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九章 长孙发火

第十九章 长孙发火

        知道放风筝什么感觉吗,宁辰知道,而且还不是一次,迷迷糊糊被抓走,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身在宫中。

        宁辰心中这个懊悔,他的要求还没来得及说呢,早知道就先一步和月涵衣讲好条件,这下可好,鸡飞蛋打,毛都没有了。

        看到宁辰还在走神,青柠恨不得踹其一脚,警告道,“娘娘正在气头上,一会说话小心点”

        “恩,啊?”宁辰应了一声,旋即反应过来,顿时有些紧张,长孙不会真的要打他板子吧。

        “青柠姐,你一定要替我说好话啊!”宁辰厚着脸皮求道。

        “现在知道害怕了,你逃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青柠没好气道。

        “呵呵”宁辰尴尬地笑了笑,他哪知道这么容易就被抓回来。

        “青柠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宁辰好奇问道。

        青柠也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今日在街上,在你躲我之前我便已经看到了你,之所以没有立刻上前抓你出来,不过是想看看你这些天都藏在哪里而已”

        “……”宁辰懊悔地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这是自己送上门啊,买什么鞋子,忍两天不行么。

        “走吧,娘娘还在等着”青柠心有忧虑,快走几步,催促道。

        宁辰虽不情愿,也只能跟上去,这一次是躲不掉了,任长孙怎么处罚他,咬牙撑下来便可。

        未央宫,一如往常的平静,长孙端坐堂中主座,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疲惫,比之前些日子,看上去憔悴了不少,连续两日的不眠不休,正一点点摧残着长孙所剩不多的华光。

        长孙身旁,一抹绝美的倩影静立,约莫十六七岁,一袭淡紫裙衫,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眸似秋水,端是娇艳无比。

        宁辰跟着青柠进来后,看到长孙身边的少女,顿时也给惊艳了一下,怪不得都说九公主生的倾国倾城,艳比花娇,着实所言不虚。

        “红颜祸水啊!”

        宁辰偷偷嘀咕了一句,想的有些远,一个不小心又跑神了。

        一旁,青柠气的已经没话说,想提醒宁辰一句,又顾忌到九公主在,不好越礼。

        “嘭!”

        长孙猛地一拍桌子,旋即哗啦一声,茶水洒了一地。

        “你还知道回来!”长孙怒上眉颜,起身喝道。

        宁辰身子一个哆嗦,被吓了一大跳,这才回过神,抬头看向长孙,不过一接触长孙愤怒的目光,顿时又心虚地低下头。

        “小的知错了”宁辰无比诚恳,愧疚的认错道。

        长孙身旁,夏馨雨也是被吓了一跳,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母后发这么大的火,好奇之余不免多看了宁辰一眼。

        见宁辰面露愧疚,长孙强压怒火,道“说,你哪里错了!”

        宁辰想了想,低声道,“我不该捆住青柠姐,也不该私取宫中器物,更不该假传娘娘旨意,偷偷跑出宫”

        话落,宁辰又仔细地想了想,生怕忘了一条再惹长孙生气,“我……我还不该跟娘娘讨价还价,不肯回宫”

        说完宁辰看向青柠,怕漏掉自己不知道的罪名,悄悄做口型问道,“还有吗?”

        “……”青柠扭过脸,就当没看到。

        “好,很好,你不说本宫还真不知道你犯了这么多错”

        听到宁辰承认的罪行,长孙气的胸口起伏,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就连旁边的夏馨雨也被宁辰的条条大罪惊的目瞪口呆,这么多罪行,哪一条都够死上一次,多罪连环,不被凌迟也差不多了。

        “你说,本宫该怎么处置你!”长孙沉声道。

        宁辰为难了,实话吧,铁定不能说,他还不想被切成片,一个求助的目光甩向青柠,“大姐,求个情吧”

        青柠心一软,瞪了一眼宁辰,还是上前一步,轻声道,“娘娘,宁辰也知道错了,如今真极国使者的事情为重,不如就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长孙故作犹豫地想了想,旋即微微点了点头,她原本就没有砍宁辰脑袋的意思,只是这家伙太能惹事,不敲打一番实在出不了这口气。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没答应这小子出宫的要求,他竟敢自己偷偷跑出宫,最后居然还成功了。

        长孙看向宁辰,语气稍微缓和半分,道“既然连青柠都给你求情,本宫便暂饶了你这一次,但死罪可饶,活罪难逃,你那么想出宫,本宫便罚你禁足半年,半年之内不得踏出未央宫半步!”

        半年?宁辰郁闷地咂了咂嘴,却不敢有半点异议,嘴中还要谢恩道“多谢娘娘恩典”

        处罚一事雷声大,雨点小,九公主已惊讶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比起这小太监犯下的错误,禁足半年,实在算不上什么处罚。

        闲事处理完,长孙这才收拾好情绪,将心思重新转回到真极国使者的事情上。

        “这是九公主,你还未见过”长孙正色介绍道。

        “九公主好”宁辰弯腰行礼道。

        “……”夏馨雨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行礼和问候,顿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主座上,长孙方才压下的火气差一点又升了起来,“青柠,在他禁足期间好好教一教他礼数,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青柠轻应一声,无奈道。

        长孙伸手微微下压,旋即看向宁辰,凝重道,“宁辰,你之前所言可以解答真极国使者的难题,是否为真?”

