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十一章:请问,谁来?

第二十一章:请问,谁来?

        宁辰在干吗?

        宁辰在刷牙,自制的牙刷,简易的,猪~毛的,刷一下还带掉毛的。

        “呸呸”

        “呸呸”

        ……

        大清早的,宁辰很闲地蹲在门前,便刷牙边吐猪~毛,无比专注,连青柠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呜”

        宁辰呜呜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娘娘找你,跟我走”

        青柠没空废话,拉着宁辰便要走。

        宁辰一惊,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漱掉嘴里的青盐,就被青柠拉走了。

        “等一下,喝口水”

        “来不及了,一会有的是时间喝”

        “……”

        宁辰心中凄苦,一会和现在能一样吗,有本事你也含一口盐试试。

        有青柠拽着,本来从未央宫到天谕殿不近的距离,只是盏茶的工夫便到了。

        路上,青柠将殿中的情况快速说了一遍,宁辰听着,心中大是鄙视这真极国使者的行为,人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也是奇了。

        其实,油锅取针这一题最难的一点便是取针之人,先前,真极国使者所提出取针人选要由对方决定本来也是合理要求,奈何,大夏的君臣还是低估真极国使者不要脸的程度。

        如今大殿中,真极国的代表总共只来了五个人,而且个个都是习武之身,大夏怎么选?

        长孙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才喊宁辰过来,武道之人若有真气护身,短时间将手伸入油锅内也不会有大碍,这样一来,大夏在人选方面就太吃亏了。

        宁辰跟着青柠来到长孙身后,快速耳语了几句,交代了几件事情。

        “可行?”长孙眉色间略有担心道。

        “娘娘看着便知”宁辰点了点头,轻声道。

        “青柠,去安排”

        长孙微微颔首,示意道,如今也只能如此,这第一局,能胜最好,最不济也要平局。

        青柠听过宁辰的意思,眉色间也是有着疑虑,不过还是听从命令,出去安排。

        大殿下,众臣与真极国使者均已坐于两边,一边享用宴上美食,一边欣赏歌舞,看的宁辰好生妒忌。

        他牙都没刷完,更不用说吃饭了,想到这里,看向真极国使者的目光就更不爽,露出招牌般的微羞笑容,心中早已问候起其全家。

        忽然,宁辰感觉到旁边一道目光望来,余光回望,顿时吓了一跳。

        万…万贵妃!

        在宁辰所见过的女人中,若说美丽,暮成雪与九公主夏馨雨绝对不输于任何人,论端庄,长孙自然当仁不让,就连青柠,不考虑个人偏见,也是难得一见的秀美女子。

        然而,若比起女人魅力,万云裳绝对最出众的,七分容颜,三分魅惑,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整个一红颜祸水。

        当然,也不是说上述几人的魅力不及万云裳,主要是某一方面硬伤太大,严重减分,简单的说就是,暮成雪太冷,九公主太小,青柠太凶,长孙……这个不敢评价。

        被美女盯着的感觉好不好,若这个时候有人说好,宁辰一定满脸微笑的上去扇他一巴掌。

        将脑袋一低再低,宁辰暗暗祈祷万云裳没认出他,第一天入宫他就得罪过这身份尊贵的万贵妃,当时看起来并没有计较,谁知道其心中是怎么想的。

        好在万云裳的目光只是一划而过,并没有停留太久,让宁辰略松一口气,紧绷的身子也稍稍缓了下来。

        宁辰不知,本来万云裳几乎已经忘记了当日的事,然而,就在刚才看到他时又想了起来,谁让他身前坐的人是长孙。

        万云裳收回了目光,唇角微微一扬,笑的魅人心神,荡人心魄,让无意识望过这里的几位大臣心脏狠狠一跳。

        长孙自然注意到了这一抹目光,却没有声张,静静等待青柠准备的事物。

        在这王公齐聚的宴席中,太监是最不受注意之人,即便有心人看到皇后娘娘身后的小太监有些面生,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毕竟大夏千年的历史中,太监从来不可能成为众人的焦点。

        夏皇脸色依然平静,帝王的威严不怒自威,能将这么大的帝国守护近二十年,若说昏庸的一无是处,恐怕谁也不会相信。

        长孙昨夜已派人与夏皇通过风声,所以,今日的事情长孙才是主角。

        夏皇不急,静等长孙安排,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长孙的性格,若非十成把握,绝不会插手。

        长孙昨夜派人传的话很简单,只有一句,“第一局,大夏不会输”

        意思很明显,要么平局,要么胜局。

        夏皇自认不会有更有好的结果,于是放手让长孙安排。

        真极国使者也在静静等,他更不急,他本来已在不败之地,用不着争这一时半刻。

        等待了许久,青柠终于回来,站在长孙身后,眼神示意已准备好。

        长孙微一颔首,旋即不露声色地看向夏皇,轻轻点了点头。

        “架油锅”

