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五章 第三局

第二十五章 第三局

        北丈原,黑夜较中原已提前到来,繁星之下,一座又一座军帐横步在北丈原边界,战马呼哧,在夜风中喷着白气。

        军师帐中,一阵又一阵轻咳声传出,凡聆月坐在书案前,在这不算太冷的十月天夜晚却身披厚厚的貂皮大氅,娇柔美丽的容颜上一片病态的苍白,让人看的心疼极了。

        “如何”凡聆月轻声开口,询问道。

        “勉强扳过一局”一旁,年轻的将军恭敬回道。

        “让人意想不到的变数”

        凡聆月轻叹一声,大夏气运本已现败势,却出人意料的出了搅局之人,让她的安排一再生变。

        “可查到,当日随长孙无忧出宫的人中是否有此人?”凡聆月继续问道。

        “已经查明,确有此人”年轻的将军回答道。

        “匪夷所思”

        凡聆月静默,如此精妙之人却入宫当了太监,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而且,此事不可能是假,更不可能是夏皇或长孙无忧的布计,原因很简单,任何帝王的心胸都不会宽广到让一个假太监进入后宫。

        虽然凡聆月心智如妖,却毕竟不是神明,自然也有猜不到的事情,而且宁辰的来历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不存在任何隐秘,但,也正是因此才会让凡聆月想不通问题所在。

        桌案上,铺展着一张青布,上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着北蒙暗线调查来的一切关于宁辰身份的事情。

        普通的出身,普通的经历,父母早逝,无亲无故,读过几年书,但却没有出众的表现,半月之前,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报名入宫做了太监。

        凡聆月闭目思考了片刻,旋即对身边的将军道,“将他逼出皇宫”

        “是”将军行礼,应道。

        宁辰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世间智谋最可怕的军师盯上,否则,一定会好好再考虑一下出宫的问题。

        此刻,宁辰正站在青柠的房间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又敲了敲,还是没有人应。

        “不该啊”

        宁辰嘀咕了一声,长孙喜静,只要在未央宫内,一般是不需要让青柠守在身边的,所以,绝大多数时间青柠都会呆在自己的房间中。

        等了半天不见回应,宁辰兴致缺缺地回了自己的住处,既然来的不巧,他就先自己凑合着练吧,反正死不了,权当强身健体。

        宁辰刚走,房间之中,青柠突然睁开眼前,旋即一口鲜血呕出,竟是牵引旧伤再次发作。

        “我还是太急躁了”一声轻叹,青柠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无力道。

        近期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越发感到恢复实力的必要,只是上一次受伤太重,功体重创大半,想要恢复,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到。

        长孙身边可用之人不少,但真正能够全心信任的人并不多,她受伤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疗伤,长孙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若他可用该多好”

        青柠眼中闪过一抹疲惫,其实她与长孙已不止一次谈过宁辰的事情,除去平日里乱七八糟的举止不谈,宁辰表现出的器量确实令人惊讶。

        可惜,这家伙总是想跑,着实让她们大为头疼。

        不恋荣华富贵,不贪钱权女色,既非大奸大恶,又非圣贤完人,毛病一堆,可又找不到真正可下手的地方。

        她知道,长孙是惜才之人,更是重情之人,不然也不会在盛怒之下对宁辰还一再宽恕,这一次令其禁足,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想让他收收心,彻底打消出宫的念头。

        不过,让她和长孙都没想到的是,宁辰在对抗真极国使者的表现中,大大震惊了天下人,如此才智,惊才绝艳。

        想一想,如今整个皇城最平静的恐怕就是未央宫了,宁辰的突然崛起,在外边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然而在未央宫中却连个小浪花都没有翻起来。

        她看的出来,宁辰自己并没有当回事,除了皇后娘娘没收了他一百两黄金时显得有些心疼,其他的,一点没往心里去。

        未央宫正中的清月轩,九公主请完安后便离开了,然而,长孙的寝宫依然彻夜灯明,东边,青柠的房间同样烛火点了一夜,唯有离得最远的宁辰的房间,早早地灭了灯,不知是睡了还是怎样。

        天刚蒙蒙亮,朝会已要开始,宁辰被一个小太监喊了过去,长孙第一次主动带他一起上殿,可惜时候有些早,某人一脸睡意,显得老大不情愿。

        相比前两次,这一次长孙对宁辰报了不小的期望,但是总看不得这家伙什么都不在乎的懒散样子,想要训斥,又咽了下去。

        不远处,真极国使者带着五位白袍儒生而来,年纪都不大,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左右,只是,书卷气都不浓,仔细看不像儒生,倒像是算命先生。

