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四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第十四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渡安药房内院,宁辰忙活半天后看着一旁盛满热水的浴桶,又看了看床上的暮成雪,一时间一个头两个大,脱还是不脱?

        “良心过不去啊”

        宁辰摸了摸自己的心,发现还是有愧疚心里的,证明自己还不算是狼心狗肺,但事出有因,是不是可以不拘小节?

        宁辰试着说服自己,伸了伸手,却又收了回来,他突然想到这个时代的女子其实都挺保守的,自己这么做,就算事出有因也似乎也点不合适。

        掌柜你害死我了,宁辰心中埋怨,盯着暮成雪看了片刻,终于轻声一叹,下定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宁辰心一横,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仔细又看过暮成雪,见其确实不像一时半会能醒过来的样子,方才放心的伸手去解后者衣衫。

        “嗯”

        突然,暮成雪一声轻吟,娇躯一动,顿时吓得宁辰一个哆嗦,伸出的手瞬间收回。

        “这也太吓人了”

        宁辰哭丧着个脸,这姑奶奶可是连夏皇都敢刺杀的狠人,若是醒来发现什么,他估计就真要进宫当太监了。

        刺啦一声,宁辰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旋即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心中不免感叹,吾真乃君子也。

        蒙上双眼后,的确啥也看不见了,宁辰感叹的同时亦悄悄有些遗憾,正应了一句名言,男人啊,你另一种称呼就是禽兽。

        宁辰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善解人意,但自己的确算得上善解人衣,况且暮成雪的衣服也不是太难脱,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搞定了。

        只是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不小心的肢体接触,就纯粹看良心了,当然,就算真的有他也不会承认。

        片刻之后,宁辰小心地将暮成雪抱进浴桶中,方才解开了双眼上蒙的布条,旋即,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傻傻一笑,今后两天就不洗手了。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宁辰守在与浴桶边,每等一刻钟就加些热水进去,期间就是坐在那里傻傻地等待时间。

        “呃”

        突然,浴桶之中,暮成雪一声痛苦的长吟,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瞬间染红身前清水。

        “暮成雪”

        宁辰急于上前,却被半醒之间的暮成雪出声阻止。

        “不可”

        一声不可,却闻更痛苦的长吟,暮成雪周身水花四溅,长发扬起,体内真气砰然荡开,顿时,周围桌椅纷飞,碎木散落,就连不远处的宁辰也惨遭殃及,被震飞出去。

        嘭地一声,宁辰撞上墙壁后摔落地上,旋即哇地一口鲜血呕出,显然已受了不轻的内伤。

        “真是不作死不会死啊”

        宁辰挣扎着起身,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赶紧上前查看暮成雪情况。

        “……”

        半醒之间,暮成雪看了一眼眼前的宁辰,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再度昏了过去。

        宁辰吓了一跳,伸手去摸前者颈部的脉搏,察觉心跳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

        仔细查看一下,宁辰才发现暮成雪脸色好了许多,较之先前明显有了很大不同。

        “这挨千刀的掌柜,也不早点说一声,疼死我了”见暮成雪没事,宁辰这才缓过尽来,浑身疼的直呲牙,嘴中咧咧道。

        这才几天,他流的血,吐的血都快赶得上前世半辈子的了,再这么下去,没让长孙抓回去砍了,也流血流死了。

        嘴中虽然嘟囔,宁辰还是再度蒙上眼睛,将暮成雪从水里捞了出来,然后擦干身体后将其又抱回床上盖上被子后,这才又解开了双眼之上的布条。

        看着被子起伏的曲线,宁辰心中感慨,第一次见面时他果然猜对了,他就想哪有女人会那么平。

        “嘀嗒”

        就在这时,宁辰突然觉得鼻子一热,一滴滴鲜血淌出,顺着衣衫就滑落在胸前,很是刺眼。

        宁辰脸色难得的一红,思考了片刻,觉得还是要找掌柜看一看,他觉得,他不可能这么没出息,一定是刚才被震出了内伤。

        ……

        片刻后

        掌柜房间,宁辰紧张地看着给他把脉的掌柜,生怕后者说出什么内腑受创,无药可救之类的话。

        “没有大碍,吃两幅药就好”掌柜平静的收回手,开口道。

        “呼”宁辰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过想起刚才自己无缘无故流鼻血,还是担心的追问了一句,“真的没事吗?我刚才还流鼻血了”

        闻言,掌柜淡定地瞥了一眼宁辰,道“年轻人肝火旺,很正常,若是在意,我可以再给你开一幅降肝火的药”

        “咳咳,不同,不用”宁辰心中窘迫,赶紧咳嗽两声掩饰过去,回绝道。

        “宁兄弟,你不是已经和皇后娘娘一起回宫了吗,为何”说到这里,掌柜话语略停,他不知道这些话他能不能说,毕竟是宫中的事情,他不好问的太多。

        “呵呵”

        宁辰为难的一笑,他不想说谎,但更不能说出事实,只能傻笑含糊过去。

        看出宁辰的为难,掌柜也不强求,爽快道,“既然宁兄弟不愿多说,在下也不能强人所难,这几日,宁兄弟就放心在此住下吧,待那位姑娘的伤势好转再走不迟”

