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六章 肥皂,又见肥皂

第十六章 肥皂,又见肥皂

        宁辰一直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虽不说千年不遇,但怎么也是百八十年不遇,如今发现,通向高手高高手的心法在眼前,他却看不懂……这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情!

        看了看金色纸张的材质,非金非木,怪特殊的,是不是要像传说中那样滴血认主才能练习?

        宁辰想了想还是算了,怪疼的,不值当。

        前面几行字勉强能懂,先练着,反正也是强身健体,等以后见到暮成雪再让她好好给他翻译一下。

        宁心静气,丹心守一,功法运转,第一遍,毛感觉都没……

        宁辰不灰心,继续来,干什么不得有个热身的过程,要坚持。

        然后,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接着,第九十三遍,第九十四遍,第九十五遍……

        第二百零九遍,第二百一十遍,二百一十一遍……

        第一千一百三十遍……

        “咯咯咯”

        鸡鸣了,天要亮了,宁辰双眼睁开,差点泪如雨下,说好的强身健体呢,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今日还有事情要做,他没有工夫在这继续研究,只能起身向外边走去。

        趁着天方亮,离正式干活还有一段时间,宁辰偷偷来到厨房,看着一位正在灶前忙碌的妇人,拍了拍脸,露出一个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姐姐好”

        妇人看了一眼宁辰,淡漠了说一句,“瞎叫什么,妾身年纪当你娘亲都足够了”

        “呵…”宁辰尴尬一笑,“大娘您好”

        “说吧,什么事”妇人态度依然不冷不热,一边忙碌,一边淡淡道。

        宁辰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讨要一些猪油”

        妇人看了一眼眼前少年,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指着灶台边的一个罐子,“就在那里,自己取吧,莫要让别人看见”

        宁辰脸上一喜,赶忙谢道,“谢谢大娘”

        从灶台前拿了一个大瓷碗,挖了小半碗猪油,宁辰左右看了看,又寻到一块破布包了一包灶旁的草木灰,旋即对着妇人傻傻一笑,便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妇人看的莫名其妙,轻声叹了一句,然后便继续忙碌了。

        “这么清秀的孩子,可惜脑子不好使”

        宁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获得这样的印象,依然还在兴高采烈地搞着自己的事情。

        后堂的院子很大,但阁中的姑娘们很少会过来,所以倒是很安静,宁辰坐在自己屋前的石阶上,打了一个简易的小火堆,然后用石块将盛着猪油的碗架在上面,等待猪油融化。

        宁辰这边也没闲着,拿着一个茶壶,里面倒了一捧草木灰,加了些水后用小木棍玩命地搅。

        他从前没事的时候,自己尝试过这东西,虽然比例不好掌握,不过也不是不能成功。

        这是最古老地制造肥皂的办法,这里没有火碱,也只能用草木灰代替,条件艰苦,也只能忍了。

        猪油升温的味道很是恐怖,宁辰忍住恶心将溶有草木灰的过滤水倒入猪油中,然后噌地推开,用一根长长的木棍使劲的搅着。

        “真是忍不了啊”

        宁辰被这味道熏得眼冒金星,赶紧跑进屋那一刻湿透的毛巾捂住鼻子,旋即继续回来搅。

        “喂,你干嘛呢,难闻死了!”

        不多时,梨儿捂住鼻子从不远处跑来,眸中带怒,对宁辰一大清早就制造的恐怖杀器很是不满。

        “梨儿,来,过来帮我搅一会,哥快崩溃了”宁辰一看小丫头来了,也不客气,赶忙招呼道。

        “不去”梨儿退的远远的,生怕被抓苦力。

        “胸小无脑的小丫头,等我做好了,有你求我的时候”宁辰被熏得头晕眼花,依然难掩毒舌的本质,放言道。

        “你…流氓!”梨儿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红着脸娇斥道,不过出于心中的好奇还是没有跑开,看宁辰到底在搞什么。

        “起沫了”宁辰一看碗中白沫出现,心情一震,也顾不得自己的鼻子,上前几步,拿着木棍拼了命地搅起来。

        “该吃饭了”

        不知何时,梨儿跑了一趟厨房,过来后看到宁辰还在折腾,远远地娇声吆喝道。

        “忙着呢,帮我拿点过来”宁辰忙的正起劲,哪能离开,随意地喊了一声。

        “不帮,饿死你”梨儿还记得方才宁辰的毒舌,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等了一会,看宁辰还是没有去吃饭的意思,梨儿噘着嘴,气鼓鼓地离开了。

        约莫两刻钟后,梨儿吃的饱饱的,手里端着一碗饭菜,不情不愿地又回来了。

        “吃饭了!”梨儿远远地喊了一句。

        宁辰忙着,没注意。

        “吃饭了!”梨儿又喊了一句。

        宁辰依然还在自己忙自己的,没太在意。

        梨儿俏脸一怒,捏着鼻子,跑到宁辰身旁,把饭菜放下,然后使劲在前者耳边喊道:

        “吃饭了!”

