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四章 谈条件

第二十四章 谈条件

        三联已对其二,宁辰下笔,正欲写下最后一联。

        然而,就在这时,席间真极国使者袖下左手暗动,一阵掌风掠出,袭向大殿门口的香台。

        座下众武臣一怔,回神之际却已来不及阻止。

        “呼”

        强烈的掌风掠过,本已所剩无几的香瞬间燃尽。

        “时间已到,你们输了”真极国使者起身,冷然嚣张道。

        突来的状况,发生的如此突然,不管是夏皇还是座下群臣都是脸色铁青,奈何真极国使者做的隐蔽,他们没有证据。

        书案前,宁辰也是愣了神,旋即神色微冷,本要写下的对子立刻笔锋一转,蕴意瞬变。

        一二三四五六七,

        孝悌忠信礼仪廉!

        在场众臣先是不解,稍作品味神色转瞬精彩。

        联意暗含,清晰不过,简单的连武臣都看得出来,古遵八德,孝悌忠信礼仪廉耻,联上七字,唯独缺耻,意思极为明显,是在赤*裸*裸地讥讽真极国使者无耻。

        “对得好”朝中一位大儒起身喝道。

        败局已定,但宁辰这一笔确实给大夏出了一口恶气,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仪廉,无耻,果真无耻!

        真极国使者脸色有些难看,就连胜过一局的好心情也被破坏大半,大夏的气运莫非还未到尽头,一个小太监就能屡屡坏他好事。

        “小公公,在下还有一问”真极国使者冷笑一声,道“稻粱菽麦黍稷这些杂种哪个是先生”

        大夏众臣哗然,这已是在骂人了。

        宁辰侧身,面对面看着真极国使者,毫不示弱,冷声回道,“诗书易礼春秋许多经传何必问老子”

        “好!”

        众臣振奋,好一个何必问老子,这小太监大才,着实是一个妙人。

        席间,长孙眸中颇多欣慰,输阵不输人,这小子总算没给她丢脸。

        “好了!”

        龙椅之上,夏皇起身,为这一场文斗定下结局,“这一局,大夏认输,期待明日使者的第三局”

        “定然不会让夏皇失望”真极国使者冷然道。

        朝会散去,由于宁辰今日的大放异彩,不少文臣武将都投来赞赏的目光,夏皇特意赏了一百两黄金,以示嘉奖。

        可惜,黄金还没捂热乎就被长孙收走了,一文都没留下。

        宁辰郁闷了一路,但长孙开了口,他跟谁说理去。

        然而,郁闷的心情还没过,宫中传来的一个消息吓得宁辰差点连魂都没有了。

        失踪半月有余的净身房老太监的尸首在净身房不远处的清苑湖中被捞了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后,宁辰一天都在自己的房间内走来走去,好几次都有赶紧跑路的冲动。

        老太监的尸体被发现,假如有心人将其失踪的时间与暮成雪入宫行刺的日子对上,就不难发现,老太监很可能便是那日失踪的。

        若是如此,他们这一批刚入宫的小太监必然要再一次接受净身检查。

        告诉长孙,然后求饶是绝对行不通的,他现在还是戴罪之身,罪上加罪的话,保不准长孙盛怒之下,直接砍了他。

        长孙对他是不错,但他也不可能拿自己命却赌长孙的饶恕。

        “跑路,对,一定要跑路!”

        宁辰停下步子,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必须得走,宫中早晚会查到的,他若不走,到时想走都走不了。

        只是,如何才能出宫?

        今早他刚打晕了一个小太监,现在长孙对他看的更紧了,想跑基本不可能。

        “啊,头疼”

        好不容易打定的主意却又无能为力,宁辰使劲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半点办法都想不起来。

        “对了,九公主”

        突然,宁辰双眼一亮,想起了那位艳比花娇的大夏九公主,他斗不过长孙,但可以想办法从夏馨雨那里下手。

        这两天,为了夏馨雨不嫁到真极国,他又是下油锅,又是对对联,出了这么大的力气,一文钱没捞到不说,现在连小命都有可能不保了,这九公主怎么也得付点利息。

        大夏与真极国如今各胜一局,明日的最后一局便决定着九公主的命运,三局前两局关于勇气,智慧的比试实际上比的还是心机。

        大夏以儒家治国,受儒门思想的影响甚大,比不要脸的话与真极国使者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幸好,他的脸皮厚的足够堵上这个大窟窿。