        收到示意,夏皇不再沉默,下旨道。

        不多时,一口连带着火炉的巨大油锅被搬入了天谕门口,油锅下旺盛的火光剧烈跳动,看上去很是吓人。

        “请使者指定人选”夏皇开口,道。

        大夏官员闻言身子不自觉颤了颤,也不是说他们就是贪生怕死,只是纯粹的恐惧罢了。

        实际上,他们想的有些多了,真极国使者再大胆,也不可能在大夏的朝堂上逼得大夏的臣子下油锅。

        这个人选其实并不难猜想,无非是宫女,侍卫,还有……太监之类无权无势无足轻重的人。

        再进一步想想,侍卫都是习武之人,不可能,宫女到底是女子,即逝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也不愿意担一个欺凌女人的恶名,剩下的,又只剩下……太监。

        宁辰很聪明,想的比谁明白,所以脑袋低的比谁都厉害,要不是场合不对,估计已经撒腿跑了。

        该说的都说了,凭什么还要他上去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位小公公,请”

        真极国使者上前看了一眼油锅,查看无碍后,转身在殿中扫了一圈,一眼便看中了脑袋低的最深的宁辰,身份合适,年纪合适,又非习武之人,简直是下油锅的最佳人选。

        若是宁辰知道真极国使者所想,一定会大喊冤枉,他是习武之人啊!他真的是啊!

        可惜,他不过一个还未入品级的低手,而且这两天还把唯一的一点真气弄丢了,也怪不得别人没看出来。

        看到真极国使者选的竟然是宁辰,长孙愣了,担忧之余不免又有一丝期待,担忧的是,她一直尽量掩盖宁辰的存在,就是为了护其不被宫中的暗流波及,所以,不管宁辰立多大的功劳,她都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在夏皇面前,她亦刻意瞒去了宁辰的名字。

        只是,短暂的相处下来,长孙心中越发清楚,她不可能永远掩盖宁辰的光芒,因此,担忧之余总是有着期待,她也想看看,摆脱了她的束缚后这道光芒究竟能照的多远?

        然而,比起长孙的复杂心情,青柠的心理就要简单多了,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小子会不会把今日的朝堂折腾的乱七八糟。

        宁辰高兴吗?不高兴!他想立功吗?不想!因为他是太监,能怎么升职?太监头头?太监总管?

        核心原则问题,他早晚还是要跑路的,他不可能在宫中呆一辈子。

        他之所以帮长孙,一是想要消一消长孙的怒火,还有就是长孙对他还算不错。

        如今的情况,是他最不想遇到的,他知道,从今日后,皇后会有无数眼睛盯上他,不论万贵妃还是夏皇,都不会允许长孙身边出现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人。

        无情最是帝王家,夏皇如此,万贵妃如此,甚至长孙也是如此。

        看出宁辰心中的犹豫,长孙低声一喝,道:“慌什么慌,大胆去做,出了事有本宫担着!”

        宁辰被训斥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知道这回是躲不掉的。

        两步出列,宁辰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长孙,意思是,说话一定要算话啊!

        长孙没有理他,她是皇后,若是连一个小太监都保护不了,那她这个皇后也不用当了。

        殿中的油锅渐渐开始冒出气泡,炉中跳动的火焰灼得人脸生疼,宁辰等了等,在油锅气泡冒到最剧烈的时候,将手伸到油锅之上,然后对着坐在殿中的真极国使者灿烂一笑,做口型道:“你大爷的”

        真极国使者脸一黑,虽不知道这小太监说的是什么,但用屁*股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一想到下一刻这小子的胳膊就要变成炸泥鳅,他的心情又莫名好了起来。

        宁辰将左手伸了进去,表情瞬间精彩。

        伸进去了!

        殿中,众臣眼皮都是一跳,胆小者下意识避过头,不敢再看下去。

        嘶,冷气声中,宁辰双眼浮红,浑身都在颤抖,尤其是胳膊更是晃动的厉害,导致油锅中不断溅出,掉入火炉中,升起嘭嘭的火苗。

        见此,真极国使者笑的更加灿烂了,仿佛油锅内的不是一个小太监的胳膊,而是整个待宰的大夏皇朝。

        然而,下一刻,真极国使者脸上的笑容却无声僵住。

        油锅前,那一双哆哆嗦嗦的手,被沾满油的袖子掩去大半的手,却分明拿出了一根细如毛发的针。

        叮,也许有,也许没的声音,针掉在了地上,那满脸痛苦地小太监亦蹲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手臂,牙齿咯咯地磨得直响。

        “传太医”大殿之中,长孙沉声喝道,惊醒所有的人。

        “好样的!”

        不知是哪位大臣,忘记了殿前礼仪,猛地一拍桌子,激动喊道。

        紧跟着,叫好声一片,为这勇敢的,陌生的,不怕疼的小太监大声喝彩。

        夏皇紧绷的脸上也微微地闪过一抹满意,很淡,瞬间即逝。

        太医很快来了,一个侍卫上前扶起宁辰,跟着太医将功臣带走。

        长孙一脸沉重地扫了一眼真极国使者,开口道,“青柠”

        “是”

        青柠会意,走到殿前,将掉落的针重新放入了油锅内。

        简单的动作后,青柠转身看向大殿中的真极国使者五人,平静道“听闻真极国尚武,却不知几分虚实”

        话声落,青柠轻轻向前迈了一步,语气冷漠道:

        “请问,谁来?”(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