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七章 倒霉的巧合

第十七章 倒霉的巧合

        一连三天,宁辰都在凌烟阁后院洗衣打杂,从未去过前堂,除了梨儿时不时的过来找他说话,其余人也很少到后院来。

        前堂的奢华与后院的冷清没当夜幕降临时便会形成鲜明对比,华灯初上的一刻,凌烟阁便会展现它极尽繁华之面,烟花柳巷,总是男人流连忘返的温柔乡。

        这个时候,后院是最安静的,宁辰喜欢看星星,他总觉得天空中有一颗星星是他的家,虽然还找不到,但总会找到的。

        他心中疑惑,他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若这里已不是原来的地球,他为何还能看到荧惑守心这样应该只有在地球上才能看到的异象。

        望着漫天的星辰,宁辰目光迷茫,心更迷茫,芸芸星光,一弯皓月,怎不见那最熟悉的蓝色记忆。

        找的累了,数的倦了,宁辰将目光移到天空的月上,细心分辨,这个世界的月亮和前世确有不同,带着淡淡的赤色,看上去就像蒙着一层血雾,虚幻的有些不真实。

        听说这个世间是由神明创造的,而天上月亮便是由古老的创世神明所化,永夜神教信仰着这传说中唯一的神明,并一直相信神明会有再临的一日。

        宁辰不喜欢这个传说,若是神明真的存在,那么前世他所坚信一生的信念又是什么?

        神明,还是活在传说中才更有价值,人间不需要神明。

        暮成雪送给他的心法练的很不顺,看不懂的地方太多,能看得懂的地方练了几天也没感到有什么效果,不过他相信积少成多,效果总会显现出来的。

        果然,到了第四天,他竟然能感到体内有一缕细微的气流在沿着脉络流动,每运行一遍,气流便会稍稍增加一分。

        宁辰乐坏了,他果然是百八十年不遇的绝世奇才。

        只是,他不知道,真元是需要招式才能发挥作用的,金色纸张上倒是记载着的有,可惜他看不懂。

        而暮成雪的本意,也就是为了让其强身健体罢了,所以即便知晓他除了前边几行其它很可能都看不懂也没有教他的意思。

        宁辰也没在意,不是他心胸豁达,而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反正知晓自己的练习有了效果,其他的管他呢。

        就这样,白天干活,晚上修炼,一连折腾了将近半个月,宁辰自己乐的清静,却不知道外边早已出了大事。

        梨儿还是每天照例过来和他斗两句嘴,可惜面对宁辰的一张毒舌每次都是毫无疑问的完败,有的时候气极了,亮着小虎牙狠狠地咬上一口后便高高兴兴地跑回了前堂。

        宁辰都不知道自己的胳膊上有多少牙印了,可是每一次还是不长记性,三言两语就把小丫头气的牙直痒痒。

        两人斗嘴已成家常便饭,即便前一天被气的再狠,都挡不住梨儿往后堂跑的热情,有一次说起了外边传的沸沸扬扬的大事,宁辰愣了一会,最终还是抛到了脑后,他都出来了,这些事情便与他无关,让长孙她们头疼去吧。

        可是过了两天,宁辰却发现了一件事着实让他头疼了。

        他唯一的鞋子报废了……

        他跑路的时候,带了换洗的衣服却忘了带鞋子,这对鞋坚持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壮烈牺牲,这回他想不出去也不行。

        可是,他没有钱!

        掌柜给他的前都还了月涵衣,他如今又是一文钱都没有,别说买鞋,就是鞋垫都买不起。

        趁着早晨无事,宁辰到了前堂,左看右看,找月涵衣的身影。

        “喂,你干嘛呢?”梨儿一早就看到宁辰来了,凶巴巴地上前询问。

        “要工钱”宁辰说的理直气壮,他都干了这么多天了,不能一文钱都不发吧。

        梨儿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宁辰,不敢置信道“你竟然还好意思要工钱”

        “呵呵”宁辰心虚地笑了笑,也知道自己理亏,可是不要工钱不行啊,这鞋他简单的缝了缝,但也坚持不了几天。

        “衣姐姐不在,你还是等她回来再说吧”梨儿被宁辰的厚脸皮打败了,没想到他除了嘴巴之外,脸皮也是这么令人震惊。

        “那梨儿你先借我点钱,急用”

        宁辰心中挣扎片刻,最终还是颇为不好意思的开了口,丢人那,他居然沦落到要向一个小丫头借钱。

        “干嘛”梨儿先是一愣,旋即狐疑地看着前者,像是防骗子一般。

        看着梨儿的眼神,宁辰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愤愤道,“你这什么眼神,借钱买双鞋子而已,我像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吗!”

        梨儿低头看了一眼宁辰的鞋子,小脑袋想了想,开口道“你要出去买鞋?”

        “恩”宁辰非常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等一下”

        话声落,梨儿一溜小跑到自己的房间中,拿了银子后又和几个侍女打扮的女子交代了一下,便蹦蹦跳跳地走了回来。

        “好了,走吧”

        “你也去?”宁辰好奇道。

        梨儿鄙视地看了一眼前者,道,“你可是欠着一百两银子呢,你要跑了,衣姐姐回来我怎么交代”

        “……”宁辰无语,他像那种人吗?像吗!