        “多谢掌柜”宁辰感激地一拱手,谢道。

        话虽如此,但日后要去哪里,他还是真的要思考一下,这些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长孙那么聪明,万一想到这里,他就死定了。

        他可不敢保证长孙会放过他,私自出宫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还是打着长孙的名义出来的。

        可以说,若是被抓回去他的小命全看长孙的心情,虽说长孙是出了名的贤后,但能在这勾心斗角的夏宫屹立不倒,若真的相信长孙是心软之人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宁辰挠着头走向自己的屋子,没银子啊,这才是如今最大的问题。

        今日为了出宫,他没敢带任何值钱的东西,除了长孙的玉佩,但,这个打死他也不敢卖啊。

        吱呀一声推开门,宁辰走向床边搬来个凳子坐下,呆呆地看着床上的暮成雪,这祖宗醒了十有八~九是要走的,要不自己舍着个脸皮求着她带他一起走?

        “呃”

        想到这里,宁辰不禁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对于暮成雪,他除了名字之外竟然一无所知,更甚至,就连名字是真是假还是未知之数。

        宁辰瞬间感觉自己好傻,为了这么一个非亲非故、来历不明的女子,他差一点就搭上了自己的小命,而且,这条小命日后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

        “鬼迷心窍啊”

        宁辰轻声一叹,男人啊,果然不能太轻易承诺,真的会死人的。

        半个晚上,宁辰就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不知不觉就靠在床边睡着了,掌故一早便去前堂忙碌,并没有过来打扰。

        待到晨曦都有些刺眼,宁辰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一睁眼发现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他看,没反应过来,抬手打了个招呼:“早”

        一字未落,宁辰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后背汗如雨下,不自觉退后两步,干笑道“你……你醒了”

        暮成雪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点了点头,平静道:“可否回避一下,我要更衣”

        “当然……”

        宁辰转身便走,心中忐忑,虽说他是为了救人,但终究做的有些不妥当,这个时代对女子太过严苛,他所作所为某种意义上已是毁人清白。

        暮成雪的平静让他有了一丝不安,也可能是他想的太多。

        他来到这个世间只有短短几日,却经历了许多,仔细想来,依然觉得有些梦幻,太不真实,这种虚幻的不真实感让他一直有种自己不过大梦一场的感觉。

        他在怕,镜花水月到了破碎的一日,他的存在是否还会有人会记得。

        房门轻响,暮成雪走出,神色略显苍白,却掩不住那动人的清丽。

        “多谢你”

        一句多谢,带过了昨日发生的一切,暮成雪说的平静,却让宁辰感到心中沉甸甸的。

        静默的气氛,两人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各怀心思,静立难言。

        “我要走了”许久之后,暮成雪开口,轻声道。

        “这么快?”宁辰心一惊,抬头看着前者娇美的容颜,失声道。

        “出来已久,是时候要回去了”暮成雪深深地看了一眼宁辰,语气却坚定的没有任何转圜。

        “今日吗?”

        话声落,宁辰心情莫名烦躁,怎么压也压不下,就仿佛要失去很重要的东西似的。

        “恩”

        暮成雪颔首,神色语气一如往常的平静,让人看不出半分波澜。

        “呵,那祝你一路平安,有缘再见”宁辰开口一笑,故作洒脱道。

        暮成雪心中一叹,也想说一句“有缘再见”,张了张口,最终却还是没能说出口,纤手一翻,一枚金色的纸张出现,旋即递到宁辰手中,嘱咐道,“这个给你,莫让他人知晓”

        “干什么用的”宁辰接过纸张,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好奇问道。

        “心法”暮成雪轻声道。

        “强身健体用的?”宁辰想起当晚两人的对话,笑道。

        “恩”暮成雪美丽的容颜上也露出一抹笑容,颔首道。

        “记得保重自己,切莫再做傻事”临别在即,宁辰终究放心不下,再三叮嘱道。

        “恩”暮成雪听话的点了点头,神色也柔和下来。

        “都要走了,抱一抱吧”宁辰不想气氛太过沉重,伸开双臂,玩笑道。

        暮成雪微微一怔,却没有躲开,任由宁辰将其揽入怀中。

        “一定要好好的”

        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宁辰双臂不自觉地又紧了紧,仿佛要将这份感觉永远留在心中……

        暮成雪还是走了,怀中最后的温暖伴随着微微的清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宁辰心痛,痛的说不出声。

        手中的金色纸张依然还带着点点血迹,宁辰不傻,自然知晓这心法来自哪里,为了一句无意的玩笑,暮成雪竟冒着生命危险夜闯夏皇的御书房,当真的傻让人心疼。

        直到最后,他还是对她一无所知,宛如两人非常的相遇,不得已的相知,不得已的相信。

        “呃”压抑的心绪波动,带出了一抹朱红,宁辰脚下一晃,几乎站立不稳。

        “唉”

        不远处,掌柜轻声一叹,却没有上前,但留伤心者独自舔伤……(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