上去的,可有可无,夏皇添上这一笔,很显然是有人求情。

        在这个皇宫中,宁辰能接触到的,又能影响到夏皇者,只有一人,九公主。

        “很好,很好!”

        未央宫正殿,长孙立于殿中,脸色气的发青,厉声道“来人,去把宁辰带来”

        “我去吧”青柠心中担忧,请求道。

        “你呆在这”长孙心中愤怒,连带着对青柠的语气都严厉了许多,她知道宁辰与青柠的关系很好,如此更不能让其去。

        不多时后,宁辰缓缓而来,面色平静,没有往日微羞的笑容,也没有害怕之意。

        “皇后娘娘”

        宁辰第一次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

        见宁辰来到,长孙心中更加愤怒,嘭地一拍桌子,怒声道,“你就如此迫不及待的要走么”

        宁辰抬起头,平静道,“娘娘,想必您也清楚,我的性格并不适合宫中,只要留在这里,早晚会惹祸上身”

        “本宫堂堂大夏皇后,还护不住你么!你究竟在怕什么!”长孙越想越气,恨不得将桌上的茶杯摔在前者脸上。

        “我怕哪天闯的祸大了,第一个要砍我头的就是娘娘您”宁辰轻声一叹,道。

        “嘭!”长孙气不可耐,抓起茶杯狠狠甩向宁辰,啪地一声,茶杯砸在额头,溅出一片血花。

        “你太让本宫失望了”

        看着宁辰满脸的血水却仍然不肯低头,长孙气的浑身直哆嗦,双眼一闭,失望道。

        “九公主驾到”

        就在这时,夏馨雨走来,一进殿就看到这一幕,心中再次一惊。

        她想到母后会发火,却没想到母后会如此震怒。

        “跪下!”

        长孙猛地一睁眼睛,看着夏馨雨,厉声道。

        夏馨雨脸色微变,听话地跪了下来,心中震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母后发这么大的火。

        在这个皇宫中,人人都给自己穿上了伪装,真的情绪很少表现出来,母后此情,代表是真正的动了怒火。

        “你好大的胆子,母后培养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的心机都动到母后这里”

        长孙看着夏馨雨,怒火中烧,她身边的这一个个人,当真是好样的!

        怒到极致方成恨,长孙恨两人,亦恨自己,恨他们的不争,更恨自己的不明。

        然而,木已成舟,圣旨已下,即便她出面,夏皇也无法收回圣旨,君无戏言,绝不可能因为任何人改变。

        送亲定在了月底,离现在不到二十日的时间,这意味着宁辰离出宫也不到二十日。

        长孙心中闪过一抹疲惫,亦不想再追究些什么,坐在主座上,挥了挥手道,“既然你选择帮他出宫,那么剩下的五个月禁足便由你承担,退下吧”

        “母后”夏馨雨一惊,失色道。

        “退下!”长孙一拍桌子,厉声道。

        “是”夏馨雨不甘地行了一礼,旋即起身离开。

        这一次,是她失算了。

        夏馨雨离开,座下跪着的只剩下宁辰一人,青柠站在一旁,却也不敢求情,她知道皇后娘娘的失望,就连她对宁辰的举动也不理解。

        就算要出宫,以皇后娘娘对他的恩典,求的次数多了,未必不能成功,实在没有必要如此不惜手段的着急出宫。

        看着跪下身前,脸上鲜血直流的宁辰,长孙想起自从其入宫以来发生的一幕又一幕,强行压下心中怒火,沉声道,“本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认错,送亲后老老实实回来,本宫可以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宁辰沉沉一叹,一言不发,事已至此,他怎么再回头。

        若是不想死在宫中,他必须要尽快出宫。

        可惜,这些他都无法和长孙说,只能一直瞒下去。

        “好,很好!”

        长孙愤怒起身,旋即一脸铁青地走出大殿。

        青柠复杂地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宁辰,一句话也没有说,跟着长孙一同离开。

        宁辰跪在地上,不言不语,就这样一直跪着,内心苦涩,有愧疚,亦有伤感。

        日落月起,长孙寝宫,一直还亮着灯,未央正殿中,宁辰依然还未起身,宫女亦来了好几次,换上烛火后又匆匆离开,谁都不敢停留片刻。

        两人谁都不肯退让半步,长孙在等宁辰认错,然而,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宁辰不是不愿意认错,而是不能认错,因为他真的不可能再回来了,他可以骗天下人,却不愿骗长孙。