        宁辰精神一下子就来了,若说儒生,大夏的儒门鼎盛兴旺,满朝大儒,而三公中的太识公更是当朝儒门之首,可以说大夏最不缺是就是儒生,真极国使者若真想正经的拼学问,与找虐没什么区别。

        而且,这一局不是要争运气还是气运来着,莫非这四个家伙真是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他不熟,不过,他倒是见过一个牛人,之前他与梨儿出门买鞋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后来一想,还真有两把刷子。

        那神棍说自己跑不掉,自己果然被青柠抓了回来。

        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自从知道真气是存在的,算命先生也就不是什么让人接受不了的东西了。

        夏皇依然坐在天谕殿最高的龙椅上,威严的面孔不带一丝言笑,作为统治着天下最强盛皇朝的帝王,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天下震动,大夏之皇,不论哪代,都不失皇者之名。

        宁辰随着长孙一起进殿后,数道目光都主动看了过来,众臣都知道,这小太监着实非凡,若非身份所限,定然已被各方拉拢。

        可惜,他是个太监。

        因为前朝太监曾经乱政,当朝对太监的打压十分严重,太监掌权的事情几乎已不可能出现,所以,宁辰先前立下如此大的功劳,夏皇也不过赏了一百两金子。

        当朝,宁辰也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真的是那一百两金子。

        朝会一如既往的没意思,尤其还有真极国使者这张讨人厌的嘴脸,只是,第三道题出的确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迷宫!

        大夏皇宫内有一座迷宫,是前朝工匠所建,为何会在皇宫中建造这么一座迷宫已不可考,不过,世人皆知道,这座迷宫构造极其复杂,进去后,没个三五日基本不要想着能出来,真极国使者的第三道题很简单,就是大夏与真极国各派一人进去,谁先出来,谁则获胜。

        按道理说,这道题大夏占尽了便宜,毕竟是大夏皇宫内的迷宫,地形多少都熟悉一些,怎么也比真极国要好的多。

        然而,傻子都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况且,在场一个傻子都没有。

        问题就在真极国使者带来的那五个白袍儒生身上,长的一幅神棍脸,若是说没问题,鬼都不信。

        “确实考验运气啊”

        殿中的一位儒臣轻叹,这座迷宫,运气好的话三五日便可走出,运气不好的话,饿死在里面都很正常。

        剩下的事情很简单,就是选人进去,不过这个人选,考究就大了。

        众臣的目光下意识看向宁辰,并非真的是期望什么,只是这个小太监已经给了他们太多震撼,再多一次,也见怪不怪。

        见众人望来,宁辰腼腆一笑,低下头,一声不吭。

        若是有人可以过这一关,那就别找他了,反正他与九公主的约定是赢了就行,至于谁去闯关打怪,就没那么重要了。

        看着自己臣子的表现,夏皇眉头不自觉一皱,淡淡说道,“可有哪位卿家自荐?”

        殿下,一位大儒想要出列,却被另一位儒臣拉住,轻轻摇了摇头,此时不是逞义气的时候,这一局不论如何不能有失,否则大夏的损失可就大了。

        列前,三公中的衣着尊贵华服的惜羽公扫了一眼真极国使者身后的五人,轻声一笑,传音道,“太识,这五人不简单啊”

        “五体共心之术,尔尔小道,不上台面”一身素净儒袍的太识公面目不变,平静道。

        “有心算无心,大夏先输一阵”静武公插话,诚实道。

        简单的对话后,三公又不重新归于沉默,静静地看事态发展,此事,他们不会插手。

        “你可有办法?”

        众臣的不作为,引得长孙心中不满,无奈地看了一眼身侧的宁辰,问道。

        “这要看娘娘和陛下舍不舍的了”

        宁辰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的办法稍微暴力了些,无耻了些,但是,胜在好用啊。

        “什么意思”长孙奇怪地问道。

        宁辰附耳上前,说了几句话,顿时,长孙脸色变了又变,阴沉的都快能打雷下雨了。

        “可有把握!”长孙咬牙问道。

        “差不多吧”宁辰又犯了谦虚的毛病。

        “嗯?”长孙双眼一眯,不经意间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百分之百”宁辰心中一紧,立马改变口风。

        “准了,你去准备,剩下的本宫与陛下说”长孙平静道。

        “是”宁辰应道,旋即自殿后离去。

        大殿之后,宁辰凑在一个身着青墨色甲衣的将军身旁,说了两句话,紧接着,两人相视狼狈为奸地一笑,一同朝太医院的方向赶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