        凌烟阁所在的位置,是皇城最为繁华的地方,宁辰看的眼花缭乱,梨儿跟在其后,两眼谨慎地盯着他,生怕其跑掉。

        “梨儿,我都说过,我不会跑的”

        宁辰驻足,回头无奈地再次重复道,这句话他都不知道说多少次了,可是梨儿就是不相信。

        “那可说不准”梨儿压根不相信宁辰的话,一百两银子呢,都够买好几个她了。

        小丫头不信,宁辰也没招,任由其在后面跟着。

        走了许久,宁辰身子猛然一顿,神情一僵,像是见到鬼一般。

        梨儿哪料到宁辰突然停下,大意之下一下撞了上去,顿时疼的捂住通红的额头,小脸满是愤怒:“你干嘛呢”

        “别说话”宁辰回过神,赶紧捂住小丫头的嘴,半拉半拽地将其拖到一边的算命摊位旁挡住身子。

        借由算命先生的布牌遮挡,宁辰小心地看着前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怎么会在这里?

        “呜呜”一旁,梨儿被捂住口鼻,呼吸不顺,涨红着脸挣扎起来。

        宁辰一看,赶忙松开,脸上露出一抹不好意思,差点把小丫头给忘了。

        “你想憋死我啊!”梨儿大喘了几口气,心中气极,伸手狠狠地锤了前者一下,生气道。

        “嘘,小声点”宁辰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心虚地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倩影,心中祈祷千万不要被发现。

        “怎么了?”梨儿被宁辰的目光吸引,顺着望去,却没发现什么奇怪之处。

        “仇家追杀”

        宁辰随意忽悠了一句,却也差不多,被抓回去,不死也要掉层皮。

        “公子要不要算命,测运势,补吉凶,不准不要银子”就在这时,摊位上的中年相士开口问道。

        “我没钱”

        宁辰毫不犹豫地回绝道,忽悠他?想都别想!

        “我可替公子免费算一卦”中年相士微微一笑,不在意道。

        宁辰不理他,继续观察敌情,这姑奶奶怎么还不走?不会真是长孙专门派来抓他的吧?

        “公子在躲一个人?”中年相士笑道。

        “废话”宁辰鄙视地回道,这还用算,瞎子都看得出来。

        “女子”中年相士补充道。

        “恩”宁辰依然不为所动,这个世上只有男人和女人,不是男人就是女人,蒙对了也不稀奇。

        “宫里的”中年相士继续道。

        “恩,恩?”宁辰先是应了一声,旋即一愣,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大忽悠,有点本事啊,这都能蒙对。

        “公子,在下说的可都正确?”中年相士轻声一笑,问道。

        “呵呵”宁辰敷衍地笑了笑,神气个屁啊,蒙对两次就以为自己是铁口神算了,我X,这招牌还真写是铁口神算。

        中年相士看宁辰依然不信,继续说道“公子,恕在下直言,命运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因果天定,不是公子想躲都就躲的过去的”

        等了一会,宁辰看到不远处的倩影终于走了,心中松了口气,看了一眼相士,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算一算我是哪的人”

        中年相士一怔,道“听公子口音,应该是京城人士”

        “屁,老子是地球人”

        话声落,宁辰拉着梨儿赶紧闪人,这地方不能呆了,若是被抓到就惨了。

        梨儿被两人的对话搞的迷迷糊糊,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看着宁辰往回走,下意识问道:“怎么回去了,鞋不买了吗?”

        “不买了,小命要紧”宁辰紧张地回道。

        “哦”梨儿不知怎么回事,不过看到前者紧张的样子,还是听话地跟着一起往回走。

        走到凌烟阁前,宁辰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拉着梨儿两步跑了进去,然后,大大地松了口气,好险,幸好他眼力好。

        “累了吧,喝杯茶吧”

        轻柔动人的声音中,一杯茶水递到面前,宁辰正口干舌燥,想也没想,接过便一口饮尽,顺便道了声谢:

        “谢谢”

        “噗”

        茶入口中,宁辰突然一口喷出,哆嗦索索地转过身,颤声道,“青…青柠姐”

        “躲得地方不错么,让我一阵好找”

        青柠淡淡回应,姣好的容颜上看不出愤怒与生气,却依然吓的宁辰大气都不敢喘。

        宁辰记得很清楚,他跑路时把青柠捆了起来,得罪透了这姑奶奶,这回死定了。

        心思转了又转,想着怎么脱身,可是一想起青柠的身手,又打消自己这些找死的想法。

        “行了,出来这么多天也玩够了,该跟我回去了”不容置疑的话语,青柠瞥了一眼宁辰,目光中警告的意思很明显,要是不听话,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宁辰心中一哆嗦,试探地问道:“娘娘生气了?”

        “你说呢?”青柠气极反笑,这家伙还好意思问。

        宁辰一听,脑袋立马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回去,娘娘会砍我头的”

        “这会儿你也知道害怕了”青柠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小子,假传皇后懿旨,偷盗宫中器物,私逃出宫,哪一项都是砍头的死罪,这家伙倒好,一下子全齐了。

        “知道”宁辰赶忙点了点头。

        看到宁辰紧张的样子,青柠也不想吓着他,语气稍微缓和道,“你先跟我回去,娘娘已经把事情压了下来,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小命,你回去后好好跟娘娘认个错,至于具体怎么处置,就看娘娘的心情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