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五章 凌烟阁

第十五章 凌烟阁

        半日后,宁辰也向掌柜辞行了,临行,掌柜特意送上一枚小元宝,权当路上的盘缠。

        宁辰看着手中的银子,顿时乐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把清晨的伤感抛的一干二净。

        谢过掌柜,宁辰笑着上路,没有说将去哪里,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为防被长孙抓回去,离开皇城是最好的选择,宁辰权衡之后,终下决定,不过在之前,他要再去一趟凌烟阁,还清两杯茶钱。

        繁华的街道,到处都是叫卖声,宁辰这还是第一次有心情四处逛逛,看到这个好奇,那个也稀罕。

        这么看起来穿个越也不错嘛,等出了城,做点小生意,娶个温柔的姑娘,生几个娃,只要不被长孙抓到,日子还是很美好的。

        就在宁辰幻想着今后美好日子的时候,街道尾,突然锣鸣钟响,马蹄声中,一队衣着华丽却有些奇怪的队伍自不远处走来,前方行人摊位纷纷让开,以防挡住前路。

        “这真极国的使者好大的排场”

        人群中,议论纷纷,多数带着不忿之情,显然对这真极国的使者没有什么好感。

        宁辰多少对这真极国有些了解,真极国位于大夏东北方向,国土不大,却屁事一堆,整天吆喝着自己天下第一,挑事不断,大夏开国后第三代明主忍的厌烦了,直接挥兵东北方,打的真极国数百年屁都不敢放一个。

        然而,这些年来,大夏出于和平之念对真极国的政策宽松了一些,反倒令真极国认为大夏软弱好欺,一再挑衅,坐镇东北的布衣侯已经不是一次请旨出兵了,却被当今夏皇强行压了下来。

        宁辰站在人群中看着马车上的使者,抬起右手,旋即狠狠地比了一个中指,顺便问候了一下后者全家。

        短暂的风波,宁辰收拾心情继续朝凌烟阁走去,至于使者的事情,就让长孙她们头疼去吧。

        凌烟阁前,依然如昨日一般冷清,不过也正常,他来的时候都是临近正午,这个时候,谁还会在烟花之地停留。

        宁辰走来,看向华丽的大堂中,只见一抹涵衣静坐,仿若在等他上门。

        “公子来了”宁辰走入后,月涵衣起身,巧笑嫣然道。

        “我来还钱”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还是面对一个娇媚的女子,但心中的恶感让宁辰始终笑不出来,把换好的一两碎银子往桌子一拍,嚣张的撂下一句“不用找了”旋即转身便走。

        “公子请慢”月涵衣伸手拦住宁辰的去路,依然面带笑意道。

        “嗯?”宁辰眉头一皱,“两杯茶一两银子,够了”

        月涵衣淡淡一笑,开口道,“公子当真贵人多忘事,两杯茶一两银子足以,但公子打碎的桌椅茶具可远非一两银子能够偿还”

        “……”

        宁辰愣了,当即有些心虚,他还真把这事给忽略了。

        看着宁辰的表情,月涵衣心中感到十分解气,继续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凌烟阁中的桌椅均是上好的天楠木所制,茶具亦是出自皇城中的名家之手,小女子已替公子算过,除却方才已还的茶钱,公子还差一百一十两银子,不过看在公子这么痛快的过来还钱,就给公子取个整数,还一百两即可”

        “一百…两”宁辰伸出一个手指,结结巴巴道。

        月涵衣点了点头,笑的越发妩媚了,叫你嚣张,叫你猖狂。

        宁辰颤抖着伸手从怀里把所有家当都拿了出来,结巴道“可…我身上只剩下不到四两银子”

        掌柜给了他一个五两的小元宝,他买了个烧饼,花了两文,剩下的都在这了,以为能用上很久,哪能想到要还一百两这么巨大的债务。

        “公子可以回家去取,小女子会在这里恭候”月涵衣笑着,“好心”提醒道。

        “回不去了”宁辰无比沮丧,他要是能回家就好了。

        “真没钱了?”月涵衣嘴角一挑,问道。

        “真没钱了”宁辰点头,叹道。

        月涵衣脸上的笑容当即消失,淡淡道“那就留在这里打杂还债吧”

        “梨儿,带他回后堂给姑娘们浣洗衣服”

        “是”话声落,一位约莫十二三岁的俏丽小姑娘走出,扯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宁辰便朝后堂走去。

        “我…我…”

        被小姑娘扯着袖子,宁辰边走边回头,不想跟着进去,这算怎么回事,他还着急跑路呢。

        “我什么我,你欠衣姐姐的钱还敢那么嚣张,衣姐姐等你好久了”梨儿哪容得宁辰挣扎,两手拉着后者的衣袖,连扯带拽将其带到后堂。

        “柳姨,赵姨,你们先歇着吧,这些衣服都交给他洗了”

        一进后堂大院,便看到两位妇人坐在一大堆衣衫旁忙碌,梨儿上前交代了两句,旋即看着呆木的宁辰,娇声喝道。

        “这么多!”

