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六章 破局

第二十六章 破局

        太医院,凌萧一边在满山的药石中的寻找东西,一边抱怨道,“宁辰,到底行不行啊”

        “当然行,不行我找你干吗”

        另一堆药石中,宁辰露出半个头,应了一句,道。

        “咳咳,呛死我了”

        凌萧猛地咳嗽了几声,被这呛人的味道整的欲仙欲死。

        “下次这活可别找我了,太受罪了,还不如找人打一架爽快呢”

        “粗俗”

        宁辰头也没抬,在小山后面竖起一根手指,鄙视道。

        “凌将军,你什么时候能跨入先天?”

        “咳咳”

        凌萧再次咳嗽起来,这一次不是被药石的味道呛的,而是被宁辰的话吓的。

        “先个屁啊,你以为先天是大白菜,说进就能进,据我所知,咱们大夏除了天苍书院的院长还没人能跨入先天”

        “那你什么境界”宁辰扒拉出一块硝石,随意问道。

        “后天八品”凌萧骄傲地回道。

        “我鄙视你”

        宁辰再次竖起一根手指,才八品,还不够青柠一个手打的。

        “你懂个屁”

        凌萧不屑于与其争论,在大夏八品高手已经能当一军主将,他这是在皇宫中,强者云集,所以才不显山不漏水。

        “我都一品了,前两天刚练出来的”

        “……”

        凌萧无语,这个他还真没办法反驳,苍天怜见,他当年为步入武道一品吃尽了苦头,谁曾想到这家伙什么都不懂都能糊里糊涂地迈入此列。

        “你那是运气好”凌萧不服气,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

        “运气好也是本事,你看,这大饼国的使者这一局不就是斗运气么”宁辰直起身,捶了捶自己酸痛的腰,道。

        “也是,你为啥叫它大饼国?”凌萧奇怪道。

        “这都看不出来,你没发现他们的人都长了一张大饼脸么”宁辰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兄弟,你真是人才”凌萧竖起一根大拇指,赞道。

        “虚名”宁辰谦虚道。

        “对了,我还问你,找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凌萧捂着鼻子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凌将军,拜托你一件事”

        “说”

        “今日我们找的东西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就算长孙…不是,就算皇后娘娘问起,你也说不知道,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宁辰抬起头正色道。

        “问什么?”凌萧面露差异,问道。

        “知道瘟疫不知道?”

        “知道啊”

        “这东西传出其的后果可比瘟疫要可怕的多,人心贪婪,为达目的,有的时候会不惜一切”宁辰叹道。

        凌萧心中震惊,挣扎了一翻,还是点了点头,宁辰话语中隐晦表达的意思他大概也明白了一些,若是真的如此,这东西确实不能传出去。

        “多谢了”宁辰谢道,他相信凌萧的人品,不过,就算退一万步讲,今日他们找的东西就算被长孙和夏皇知道,想要找到正确的配方也不是那么简单。

        为此,他还特意多拿了许多东西,甚至他让凌萧所寻的几样药石大都是无用之物,目的为的就是扰乱宫中眼线的视听。

        这个世上没有一定的事情,为防万一的可能发生,他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然,其实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不想死,而这配方就是保命符,只要不泄露出去,他的脑袋就保得住。

        两人折腾了大半天,将整个太医院都快翻过来了一步,不过有长孙的口谕与信物,太医院的几位太医不敢上前询问,只能任由两人折腾。

        长孙没有要回玉佩的意思,宁辰就自己揣着,这东西很好用,见谁灭谁,想必和免死金牌效果差不多。

        其实,长孙用心良苦,并非她忘记了,而是她知道宁辰是个闯祸苗子,若有一天她来不及出手相救,这玉佩还能暂时保其一命。

        “咳咳,差不多了,撤”

        宁辰找到最后一样东西,又在一堆东西上随便扒拉了几下,旋即起身道。

        “好”

        凌萧早就受不了了,听到宁辰的声音,二话不说,抓起东西就走。

        “去哪”

        迈了两步,凌萧突然停下步子,看到一脸鄙视目光的宁辰,挠了挠头道。

        “工部坊”宁辰鄙视道。

        “这么远?”凌萧不情愿道。

        “你可以不去,我又没强迫你”宁辰满不在乎道,有本事你就不去。

        “呵呵,说说而已”

        凌萧悻悻地笑了笑,他哪敢不去啊,宁辰倒好说,关键这家伙上头有人。

        时间紧迫,两人不敢耽搁,又抓紧朝工部坊赶去。

        天谕殿中,宫女上来斟酒时,长孙“不小心”打翻酒杯,训斥了宫女两句,手指沾上酒水,暗中在酒壶后面写下一个“拖”字。

        由于角度问题,真极国看不到什么,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的夏皇却看的清清楚楚。

        “使者,朕与尔等的赌局,赌注再加五成如何,朕可以用白若原四年半的使用权去赌真极国的三万战马”

