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八章:回宫,不回宫?

第十八章:回宫,不回宫?

        宁辰想了想,觉得现在回宫八成少不了一顿板子,长孙正在气头上,他如今回去不是找打么。

        突然间,宁辰想起了前两天梨儿跟他说起过的事情,眼睛转了转,走到青柠身前,小声道:“青柠姐,跟你说件事”

        青柠眉头一皱,道:“说”

        宁辰靠到青柠耳边,闻着后者身上如兰似麝的香气,收了收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后认真地说了几句话。

        “此话当真”青柠神色凝重下来,正色道。

        “百分之百”宁辰点头,确定道。

        “好吧,我先回去禀报,至于你的要求我不能做主,要看娘娘的意思”

        事关重大,青柠要赶着回宫,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看了宁辰一眼,警告道:“留在这里不要想着跑”

        “一定,一定”宁辰赶忙点头,装作听话道,心中却思量,要不要赶紧跑路呢,等着长孙的旨意似乎太不靠谱。

        青柠走了,宁辰拉着一旁已经木了的梨儿往后堂走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梨儿一把挣开宁辰的手,退后两步红着眼眶道。

        “小声点”宁辰左看看右看看,谨慎道。

        “你不要把我当傻子,那姑娘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而且你们一再提到娘娘二字,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个名字”说着说着,梨儿眼中泪水啪啪地往下掉,止都止不住。

        宁辰没招了,不能看着小丫头在街上哭吧,那也太禽兽了,无奈之下只能把他入宫到出宫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当然了,关于假太监和暮成雪的事情他都瞒了下来,将进宫的过程委婉地“修饰”了一下,至于跑路一事更是不能说,跑路说成奉命出宫,只是办砸了不敢回去。

        不是他有意隐瞒,而是这些事牵扯的都不只是他自己,一旦东窗事发,知情者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她刚才怎么会自己回去了”梨儿听故事听的忘了自己还在生气,抽泣着问道。

        宁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轻声道“你前两天不是和我说过真极国使者给大夏出了一道难题吗,我提出用答案换一个出宫的恩典”

        说到最后,宁辰心情有些不好,命运不由自身把握的感觉让人难以接受,可是现实却是如此,如今的他远无法掌握自己的未来。

        “你真的破解了真极国使者的难题?”

        梨儿没有听出宁辰话语中的无奈,却对这答案十分讶异,在她看来,真极国使者所出的难题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宁辰收拾心情,轻轻一笑,回答道“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和事,任何完美无缺的东西都是等待被破解的骗局,真极国使者的问题看似毫无解决之法,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人人都能做到”

        “我都做不到”梨儿噘着嘴,不甘道。

        “那是你笨”宁辰笑着打趣道。

        真极国使者来到大夏,扯皮了近半个月后,说明来意,此行是为真极国主求娶一位大夏公主。

        本来并不算什么大事,皇室宗亲适龄的女子众多,一般只要夏皇封了公主名号嫁过去即可,然而,真极国使者却要求出嫁者必须为夏皇的嫡亲公主,这可不再是什么小事了。

        夏皇子女不少,但是真正待嫁的公主只有一位,那便是九公主夏馨雨,当年皇贵妃产下九公主后不幸去世,一子一女年幼无依,长孙不忍,于是将两人亲自抚养长大,一直视如己出。

        夏馨雨今年刚逾十六,继承了皇贵妃的绝色容颜,生的亭亭玉立,可谓大夏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真极国使者的要求让夏皇震怒,然而震怒之余却又有着几分无奈。

        如今大夏外患甚重,北方的古蒙王庭随时都有出兵的可能,西方的永夜神教又始终在等待机会再次染指中原,大夏虽强,也难以承受得起三路用兵。

        更让夏皇无法忍受的是,真极国使者求亲的同时,又提出让夏皇割让两国接壤处的白若原作为公主陪嫁的嫁妆。

        谁都知道白若原是大夏最为重要的铁矿源地,大夏将士四成的兵器与铠甲所用铁矿皆是来自于此,一旦白若原割让,便意味着大夏自断命脉。

        夏皇自然不会同意,断然拒绝。

        当然,真极国使者也不会傻到认为夏皇会同意如此无礼的要求,他的目的也不在此。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双方各自退让一步,真极国使者提出以两万战马作赌,出了三道关于勇气、智慧和运气的难题,大夏输了,不需要割让白若原,但必须让出白若原三年的使用权。

        真极国使者以退为进的办法用的很是时候,抓住大夏不愿轻易开战的弱点,并特意将赌约一事散步的天下皆知,为的就是给大夏施加压力,只要进退适当,大夏不得不妥协。

        结果不出所料,夏皇同意了,同时加了一个条件,若是真极国赌输,下嫁的公主人选必须由大夏决定。

        真极国使者对此没有异议,他们的目的是白若原,至于求娶公主不过是索要白若原的一个借口罢了。

        夏皇也有着自己的考量,大夏之所以如此忌惮北蒙王庭,九成原因便是由于北蒙王庭的铁骑,大夏虽然强大,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大夏没有马!