        看到摞的跟小山似的衣衫,宁辰差点没蹦起来,伸出手指颤微微道。

        这要洗到什么时候,而且…而且还没有洗衣机……

        “快点,要不晚上没你饭吃”梨儿一叉腰,凶巴巴道。

        “洗就洗,凶什么凶”

        宁辰嘀咕了一句,磨磨蹭蹭的走在衣服旁,一边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好男不跟恶女斗。

        坐下之后,宁辰正准备开工,可是左看看又翻翻,总觉得少点什么。

        “梨儿,没有肥皂吗?”

        宁辰找了半天,总算发现少了什么,抬起头问道。

        梨儿柳眉一竖,道“肥皂?什么肥皂,你是说皂角吗,那是富贵人家用来洗手的,谁舍得用来洗衣服啊”

        “那怎么洗?”宁辰头大了,看着小丫头,疑惑道,都什么时代了,肥皂怎么还没有出来!

        “笨死了”梨儿嘟囔了一句,走上前拿过衣服旁的棒子,用力的捶打着木板上的衣服,“看见没,就这么洗!”

        “我…,蛮力解决一切?”宁辰感觉自己被镇住了,要是这样洗完衣服,他基本就废了。

        “好好洗,天黑前我会过来检查”梨儿撂下一句话,旋即哼着小曲离开了。

        宁辰看着堆得小山一般的衣服,轻叹一声,道,“早知道就继续当太监了,出了狼口又入虎口,看来还是要找机会跑路,头大啊!

        骄阳西行,宁辰身边的小山也越来越少,终于,在夕阳落尽之前,最后一件衣衫也洗好晾上,一起身,浑身剧痛,头晕眼花,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洗完了?还挺快的嘛”

        梨儿准时过来查看,看着满院飘扬的衣服,满意地点了点头,娇声道“马马虎虎”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梨儿说了一句,正准备走,却发现宁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即小腰一叉,“我说话你没听到吗?”

        这个时候,宁辰哪还管得了小丫头的心情,抬了抬手,招呼道“梨儿,过来扶我一下,腿麻”

        “真的假的”梨儿半信半疑地走了过来,嘴中说道“你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

        宁辰差点被小丫头的话给噎死,眼睛下意识瞥了一眼后者的胸口,还别说,不算太平。

        “色狼”见到宁辰的目光,梨儿小脸一红,抬脚狠狠踩了宁辰一下,然而红着脸走了。

        “呲”

        被踩了一脚,宁辰呲着牙,倒吸了几口冷气,倒不是小丫头踩得狠了,主要的腿麻的时候被踩一下,这滋味着实不好受。

        “等等我啊!”

        眼见梨儿真没搀他的意思,宁辰自己一瘸一拐地跟着走去。

        进入厨房,已经没有人在,随便拿了两个馒头端了一盘青菜回到院子中,坐在小石凳旁,默默吃了起来。

        梨儿看了不忍,走到跟前,小手碰了碰宁辰肩膀,好心道“喂,你还是向衣姐姐道个歉吧,衣姐姐很好说话的”

        宁辰抬头呲牙一笑,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你”

        梨儿气极,伸手指着眼前人,真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

        “梨儿,你父母呢?”宁辰并没在意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而是轻声问道。

        “父母?”闻言,梨儿一愣,对她们而言,这是多么遥远而又陌生的称呼。

        看着梨儿渐渐黯淡的脸色,宁辰心中一叹,起身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在他的世界,像梨儿这么大的女孩子还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而在这里却要为了生计为奴为婢,甚至连自身清白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

        想到这里,宁辰对月涵衣厌恶越发深重了,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当真狼心狗肺,心如蛇蝎,人面兽心。

        “梨儿,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宁辰试着问道,他知晓自己能力有限,不可能帮助所有人,但他相信若是尽力而为的话,救一个小丫头还是有希望的。

        梨儿想了想,许久,轻轻摇了摇头,情绪低沉道,“不想”

        她从小在凌烟阁长大,已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即便她能离开这里又能怎么样,如何生活,更何况,她是奴籍,走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这个事实。

        宁辰看着梨儿的神色,仔细一推敲,便知晓怎么回事,歉意道“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不碍事,你快些吃饭吧,一会我带你去你的住处”梨儿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故作欢颜道。

        宁辰不再多言,继续吃着手中的饭菜,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给这个心地善良的小丫头找一个好的归宿。

        吃过饭,宁辰跟着梨儿来到自己的屋子,还好,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糟糕,除了小了些,倒是没有其他的不方便。

        梨儿离开后,宁辰这才把贴身保存的金色纸张拿了出来,对于这号称能“强身健体”的心法,他心中也甚至好奇。

        “生之卷?好大众的名字”

        看着纸张开口头的卷名,宁辰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继续向下看去,好在他容身的这具身躯记忆中是认字的,少了他不少麻烦。

        十息之后,宁辰沉默……

        一刻钟之后,宁辰继续沉默……

        半个时辰后,宁辰依然沉默……

        一个时辰后,房间中一声抓狂的呼喊响起,“看不懂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