        闻言,夏馨雨娇躯也是轻轻一颤,眸子看向这让她惊讶了好几次的小太监,实难相信,这让所有人都无能无力的难题。

        “千真万确”宁辰被长孙和九公主盯得的有些顶不住,老实回答道。

        “你需要什么?”

        长孙心中升起一抹期望,她知道这小子虽然毛病一大堆,但确实聪慧过人,关键时刻总是可以让人刮目相看。

        “油锅,醋,和一个水壶,要用过的”宁辰正色道。

        “青柠,遣人去取”长孙立马下令,道。

        “是”青柠领命,旋即快步离开。

        趁着闲暇的工夫,长孙说出自己的疑问,提醒道“油中加醋的方法已有人试过,已证实不可行”

        “确实不可行”宁辰点了点头,道。

        后世传言油中取物,是因为油中加了醋,醋沸腾时,油温不过刚四五十度,宁辰每次看到这样的胡扯,都恨不得上去扇他们一巴掌。

        在这些传言中,不少人都信誓旦旦地称醋在六十多度甚至三十多度便会沸腾,这已不能用扯淡来形容,其实稍微动动脑子便能知道,夏天之时温度达到四十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谁看到过家中的醋自己沸腾了?

        事实上,醋中大都只是醋酸和水,醋酸的沸点在一百一十多度,水的沸点稍低点也有一百度,两者混合最少也要在一百多度才会沸腾,这个时候伸进去,不要说是人的手,就算一块牛肉也能煮熟了。

        好在他没有相信这个胡扯的传说,否则再次惹怒了长孙,他就真的有苦头吃了。

        等了不大一会,未央宫中的小太监和宫女们便把油锅在院中架了起来,青柠进屋来请,然后遣退了所有的宫女太监。

        长孙和夏馨雨走到院中,看宁辰究竟有什么办法。

        油锅下还架着火,宁辰也不墨迹,拿着水壶一阵捣鼓,将水垢刮了下来,然后敲成一片片的小碎片,一把扔进油锅里。

        最后将醋倒进锅,宁辰便退了两步,站在一边无聊地等了起来。

        “就这么简单?”长孙惊讶地问道。

        “就这么简单”宁辰诚实地点了点头,本来就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果然,等了没有多久,锅内开始冒起气泡,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娘娘试试?”宁辰开口建议道。

        长孙半信半疑地走上前,将手放在油锅上方,感觉确实不烫后便将手伸了进去。

        油温刚刚有些热,长孙这才真的信了,心中情绪复杂之极,困扰了他们两天的问题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解开,这种反差确实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思。

        “行了,你自己回屋子禁足吧,本宫和九公主还有事情要说”片刻之后,长孙回过神,拿起一条手帕轻轻擦净手上的油,平静说道。

        “遵命”宁辰郁闷地点了点头,这真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仗势欺人,为富不仁啊!

        看宁辰垂头丧气地离开,长孙美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淡淡地笑容,看了一眼夏馨雨,轻声道,“这下放心了吧!”

        “恩,多谢母后”夏馨雨心中的石头暂时放下,心情好了不少,嫣然一笑,柔声道。

        “青柠,看好这小子,别让他再跑了”

        欣慰之余,长孙仍不放心,再次嘱咐道,这小家伙太邪乎,她非常确信,只要一有机会这小子一定会再次偷偷跑掉,这一次能找到他已经有些运气,若是再给他跑了以这小子的性格百分之百会藏到她们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恩”青柠轻声应道。

        嘱咐了青柠后,长孙又看向身边的女儿,细心嘱咐道,“馨雨,今日的事情,切莫对他人说,明白吗?”

        “馨雨明白”夏馨雨轻轻点了点头,正色道。

        “好了,我也累了,你先回去吧,青柠,你去送送公主”嘱咐完一切,长孙眼中的疲惫再也掩饰不住,挥手道。

        “那女儿告退”夏馨雨行礼,旋即离去,青柠谨遵长孙的旨意,跟着九公主一起退下。

        未央宫外,夏馨雨看着青柠,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青柠姐姐,那宁辰到底什么来历,为何母后会如此网开一面?”

        青柠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奴婢只能说上一次娘娘在宫外遇刺,若没宁辰,娘娘有可能就回不来了,至于其他原因,便只能由公主亲自去问娘娘了”

        说到这里,青柠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道,“公主,宁辰新入宫不久,对宫中的规矩尚不清楚,日后若无意冒犯了公主,还望公主能够大人有大量,不予计较”

        “恩”

        夏馨雨点头,心中却更好奇,她很清楚青柠的性格,虽然善良,但其实很难亲近,除了母后,她还是一次见到青柠这么关心一个人。

        看来,她有必要将这个给她数次意外的人告知给皇兄……

        (PS:家中断网,无奈跑到附近在网吧码了一章字,这两天新书的收藏涨的还是很快,烟雨在此感谢各位的支持,今天还有一章要写,希望朋友们给多给红票收藏,有条件的朋友砸上打赏吧!!!)(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