        小丫头嗓门很高,吓得宁辰一个哆嗦,差的一棍子把大碗戳翻。

        “马上,马上”宁辰应付了一句,继续做事,这是关键时刻,可不能离人。

        “菜马上就凉了”

        梨儿见宁辰依然不吃饭,噘了噘嘴,道,“你吃饭,我帮你先搅着”

        宁辰诧异地看了一眼梨儿,这小丫头刚才还闹情绪呢,怎么现在这么好说话了,不过感觉到饿的咕咕叫的肚子,也没多想,将手中木棍递了过去,嘱咐道,“那你小心点,千万别搅翻了”

        “知道了,啰嗦!”梨儿接过木棍,捏着鼻子,认真地搅着。

        宁辰看着小丫头,并没有走远,就坐在一旁端着还很热乎的饭菜吃了起来,渐渐地,眼睛酸酸地,嘴里咸咸的。

        “你怎么哭了?”梨儿抽空瞥了一眼,惊奇道。

        “没,这味道熏得”宁辰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回道。

        “那你坐远一点啊”

        “没事,已经习惯了”

        吃着碗中的饭,宁辰心中暖暖的,这小丫头善良的一塌糊涂,即便看上去略显刁蛮,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已的伪装。

        “好了,我吃饱了,换我吧”

        三口两口将饭扒完,宁辰上前接过木棍,然后将小丫头推到一边,“梨儿,帮我把碗送回去,回来给你看好东西”

        “就会指使我”

        梨儿不情愿地拿着碗,三步一回头朝厨房走去,到了现在,她也着实想知道宁辰到底在做什么。

        “差不多了”又过了一会,宁辰看到大碗中猪油和草木灰基本已经反应,先前那难闻的味道也没了,心情大好,运气还不错。

        “好了么”梨儿有些期待地问道。

        “好了”

        宁辰熄了火,将半凝固的倒入先前准备好的一层层废布中,包裹结实,然后狠狠挤压,将所能无几未反应的猪油挤入废布内。

        过了不大会,废布之中,一块白中带着淡淡褐色的东西凝结,宁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嘴巴乐的都合不拢。

        “这是什么东西,好丑”看到期待已久的东西竟然是这样,梨儿大失所望,噘着嘴道。

        宁辰脸色微微一红,这颜色和造型问题不是他所长,的确是丑了点。

        “小丫头懂什么,这可是好东西,跟我来”为了挽回颜面,宁辰决定要让梨儿大开眼界,好好树立一下他高大的形象。

        梨儿半信半疑地跟着宁辰进了屋,看看他在玩什么把戏。

        “梨儿,伸出手来”宁辰笑的奸诈,怎么看都不像有好事。

        “干什么?”

        梨儿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不过还是听话地伸出了手。

        “嘿嘿”

        宁辰奸笑一声,三下两下地将自己手上的猪油抹到梨儿手上,眨眼,将小丫头白皙漂亮的小手染成脏乎乎的小爪。

        “啊,你干嘛,你手好脏啊!”梨儿小脸一变,两手快速缩回,可还是晚了。

        “你欺负人!”

        看着自己满是油污的双手,梨儿两眼一红,泫然若泣,委屈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极了。

        “哎呀,梨儿别哭啊,我和你闹着玩呢”见小丫头真哭了,宁辰顿时就慌了,一边道歉一边手足无措的哄道。

        梨儿也不做声,两眼中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精致的小脸蛋满是委屈。

        “梨儿乖,不哭,我现在就给你洗掉行不行”宁辰连忙拉着小丫头来到木盆旁,柔声安慰道。

        梨儿不吭声,继续默默流泪。

        宁辰头大了,赶紧把自己的双手放到水中揉把两下,打上肥皂,仔细的搓了搓,然后将手放在水中洗干净。

        也顾不上拿毛巾,宁辰将水在身上蹭干,旋即将双手放在小丫头眼前,柔声道:“你看,这不都洗掉了?”

        梨儿被这神奇的一幕吸引,也忘了哭,看了看宁辰的手,又看了看盆中脏乎乎的水,小脑袋瓜一时间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宁辰一看小丫头不再哭,赶忙把水倒掉,又换了一盆干净的水端到跟前,“梨儿,你也试试”

        梨儿将信将疑地把手伸入水中,然后也像宁辰一般抹了肥皂,搓了搓,旋即放入水中洗净。

        “来,水抹我身上”宁辰左看看又看看也找到毛巾,笑着道。

        梨儿破涕为笑,半噘着嘴,真的将小手伸到前者衣服上蹭干净。

        脏乎乎的小爪不见了,变成了漂亮白嫩的小手,梨儿伸出手,收敛笑容,装作还在生气道:“这东西送给我”

        宁辰脸上露出一丝肉疼,纠结了一翻,讨价还价道“给我留一半”

        梨儿不作声,依然绷着小脸,小手也不收回来。

        “三分之一?”

        “那四分之一?”

        ……

        最后,宁辰还是连半点都没有留下,全都送给了梨儿,看着小丫头高兴离去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肉疼的神色也消失不见。

        这肥皂,他本来就是给梨儿做的,至于用这东西赚钱什么的,他压根就没想过,他要是整出一些新奇的东西被人注意到,再一不小心传到长孙耳朵里,那就是真的嫌自己命长了。

        为了小命,他还是得继续低调……

        (PS:码完字,去新书榜溜达了一圈,顿时泪如雨下,前面有虎,后面有狼,追的一个比一个紧啊,有票票的童鞋们不要再藏着了,这东西放的时间长也不会下蛋,只会长毛,大家点一下投推荐票,光看书不投票是会长青春痘的,好了,闲话不说,烟雨继续去码字!再吼一句:求收藏!!)(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