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三章:人无脸皮

第二十三章:人无脸皮

        受到体内真气的冲击,宁辰嘴角鲜血不断溢出,这一刻却不敢丝毫分心,强提精神,重新凝聚崩溃的气旋。

        “怎会?”

        下一刻,青柠神色再度变化,但见整个房间中,霜华初降,空气温度瞬间低至冰点,大量灵气不断冲入宁辰丹田之内,整个气海疯狂旋转起来,不断吞噬着周围的灵气。

        “喝”

        一声娇喝,青柠饱提周身功体,催动真气不断由右指注入宁辰体内,帮其镇住气海中疯狂失控的真气漩涡。

        约么大半个时辰后,宁辰脸上痛苦的神色方才渐渐散去,体内气海重归平淡,一道银色的漩涡缓慢而又平和地不断旋转着。

        青柠这才松了一口气,收回右手,美丽的容颜一片怒色,这小子也太胡闹了,幸好她来的及时,否则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宁辰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便是青柠一脸的怒容,心中不禁咯噔一声,害怕的同时又有一丝感动。

        “把手伸出来,让我查看一下你的伤势”

        青柠看到宁辰嘴角的血迹,担心其伤势,暂忍着没有发火,沉声说道。

        “呵呵,没事,我没事”

        宁辰哪肯,一边傻笑,一边赶紧想对策,坚决不能让青柠探查他的脉象,否则假太监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他倒不担心青柠会对他怎样,但他害怕长孙一怒之下灭了他。

        毕竟,青柠已经替他瞒了暮成雪的事情,他也大概看的出来,只要事不关长孙,青柠什么都可以忍,也不会放在心上,哪怕暮成雪就是刺杀夏皇的凶手,她也可以当做不知道。

        不过,一旦有可能牵扯到长孙,这姑奶奶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

        当朝皇后身边出现一个假太监,如果传出去,笑话可就闹大了。

        他敢保证,一旦长孙下令,青柠会把他砍的渣都不剩。

        所以,他只能一边傻笑一边躲,要是这姑奶奶用强,他也必须抵死不从。

        受伤算个屁啊,比起小命,再重十倍也忍了。

        看到宁辰奇怪的表现,青柠心中升起了一抹怀疑,皱着眉头冷声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呵呵,哪能,我哪有那个胆子啊”

        宁辰说着,身子不断望床角挪去,心中却不由得担心,这姑奶奶不会真的用强吧。

        他可打不过她啊!

        好在宁辰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青柠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旋即便转身离开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青柠姐,晚安”

        宁辰心中暗松口气,赶紧挥手送上告别,整个身子却依然躲在床角,一动也不不肯动。

        “呃”

        青柠方走,宁辰终于压制不住体内的瘀伤,噗地一声,呕出满地鲜红。

        门外,青柠脚步一顿,静静守了许久方才无声离去。

        皎月西行,黎明破晓,宁辰依然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运转着心法,专注之下,忘记了时辰。

        醒来之时,东升之阳已经刺眼,宁辰心中一沉,想到今日的文斗,心中更加急切,推门便欲向天谕殿赶去,然而,还未出未央宫便被守门的小太监拦了下来。

        “娘娘有令,你不能踏出宫门半步”

        守门的小太监很客气,却亦异常坚定,宁辰心中急切,奈何怎么诉说厉害都脱不了身,一时间没有任何办法。

        以长孙谨慎的性格,若是遇到难题定然会派人来唤他,之所以这个时辰还没来,要么已经破解真极国使者的难题,要么青柠说了他受伤的事情。

        并非他就一定能解出真极国使者的问题,长孙也不会这么认为,但长孙生性谨慎,必然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更何况,在长孙的印象中,恐怕一碰到任何稀奇古怪的问题第一个想到便是他。

        宁辰这一辈子还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今日算遇到了,眼前的小太监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刀枪不入,说什么就是不肯放他出去。

        长孙的宫中怎么都是一些怪人!

        宁辰心中愤怒,第一次有出手揍人的冲动。

        当然,他也付诸实施了!

        “呀,皇后娘娘”

        宁辰猛然一惊,小太监下意识回头的一瞬,一个砂锅一样大的拳头砸到了他的后背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样,跟爷斗,你还太嫩了”

        宁辰趾高气扬地踏过了小太监的身体,旋即玩命地朝天谕殿奔去,一边跑还一边鄙视自己,平日里长孙找他时,他躲的比谁都快,这下长孙不找他了,他又犯贱地担心这担心那。

        天谕殿后,宁辰呼哧呵呵地跑来,看着一名名地禁卫又犯了难,这要怎么进去?

        “宁辰小公公?”就在这时,离的最近的一位禁卫将领认出了宁辰,开口招呼道。

        宁辰眼中闪过疑惑,他在宫中没什么熟人啊?