        非是没有寻常之马,而是没有战马,北蒙王庭以游牧为生,民风彪悍,能骑善射,其独有的汗血马更是不可多得的品种,战马出产率极高,而大夏在这方面则差了许多,战马出战率十不存一,数量甚为紧张。

        两万战马差不多已是真极国大半的储存,对大夏战马紧缺的情况会是一个不小的缓解。

        只是让夏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第一回合的勇气较量,大夏便要败下阵来。

        不是大夏缺少忠勇之士,而是真极国使者出的难题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滚油取针,而且取针者必须由对方决定。

        这不是勇气的问题,因为没有人可以用一只废掉的手捞起一根细若发丝的绣花针。

        大夏的臣子尝试过无数次,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大夏不乏聪明人,也曾试过在油中加水,加酒,甚至加醋,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真极国使者只给了大夏三天的时间,明日就是最后的期限,所以青柠得到宁辰的承诺后便急急回了宫。

        未央宫中,两日来长孙为真极国使者的事情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看到青柠回来,也没有心情去问宁辰的事情。

        青柠自五日前出了宫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孙,待看到长孙那憔悴的容颜后,心中甚是不忍,知晓长孙忧心何事,上前将宁辰所说之话委婉告知。

        “嘭”

        听完之话,长孙猛地一拍桌子,怒上眉梢,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给我讲条件,去把他带回来,他若反抗,直接打晕了拎回来”

        “是”

        青柠应道,不敢耽搁,即刻动身朝凌烟阁赶去。

        与此同时,凌烟阁中,月涵衣回来后直接来到后堂,找到宁辰,言明是为了肥皂的制作方法而来。

        宁辰看向一旁的梨儿,惊讶的同时不免心中复杂,难以言表。

        “我不会说的”宁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不容半分商量。

        “一成利归公子所有”月涵衣认真承诺道。

        宁辰不为所动,静默不言。

        “两成”

        “三成”

        看着宁辰依然无动于衷,月涵衣柳眉一皱,沉声道“四成,不可能再多了”

        宁辰冷声一笑,一字一句道,“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说的!”

        月涵衣双眸先是一眯,旋即释然地笑了笑,轻声道,“既然公子不愿,小女子也不能勉强”

        一旁,梨儿暗自着急,她想不通为何宁辰会如此固执,偷偷拉了拉月涵衣的衣角,眸中尽是哀求之意。

        月涵衣一叹,道“我知道公子对涵衣颇有意见,如果小女子没有猜错,公子应该是认为凌烟阁困住了这些女子的自由,所以对涵衣的态度才会前后大变”

        “只是公子可否知道,皇城中烟花之地有多少,奴籍的女子又有多少,相较而下,在凌烟阁中,她们最起码还能选择是否要出卖自己的身子”

        说到这里,月涵衣看了一眼梨儿,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抹怜爱,继续道“像梨儿这种自幼就被卖入烟花之地,无依无靠,出了凌烟阁又能去哪里”

        梨儿的眼睛红红的,走到宁辰身前,扯了扯后者的胳膊,怯生生地道歉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与衣姐姐和好,所以才把肥皂拿给衣姐姐的”

        “梨儿乖,我没有生气”

        宁辰抬手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旋即抬头看着月涵衣道,“肥皂的制作方法我可以给你,而且不是你从梨儿那了解的那种,而是真正的肥皂制作方法,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闻言,月涵衣和梨儿都是一惊,尤其是月涵衣,她比梨儿见识多的太多,自然知晓那肥皂的价值有多大,如今听来,宁辰似乎还有所保留。

        “不用吃惊,那块肥皂我只是用来哄梨儿高兴的,做着玩还行,若是大量去做,会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

        说完,宁辰又将真正制作肥皂的方法讲了一遍,包括如何用石头烧制生石灰,然后制作熟石灰,再由此精制烧碱,最后才由烧碱和猪油制作肥皂,一顿下来,听的月涵衣和梨儿迷迷糊糊,似懂非懂。

        看到这种情况,宁辰要来纸和笔,将制作过程详细的写了下来,必要的地方还添加了图解,旋即交给月涵衣。

        看了许久,月涵衣终于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不禁叹道,“公子真乃奇人”

        “虚名”

        “公子过谦了”

        “客气”

        话虽谦虚,宁辰脑袋都快仰到天上去了,那意思就是,你夸我啊,继续夸我啊!

        月涵衣看着好笑,到底还是一个少年郎,别扭之后,倒是傻的有些可爱。

        “宁辰,走,跟我回宫”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倩影走来,只是数步便已到跟前,抓住宁辰的肩膀,纵身离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