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二章 烫死你个孙子

第二十二章 烫死你个孙子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惊起满堂诧异,众臣看了一眼青柠,又看向皇后娘娘,谁都知道,这女子是皇后娘娘的最信任之人,此刻出言挑战,意味着什么?

        意思已很明显,皇后娘娘生气了。

        这一刻,就连夏皇眸子都是微微一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夏皇毕竟没有发话,便是默认了青柠的挑战。

        众臣在揣测夏皇心意的同时更多还是在想皇后娘娘为何如此生气?

        是为真极国使者方才选了她身边的人?

        三公之中,太识公微闭的眼神睁开少许,旋即又闭上了,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万云裳娇媚的脸上闪过一抹妖美的笑意,她知道,她们的这个皇后娘娘定然不会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理由而生气,直觉告诉她,这其中十有八~九与那小太监分不开干系。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万云裳毫无根据的猜测已无限接近于事实。

        真极国使者脸色很精彩,他不知夏皇为何没有阻止这荒唐无礼又毫无意义的挑衅,挣扎间,陷入接受还是拒绝的两难。

        最终,真极国使者还是应下了,没有什么意外,他非应不可。

        “金一,你去”

        真极国使者下令,身后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应声走出,一身宽大的红黑色长服,脸色略显苍白,看上去有着不同常人的狠戾。

        青柠一眼便看出这名为金一的男子有着不下于武道八品的实力,是五人中最强之人。

        天下武道只分先天后天,后天有九品,而青柠便站在这九品的最顶端,是强者中的强者。

        天下先天强者只有五人,那么青柠便是这五人下最强的人之一。

        不过,青柠有伤,虽然养了十数日,但毕竟伤的很重,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

        伤势对任何强者的影响都是极为严重的,有的时候,像宁辰这种还未入品级的低手,意外加幸运地干掉一个伤重的九品高高手也不是不可能。

        青柠从来都不是轻敌自大的人,所以,她很认真地面对眼前的对手。

        天谕殿中,武斗瞬开,青柠迈步,不算极快的速度,一只纤细的手直直探向金一心口,简单的招式,却带出了嘶嘶地破空声,刮的人面生疼。

        金一神色微变,一连退了三步,横侧两步,然而,那只白皙如玉的手始终如影随行,难避半分。

        青柠一上手便分毫不让,凌厉霸道的攻势要一招摧毁金一所有斗志。

        金一神色一再变化,他看出眼前女子的境界要高于他,然而,出手之余却有着一丝违和之感。

        金一明白这违和之感是什么,是伤势,伤及根基的伤势。

        武道之人皆知道,伤体不久战,更何况是伤势根基的重创。

        所以,即便清楚躲不掉,金一仍然尽力去躲,再退三步后,将周身真气提至巅峰,右拳轰出硬撼那只纤细可怕的手。

        他已做好借力再退的准备,只要拖得越久,他的胜算也就越大。

        谁知,就在两人接触的一刻,青柠凌厉的攻势瞬转,纤手化绕,避开身前全力的一拳,侧身刹那,一掌印向金一右肩。

        嘭,一掌落下,金一右肩立刻爆出一瀑血花,然而,本来步伐不算快的青柠,身形一闪,速度达到极致,残影绕过,一只纤细的手再次落下。

        依然还是肩膀,不过这一次换成了左肩,青柠纤手一震,真气爆发,金一身躯瞬飞而出,落地之刻,一口鲜血呕出,脸色比雪还白。

        青柠冷声一笑,她是有伤,但再伤她也是九品,就算不在巅峰,也不至于被区区八品打败。

        世上是有能越级挑战的天骄,不过很明显眼前的金一还远没有这个资格。

        金一败了,败的毫无悬念,不是轻敌,不是骄傲,而是临战反应的差距,更是绝对实力的差距。

        真极国使者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料到大夏皇后身边一个如此年轻的宫女会有超过九品的实力,更没想到金一会败的如此之快,八品与九品是有差距,但还没有差到一方压倒性的胜利。

        殿中的气氛很诡异,宁辰不知何时又偷偷溜了回来,站在长孙身后,面带痛楚,右臂涂满了白色的药膏,一跟红布带缠绕将胳膊挂在脖子上,看上去像极了残障人。

        大夏这边的臣子看向宁辰,目光中闪过满意之色,这小太监不错。

        宁辰被盯得浑身不舒服,他是回来看戏的,又不是回来被看的,不过为了一会的精彩情节,他忍了。

        “承让”青柠双手抱拳,冷声道。

        金一起身,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忍着双肩的剧痛,抱拳回礼。

        看到这一情况,宁辰脸上闪过一抹笑容,灿烂的像花开一样。

        长孙看不得宁辰得意,开口道,“宁辰,你于我朝有功,本宫便给你一个恩典,这真极国使者一方的人选由你来选择”

        宁辰笑容立马僵了下来,却也不敢当众违背长孙旨意,一脸欠揍的谄媚像道,“谢皇后娘娘恩典。”

        长孙轻嗯了一声,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宁辰看了一眼真极国使者,又看了看使者身后的三人,最后将目光移到受伤的金一身上,面露微涩道,“既然这位将军双臂无碍,尚能行礼,那么便由这位将军来吧”

        闻言,真极国使者双眸一冷,将目光看向金一,询问道,“如何?”