        只要能赢,让节操都去死吧。

        最后一句的运气之比,他压根就不相信真极国使者会比什么运气,他姓宁,不姓傻,这么明显的事情也只能糊弄糊弄朝中一些呆板的大儒了。

        大夏若胜,定然会送一位皇室宗亲的女子入真极国和亲,他要想出宫,混入和亲队伍是最好的时机。

        唯一的机会,在长孙反应过来前,让此事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

        当然,大夏若是败了,和亲者就会变成九公主,形势就会麻烦许多。

        但是,不管怎样,九公主都是他所能谈判的最好人选,原因很简单,无论是输还是赢,九公主都是那个最能影响夏皇决定之人。

        而夏皇的圣旨才是唯一能把他从未央宫捞出来的关键。

        如今,他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劝服夏馨雨在夏皇面前替他请这一道圣旨。

        好在这位九公主每日早晚都会来未央宫向长孙请安,想要见其一面并不算难事。

        果然,在日落之时,夏馨雨袅袅而来,一袭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沁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毫无疑问,大夏的九公主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集天地宠爱于一身,年仅十六,却已展现出倾城绝代的风华。

        “公主”

        宁辰等在路上,不经意地发生了偶遇。

        夏馨雨认出眼前之人,特意停下了步子。

        如今整个皇城皆知一个名为宁辰的小太监在朝堂之上出尽风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力挫真极国使者的嚣张气焰。

        不过,她知道,宁辰现在仍在禁足中,然而,除了未央宫中的人外,也只有她清楚怎么回事。

        “母后还没有取消你的禁足吗?”

        夏馨雨面露好奇地问道,按道理说,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禁足一事,早应赦免。

        “呵呵”宁辰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别说取消禁足,连夏皇奖赏他的一百两黄金都被长孙给没收了。

        夏馨雨心灵剔透,自然看出来宁辰笑容中的意思,心中不免有些不明白,母后到底在想些什么。

        等等,夏馨雨突然差异了看了一眼宁辰,她差点忽略了后者禁足期间,按道理说不应出现在这里。

        “小公公等在这里应该有事要说吧”夏馨雨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微微一眯,轻声道。

        宁辰心中一震,这九公主果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温柔单纯,想来也是,在这皇宫中怎么会有真正简单的人。

        既然话已说开,宁辰也不再拐弯抹角,语气恭敬道,“小的想进入送亲的队伍中,还望九公主能够帮这个忙”

        夏馨雨眉心微皱,简单思考后,便明白的七七八八,不禁奇怪问道,“你为何如此执着出宫,三番两次想逃,你可知道这一次若是再被抓回来,就算母后也护不住你”

        “还望九公主帮忙!”宁辰没有回答,而是再一次恭敬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夏馨雨不再追问,淡然道。

        宁辰想了想,正色道,“我可以尽全力帮大夏赢下第三局,这样一来,大夏不仅可以守住白若原,而公主也不用远赴异国”

        夏馨雨眸中闪过一抹异色,追问道,“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能赢,而你又怎么知道大夏的其他臣子一定做不到”

        “众目所见,事实如此”宁辰平静道。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虽深掩锋芒,但依然难掩语气中那深入骨子的骄傲,宁辰不会目空一切,却也不会妄自菲薄。

        活了两世,他所增加的不只是年龄而已。

        老而不死是为妖,按道理来说,他现在的情况和妖怪也不差哪去。

        “真没想到,母后身边还有你这样一个人物”夏馨雨看着眼前的宁辰,突然嘴角弯起一抹微笑,柔声道。

        “公主谬赞”

        宁辰放下伪装后,也不再摆出一幅恭敬的样子,淡淡回应道。

        “好了,我要去母后那里请安了,至于你的条件,我会认真考虑的”夏馨雨柔柔一笑,旋即莲步轻启,继续朝前长孙的寝院走去。

        夏馨雨离去,宁辰方才沉沉松了口气,这宫中的女子果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从不可能将话说死。

        不过,他相信夏馨雨会有所权衡的,毕竟,他所要求的条件对她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违背承诺将他强行留下,着实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夏馨雨在宫中呆了十六年,自然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他也有信心,若夏馨雨真的不守承诺,往后的时间里,他会让她付出足够大的代价。

        他敬长孙,甚至在长孙面前老实的连话都不敢大声说,那是因为长孙对他有知遇和维护之恩,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其他人的歧视和欺凌。

        追根到底,他从来都不是什么能忍气吞声的人啊。

        做完该做的事,宁辰记起来,昨晚青柠救了他,他还没有道谢呢。

        还有,那金色纸张后面的一段段文字,他还是看不懂。

        他担心这么练下去,弄不好哪天就练成白痴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宁辰拿出怀里的金色纸张看了一眼,然而屁颠屁颠地朝青柠的住处走去。

        比起什么皇子公主的,他还是喜欢和青柠相处,虽然凶点,但凶的可爱。(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