        “小公公莫非不记得了,在下凌萧,当日送小公公出宫之人?”禁卫将领提醒道。

        宁辰仔细看了看,这才认了出来,他差点忘了,他真有这么个熟人,当时为了出宫,把这家伙忽悠的不轻,没想到今日还能碰到。

        “原来是凌将军,甲衣变了,差点没认出来,恭喜将军了”宁辰看出凌萧职位已变,赶忙送上恭贺。

        凌萧心情大好,笑道,“这还是托小公公的福,小公公莫非是有事要找皇后娘娘?用不用在下去通报一声”

        闻言,宁辰猛点头,他正愁进不去呢。

        “小公公请稍等”

        凌萧爽朗一笑,旋即转身朝殿中走去。

        等待期间,宁辰闲的无聊,四周一看,不禁咂了咂嘴,这皇宫装饰也太奢华了,夏皇和长孙大大地腐败。

        “小公公,娘娘让你进去”

        不一会,凌萧回来,旋即,低声道,“小公公一会说话小心点,皇后娘娘似乎心情不是太好”

        宁辰点点头,扔过去一个眼神,“哥们,够意思”

        凌萧心领神会,悄然回了一个眼神“小意思”

        宁辰从天谕殿后悄悄进入殿中,一眼便找到了长孙的位置,不过在看到长孙的脸色后,心中咯噔一声,这哪是不太好啊,明显是十分不好。

        然而都已经到这了,也没有退回去的道理,只能硬着头皮溜到长孙身后,小心地向一旁的青柠打了个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青柠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不好多问。

        得到暗示,宁辰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龙椅上的夏皇,又看看了在座众臣,旋即又看到真极国使者那讨厌的,嚣张的,得意的嘴脸,心中大概也明白怎么回事。

        大夏吃亏了,要输了,面子挂不住了。

        “可有哪位卿家想出答案”

        夏皇沉着脸,再一次问道。

        宁辰低头,看着长孙桌上的白纸黑字,惊讶的同时不免也有一丝其他的情绪在其中。

        看来,大夏的儒臣还是有很多把刷子的,这白纸上记载的文都内容,不管诗词歌赋,还是音律棋~牌,大夏儒臣皆已一一回答上来。

        唯一还没有答案的只有五个楹联中三个初看并不难的绝对,细细一品,却又让人暂时毫无头绪。

        并非不可对,而是对子本来就是出题之人占尽便宜,限时之下,自然难上加上。

        白纸上,仅剩下的三道题:

        第一题: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

        第二题: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看上去最简单其实也是最难的最后一题,只有七个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

        朝中儒臣虽然学富五车,才高八~九斗,奈何对子本来就是偏门,兴盛于民间文人骚客,才子佳人,大儒们却很少涉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工整地对上五个绝对中两个已是不易。

        宁辰鄙视地看了一眼真极国使者,这家伙忒无耻了,你们准备了半辈子的题目让大夏这些大儒们一炷香内对出来,真是人无脸皮,天下无敌。

        “夏皇,看来你的臣子是答不出来了”

        真极国使者哈哈一笑,嚣张之态丝毫不掩饰,“千年前,夫子于我真极国降生,之后言传身教,传下儒门道统,只是晚年时来到大夏,却被天下以为夫子是夏朝人,如今思来,当真可笑”

        “我X”

        宁辰忍不住爆粗口了,夫子什么时候成了真极国之人,你怎么不说大夏千年前已是你们的。

        听到真极国使者不要脸的话语,大夏的儒臣更是愤怒的满脸通红,骂声一片,夫子乃儒门信仰,怎能容人轻践。

        “有辱斯文啊”

        真极国使者嚣张地大笑,一尝昨日被辱之仇,好不痛快。

        “娘娘”

        宁辰忍不了了,低声说道:“我来吧”

        这次,轮到长孙惊讶了,看着一脸正色的宁辰,美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犹豫。

        然而,眼看一炷香将要燃尽,长孙不再多想,起身看向龙椅上的夏皇,略一屈身,恭敬道:

        “陛下,臣妾推荐一人”

        “准!”夏皇双眼微眯,开口道。

        “宁辰”长孙回首看了一眼宁辰,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正色道,“莫要辱了大夏的尊严”

        在夏皇和众臣之前作保,即便她贵为皇后,也要承担莫大的压力,宁辰若有失,输掉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局比试那么简单。

        宁辰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更明白长孙身上的压力。

        他并非冲动行事,只是时间确实已不允许他再多做安排,由他来答,却是最快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长孙于他有恩,他不能忘恩负义。

        平静出列,宁辰不再收敛锋芒,昂首立于大殿中央,有秀丽的宫女立马送上笔墨纸砚,放在殿中早已摆好的书案前。

        长孙示意,青柠上前研磨,天谕殿中,红袖添香,一时几多风流。

        宁辰提笔行书,挥洒间,第一幅对联顷刻跃然纸上。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日送僧归古寺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好”

        朝中数名儒臣拍案而起,脸上露出兴奋,大为赞赏道。

        对仗工整,意境不凡,这个小太监又一次让他们震惊了。

        不远处,真极国使者袖袍一动,眉头皱起。

        短暂的震惊,宁辰手中的笔未停,第二幅对联再度映入众人眼前。

        乾八卦,坤八卦,八八六十四卦,卦卦乾坤已定

        鸾九声,凤九声,九九八十一声,声声鸾凤和鸣

        “呵”

        这一次大儒们都笑了,此联不能说惊艳,却着实对的巧,而且还顺带小小拍了长孙和夏皇的一个马屁,鸾凤皆为祥瑞,寓意美好,亦能说的上佳对。

        夏皇嘴角划过一抹笑意,虽说天子是天命真龙,喻为鸾凤稍有不当,不过为了这副佳对,他委屈点降下半格,亦是值得。

        (PS:一章送上,继续码字去了,临走仰天喊一嗓子,求收藏,红票,打赏!!!)(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