        后园前,青柠的立于自己的房中,看着灯火通明的正殿和长孙寝宫,心中复杂之极,她知道,不论皇后娘娘还是宁辰都是执拗之人,这一次,是真的无法回头了。

        她不解,以宁辰的性格怎么会选择这一条路。

        不仅青柠不解,就连寝宫中的长孙都在想为什么,宁辰进宫不久,还是一个很容易看懂的人,聪明,骄傲,知恩图报,有的时候甚至执着的有些傻。

        但是,究竟是为什么,让他如此迫不及待地要出宫。

        时间一点点过去,长孙和青柠都是一夜没睡,宁辰亦在未央正殿跪了一晚上,不解的人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明白的人却永远无法说出口。

        天亮了,长孙有事情要处理,出了未央宫,青柠随行,路过未央正殿时,长孙步子明显一顿,却还是没有停下来。

        未央宫发生的事情很快便传了出去,宫中谁都知道昨天皇后娘娘大发雷霆,近日来出尽风头的那位小太监已在未央宫正殿跪了整整一夜,但是原因却没有任何人知晓。

        除此之外,另一件事情同样引起了不少的注意,据说,这次和亲之人,并不是夏皇钦点,而是华亲王之女夏妙语自己要求的,华亲王拗不过,只能无奈答应。

        夏妙语已被封为公主,和亲一事全都要按着皇室公主出嫁的规格来,长孙身为大夏皇后,后宫之主,一切嫁妆行头都要亲自过目,忙的再无暇顾及他事。

        宁辰跪在未央正殿中,似乎被人渐渐忘了,连皇宫中都不再关注此事,偶然谈起,也只是暗暗一叹,为这曾让人惊艳的小太监感到可惜。

        都言,皇室无情,这便是最好的例子,任你在惊才绝艳,一朝犯错,就会被打落尘埃。

        三天后,滴水未进的宁辰晕倒在了殿中,长孙闻后双手一颤,脸上却未显情绪,淡淡说了一句“好生照顾”后,再无下文。

        不过,从这一天后,长孙不管出行还是在未央宫中忙碌,都不再让青柠跟着她。

        宁辰昏了不久,就醒了,补了些水涂了些药便无大碍,青柠随后来了,看着前者苍白的脸和干裂的嘴唇,脸上闪过一抹不忍,斥责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宁辰咧嘴一笑,虚弱道,“情非得已,对不住了”

        “你该道歉不是我,而是娘娘”青柠忍不住菲薄道。

        “呵”宁辰摇了摇头,苦涩地笑了笑。

        “一定要走?”

        见此,青柠也不再多说,轻声一叹,问道。

        “一定要走!”

        宁辰点了点头,回答道。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若他猜的不错,过了和亲的事情,他们这一批刚入宫的小太监一定会接受再一次的审查。

        到时,谁都保不住他,甚至连长孙的名声都会受到牵连。

        两日后,宁辰的身体已好的差不多,青柠出了一次宫,回来时,带来一株造型奇异的药草,打开盒子,便可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寒意。

        “服下它”青柠正色道。

        “什么东西”宁辰不疑有他,听到服了下去,极苦,入体浑身生寒。

        “天霜草”青柠平静地解释道,“你体内真气属寒,此天霜草有助于你淬炼根基,加快修炼速度”

        宁辰听得半懂不懂,好奇问道“贵吗?”

        “不要银子”青柠淡淡回道。

        不要银子,要的是灵玉,不过没有和他说的必要。

        “从今天起,我教你身法,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说话间,青柠转身朝门外走去,“跟我来”

        宁辰跟着,一路来到后园,十月已来,满园花落,秋风一刮,飘零漫天。

        “看好”

        话声方落,青柠身子一动,瞬间,影如雪飞,在漫天落花中化为一弯摇曳的小舟,风中起舞,片叶不沾身。

        宁辰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牛人啊。

        年龄都差不多,人和人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片刻后,青柠停下步子,看着宁辰,平静问道“步伐看清了吗?”

        宁辰猛地摇头,看清才怪了。

        青柠也没在意,继续问道“看清多少?”

        “呵呵”

        宁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上前两步,在地上划了一个大大地圈。

        “就看清这一步”

        “……”

        青柠脸色一寒,强压着怒火才忍住没上去打人,这是她最开始站的地方。

        走上前,一脚踢开前者的右腿,怒声道,“单腿,站着,一个时辰内不要让我看到你换另一条腿”

        宁辰疼的嘴直咧咧,却不敢痛出声,倒吸着冷气用左腿站好,身体不断地左摇右晃。

        一刻钟后,宁辰已经感到左腿发麻,身子晃的更厉害了。

        不过一看到不远处冷着脸的青柠,心中一哆嗦,还是咬着牙站好。

        两刻钟后,宁辰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左腿,然而,膝盖处却是火辣辣地疼,这是先前跪的旧伤,还没好利索。

        青柠站在那里,无动于衷,她看的出来宁辰的膝伤并没伤及筋骨,就算疼,也是这家伙自找的。

        (PS:求票票!求收藏!!)(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