        “当不辱使命”

        金一强忍痛楚,沉声道。

        “好”

        真极国使者满意地点了点头,冷冷地扫了一眼长孙身后的小太监,眸中寒意毕露。

        大殿门口,清风拂过,却吹不散那滚滚的热浪,金一近前,看着浑不见底的油锅,周身真气运转,倾尽全力集中在右臂之上,然后猛然伸了进去。

        损伤的筋脉传来剧烈的疼痛,金一手臂上的真气震荡异常激烈,不断有滚油透过,烫伤皮肤,更加剧这剧烈的疼痛。

        这一刻,不禁真极国使者一方,就连大夏众臣都紧张起来,长孙看了一眼宁辰,始终看不明白这小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时间越发的长,金一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神色愈发难看,却依然没有拿起油锅中的细针,准确的说,不是没有拿起,而是根本没有找到。

        看到这一幕,宁辰笑的嘴都快合不上了。

        要是能找到才怪,烫死你个孙子!

        长孙不解,夏皇不解,真极国使者更加不解,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金一却依然没有把针拿出来。

        “呃”

        热毒袭身,金一再难忍受这钻心的疼痛,脚下一退,将手臂带了出来。

        “太医”长孙随之开口,及时的有些过分。

        “不用了”

        真极国使者冷冷一哼,看了一眼跪地的金一,旋即开口道,“第一局算是我们输,明日的这个时候,我会过来宣布第二局的题目,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宽容三日的时间,希望届时夏皇和皇后娘娘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话落,真极国使者带着身后三人朝宫殿外走去,再也不曾看地上的金一一眼。

        金一脑袋扣在地上,身子不断颤抖,不知是疼的,还是其他原因……

        朝会将散,夏皇心情大好,临行时赞赏地的看了宁辰一眼,喜没喜着,倒是吓了宁辰一身冷汗。

        万云裳随之起身,香风掠过,路经宁辰身前时稍一停步,却没说什么,只是轻声一笑,旋即便袅袅离去。

        “走吧”

        长孙心情还不错,由青柠搀着,起身回宫。

        宁辰毫无地位地跟在后面,一边演伤员,一边还要大揭秘以满足长孙万恶的好奇心理。

        本来他昨日演示的作弊行为已经够用了,谁知道真极国使者比他还无耻,直接带了四个武道高手。

        所以,他又小小地加了点料,把原来准备的油换成大豆油,顺便又让青柠打残了金一,大豆油沸点很高,接近四百度,几乎是普通油的两倍,金一双臂残了,真气不稳,定然无法坚持太久。

        “为何那金一寻不到油中的针”

        长孙甚至好奇,这是她最不能理解的地方,金一在油中寻了那么久,按道理说怎么也能将针找了出来。

        听到长孙的疑问,宁辰不好意思地一笑,微涩道,“那根针是锡做的,早已化在油中,不要说他,就是我也找不出来了”

        他之前就注意到宫中精美的锡制品很多,所以方才特意让青柠派宫中工匠做了一根锡针。

        锡在二百多度时就会熔化,在油锅还未沸腾时就已经化的渣都不剩,那金一要是能捞出来就出鬼了。

        长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宁辰,其中的闪烁的光芒让人浑身毛骨悚然。

        宁辰讪讪一笑,知道长孙对他脑袋中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又起想法了。

        说着说着,未央宫到了,长孙立刻恢复过河拆桥的本质,步伐轻顿,淡淡道“好了,已经到了,你继续去禁足吧,本宫要休息了”

        “……”宁辰无语,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变脸比变天还快。

        只是,长孙临走之前,宁辰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娘娘,那个金一,或许可用”

        “不该你管的不要乱操心”长孙停步,没有回应,而是平淡地警告道。

        ……

        夜晚,繁星点点,宁辰房中,银色光芒大盛,呼啸澎湃,荡出一圈圈涟漪,再现的真气,更胜往日,一举冲破武者最初的一道关卡,丹田气海之处,气旋聚形,化为一团卷动的银云,不断散出道道真元之力。

        “匪夷所思”

        房外,青柠正欲敲门的手停了下来,站在门口不敢打扰,心中的震惊难以掩饰。

        这个世间不缺少天才,半个月步入武道一品亦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绝不应该发生在宁辰身上。

        武道一途,从来都不公平,天才与凡人的差距遥远的让人难以想象,虽然残酷,但这便是事实。

        “不好!”

        正在这时,青柠神色一变,察觉到房间内气息突然散乱,来不及多想,破门而入,倩影一闪,两步来到宁辰身边,纤手点向后者气海位置。

        “凝神聚形,莫要分心”

        眼见气海之内银云震荡,形神将散,青柠一边以自身气息强行护住宁辰体内不断崩散的银色气旋,一边厉声喝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