        夏皇平静开口道,一下子就震住了在场众臣,这一刻,连三公眼中都闪过一抹诧异,如此不利的条件下,还要再加赌注,岂非故意便宜了真极国。

        听到夏皇的话语,真极国使者眉头微皱,心中思考,却也想不明白夏皇究竟在想什么。

        按道理说,夏皇在这时加高赌注,要么是虚张声势,逼他退让,要么就是真的有必胜的把握。

        真极国的战马储量总共只有不到四万,这还是这么多年通过各种渠道从不同地方购买后积累而得,拿出两万作赌已是极限,不可能再多。

        虽然他对身后的五人有着绝对的信心,但也不能妄自加价赌注。

        “夏皇,容在下考虑片刻”真极国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神色凝重道。

        “可以”夏皇颔首,准道。

        座下,长孙冷笑一声,站的位置决定眼界,真极国弹丸之地,注定其使者再精明也走出这个局限。

        大夏幅员辽阔,疆域何止万里,赌得起,亦输得起。

        真极国使者考虑的时候,大夏的众臣亦在揣摩夏皇的心意,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们真的看不懂他们的皇。

        时间一点点过去,龙椅上的夏皇也不催促,下方的真极国使者神色一直在变化,不得不说夏皇的这个提议很有诱惑,白若原近五年的使用权让他难以拒绝,然而,一想到付出的代价,同样难以承受。

        战马不同于普通的马,真极国与大夏一样,都不像北蒙王庭那般有汗血马可以出产大量的战马,一万战马需要何止十万马匹来培养筛选。

        战马的出产率从来都是十不存一,否则大夏也不会用白若原这么重要的地方去赌。

        等了许多,真极国使者终于还是一叹,他承认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放开心去赌,真极国终究比不得大夏,如此大的代价,他们承受不起。

        “娘娘,可以了”就在这时,宁辰悄悄地走了回来,示意道。

        长孙颔首,旋即朝夏皇点了点,表示已准备好。

        “使者,可有定论?”夏皇开口问道。

        真极国使者出列,沉声道,“夏皇的提议很有诱惑力,不过在下受命而来,无法改变国主的意思,还望见谅”

        “如此朕亦不强求,赌注如初,来人,摆驾正奇宫”

        “遵旨”

        众臣跪拜,旋即退出天谕殿,浩浩荡荡地朝着正奇宫走去。

        正奇宫,前朝工匠所建造的一座奇特宫殿,东南西北四道宫门,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只有进去过的人才知道,除非做好标记原路走回,否则想要出来几乎不可能。

        赌局很简单,各选一个宫门进去后,只要从另一个的宫门走出即可。

        真极国使者从五位白袍儒生中派出了一人进殿,到了大夏这边,毫无意外地又是宁辰出来顶雷。

        宁辰背着个大包,上面干粮,水,肉干应有尽有,这是从御膳房借的。

        真极国使者冷笑一声,也不在乎,你就算准备十日的干粮又如何,五位天心者已经算过,若是顺利的话,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了。

        “输了你就不用出来了”看到宁辰背的这一大包东西,长孙眉头一皱,气道。

        “赢了的话放我出宫?”宁辰微羞一笑,最后试探道。

        “到时再说”长孙不予置否,淡淡道。

        宁辰也没失望,心中不服地哼哼两声,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反正他已经另寻好出路,到时候长孙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两人同时入宫,真极国使者身后,四位天心者各立一道宫门前,双手合十,周身灵光闪现,四象通灵,与进入正奇宫内的白袍儒者心灵遥相感应,凭借五人间距离变化,快速指引其寻出最正确的一条路。

        “五体共心之术”

        大夏之中,有武将终于看了出来,震惊之下脱口喊道,前方,夏皇与长孙心中一紧,看起来他们还是小看真极国使者了,有如此五个人,大夏胜面极小。

        “皇后,可有把握”

        夏皇神色凝重,开口道。

        长孙眸子微眯,心中犹豫不定之刻,却见旁边青柠认真地点了点头,最终还是一叹,道,“臣妾相信他”

        夏皇闻言,略微颔首,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这一刻,突然,前方正奇殿中,轰地一声响起震天爆炸,天地摇晃间,紧接着,又是一道爆炸声响起。

        “轰”

        “轰”

        “轰”

        短短不到一刻钟的内,一声又一声爆炸在正奇殿中不断响起,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西边的宫门中,一道满身灰尘的狼狈身影跑了出来。

        “咳咳咳”

        好不容易出了宫门,宁辰也没空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一边咳嗽,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这黑火~药的威力怎么这么吓人,还好他跑的快。

        殿外,众人都愣了,不禁大夏群臣,就连真极国使者都是无法还没从这天摇地动中回过神来。

        “陛下,我们赢了”

        这一刻,长孙嘴角终于划过一抹笑意,轻声道。

        “好”

        夏皇忍住心中的震动,沉声道,只要有战马,他大夏的儿郎何惧任何人!

        一旁,真极国使者脸色变得煞白,浑身颤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必胜之局为何会变得这样?

        先前的爆炸又是什么,如此惊天动地的动静除了先天强者,其他人绝对做不到!

        可是,那小太监绝对不是先天强者,而且他也没有在正奇宫内感觉到任何独属于先天强者的恐怖压迫感。

        “为什么!”(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